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402
書  名:宰輔大人拐妻計(卷二)
作  者:海的挽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一見鍾情這四字,著實有些不靠譜,
不過,暫時托身在「衛莊」身上的榮國公府四公子——衛啟濯,
對拐了個彎救活他的蕭槿,真真是越看越順眼啦!
這位萌軟的小表妹,不但很會過日子,
更重要的是,能夠待他始終如一,前不嫌棄,後不逢迎,
結果,反倒是他「越陷越深」,
簡直花樣百出的去接近、討好她……

無奈,衛啟濯無法永遠頂著「衛莊」這殼子過活,
就在他努力跟至親搭上線,想方設法回到原身的同時,
他心中也開始擔憂,未來他「還魂」之後,
親親小表妹會不會……無視他的美色,看不上他?

 
第三十九章 惦念


聽聞衛莊身體不適,宋氏跑來關切一番,又埋怨他道:「我就說不讓你亂跑,你不聽!你看,你出去一趟,風塵僕僕的,又生了病,何苦呢?」
看著宋氏,衛莊眼神幽微。
變成衛莊之後,他的身分雖然降了,但所處境地真是舒心了不少,每每看到母親宋氏與弟弟衛晏,他都覺得心裡暖融融的。
宋氏嘮叨了一陣,見兒子盯著她看,挑眉道:「你頭不疼了?」
衛莊回神,低頭按額角:「疼︱︱」
如今是真有點疼,想想回魂的事,他就頭疼。
他打探到父親衛承勉去了衡州府,便馬不停滴地趕了過去,然而,到了衡州府之後,輾轉多地,他都沒能見到父親,興許是兩方一直在走岔路。
衛莊不能一直在湖廣那邊轉悠,也不知道他父親何時能回京,無限期地等下去不是法子,所以他暫且回了山東。
衛莊本想在離京前給他父親留書一封,提醒他來山東聊城一趟,但又擔心書信不能順利傳給他父親,還會落入衛啟渢之手,便打消了念頭。
反正,來日方長,這回入京衛莊並非全無收穫,起碼,他知道了自己原身目前的大致狀況。
衛莊輕歎一息。
這些時日裡,他雖則人在外面,但心卻一直掛著聊城這邊。
他出門前的那種總放心不下的感覺越發強烈,因而在回來的路上便一直催促車伕快些,再快些。
然後,一路星夜兼程地趕回來,撐著一身疲倦進門,迎頭就瞧見了蕭槿喊陸遲表哥那一幕,當時他心裡就是一堵。
方才蕭槿過來時,他其實很想問問她,這段日子想不想他?但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嚥了回去。
然而,他現在又後悔,覺得下回見蕭槿,還是應該問一問。
如今他覺得自己對蕭槿的那種微妙感覺越發強烈。
面對著蕭槿時,他時不時地會覺得有什麼紛亂的畫面掠過腦海,但當他想看清楚時,那些朦朧的光影又消弭於無形。
衛莊又想起方才蕭槿喊陸遲表哥的那一幕,覺得腦子更疼了,江辰是外男,但陸遲可跟他一樣是表哥……

翌日,蕭槿瞧見衛莊時,見他精神仍舊不太好,有些擔心他在路上再度摔倒,便勸他留在家裡。
但衛莊堅決表示要跟他們一道,蕭槿也只好依了他。
中秋節俗主要就是賞月、祭月。
祭月是女眷的事,季氏一路採買祭月所需的月光神馮、月光紙和各色果餅,小輩們則各自散去購置自家所需。
蕭槿本想拉蕭榆陪她一道買點心,但是衛莊表示了他可以跟她一道,不必讓蕭榆陪她。
蕭槿笑道:「表哥想開了?過節想買些點心回去,賞月時候吃?」
「不,我就跟去看看。」
蕭槿撫額,是莊表哥的做派沒錯!
路上,蕭槿正左右觀著街景,忽聽衛莊在她身後說了句什麼,她沒聽清楚,回頭問道:「表哥,方才跟我說什麼?」
「我說,我想問問。」衛莊頓了頓,狀若無意地笑道:「我離開的這些時日,妳有沒有惦念我?」
蕭槿微笑道:「當然,我挺惦念表哥的。」
衛莊唇畔的笑尚未及暈開,就聽蕭槿緊接著道:「我這陣子在課業上有不懂的,都得跑去問二哥,不太方便。」
蕭槿見衛莊神情微僵,笑吟吟道:「好了,也不全是為這個。」
衛莊當下笑道:「那還有什麼?」
「我覺得,有表哥在旁督促我做功課也挺好的,否則我有時就想偷懶,所以便盼著表哥快些回來。」
衛莊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又想起一事,微笑道:「對了,晚夕間,我跟妳一道賞……」
但他一個「月」字尚未出口,便聽陸遲的聲音傳來:「總算找到個相熟的!」
蕭槿循聲望去,就見陸遲從人群裡擠過來,一路奔到他們近前。
陸遲跟他們兩人笑著打了招呼,對衛莊道:「嗣宗,能否陪我一道去買個玉絛環?我跟幾個表兄表弟走散了。」
嗣宗是衛莊的父親給他定的表字,蕭槿覺得,這個表字大約寄託了他父親希望他承繼家業、早日娶妻的殷切心情。
衛莊正色道:「我眼下抽不出功夫,我還要陪啾啾去買點心。」
陸遲擺手道:「誒,不打緊,我可以先跟你們去買點心,然後我們把啾啾送回去,嗣宗再跟我一道……」
「不成。」衛莊斷然道:「你去找表弟他們吧!」
陸遲再三勸說,衛莊都不肯答應,陸遲只好訕笑道:「其實,我……我是怕我摸不著地方。」
「我告訴你怎麼走。」衛莊說話間,方圓百里的市肆輿圖便浮於腦際:「你往南走三十丈左右,然後往西拐,穿過街口那個牌樓,再往西走二十丈,你會看到街對面有一家玉器店,那是離此最近的玉器店。」
陸遲被衛莊完全說懵,衛莊的話在他聽來跟天書差不多。
衛莊見陸遲還不挪步離開,蹙眉問他怎不走?
陸遲尷尬道:「我……我沒聽明白。」
衛莊嘴角微微抽動:「你先往南……」
「哪是南?」
蕭槿在一旁聽著,禁不住笑出了聲。
衛莊冷靜了一下,抬手一指:「那邊是南︱︱好了,你現在知道方向了,可以找過去了。」
陸遲撓撓頭:「可我再拐個彎就又分不清了,我打小就辨不清東西南北,只會分左右……你們是怎麼分的東西南北?看日頭?那日頭不是會轉嗎?而且,陰天的時候怎麼辦?」
蕭槿看著衛莊那一副彷似被雷劈到的樣子,再也憋不住,笑得前仰後合。
「莊表哥還是陪著遲表哥走一遭吧!」蕭槿面上的笑壓都壓不住:「我找姐姐跟我一起去。」說著,她跟兩位表哥作辭,回身去尋蕭榆。
衛莊望著蕭槿的背影,強忍住一掌拍死陸遲的衝動,跟他一道去玉器店。

方才蕭槿那邊的情境都落入了陸凝的眼裡,她遠遠看了半晌,最後將目光在衛莊身上定了定。
衛莊這個人雖非世家出身,但比之蕭家那幾個世家子侄,氣度卻要勝上百倍,舉手投足間自有一段溫雅灑落的風流態度。
蕭枎湊過來,順著陸凝的視線望去時,衛莊等人已經離開,她什麼也沒瞧見:「表姐在看什麼?」
陸凝瞥了蕭枎一眼,搖頭道:「沒什麼。」
在蕭家住的這段日子,蕭枎與四夫人總是對陸凝十分殷勤,頗有拉攏之意,尤其是四夫人,對她格外熱絡。
陸凝可是三房的親戚,四夫人這般態度,就有點微妙了。
陸凝隱隱覺得,四房是想跟陸家做親……
她心下諷笑,陸家想跟三房做親的事還沒透出去,若真如她所想,那四夫人回頭知道全白忙活了,不知是何反應?
陸凝又朝著衛莊與陸遲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跟著蕭枎等人離開。
2017-08-23
賞飯罰餓 著  
2014-12-03
一枚銅錢 著  
2014-12-10
蘇靜初 著  
2016-09-27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