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401
書  名:宰輔大人拐妻計(卷一)
作  者:海的挽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17
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老話,果然是至理明言,
上一世,被無良渣美男一坑十年,
夫妻間有名無實,還無法「離婚」的血淚史,
簡直是蕭槿想來就忍不住搥心肝的漫長噩夢……
如今夢醒,時光倒流,重回年幼,
這一回,她的人生她作主,絕不重陷那泥淖!

既然打定主意逆轉自己「命犯小人」的遭遇,
蕭槿好心,順道也幫了一把時運不濟的衛莊逃離死劫,
能活著就是好事嘛,就算這位莊表哥再摳門兒,
至少前世他曾經忍痛分了一口美食給她啊,她權當是報恩吧!
誰知,甦醒後的他,竟如有神助,在府試上大放異彩……

 
第一章 前生


將交四月,正是春夏相銜的時節。
山東聊城芳菲未歇,一派花明柳媚的蓊勃氣象。
溫暖寧謐的馬車裡,蕭槿又作了個紛亂的夢。
在一旁坐著的季氏見女兒彷似被夢魘著了,忙叫醒了她:「啾啾夢見什麼了?」邊拍撫著她,邊溫聲問道。
蕭槿聽見母親喚她乳名,神思才逐漸歸攏,她緩了一緩,搖頭直道沒什麼,靠在母親懷裡,低低吁了口氣。
自她重返幼年之後,就會時不時地夢見一些前生往事。
彼時,她嫁給巨室閥閱榮國公府衛家的二公子衛啟渢後,衛啟渢待她甚是冷淡,兩人也未行過周公之禮。
及至後來,她才發現,原來衛啟渢早已心有所屬,之所以沒有娶他心愛的表妹溫錦,是因他不知為何傷了要害,不能人道。
害怕耽誤溫錦,他才忍痛另娶。
這些事,衛家在婚前都瞞得嚴嚴實實。
而溫錦也對衛啟渢情沾意密,後來被迫嫁了人,也始終意難平,仍舊與衛啟渢有所交通。
蕭槿會嫁給衛啟渢也不過是因為一道賜婚旨意。
但,她還是心覺諷刺。
衛啟渢既然看她不順眼,為什麼要在皇帝給他賜婚時提起她呢?在嫁他之前,他們統共沒見過幾面,她對他的印象也甚是菲薄。
蕭槿曾開誠布公地問過衛啟渢,是否因她的名與溫錦的名同音才娶她的?衛啟渢只道不是。
衛啟渢大約是不想再尋一個幌子,蕭槿後來幾次與他提出同往御前解除姻盟,但他始終不肯。
蕭家多番走動無果,與衛家勢同水火,就這麼不死不活地拖了十年。
也正是這十年,讓她見證了衛家的權力更迭。
出人意表的,衛家的爵位,最後被那個往日不顯山、不露水的四公子衛啟濯攫取,衛啟渢多年算計亦隨之落空。
衛啟濯非但承襲了爵位,還青雲直上,官至宰輔,生殺予奪,權勢烜赫,無人可及。
不過,蕭槿覺得這些都和她沒干係,她只想脫離衛家。
蕭槿最後一次去找衛啟渢說和離之事時,沒見到他本人,反而遇見了溫錦。
溫錦以一種近乎憐憫的目光看著她,問她可知衛啟渢為何娶她。
蕭槿不欲聽溫錦多言,轉身要走時,卻聽溫錦在身後低低歎息:「在表哥心裡,妳連我的影子都不是……我都有點可憐妳。」
蕭槿笑了。
要真論起來,衛啟渢也是個癡情的,但卻是以折損她的一生為代價來成全他對另一個人的情深意篤。
衛啟渢是眾人眼裡的翩翩濁世佳公子,才當曹鬥,風姿華茂,潔身自好。
當初蕭槿嫁與他時,眾人都道她得了一樁好姻緣,家人也為她歡喜,誰想到這不過是她噩夢的開始。
這噩夢糾纏她十載,若不能掙脫,還將繼續糾纏下去,不死不休。
再往後的事情,蕭槿有些模糊。
她最後的記憶裡有很多人,有她的家人,有衛啟渢,有溫錦……還有一個身著玉色袍的人。
那人似乎先是立在遠處凝睇著她,跟著慢慢走上前來。
她覺得那個人的聲音有些熟悉,但看不清他的臉,也聽不清他口中言語,每回試圖去仔細回想時,都徒勞無獲,只會令記憶更加凌亂……
「卻才憩息了一回,怎還懨懨的?」季氏拉起蕭槿的手搖了搖,語帶笑意:「別愣著了,咱們到了。」
蕭槿斂神,幾不可察地舒了口氣。
不論如何,她既脫了那個囚困她多年的泥淖,便是萬幸。
她還是那個翛然恣肆的蕭槿。
前生之痛,她斷不會再歷。

蕭槿隨著季氏下了馬車之後,沐著拂煦暖風,很快從那種哀愴、壓抑的神思裡掙解了出來。
她如今才不過十歲,人雖小,但牽著季氏的手倒也剛好。
母女兩個一路說笑,剛繞過照壁,就見一個丫頭心急火燎地迎面奔過來。
「太太,不好了。」丫頭惶遽得連行禮都忘了:「表少爺溺水了!」
這府上只一個表少爺,就是蕭槿的表兄衛莊。
蕭槿與季氏皆是一驚。
季氏回神,忙問道:「現下如何了?」
那丫頭磕磕絆絆道:「已……已救起來了……只、只是表少爺昏迷不醒……」說是昏迷不醒,但瞧著卻像是已經沒氣了,只是這話她可不敢說。
季氏沉聲一歎,踅身疾步入內:「可請大夫了?」
丫頭跟在後頭小心答道:「已使人去請了……」
蕭槿並沒即刻跟上季氏的步子,她立在原地錯愕俄頃,一時不能回神,她那個表哥昨日不是應該已經過了生死一關了嗎?怎麼還會溺水?
蕭槿彷似想到了什麼,當下也奔了進去。
等她趕過去時,就見衛莊仰躺在荷池邊的空地上,雙目緊閉,一旁是神色凝重的季氏和一眾噤若寒蟬的家下人。
蕭槿跑至近前,見衛莊的書僮天福已經在施救了。
她輕歎一息。
她是穿越來的,對心肺復甦術略有通曉,之前還拐彎抹角教了天福,希望能救衛莊一命。
天福伸手幫衛莊清理了殘存的口鼻異物,又做了胸外按壓,再為他開放氣道。
蹲在衛莊身側,一手抬起他的頸部,天福另一手以小魚際側下壓他的前額,使他的頭部後仰。
天福緊張地觀察著自家少爺的狀況,內心十分糾結,若是少爺還不醒,難道他真要嘴對嘴吹氣?
天福正掙扎著,忽見被他托著脖頸的少年倏地睜開了眼。
須臾迷濛後,少年目光便是鋒刃一般的凜寒凌銳。
天福悚然一驚,忘了自己還托著人,猛地縮手。
只聞咚的一聲悶響,剛剛醒來的少年立刻後倒去,一頭撞上了池邊的卵石。
眾人齊齊抽氣。
這一下,聽著都疼。
蕭槿也倒抽一口涼氣,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杓,聽聲音就知道這一下磕得挺結實的。
天福愣了片時。
自家少爺怎麼會有那樣的眼神呢?難道是被水鬼上身了?
天福覺得自己想得太玄乎了,趕忙打住胡思亂想,低頭見自家少爺又閉上眼,以為是被他摔暈過去了。
天福愧怍不已,哭喪著臉去搖晃衛莊,正要招呼其餘人上來幫忙將他抬走,就見他突然睜眼,自個兒緩緩坐了起來。
天福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2017-01-18
花日緋 著  
2016-01-20
花日緋 著  
2016-04-13
繡寒書 著  
2017-08-02
蘇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