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503
書  名:農門嬌娘(卷三)
作  者:幾點濃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3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符昭願在東山村遭難,昏迷不醒,
謝玉嬌捱不住村中老人的哀請,意欲上京前往符府求情——
唉,這些個權貴的面,可真不是那麼好見的!
即便她對當今太子有恩,
可她不過就是一介鄉下丫頭,哪能輕易走入世家之門?
謝玉嬌東奔西走,好容易才讓事態有了轉機,
誰知富途竟私自跑去擊鼓自首,
破了她費盡心機才造就的好局面……

當初於大雨絕境中,兩個孩童相依相偎,
對謝玉嬌而言,柴宗訓是個極為特殊的存在,
他是她很重要的小夥伴,以性命交心,
卻不代表她想要進宮!
謝玉嬌知道,自己並不是個願意被束縛的性子,
況且,她仍是想回蜀地,想回那她魂牽夢縈的家鄉……
第九十五章 京中門路


這一下午,東山村的人算是被符昭壽這煞神一會兒陰,一會兒晴的,給折騰了個夠嗆。
好了,現在這煞神終於要走了,多數人都恨不得跳起來歡欣鼓舞,相互慶祝。
可還是有一部分人家,也就是那幫小子的家人,還要眼睜睜看著自家孩子承受鞭刑之苦。
二十鞭啊,都是些還沒長成的小身板,如何能受得了?小子的家人在一旁,眼看著自家孩子被抽得幾近斷了氣,卻無可奈何,除了哭,還是哭。
富珅的兒子富途是主犯,本應抽三十鞭,因他體弱多病,怕挨不了十鞭就會一命嗚呼,符昭壽決定給富途暫時記下,等抓到人的時候,多加十鞭。
富珅逃過一劫,連滾帶爬逃離了行刑現場,最終昏倒在地。
一陣鬼哭狼嚎下,抽完了鞭子,沒一個小子還有意識,全都昏了過去。
符昭壽帶了人馬揚長而去,給東山村留下了二十多個重傷患。

這一夜,謝玉嬌一行趕了一整天的路,進了客房,全都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第二天,眾人精神奕奕啟程,決定先找到李厚,才好計畫如何能見到符太傅。
太傅府倒是很好打聽,昨夜從客棧掌櫃那裡就打聽到了。
太傅府位於內城西街的延慶路,那裡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進得去的地方,平時太傅不是上朝,就是在外書房辦公,想要面見太傅,難!
眾人坐著驢車,來到了內城北街上的馮氏藥鋪門前。
這時辰的藥鋪剛開門,裡面的夥計正在打掃地面,李珂一眼就看到了侄子李厚,趕忙招手把人叫了出來。
「大伯,你怎麼來了?」李厚穿著乾淨整齊的灰白短打,看著突然出現的大伯,很是意外,他再一看,不僅大伯,還有村長、張老太爺、在縣裡上學的張懷硯和曲家祖孫倆,這麼些人怎麼突然到京裡來了?
「村裡出什麼事了?」李厚一想就能猜到,若不是村裡出大事,怎麼會勞動這幾位一起上京?
張懷硯把李厚拉到一邊,解釋說:「此時說來話長,李厚,咱們還是找個地方坐著說吧,你還是先跟你師傅解釋解釋,村裡出了大事,恐怕要耽擱你幾天。」
「行,前面有個茶攤子,你們去那裡等我,我跟師傅說一聲。」李厚指了下百丈開外的一個街邊攤。
「好,我們去攤子上等你!」

村長帶路,張懷硯攙扶著自家爺爺,後面幾個人也跟了上去。
這麼早就有人來喝茶水,讓攤主高興壞了,雖說這幾位一看就不是有錢的主,但進門是客,這麼早開張,也預示著今天的開門紅。
老闆招待幾位入了座,見幾人只點了大碗茶和兩碟點心也不惱,還熱情擦桌子搭話:「幾位是來京求人辦事的吧?」
「老闆好眼力!這是怎麼看出來的?」張懷硯是這交際能人,主動接過話。
「嗨,什麼眼力啊?我這攤子開張五六年了,都是尋常老百姓走累了,歇個腳,喝碗水的地方,真正的主兒看不上我這街邊攤子,像幾位這麼一大早喝茶的,八九不離十,都是外地來京求人或辦事的!」老闆一邊上茶水、點心,一邊說。
「老闆猜對了,我們還真是來求人的,我們有攸關性命的大事求見符太傅,你可知如何才能見到太傅?」張懷硯見人就打聽,萬一這老闆知道什麼門路呢?
大家都望著茶攤老闆,希望老闆能說出點什麼有用的消息。
「太傅?符太傅?」老闆連連擺手:「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我一個擺街邊攤的,怎麼知道求見太傅的路子?」他表示自己就是個平頭百姓,太傅那樣的大人物不是能攀得上的。
「這太傅尋常也很少出門,一般都是在皇宮和府裡兩處,不過一年有兩三次去大相國寺或軍營,倒是他的夫人總去大相國寺燒香禮佛,或是到城外施粥救濟窮人,符家三小姐倒是經常上街,或許你們可以走走三小姐的門路。」
老闆這提議倒是好,就是謝玉嬌幾個誰也不知道三小姐什麼時候上街,何況他們也不認識三小姐,求人不知道找誰!
不一會兒,李厚就換了長衫過來。
幾個人愁眉苦臉把村裡的事情一說,李厚也沉默了,他只是個小小的藥鋪學徒,高官達貴也不會理睬他。
張懷硯看著李厚,說:「李厚,能不能問問你師傅,他老人家可友結識什麼權貴?能不能想想辦法?」
李厚苦著臉:「馮記藥鋪在京城也就是個小藥鋪,平日裡進出的都是些老百姓,哪能結識什麼權貴?」
張懷硯同病相憐的拍著李厚肩膀,也是一陣歎息:「我學堂裡的先生倒認識一個將軍,可那位將軍正在北方與契丹作戰。」
「這可如何是好?」張老太爺很是著急。
村長也很擔心。
曲爺爺不知在想什麼,一直望著西面的天,心事重重的樣子。
謝玉嬌想到了趙呈熙,記得他走之前說過,若是有事,可到京城北西街六條巷子趙家找他。
若是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她也只能去麻煩他了。
眾人相對無言,除了歎息,就是搖頭,想到的方法都被一一否決,沒有什麼辦法能儘快見到符太傅。
「我想,我可以找個人試試。」謝玉嬌知道貿然找上門去不怎麼好,可眼下別無他法,只能心存僥倖的試試。
村長一聽謝玉嬌有門路,一拍大腿,叫道:「哎呀,玉嬌在京城不是有朋友麼?咱們怎麼忘了?玉嬌,妳那位朋友是做什麼的?能直接求見太傅嗎?」
謝玉嬌見大家把唯一希望都寄託在了她的身上,心裡有些忐忑,怕萬一趙呈熙也進不了符府,更別提見太傅了:「我只知道趙公子是在京畿大營當兵,他父親的官職不低。他說過,讓我有事去找他,我也只是試試,不一定就能成。」
有希望總是好的,萬一能成呢?低迷的氣氛瞬間回升了許多。
2015-11-04
一樹櫻桃 著  
2013-08-28
月夜 著  
2013-12-25
簡暗 著  
2016-02-24
七和香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