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305
書  名:如意緣(卷五)
作  者:七和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皇后中毒之事,皇帝選擇秘而不宣,
哪想到結局「神展開」,釣到太后娘娘這條大魚!
太后身旁的宮女涉嫌毒害皇后,證據確鑿,
不僅太后叫起了撞天屈,連趙如意都感覺事有蹊蹺,
然而,後宮這灘渾水,趙如意從沒想過要摻一腳,
她才剛新婚呢,首要大事當然是和夫君「度蜜月」去!

世人都說,只羨鴛鴦不羨仙。
一趟「蜜月旅行」,讓安郡王和趙如意更加瞭解彼此,
夫妻倆偶然發現,舊年大公主之死,可能另有隱情,
皇帝決定重啟調查,給蒙在鼓裡的趙如意一個「交代」!
太后失勢,皇后執掌後宮大權,趙如意身為義女也沾光,
日子過得順風順水,趙如意很快就懷上了身孕,
這下可好,人人都來找她這個神醫討要「生子秘方」……
皇后千秋節,趙如意進宮祝賀,差點搭上「死亡馬車」,
皇帝超乎尋常的暴怒,讓趙如意和安郡王有了大膽的猜測……

 
第一百三十七章 栽贓


進了壽康宮,見到皇帝,趙如意行了禮問道:「太后娘娘這是怎麼了?」
看起來,這回太后娘娘真是急怒攻心了呢!
皇帝對著趙如意,原本鐵青的臉色才緩和了一點:「母后跟前的宮女香茹下毒毒害皇后,剛才被查出來了,母后聽聞此事,惱怒不已,剛審了那賤婢幾句話,便覺得心口疼了。」
啊?趙如意嚇了一跳,不過這會兒可不是她問前因後果的時候,忙道:「太后娘娘是有聖壽的人了,可惱不得、怒不得呢!」
其實,趙如意最想問的是,這是怎麼查出來的啊!?
趙如意連忙上前診脈,太后這回是真的氣到了,從脈象上看,惱怒的現象是極其明顯的,這個年齡的人,情緒波動大了,極易中風,趙如意便開了方子,吩咐宮女趕緊去煎藥。
皇帝沒打發趙如意走,她琢磨了一下,也就沒主動離開。
趙如意多伶俐一個人啊!她覺得,既然皇帝拿住了太后這麼大個把柄,總不會什麼都不做吧?說不準叫自己在這裡伺候著,就是免得等會兒說起話來,把太后真給氣死了。
若真是氣死太后,那對皇帝也是很棘手的。
所以,趙如意就悄悄退了兩步,移到靠近牆邊的角落去,假裝自己不在,只豎著耳朵聽。

皇帝待煎好了藥,眾人伺候著太后喝了,才開口道:「一個賤婢,本是罪該萬死的,為著她傷了母后的身子,如何了得?依朕看,她既然已經認了罪,說是懷恨皇后而下毒,那就這樣處置了吧!」
此刻,太后那張臉真是好像一夜之間老了不少的樣子,叫皇帝抓住了這個宮女,她也只能點了點頭。
皇帝又道:「雖說這是大罪,但這賤婢是母后宮中之人,朕想著,為防物議,倒是不聲張的好,橫豎前兒也說皇后只是急病罷了。」
為防物議,此話極為誅心,可太后娘娘想了半日,也沒有別的話好說,她又不能硬氣的說,只管往外傳,這話若真是往外頭大張旗鼓的說,那名聲,她如何擔得起?便只得又點點頭:「皇帝說得是。」
趙如意悄悄抬頭張望了一下。
只見皇帝聽了這話,臉上也沒有太多得意的樣子,神色平和的又道:「宮裡事務繁多,事事都要母后操心,今日倒為著一個宮人氣成這樣兒,怎麼了得?母后已有了聖壽,日日勞心,一時顧不到也是有的,不管如何,還是母后的身子骨兒要緊,倘若有個不好,倒都是朕的罪過了,朕想著,母后今後就不要理會那些瑣事了,只管安心頤養天年才好,無論什麼事,只管吩咐皇后去辦便是,母后說可是?」
這話的意思就多了,不管是太后真的要毒死皇后也好,或只是宮人挾怨要毒死皇后也罷,太后都不宜管事了。
即便只是那宮人自己為了私怨動手,可她總是壽康宮的人,太后當然免不了一個管束不力的名聲,既然自己宮裡的人都管不住了,那自是精力不濟,就再不要管別的事了吧!
太后強勢了多年,連前朝之事都能轄制皇帝,更別說內宮了,這是她老人家的地盤,宮裡種種事務,包括公主出閣、皇子選妃、宮內的晉位賞罰等,向來是太后娘娘說了算的,十幾年以來,皇后娘娘雖然母儀天下,說是掌六宮事,但實際上卻不能做主,只是個陪襯。
趙如意便想起了當初自己第一次進宮給太后看病,太后娘娘威重令行,而皇后娘娘全程幾乎一點意見都沒有發表過。
趙如意琢磨了下,這位隱忍而淡然的皇后娘娘,是要借此事展露鋒芒了嗎?

聽得皇帝這番話,太后的臉色極為難看,可是這樣的把柄被人捏住了,她自然再說不出個不字來。
待皇帝領著人走了,太后再忍不住,猛地就把伸手可及的東西摔了一地,一只粉彩茶盅摔到地上,碎片和茶水濺了滿地。
壽康宮的宮人們眼見得今日出了這樣大的事,早就戰戰兢兢的,此時聽得一聲脆響,呼啦啦就跪了一地的人。
這宮中人命如草芥,誰不害怕?
只有宮女香凝原是太后娘娘跟前得用的人,向前跪爬了兩步,勸道:「太后娘娘息怒,保重鳳體要緊啊!」
太后是皇帝看著用了藥的,這會兒藥效還沒過,倒是還掌得住,氣得臉色鐵青,心口不住起伏,也沒倒下去。
香凝是極知道太后的,爬起來給太后撫著背勸說著,又連忙使了眼色給一邊的人,那人就忙招呼著跪了滿地的人退出去。
太后這才惱道:「打了一輩子雁,今日倒被雁啄了眼!平日裡見皇后不言不語,如疲軟的麵糰一般,倒有這樣的本事,還真是小看她了!」
自己有沒有做這件事,太后當然清楚,如今自己宮中的大宮女被指毒害皇后,證據確鑿,她說不出辯駁的話來,這可真正是要她打落牙齒和血吞了。
皇后中毒之事,皇帝瞞得極緊,且本來就沒有太醫診出來,唯一知情的只有趙如意一人,是以太后惱怒自己居然沒有得到半點風聲,否則定然是會有防範的。
後宮諸事都不會全無因由,若知道皇后是中毒,太后自然會思索這背後的可能發展,大約就不會被打得這樣措手不及了。
這便是太后最為擔心的事情了,頹勢一旦開始,就遏制不住,一敗再敗,人人都敢來踩上一腳,最終潰不成軍。
太后覺得,這一回便是皇后踩到她的頭上來了。
香凝一頭伺候著,一頭卻說:「依奴婢想來,也不一定是皇后娘娘,所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這樣凶險的事,一個不慎,說不準就成了真,誰敢輕易做呢?況且還只著落在一個宮女身上!奴婢說句不恭敬的話,雖則香茹是咱們宮裡的,但終究不過是個奴婢,即便有人心中那樣想了,也不敢真說是太后娘娘不是?這只是奴婢的一點小見識,胡亂說一說罷了。」
因為不是自己幹的,所以太后首先就一心懷疑是皇后栽贓,畢竟今日所出的結果,也是皇后得利,此刻叫香凝一提醒,這懷疑果然就搖擺不定了。
畢竟,若是太后自己的話,要狠下手給自己下毒去栽贓別人,這樣大風險的事兒,她是做不出來的。
「莫非……」太后思忖之後,聲音很輕的道:「難道,是……皇上?」
香凝恭敬的低頭,不敢再說一個字。
這樣一想,太后覺得也是極有道理的,皇帝被她壓制了多年,自然想自己大權在握,完全掌握朝政,舊年裡已經有了那樣一場爭鬥,此時趁著她勢弱,乘勝追擊,打擊她在內宮的控制,亦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皇帝的性子,太后還是深知道的,敦厚有餘,狠厲不足,原本就不是一個帝王的好人選,無非世事弄人,被推到這個位置上了而已。
照太后想來,皇帝應該做不出給皇后下毒、栽贓自己這種事,可轉念一想,他也做了十多年的皇帝,早已不是當年的晉王,誰都會成長,或許現在的皇帝已經夠狠厲了呢?
太后想著,便有些舉棋不定了。
不過到底事關重大,沒有這樣倉促下決定的,良久,太后才說:「再看吧,如今雖然已經踩到了頭上,但沒真的逼上來,總還沒到不得不動手的時候。」
香凝應了一聲。
太后又吩咐:「妳悄悄往那府裡說一聲,我如今不自在,張閣老夫人還該遞牌子來問一問的。」
這顯然是有話要傳給張閣老了,香凝連忙出去傳話了。

皇帝帶著趙如意從壽康宮出來,見趙如意一言不發,悶頭走路,一點也不像以往,不由得問:「妳被嚇到了嗎?」
皇帝的心中,居然有一點忐忑,怕趙如意覺得自己拿這件事逼迫太后,太過狠辣,禁不住問了一聲。
趙如意其實是在思索,她覺得這件事有點蹊蹺︱︱無緣無故的,太后娘娘給皇后下毒幹什麼?有什麼用?
這是關鍵所在,要說下毒的手段、手法自然極多,太后在宮中做得到,一點也不稀奇,但給皇后下毒做什麼?
這點說不清,皇后既無子,又無威脅,太后弄死她有什麼意思?
而且,下了毒還把剩下的毒藥留著?能給皇后娘娘下毒的人可不是傻子,會留下這麼確鑿的證據?
雖然趙如意不喜歡那位太后娘娘,但平心而論,她也覺得這件事像是栽贓。
皇帝既然問了,趙如意不由得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過說出來之後,趙如意才發覺不對,這豈不是質疑皇上故意整治太后嗎?
到底因皇帝對她向來溫和親切,且她又對皇帝總有一種莫名的信賴之感,才這樣不假思索的說了出來。
所以,趙如意趕緊補救道:「我並不是覺得皇上處置得不對,只是這裡我有點想不通,因為皇上素來寬和,才敢問一問的。」
皇帝就微微的笑了笑。
只有這種時候的笑,才是真心想笑的,趙如意不懼君威,敢說敢問,在他跟前如此自在,何嘗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呢?
皇帝道:「朕也覺得有點蹊蹺,不過香茹已經認了罪,她既是母后宮裡的人,當然有母后管束不嚴的緣故,而且母后本身有了年紀,正是該頤養天年的時候了,便是沒有今日的事,那也沒有一直操心的。」
趙如意趕緊說:「我知道,我覺得皇上今日這處置一點兒也沒錯,實在是就事論事的,我就是疑心那個事兒,想到了就問一問。」
皇帝微笑,且還一本正經的說:「我也疑心呢,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趙如意一下子就笑了,不知不覺間,與皇帝又更親近了一層,她說:「皇上不覺得我冒失就好。」
「妳說得這麼對,有什麼冒失的?」皇帝搖頭笑道:「朕又不是那種不肯聽人說話的人。」
有了皇帝的鼓勵,趙如意這才大膽的又問:「皇上是怎麼查到香茹下毒毒害皇后的?」
「是香茹同屋的宮人告發的,那宮人與她不睦,發現她箱籠裡有不明的藥粉,就向慎刑司舉報了。」皇帝說:「慎刑司依例去搜查,在香茹的箱籠裡果然查到了毒藥。刑訊之後,香茹認了罪,說是受德妃指使下的毒,朕為防事態擴大,將她封了口,只說她是懷恨皇后。」
德妃?太后娘娘宮裡的人,受德妃指使,去給皇后下毒?
這簡直是要鬧出腥風血雨啊!果然皇上處置得英明,這樣一鬧起來,不僅是德妃,就是誠郡王也要受牽連。
德妃若要害皇后,那自是為了后位,而后位又劍指儲位,誠郡王自然免不得被人猜疑,可見皇帝還是顧念兒子的。
「皇上說得是。」趙如意便點頭道:「這樣的事情,終究還是不宜聲張的。」
2016-03-23
時鏡 著  
2016-08-10
趙岷 著  
2016-10-05
灼茶肆酒 著  
2011-09-01
衛風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