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206
書  名:帝姬歸來(卷六)
作  者:酒釀團子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10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項琬寧及笄一事,使大覃和北戎的關係陷入撲朔迷離之勢,
北戎為了與大覃交好,提出和親之策,
魯格領隊,二度上京,
時隔數年,他仍是對項琬寧懷有渴慕,
而魯格的妹妹烏雅更是火爆人物,竟當眾宣告要成為裴衍離的女人!
這對兄妹處處不讓人省心,項琬寧卻是沒在怕,
她可最擅長見招拆招,
不論是想動她,抑或動裴衍離,也要看自己是否有那智謀和膽子!

帝王無情,哪怕是對著自己兒女,也極為涼薄,
皇后終於對皇上死心,她的女兒,就由她來守護!
不破則不立,項琬寧假死,跳脫於局勢之外,
她的長處就是求生欲旺盛,不輕易認輸,
哪怕情況對自己再不利,她也要掙出一線生機……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京城


魯格已經遞了和親的摺子,帶了一大隊人與和親要用的東西來到金陵。
上次他是以北戎小王子的身分來的,而這次他是以北戎大汗的身分來的,他這次目的就是帶走項琬寧,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
剛到城門口,迎接的使臣已經在等了。
魯格坐在馬上,心裡不知在想什麼。
魯格進京的消息,裴衍離也知道,感到頭疼,有一個人來和他搶琬寧了。
這次進京,魯格還帶了一個北戎的公主烏雅。
他有點遺憾沒有趕上項琬寧的及笄禮,想也知道那天的項琬寧有多美。
項琬寧在自己的寢宮裡,只感到頭疼,及笄禮還沒有過去多久,魯格來了,又要舉行宴會,而她一想到魯格要求娶自己就更頭疼了。
想起上次魯格信誓旦旦的誓言,項琬寧就有些心虛,現在宮裡適齡的公主只有自己了,看來自己需要好好謀劃一下。

晚上,宮裡給魯格接風。
皇上偕同皇后來了,魯格與他們並行。
項琬寧早早就在席上等著了。
魯格一抬眼就看見了項琬寧。
項琬寧身穿湖藍底領子對襟印花直領錦衣,逶迤拖地淡金底蝴蝶月牙色百合裙,身披蜜臘黃色帶竹子圖案薄煙紗。
她頭髮烏黑濃密,綰了個風流別緻的鸞鳳凌雲髻,雲鬢裡插著鎏金花托包鑲橄欖形陽綠翡翠長勝,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金鑲九龍戲珠手鐲,腰繫赤色絲攢花結長穗宮絛。
魯格看著項琬寧的目光太灼人,項琬寧不得不轉過頭來看著魯格。
看著項琬寧的眼睛,魯格說:「琬寧,我們又見面了。」
皇上一直偷偷看著魯格的反應,想到魯格開出的條件,要求娶項琬寧為妃,而且還給了大覃不少好處。
項琬寧緩緩起身:「北戎大汗,還請自重,女子閨名,除非父母、長輩之外,只有我的親朋好友可以呼喚。」
魯格面色一僵,怎麼也沒有想到項琬寧竟然會如此不給面子,這般直白拒絕他的示好。
不過,魯格是什麼人,怎麼會被項琬寧打退?
「相信我們很快就會是一家人了。」
項琬寧抬頭,冷冷看著魯格:「還請慎言,若是項琬寧跟大汗是一家人,豈不是你在含沙射影,指我通敵叛國?項琬寧一介女子,擔不得這通天罪名。」
魯格這次是真的被噎住了,他哪知道項琬寧會如此反彈他的示好?正待開口繼續說,就聽得烏雅怒斥。
「妳是什麼東西?竟然敢如此跟大汗這樣說話!?」
魯格看了一眼烏雅,沒有做聲,項琬寧太囂張了,能有人壓壓她氣焰也好。
項琬寧看了一眼烏雅,緩緩道:「我乃是大覃嫡公主,北戎公主遠來是客,還請入鄉隨俗。」
「妳……」烏雅在北戎不受寵,這次才會被送來和親,可是沒有想到,她在大覃竟然還受欺負:「大覃陛下,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
皇上看了一眼鎮定自若的項琬寧,再看看面色不好的北戎大汗跟暴跳如雷的北戎公主,眼底閃過一抹笑意,果然是自己的女兒,虎父無犬女。
皇上自不會讓北戎的使臣太過於尷尬:「大汗跟公主還請入座吧!」
「大覃陛下……」
「烏雅!」魯格幽幽開口。
烏雅身子一抖,默默跟著魯格入座,只不過瞪了一眼項琬寧,眼神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但烏雅怎麼可能嚥下這口惡氣?她平時在北戎被雖然不受寵,但也是張揚跋扈,加上她的母族很有力量,她只不過是有些害怕魯格而已。
沒想到魯格平時不顯山、不顯水,竟然在關鍵時刻廢了賽格,沒人知道魯格那副妖艷的皮囊下到底裝著什麼。
母妃三番五次警告烏雅不要招惹魯格,而烏雅這次來也是和親的,發誓要給自己找一個如意郎君。
然而,烏雅不知道,和親的女子最是悲哀,因為一旦兩國開戰,和親的女子就是祭品,縱使不是這樣,北戎與大覃相隔甚遠,也不過是孤立無援。
皇上為了利益,竟然想將女兒送去和親,可見他有多狠,枉費項琬寧為他一路算計。
在魯格坐下之後,烏雅再也忍不住,不屑掃了一眼項琬寧:「大覃女人就是嬌弱,還是我們北戎女人好,身強體壯,不像大覃女人,一個個風吹就倒,這樣的身子能生孩子嗎?」
烏雅這話頓時將在場的女子得罪了,連皇后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裴衍離看了烏雅一眼,緩緩開口:「烏雅公主,我們大覃乃是禮儀之邦,大覃女兒溫柔似水,哪是蠻地的粗野女人可比的?」
「你什麼意思!?」烏雅頓時怒了,說誰是蠻地的粗野女人呢!?
「字面上的意思。」裴衍離涼涼道,目光將烏雅從頭掃到腳,側過頭去,一副不忍直視的模樣。
烏雅當場拿了自己的鞭子就往裴衍離身上抽。
魯格並沒制止,不動聲色的拿起酒杯,烏雅就是棄子一般的存在,而自己早就看裴衍離不順眼了,要是讓烏雅黏上裴衍離,豈不是美事一樁?
烏雅以為魯格默許了她的舉動,膽子愈發大了起來。
裴衍離怎麼肯能任由鞭子抽在自己身上?他伸出兩指夾住烏雅抽過來的鞭子,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微微一用力,烏雅就從自己座位上飛了出來,摔在了大殿中央,好不狼狽。
2016-11-02
安瑾萱 著  
2016-11-23
錄仙 著  
2016-12-28
媚眼空空 著  
2017-01-04
一枚銅錢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