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306
書  名:如意緣(卷六)完
作  者:七和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但凡後宮的女人,大約都希望能孕育龍嗣。
皇后暗中尋來生子秘方,哪知竟吃出毛病,遷怒趙如意,
趙如意實在冤枉,這秘方是她糊弄人的,誰讓皇后病急亂投醫?
幸好皇帝愛女心切,特准趙如意閉門不出,安心待產,
女人家生孩子,凶險萬分,趙如意福星高照,這胎生得順利,
只是生產過程中,她腦子裡居然冒出許多殘留的記憶……

太后病重,彌留之際,道出皇后隱藏多年的秘密,
循著蛛絲馬跡,趙如意和安郡王逐漸拼湊出驚人真相——
原來大公主之死,表面端莊賢德的皇后才是幕後黑手!
皇帝墜馬受傷,以為自己不久人世,終於和趙如意相認,
所有的疑問都有了答案,趙如意竟是大公主重生!
自己的仇自己報,趙如意一手主導,讓皇后露出馬腳,
皇后意圖弒君的事跡敗露,一杯毒酒,前世今生,恩怨兩消!
如今,趙如意認回了「親爹」,即使沒有金枝玉葉身分,
但能與安郡王攜手相伴,為他生兒育女,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暴怒

皇后娘娘已經不像前幾天元宵朝賀的時候那麼容光煥發了,臉上的暗沉和蠟黃顯得更明顯了一點。
見趙如意進來,皇后雖然還是想要如同以前那樣溫柔、親熱的招呼趙如意,可是連著幾個太醫都說她這並不是喜脈,反是症候,才歡喜幾日的心中便說不出的煩躁起來,連做表面親熱的心都淡了,做出來都顯得敷衍。
那種心浮氣躁,別說趙如意這樣的人,就連皇后自己都能感覺得出來。
皇后向來自詡她在任何時候,都能不動聲色,在太后娘娘跟前多年,也都一直能保持那種平和淡然的容色,可這個時候,那種煩躁、不耐煩的感覺,真是極其艱難才能壓抑得住,才能讓自己不過於失態。
若是依著皇后自己,她恨不得把這屋子裡的東西都摔在地上,把人都打死,能放肆的大喊大叫起來,才能舒服,可是這會兒,她依然還得盡力的保持微笑,雖然做不出以前那個樣子來,至少也不好走了大摺兒。
趙如意上前請安,皇后忙使人攙住,笑道:「妳這月分都大了,原不好勞動妳的,只是那起子御醫都是廢物!朝廷年俸銀子養著,竟什麼病都看不好,實在不得已,才只好打發人請妳來看一看,妳再多禮,我就越發心裡頭過不去了。」
趙如意忙笑道:「娘娘說哪裡話來?我在家裡,長天老日的,也是睡覺罷了,出來走動走動,自是不要緊,娘娘哪裡不自在?我瞧一瞧。」
皇后娘娘還奉承起趙如意來:「也只有妳的醫術,我是放心的。」
以前的皇后可沒有這樣肉麻,趙如意心中暗忖,以前她的平和淡然做得是非常自然的,一舉一動,說話、做事,都不出格,就算不是本意,大概也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了,差不多算是自然流露。
倒是如今,乍然進入了新的局面,脫離了那種習慣的氛圍,又沒來得及養成新的習慣,反顯得一驚一乍,有時候收斂得過分,有時候又張揚得厲害,就顯得沒章法了。
趙如意不好接這話,只得笑一笑,坐到一邊診脈。
診了脈就更清楚了些,皇后娘娘的脈象跟她觀察到的景象差不多,確實是有經期紊亂的跡象,而且情緒失調、身體衰弱,這其實不算是病,婦人到了一定年齡就會慢慢出現這樣的情況,持續時間有長有短,有的甚至長達十年,直到絕經。
只是,皇后娘娘這來得確實太早了些,顯然,她多年來的抑鬱情緒是關鍵,最近情緒的大起大落,則更加速了這種情緒的爆發。
趙如意琢磨了一會兒,才回道:「娘娘這也不算是病……」
話還沒說完,皇后娘娘眼睛一亮,心中頓時就歡喜起來,照她在宮中生活多年的情況來看,宮妃不自在了,宣了太醫來看,太醫若說「娘娘這不是病」,多半後面就會接一句「這是有喜了」。
皇后連著招了三個太醫來都不滿意,當然是因為一心指望著太醫告訴她是有喜了,是以趙如意這樣開了頭,她連忙就接了句:「我這是有喜了嗎?」
趙如意一邊無語,一邊又有點詫異的發現,皇后娘娘這症候還真不輕,已經心浮氣躁到了這個程度,心中的話這樣急切的就脫口而出了。
趙如意只得有點尷尬的道:「也不是喜。」
「啊?」皇后一怔,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至極,心中那種極度的失望,讓她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剛才說了不該說的話,又問了一句:「妳可診準了?」
趙如意心中有數,看起來先前的太醫們也是診出來皇后娘娘這是經期紊亂,皇后娘娘卻始終不肯信,抱著希望傳召趙如意進宮來,無非就是指望趙如意醫術高超,能診出來她是有了身孕……
想了想,趙如意便道:「脈象看來,娘娘這原是操勞太過所致的經期紊亂,若有御醫說是喜脈的,我是不敢苟同的。」
根本就沒有御醫說是喜脈,皇后娘娘臉上濃濃的失望甚至是痛苦的神情就很明顯了,趙如意一時不好再說。
好一會兒,皇后才輕聲說:「我的小日子一直很準的啊,這兩個月怎麼……」
趙如意想了想,還是把致病的緣故盡量解釋明白:「大約以前娘娘日夜侍奉太后娘娘,太后雖慈悲,到底也是有了年紀的,必不能事事想得周到,娘娘純孝,便是略有些委屈,也不會說出來,不免鬱積在了心裡,只是因娘娘春秋正盛,顯不出來。這些日子,娘娘又憂心太后娘娘的鳳體安康,情緒上頭不免起落大了,與以前不同,就把以前積累的那些都發作出來了,是以才顯出如今這症候來。」
給上位者治病,話就是這麼難說,要說明白,又不能直接說她以前鬱鬱不得志,現在是大權在握,所以大悲大喜造成的。
但皇后娘娘跟前伺候的嬤嬤和丫頭,其實都不免心中暗想,都說這位安郡王妃千伶百俐,以前見過的情形倒也罷了,單就這會兒這樣一段話,能把不好聽的話說得好聽,還能讓人人都聽懂,這本事是真不小啊!
皇后只是心中煩躁,但聽還是能聽懂的,趙如意這話說得無一不切症,便是她自己,也爭辯不得。
是以,皇后怔了半日,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皇后剛想開口,然後又止住了,反倒是看了侍立在旁邊的紫香一眼,使了個眼色,然後道:「光急著叫妳診脈,妳來了半日了,茶也沒有喝一口,妳先坐著喝杯茶,我往後頭梳洗一下。」
這是要藉著去淨房,讓人說什麼嗎?
果然,皇后剛走出兩步,紫香端了茶盅子來,笑道:「安郡王妃正好歇歇,喝杯茶,這是與娘娘用的一樣的。」
趙如意肚子大了,連欠身都免了,接過了茶來。
紫香侍立在一邊,微微躬身,賠笑著說話:「前兒聽說郡王妃有個生子秘方,滿京城都傳遍了,不少人都在用的,只是宮裡的娘娘們因要伺候皇上,便是知道,也自是不好用的,只怕有什麼忌諱。」
這話聽起來好像是在和趙如意閒聊,可趙如意心知肚明皇后也在用,自然知道不是閒聊了,原來這是懷疑吃那生子秘方吃出來的問題了?這會兒來套她的話。
趙如意最煩這種病急亂投醫,卻又不聽醫生的話,胡亂吃藥的人了!
藥方子一人一方,人人體質不同,便是同一個方子,還斟酌加減用量呢!如今這還是偷了藥吃,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吃,這會兒身上不好了,又懷疑是那藥害的。
這種人,對醫者毫無信任,偏生又位高權重,掌人生死,自己亂吃藥,終究還要怪到別人身上去。
趙如意看向紫香,也笑道:「生子秘方……誰用了?」
她反問一句,紫香哪裡好說是皇后娘娘用了?這藥可是偷來的呢!便只是賠笑道:「奴婢也不知道,只是聽直郡王妃說的。」
「哦!」趙如意點點頭,便低頭喝茶。
這丫頭,仗著是皇后娘娘跟前有體面的丫頭,就來套自己的話,趙如意這樣膽大包天的人,哪裡會怕她?
就是皇后問了,趙如意也一個「哦」字就打發了。
紫香又說了兩句,趙如意溫溫柔柔的聽了,也照樣只是個「哦」字,或者索性笑一笑就罷了,紫香沒法子,只得敗下陣去。

兩人說了這麼一會兒,皇后娘娘扶著個丫頭重新出來了,看了紫香一眼。
紫香就輕輕搖搖頭,趕緊上來扶,順勢在皇后娘娘耳邊說:「郡王妃裝傻,只問了一句『誰用了』,就再沒話了。」
皇后心中一沉,她自然比紫香這樣的丫頭有成算些,趙如意說的這三個字,顯然就是懷疑是自己用了。
其實,皇后在這個時候讓紫香去問,就是暗示趙如意,自己用了這個藥了,趙如意若是識趣,知道這個藥有妨礙,自然會有所表示。
偷藥雖然丟人,可比起自己的身體,甚至是兒子,那就算不得什麼了,皇后娘娘遮遮掩掩的也要問一下,橫豎她覺得,趙如意是個懂事、識大體的,此事與別人無關,趙如意心中就是不願意,也要與她遮掩,更要替她治,大不了回頭多賞趙如意些東西也就是了。
趙如意以為皇后傳她,是指望她診出喜脈來,其實皇后還有對這個藥的憂慮。
這會兒,趙如意不接話,難道真的是那個藥吃出來的問題嗎?
皇后不由得立刻就又心煩氣躁起來,坐在那裡看著趙如意帶著笑的明麗容顏,那叫她羨慕得不得了的肚子,終於又忍不住了,開口問道:「剛才聽妳們在說生子方兒,我倒也聽說過,如意是神醫,妳的生子方兒,想必是沒有什麼忌諱的吧?」
趙如意又「哦」了一聲,不接這話,只是道:「娘娘這症候,還要細心調養,以前用的丸藥和其他的藥都停了,我開個方兒,新配丸藥來使,娘娘還要少思少慮,不必事必躬親,但凡小事兒,就交給底下人去做,娘娘每日只管說說笑笑,閒來看看花兒、鳥兒的,才是好的。」
連自己說話,趙如意都裝傻,皇后娘娘陡然間就怒了,趙如意竟敢這樣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幾乎是毫無預兆的,皇后娘娘臉上泛出紅來,惱怒的尖聲道:「我問妳那生子方兒的妨礙!」
2016-07-06
沐水游 著  
2015-05-06
糖拌飯 著  
2015-07-08
則慕 著  
2012-10-03
衛風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