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204
書  名:帝姬歸來(卷四)
作  者:酒釀團子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對於「前世情郎」,項琬寧始終沒有好臉色,
說穿了,趙子汐其實對她並沒有真感情,
他只是不願矮趙子軒一頭,這才要借天家勢,百般糾纏她!
項琬寧不勝其煩,只想讓他滾開,
她心裡早就已經住進裴大將軍,塞不進其他人了,好嗎?
然而,即便她明言拒絕,趙子汐仍是不死心,
情急之下,他在荒野中撲倒了她,就要「原地洞房」……

項琬寧墜落懸崖,大難不死,
決定順勢「失蹤」,與慕容墨白去北疆找裴衍離——
「尋夫」之旅漫長不已,路上時時驚險,
項琬寧覺得,自己非常需要裴大將軍抱抱兼拍拍,
誰知裴衍離居然敢冷著她,連見她一面也不肯?
「妻綱」不振,項琬寧絕不能忍,果斷夜襲裴衍離,讓他瞧瞧她的厲害!

第一百五十五章 北疆


進入冬季後,北疆進入停戰期,因為北地冰天雪地,實在不能打仗,但兵防並不能因此鬆懈,冬天缺水少糧,很有可能會有那餓瘋的蠻人到邊界地搶奪糧食,往往就很有可能引起大規模的流血事件,而且賽格狡猾,誰知道會不會突然襲擊?再者,皇上沒有下令叫裴衍離回京,裴衍離也不能私自回去。
沈維最近閒得蛋疼,整日在營帳裡無所事事,裴衍離倒是趁此機會好好養傷,百里也因為路不好走,被暫時困在軍營裡,三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的閒聊。
沈維瞧見密信上說的靜妃一事,笑得不可開交:「就沒見過皇上這麼倒楣的,好容易生了個兒子,還不是自己的,寵了那麼多年的女子挖密道偷人,還偷廢物弟弟,皇后娘娘還有青梅竹馬,十有八九也沒看上他,怎麼這樣好笑呢?哈哈……」
沈維也是被憋出了毛病,屁大點事都能笑成這樣。
百里在旁附和:「瞧,我說什麼來著,我就說皇上那面相就是個倒楣模樣,命裡多背叛,晚景淒涼,果然不出我所料,沒準宮裡的皇子、公主都不是他的呢!」
沈維對著百里豎了個大拇指:「百里大人,沈維我就服你,你這話要是給皇上聽見了,估計當場就能吐血而亡,也不用什麼晚景淒涼了。」
裴衍離在沙盤上排兵布陣,抬起眼皮子瞅了沈維一眼:「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把你丟出去。」
「別啊,將軍,我這不是就在這說說麼?我都好幾天沒吃飽了,還不能找點樂子樂呵樂呵?唉,這鳥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好懷念京城裡的勾欄院啊!」
百里道:「勾欄院?那的確是個好地方,但是去多了容易虧,你得悠著點。」
沈維:「……」難道都沒人瞧見他已經憋好幾個月了嗎?虧什麼虧?這老頭老不正經的,一看年輕時候就沒少去。
沈維懶得搭理百里,對裴衍離道:「將軍,我們就這樣一直耗著麼?京裡戶部整天哭窮,說是國庫沒有銀子,沒有銀子,打什麼仗啊?等著賽格打進來好了!我們為什麼在這兒不顧死活的打啊?老子已經幾天沒吃上肉了,唉,要不咱出去抓幾隻野 子吧,這時往洞裡一抓一個準。」
賽格上回被裴衍離打穿了手腕,幾乎已經廢了右手,這才換來最近的暫時安寧,但賽格這樣的亡命徒,怎麼可能嚥得下這口氣?一旦等明年開春,估計立時會捲土重來,而鎮北軍現在糧草緊缺,能不能安穩度過冬天還未可知,到了明年春天,那就是養肥的兔子肉,擎等著餵狼吧!
「唉,那魯格死哪去了呢?之前不是說要保證北疆五十年太平麼?這怎麼也沒動靜了呢?倒是趕緊出來把他哥解決了啊!」
「你以為魯格當汗王,會比賽格好嗎?」
跟裴衍離提魯格,那就是找抽,魯格要是成了汗王,只有更棘手,更何況還惦記著項琬寧。
據裴衍離留在北疆的探子來報,魯格自從回了北疆就一直沒什麼大動作,連老汗王死了,幾個兄弟鬧得最凶的時候,他都沒有動靜。
老汗王一死,不僅他的兒子們有野心,幾個公主也想分一杯羹,連托婭公主都摻和了一腳,魯格卻愣是屁也沒放一聲。
反正在賽格眼裡,魯格除了長得好看,整個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加上魯格母族也不興旺,幾乎要被人遺忘,可裴衍離知道魯格憋著壞呢,沒準什麼時候就回過頭來反咬賽格一口,那才叫猝不及防,到時賽格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賽格實在不足為懼,怕就怕賽格跟晉王還有什麼牽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晉王才是最可怕的。
裴衍離現在就等魯格反咬賽格的時機,等到北疆再次內耗,說不定就有機會了,現在的問題是皇上不信任他,連帶著軍糧供給也不及時,不知道皇上又中了什麼邪,難不成一點都不怕賽格打進來麼?
裴衍離傷好後,第一時間就給皇上寄了摺子,言明前段時間一直重傷不醒,以及沈維領兵重傷賽格一事,皇上倒是問了幾句,要他好好養傷之類,別的什麼也沒說,只叫他安心駐守北疆,但之前剿匪一事,皇上已經對他不滿,想要扭轉皇上的疑心並不容易。
不過,現在項琬寧與皇后安全了,裴衍離就沒了什麼後顧之憂,說起來,他還真是想念他那個小徒弟啊,估計她心裡一定恨死他了吧?可能一點都不想見他,這真是比沒有糧草還叫人絕望的事。

項琬寧並非不想見裴衍離,而是想殺到北疆直接把人揍一頓出氣,但又知道他有難處,心裡滋味實在不好受。
入冬後,戶部整天哭窮,鎮北軍糧草緊缺,還要從南邊調運,誰知道從南邊調過去要猴年馬月?而且那點杯水車薪,實在不能解決問題,但是糧草一事,項琬寧又幫不上忙,難不成還要直接殺進戶部去搶嗎?
閒來無事,皇上忽然又要去北郊獵場狩獵,大概是前段時間憋屈得不輕,想要出去散心,組織了一撥大臣以及京中公子一起去,項琬寧也在其中。
經過上次的事,項琬寧對皇上失望得很,著實不大像往常親近,皇上大概也是想緩和關係,最近對皇后與永麟格外好,只是皇后同樣對皇上失望至極,整日待在坤羽宮不出門,還帶頭減省吃穿用度,說是要為前線將士減省軍糧。
皇上一看皇后如此深明大義,只好應和皇后的賢良淑德,跟著減省吃穿用度,仍舊沒有換來皇后什麼好臉色。
這次去京郊狩獵,皇上特意帶了跟項琬寧關係交好的馮晚一起去。
只是馮晚身懷六甲,臨盆在即,路上跟著實在折騰,項琬寧只好與她同坐一車,生怕她路上出什麼岔子,據說她這一胎也是皇子,等來年開春,皇上即將再添一子,不知道會不會對目前的局勢有所改變。
2016-06-01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4-12-03
一枚銅錢 著  
2015-04-08
蘇小涼 著  
2017-11-01
蘇靜初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