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403
書  名:宰輔大人拐妻計(卷三)
作  者:海的挽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摳門表哥與未來宰輔……怎麼看都兜不在一塊啊,
偏偏,老天爺就撇了這麼一筆,
那位沾親帶故,對蕭槿十分「自來熟」的衛啟濯,
竟是此世躲過死厄後,曾與她朝夕相處過的莊表哥!
不愧是「裝」表哥,這等演技,真稱得上影帝了,
幸好,性格可以刻意模仿,真心卻無法造假,
雖然她也很意外,前世被她懷疑過性向的衛啟濯,
這輩子居然改邪歸正了,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對她直言:
「我們兩情相悅,是不是該定個親?」
連表白都如此霸氣側漏,完全是不給姑娘家害羞、扭捏的活路啊!
可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是他這舉世無雙的美顏?
不過,把芳心栽在這麼一位主兒身上,她好像也不是太虧嘛……
第七十八章 猜測


飯後,衛啟濯本想離了眾人去找蕭槿,但衛承勉命他去前頭待客,他抽身不得。
原本說幾句場面話,略坐一坐,也就差不多了,橫豎衛啟濯只是個小輩,席間酬酢主要還是由尊親們來,他尋個由頭搖席破坐便是,但偏偏今年的狀況不同。
今年他出了一回風頭,現如今滿京城都知道皇帝宣他入宮召對的事,那些本家跟親戚輪換著問他話,兼之他到了議親的年紀,還有幾家委婉探問他定親與否。
衛啟濯被圍在中間,深深體會到蕭槿所說的被七大姑、八大姨圍攻的無奈。
衛承勉見兒子面上雖則沒有絲毫表露,但目光已經往他這裡掃了好幾回了,心知他兒子是什麼意思,又故意拖了一刻,急兒子一急,這才替兒子解圍,揮手示意兒子可以回去了。
衛啟濯心中鬆了一口氣,離席之後便徑直往後花園去。
衛啟沛正在亭子內搖扇喝茶,瞧見衛啟濯打小徑上過來,立刻跑上前叫住他。
「四哥,四哥,借我些花水。」衛啟沛稍稍撩起兩邊衣袖給堂兄看:「你看,我就坐這兒一會兒,那幫蚊子給我叮了多少個包!我知道四哥平素都會帶一瓶花水在身上,今兒也帶了吧?」
衛啟濯頓步歎氣,在順袋裡翻找須臾,摸出了一個長不盈兩寸的小瓶子,道:「我給你倒點,你接著。」
衛啟沛一愣,他以為四哥會直接把瓶子給他,讓他自己塗的。
衛啟沛把扇子別在腰間,騰出雙手合在一處,等著衛啟濯給他倒花水。
衛啟濯打開蓋子,小心地將瓶口往下傾,在花水將出時,握瓶子的手迅速地抖了幾下,跟著將瓶口那點花水在衛啟沛手臂上蹭了一下,便把蓋子蓋上,將瓶子塞回順袋:「好了。」
衛啟沛對著自己手心幾滴花水出神的功夫,衛啟濯已經回身走了。
衛啟沛胡亂將那一點花水塗在手臂上,追上衛啟濯:「四哥,再給我倒點,我怕這點兒不夠使。」
「我這花水抹一點就夠了,塗多了,你不怕把蜜蜂招來嗎?」
衛啟沛一愣,四哥的花水還招蜜蜂?他瞥了身後花叢一眼,心下忐忑,正想再跟四哥證實一下,抬頭就見前頭一棵垂柳旁立著一個嫋嫋婷婷的少女。
那少女微微垂首,雙手交疊,安靜緘默,若非她身上衣裳頭面光鮮,衛啟沛都要將她當成府上的下人了。
衛啟濯並未在意,經過她身邊時只是略略打恭,待要走時,就見一個丫頭急匆匆跑來朝他一禮,說蕭家八姑娘如今正在尋他。
那少女抬頭一怔:「八妹?」
衛啟濯聞言回首,詢問少女身份,這才知原是蕭槿的七堂姐蕭枋。
他朝她欠身一禮,溫文客套幾句,道了句「請恕誑駕」,作辭回身,讓那丫頭帶路,拂袖而去。

衛啟沛望著衛啟濯的背影,糾結著還要不要去問花水的事?他總覺得四哥遊學回來就變得怪怪的,至於具體哪裡怪,他也說不上來。
調回視線時,衛啟沛似乎瞥見那蕭家七姑娘匆忙低頭,再仔細一瞧,又覺得自己眼花了。
擔心那花水真的招蜜蜂,衛啟沛急著回去沐浴一番,當下也離開了。
少刻,陳氏跟蕭杉打東淨回來,領著蕭枋一道去尋季氏和周氏。
路上,蕭枋刻意拉著蕭杉落後陳氏一小段路,在蕭杉耳畔小聲道:「我適才碰見衛家四公子了,端的好樣貌,我……我書讀得少,不知如何描摹,就是覺得,這樣的人好似是落了塵寰的仙人。」
蕭杉戳她一下:「不僅妳知道,滿京的人都知道他長得好看,但是,這跟妳有何干係呢?」
蕭枋低頭,雙頰暈紅,卻又不免迷惘失落,為什麼單單一個出身就定死了她將來的路,難道成婚就一定要門當戶對?

衛啟濯跟著丫頭趕過去時,遠遠地就瞧見迎面而來的蕭槿,當下加快步子上前詢問她,找他可是有何急事?
蕭槿臉色不太好看,輕吐一口氣緩了緩,才朝衛啟濯笑道:「我有件事要問表哥,咱們尋個地方坐下說話。」
衛啟濯才點頭道好,就聽一陣人聲漸近,轉頭一看,發現是衛韶容沉著臉拉了溫錦往這邊來,後頭還跟著郁舒並一眾僕婦。
衛韶容一眼瞧見了自花台那邊徐徐步來的衛啟渢,當下上前道:「哥哥,來得正好,哥哥先來評評理吧,看錦表姐究竟有理沒理。」
溫錦抬眸看向衛啟渢,她抹了抹臉上殘存的淚痕,低頭抿唇,輕道:「表哥聽一聽也好,若是表哥同樣覺得我做錯了,那……那興許我是真的錯了,我跟郁家姑娘致歉便是了。」
蕭槿跟衛啟濯同時蹙眉。
蕭槿覺得,溫錦好像是仗著衛啟渢在身後撐腰,越發矯情了。
衛韶容這陣仗大約,是要拽著溫錦去尋溫、郁兩家的長輩理論,此番若不是溫錦做得過分,衛韶容也不會如此。
衛啟濯則忍不住開始思考,衛啟渢究竟看上了溫錦什麼?
按說,衛啟渢的眼光沒有那麼差……
若說利用,溫家似乎也沒什麼可利用的,難道,人一旦陷入情愛之中就會變得背晦不清?
還是……自己漏掉了什麼?
蕭槿抬頭要跟衛啟濯說一道離開時,衛啟濯也正看向她,兩人相視一笑,與眾人作辭,領著一班家下人離開。
衛啟渢盯著蕭槿兩人的背影看了須臾,方收回視線:「究竟出了何事?」

蕭槿就近尋了一處抱廈,與衛啟濯相對坐下後,示意衛啟濯屏退左右。
衛啟濯揮手命僕從在門口守著,而後轉頭對蕭槿笑道:「我看表妹似乎尋我甚急,不知表妹所為何事?」
蕭槿踟躕須臾,道:「我這段時日仔細想了想莊表哥的事,又兼思及表哥的諸般舉動,我覺得……我覺得表哥的舉止跟莊表哥有點像。」
衛啟濯幾不可察地揚了揚嘴角,面上卻滿是訝異之色:「我跟義兄哪裡像了?」
蕭槿嘴角微抽,心道:表哥,你這回演技一點都不浮誇,你那呼之欲出的摳門氣質,跟我那清純不做作的摳門表哥如出一轍好不好!
「好幾處都像,我就不一一列舉了。」蕭槿注視著對面的衛啟濯:「我有一個猜測,尋表哥來就是想證實一下的,不過,我這個猜想可能有點荒誕,若是說得不對,表哥莫怪。」
衛啟濯正色道:「表妹說。」
「表哥與我說,莊表哥跟姨母和表弟他們搬走了,是騙我的,對不對?我看姨母與我說話時都是閃爍其詞的。」
衛啟濯正想說,其實那話也不算騙她。
卻聽蕭槿道:「所以,其實︱︱」
衛啟濯翹首以待,隨時準備承認。
「所以,其實,表哥早就認識莊表哥了,對不對?」
衛啟濯一愣。
蕭槿認真分析道:「莊表哥原先就和濯表哥認識,濯表哥因為與莊表哥熟識,所以被莊表哥影響,有些地方開始趨同……我原先以為,莊表哥是由於經歷大難才會忽然在讀書上開竅的,因為我從前便聽說過這類奇事。」
「但如果莊表哥跟濯表哥是早就熟識的話……」蕭槿打量衛啟濯幾眼:「那麼莊表哥可能是藏鋒了,而濯表哥這麼照顧姨母跟表弟,大約也是看在與莊表哥多年相交的分上。」
如果,衛莊跟衛啟濯是故交的話,那麼衛莊忽然多了個衛承勉那樣的義父,也就說得過去了。
「只是,若是如此的話,有些地方我想不通……莊表哥之前為何要掩藏他跟國公府的關係呢?又為何要藏鋒?平白遭人白眼。」如果蕭枎知道衛莊背後有如此奧援,早就巴巴地貼上去了,那衛莊恐怕也不會落水。
衛啟濯低頭扶額。
蕭槿的這個猜測還真有點道理,但並非真相,畢竟,事情的真相太過匪夷所思,蕭槿一個旁觀者確實不好猜。
蕭槿目光一動:「表哥怎麼了?表哥還沒告訴我,我說的對不對。」
2013-09-25
柳暗花溟 著  
2014-03-19
簾卷朱樓 著  
2017-07-12
后紫 著  
2017-09-13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