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501
書  名:農門嬌娘(卷一)
作  者:幾點濃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老謝家的男孩多,閨女少,
好容易二房家出了個小女娃,當然是要捧在掌心疼,
謝老爺子一拍板,小女娃定名玉嬌,小名就叫嬌嬌,
當個稀罕寶貝兒嬌養著長大,只要她平安健康!
奈何天不從人願,謝玉嬌還沒長到七歲就被拐子拐走,
自此音訊全無,痛壞了爹娘的心腸……

一朝慘遭下藥,謝玉嬌再睜眼,已是在拐子的馬車上,
哎喲喂,她怎能這麼倒楣呢?
對於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嶄新人生,她非常珍惜,
拐子若真當她是普通的稚齡兒童,那就大錯特錯了!
她謝玉嬌少喝了碗孟婆湯,
外表看似小孩,心智卻過於常人,哪會乖乖地聽天由命?
謝玉嬌尋機逃跑,可她的衰運似乎尚未休止,
還沒找到回家的路呢,便莫名其妙遇上了「凶殺現場」……

 
楔子 謝家得女


漫天的濃霧厚厚籠罩著連綿的山丘,站在山頂四下望去,入眼的皆是若隱若現的山頭,仿若真入了那傳說的神仙之境一般。
此刻天邊剛微微發亮,東邊的日頭像大姑娘似的,嬌羞得遲遲不肯現身。
這時節的農忙已過,早起的農戶也才陸續起身,準備開始一天的活計。
霧氣濛濛的山頭上,隱約能看出有個人影,正向著濃霧中的山窪裡卯足了勁兒的高聲大喊,聽這聲音,似是個婦人。
「二郎!」
「二郎!」
「二郎!快回來!」
「你媳婦兒生了!用不上請大夫了!快回家來!」
「二郎!聽到了沒?你應一聲,你媳婦兒生了,給你生了個閨女,不用請大夫了!」
婦人偏頭仔細聽了一下,山窪裡還是沒人應聲,她心下想,莫不是這一晃眼的功夫,人已經跑遠了麼?不然怎沒個回音兒呢?
她正想要不要再喊大聲些,不然等真把大夫請來了,哪怕不用大夫出手,十來文的辛苦費也得付給人家,多划不來呀!那可是錢,莊戶人家掙錢可不容易,有那閒錢,還不如下次家來的時候,讓大哥、大嫂多買兩斤肉招待自己呢!
這婦人雙手在嘴邊,攏成個喇叭狀,準備再喊喊試一試。
「小姑,小姑,我媳婦兒生了?真生了。」謝常貴呼哧呼哧從山下邊大步流星的往上跑,人還沒到眼前,急切詢問這山上站著的婦人。
這是謝家大房的老二,也就是這婦人剛才喊的二郎。
婦人用手帕抹了抹鬢角的汗水,看著走近的外甥那黑黝黝的臉上洋溢的笑容,覺得有些刺眼,癟癟嘴道:「生是生了,可惜就是個丫頭片子!」
「丫頭也好,我這都二十七歲了,能得個丫頭就不易了,橫豎都是我的孩兒。」憨厚的漢子笑得見牙不見眼的,光顧著高興了,也沒瞧見自家小姑一臉嫌棄。
他真是覺得媳婦兒生了個閨女沒有甚不滿意,當然,一絲絲遺憾總歸是有的,他也盼望有個兒子,可閨女同樣是自己的骨肉,一樣歡喜。
「姑,妳慢點家來啊,我就先去瞧瞧依蘭娘倆!」謝常貴不等在他身後慢悠悠走著的小姑,三兩步就跑遠了。
「有什麼好瞧的?不就是個丫頭片子,巴掌點兒大,養不養得活還沒準兒呢!」謝二姑有些不滿外甥把自己丟在身後,自個兒先跑家去了,心想著總歸是個賠錢貨,有甚好稀罕的?
謝二姑轉念又想到自家大閨女,嫁了個富貴人家,前兩日剛去瞧了,順帶也享了幾天福,還帶回好些東西,這才心氣兒順了些。

這二郎家的從昨兒天還沒黑,一直折騰到了今兒都快天明,整整一夜,孩子還沒生下來。
眼看羊水都流淨了,再這麼下去,別說孩子,連大人都危險,實在沒辦法了,謝老爺子這才發話著人去請大夫來,好歹先把大人保住。
謝二郎守在門外,眼瞅著媳婦兒生生折騰了一整夜,孩子到現在都還沒露個頭,早就嚇得腿腳發軟,站都站不住了,生怕媳婦兒孩子有個什麼好歹,自己後半輩子可如何是好?這一得了父親的旨意,站起來跑得比兔子還快,一心只想儘快把大夫請來,保媳婦兒、孩子平安。
誰想這孩子偏要折騰他爹跑一腿,謝常貴前腳剛跑開,後腳孩子就落了地。
謝二姑昨晚沒睡好,一早就起來了,聽大哥讓人請大夫,心裡嘀咕在農村哪個女人都是這麼過來的,偏生老二媳婦也太矯情了些,生個孩子還要折騰著請大夫,有錢也不是這麼糟蹋的,反正自己起身了,遂自告奮勇去招呼謝二郎歸家,打算以後在大哥、嫂子面前提起今兒來,也能說自己一點沒閑著,幫著忙前忙後,出了大力的。
現如今,孩子是生下來了,正如孩子姑奶奶所說的,巴掌點兒大,一過秤,才兩斤二兩。
一斤為十六兩,兩斤二兩的孩子也就成人男人巴掌大,謝二姑真沒說錯。
這折騰了整整一宿,謝老太太也完全弄明白二媳婦為何早產了。
前幾天,小兩口回岳家給老太太過壽辰。
聽兒媳婦說,像昨晚那樣的陣痛已經有四天,羊水恐怕也是三天前在娘家時就已經破了,只是這傻媳婦兒以為還差著兩個月才到日子,自己硬扛著,連在娘家人面前都沒吱聲。
老太太氣得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抱著這小貓似的孫女,一陣害怕。
這要是昨日走半道,鬧著要生了,可怎生是好?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想找人搭把手都沒個影兒,虧得是這孩子命大,硬在她娘肚子裡熬到了家來。
老太太看著手上睡著的小人兒,皺巴巴的小臉,雖說還沒長開,卻也隱隱能看出她爹小時候的模樣,越看,心裡越發喜愛。
「妳娘平時挺俐落、潑辣個人,怎麼懷了妳後,竟變得如此蠢笨?難不成真的一孕傻三年?哎喲,帶累我的乖孫女也受此大罪!」
雖說是個孫女,這謝老爺子、老太太真挺高興的,畢竟家裡就謝常喜一個閨女,孫子輩的全是四個光 小子,都是出自老大家的肚皮,手上這小娃娃可是孫子輩的第一個姑娘,正經的謝家長孫女,身子弱是弱了點,好好養著,不一定就養不大,老謝家的閨女稀有啊!
原本謝楊氏生了四個兒子,生到第五個的時候,好不容易得了個閨女常喜,自是成了全家的掌上明珠。
後來謝楊氏生了六兒子後,第七個又是個閨女,老兩口自然也是稀罕得不得了,然而卻因一些大人的恩怨,這小閨女沒熬過滿月就去了,謝老爺子每每想起來,都恨不得提了刀找人拚命。
謝楊氏以四十七的歲數生下小兒子謝常平後,肚子就再也沒了動靜,老五常喜自然就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全家的寶貝。
這麼多年過去了,老謝家總算又添了個女孩,確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老爺子看了繈褓裡瘦弱的孩子,當場就給賜了名兒「玉嬌」,小名「嬌嬌」,原話是「孩子太過瘦弱,好好精細的嬌養著,定能平安長大」。















第一章 暴力娘親


「謝玉嬌!謝玉嬌!」
「謝玉嬌!死哪裡去了?還不滾回來!?」
「謝玉嬌!妳這死丫頭,有本事就別回來,死外面得了!叫妳看著妳弟弟,妳把人看到哪裡去了?有膽就別出來,看我不剝了妳的皮!」
隱約聽得外面有婦人高聲叫罵的聲音,兩六七歲的小姑娘在臥房裡,聚精會神的翻花繩玩。
謝玉嬌一邊翻花繩,一邊講看過的話本故事給對面人聽,全然沒想到大禍即將降臨。
「謝玉嬌!謝玉嬌!」外面的叫罵一聲高過一聲,透過牆面隱約傳進來。
「噓,嬌嬌,妳聽,是不是妳娘在喊妳呢?」稍圓潤些的姑娘停了手中動作,側耳細聽。
瘦高些的姑娘頓時站起來,走到窗邊一聽,哎喲,還真是自家娘親的聲音!
聽著這自家老娘氣急敗壞的叫罵,小姑娘嚇得臉色都變了,在房裡直轉悠,粉紅色的裙擺隨著急切的腳步團團轉起,如一隻被蛛網困住的蝴蝶一般。
「糟了,是我娘回來了!怎麼辦?怎麼辦?芬娘,我娘出門時,叫我在家看好弟弟的,她定是回家發現我獨自跑出來玩,沒照看好弟弟,我現在出去,會被打死的,妳不知道,我娘的手可狠了!好芬娘,求妳容我先躲一會兒唄!」謝玉嬌聽著老娘的聲音越來越近,想到娘親抽人時的狠辣,著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想想娘親的竹條,由不得謝玉嬌不害怕,顧不得在手帕交的面前露怯,只想著快些找個藏身之處,暫時先躲過去再說。
「芬娘!芬娘!在家嗎?我家嬌嬌在不在妳家?」此刻婦人的聲音已經在堂屋裡響起。
「芬娘!好芬娘!妳幫幫我,妳出去跟我娘說我不在這裡,先把她哄過去,芬娘,求妳了,千萬別讓我娘進來,她真的會打死我的。」
一旁站著的李佳芬看著謝玉嬌像那籠子裡的鳥兒似的,嚇得渾身都炸毛了,深吸一口氣,咬咬牙,走出臥房,準備幫著謝玉嬌把眼前先應付過去再說。
芬娘剛跨出房門就看到堂屋裡手提竹條的大肚婦人,一副怒急攻心的樣子,不由暗自替房裡躲著的謝玉嬌擔心,看這架勢,嬌嬌的這頓打遲早是逃不掉的。
「二嫂子,妳找嬌嬌呢,她不在這。」芬娘不習慣說謊騙人,卻也不願眼看著交好的夥伴挨打,滿臉僵硬,實則內心惶恐的對婦人小聲招呼,眼睛都不敢看人,小手揪著衣帶,想著先騙過去再說,讓嬌嬌能逃得了一時是一時。
謝雲氏,也就是眼前這大肚婦人,乃謝玉嬌的娘親,正懷第三胎,已經八個多月了。
一看芬娘從臥房出來,謝雲氏也不管這不是自己家,臉色鐵青的直往裡闖。
「哎,二嫂子,二嫂子……」芬娘急得直跺腳,她想攔這婦人,卻又不敢伸手,這麼大的肚子,要是萬一一不小心碰著了,可就不得了的。
也該謝玉嬌倒楣,平時這謝雲氏是不會這麼沒禮數的橫闖別人家,今天是被氣昏了頭,一心只想把那死丫頭找出來暴打一頓。
裡屋正團團轉的謝玉嬌就這麼被氣頭上的謝雲氏給逮了個正著,一見老娘進來了,想也不想的趴地上就往床底下鑽。
氣炸的謝雲氏見自家閨女正撅著屁股,毫無形象的往床下麵使勁拱,提了手中棍子就往那無論如何都藏不住的小屁股上抽去。
「叫妳躲!叫妳躲,老娘抽不死妳,還敢躲,滿村找妳,滿村喊妳,妳是耳朵聾了,還是啞了?叫妳再躲!叫妳躲!」
那細細的小竹條一下又一下抽打在謝玉嬌嫩嫩的小屁股上,看得旁邊的芬娘是直吸冷氣。
這二嫂子真的是沒留手啊!看著都替嬌嬌疼!芬娘不由得伸手摸摸自己屁屁,就好像那竹條是抽在自己屁屁上似的。
「啊,疼,疼,娘,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別打了,疼啊!」謝玉嬌一下下感受著娘親毫不留情的打罵,疼得哇哇直叫,連忙告罪討饒。
「別打了,別打了,二嫂子,快別打了,小心妳的肚子,別碰著了。」趁謝雲氏歇口氣的功夫,芬娘趕忙伸手把她手裡的小竹棍給搶了下來。
「還知道疼?死丫頭,不打不長記性的東西,出來!再不出來,老娘踢死妳!」謝雲氏看芬娘在旁勸,想著人找著了,打也打了,氣也出了,隨她把竹條抽走。
謝雲氏打了這幾下,心裡的氣消了不少,一手扶著後腰,一手托著滾圓的大肚子,只象徵性用腳踢了一下床底下謝玉嬌的小屁股。
「出來!」謝雲氏一聲大喝。
「疼疼疼疼,別踢了,娘,別踢了,我出來就是。」
被謝雲氏這剽悍的氣勢嚇得縮在一邊的李佳芬趕緊跑過去搭把手,把床底下的人給扶了起來。
謝玉嬌齜牙咧嘴,雙手揉著剛才吃了竹條炒肉絲的小屁股,低垂著小腦袋,不看也知道自家娘親的臉色有多黑,直希望娘親的氣趕快消了,別再抽她嫩嫩的小屁屁。
「躲啊,妳倒是繼續躲啊,出門的時候是怎麼交代妳的?妳這耳朵是用來做什麼的?用來好看的嗎?啊?叫妳在家看好弟弟,妳看哪裡去了!?」謝雲氏一聲更比一聲高的呵斥。
想起剛才在房屋後的磚窯坑裡哭得嗓子都啞了的兒子,再看眼前女兒一副不知反省的樣子,謝雲氏氣又不打一處來,忍不住伸手揪謝玉嬌耳朵。
「疼疼疼。」被揪了兩下的謝玉嬌捂著耳朵,跳開了去,氣得謝雲氏又想找竹棍抽她。
「妳還敢躲,死丫頭,還沒給妳打疼是不是?妳還躲!」
「不躲,耳朵都被妳揪下來了!」
「死丫頭,妳還敢嘴硬?看我今天不打死妳!」謝雲氏本來已經快消的氣頓時又冒了出來。
瞅著地上被芬娘扔一邊的小竹條,謝雲氏扶著大肚子,艱難去撿。
謝玉嬌一看老娘又要上竹條了,嚇得撒腿就往外跑,還回頭扔下一句:「妳還打,真當我不敢跑啊!」
這謝玉嬌也真是惹誰不好,明知娘親的火爆脾氣,拼著被打一頓就過去了,誰知今天竟然不知是不是被打昏了頭,還是怎麼的,竟然敢跑。
這一跑,謝玉嬌當前倒是躲過了,殊不知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天黑總得回家吧,還不是得送她娘親手裡?
2017-03-29
董無淵 著  
2014-04-16
糖拌飯 著  
2017-07-12
后紫 著  
2014-12-24
蘇靜初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