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5405
書  名:宰輔大人拐妻計(卷五)
作  者:海的挽留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1-3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哎,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前世那位高大上,如天上湛然明月的宰輔大人,
這輩子,好像終於走出了畫中,卻成了蕭槿的「枕邊狼」,
衛啓濯天天膩著她不說,還「護食」得緊,
不過,感情是互相的,能受到他如此重視、呵護著,
蕭槿暖心的同時,當然得挺身捍衛自己夫君啊,
出外偶遇匪徒,為夫君舉大石砸暈敵方,那也是小事一樁,
哪個不長眼的想要傷她的人,哼,還要看她同不同意!
衛啓濯就是個妖孽啊,讓她一沾上了就放不下……
殊不知,這正是她家宰輔大人拐妻的心計,
隨著前世記憶的漸漸復甦,衛啓濯對蕭槿是更加「死心塌地」,
他求的回報很簡單,只要她能待在他的身邊就好……

 
第一百五十二章 自強


衛啟泓被衛承勉帶回來時,面上雖存著濃濃醉色,但神情卻是沉冷陰鬱的。
衛承勉方才在外頭不好教訓兒子,如今回府,忍無可忍,沉著臉讓衛啟泓去跪祠堂。
衛啟泓一把甩開上來扶他的兩個小廝,藉著酒勁喝道:「你憑什麼罰我跪?橫豎在你眼裡,只有衛啟濯一個親兒子!」
衛承勉氣得肝顫:「孽障!你跑出去酗酒鬥毆,招搖惹事,難道還有理了?整日裡只會拿你弟弟說事,你怎不跟你弟弟比出息,比孝心?」
衛啟泓冷笑道:「你終於肯承認了?你就是嫌我不如他風頭盛,不如他會討你歡心!那你是不是將來還打算廢長立幼,連這爵位也一道給他了?」
衛承勉抬手指定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衛啟泓卻認為是自己得了理,幾步逼近:「那尹氏根本就不是我的生身母親,對不對?她不過是個繼室,對不對?我娘呢?我娘是不是被人害死了?」
「逆子,胡言什麼!?」衛承勉氣得渾身發抖,抬手就甩了衛啟泓一個耳光。
衛啟泓正藉酒撒瘋,怎受得打,一時怒從心頭起,衝上去狠狠推了衛承勉一把,衛承勉趔趄了一下,一頭撞在廊柱上,頭破血流,滑落在地。
見到血,衛啟泓忽然慌了,酒醒了一半,顫聲上前:「爹,我……我不是有意的,你可千萬別把這事說出去,否則我的仕途就完了……我不是不孝,我就是生氣……」國朝以孝治天下,要是此事傳出,他這官也不用做了。
說了半晌,見衛承勉沒有動靜,似是昏了過去,衛啟泓越發慌亂,忙招呼一旁呆住的小廝將衛承勉抬進去。

等衛啟濯跟蕭槿聞訊趕來時,衛承勉的傷口已被匆匆趕至的大夫包紮好。
衛啟濯瞧見那染血的紗布便怒極,揪住衛啟泓就是一頓暴打,他氣性上來,力大無比,眾人拉都拉不開,直打得衛啟泓鬼哭狼嚎,跪地求饒。
蕭槿在一旁看著,忍不住想起了衛啟濯前世立於階上,眼神陰冷地睥睨衛啟泓的場景。
衛啟濯命人將衛啟泓押去祠堂,轉頭便進去看望父親。
蕭槿跟過去時,衛承勉已然醒來。
衛啟濯轉頭見是她,詞色放柔,讓她先去一旁的廊廡坐著,他跟父親說幾句話,她頷首,存候幾句,暫且退了出來。
衛啟濯將家下人等都遣退了,外面的曲廊空空蕩蕩的,她走到拐角處時,遇見了衛啟渢。
衛啟渢自稱是恰巧聽聞大伯父受傷的消息,特地過來看看的。
蕭槿面無表情讓衛啟渢去衛承勉屋外頭等著,衛啟渢卻並不挪步,蕭槿略行了禮便自顧自往前走。
暗夜裡,衛啟渢藉著羊角燈的光凝著她的背影,輕聲道:「弟妹當心郭雲珠。」
蕭槿步子微頓,略轉頭:「我是被郭雲珠害死的嗎?」
衛啟渢盯著她道:「妳在想什麼?她害死妳,對她有什麼好處?她還等著做國公夫人的。若真是她害死妳,妳認為我會讓她活到現在嗎?我讓你小心她,是覺得她性子陰晴不定,似乎又有些不可說的心思,怕她與妳為難。」又意有所指道:「畢竟弟妹那般心大,怕是太過遲鈍,看不出別人的心思。」
蕭槿嘴角微扯,這話真酸,這是諷刺她當初沒聽出他的真假話嗎?
「所以,你還是不肯告訴我前世身死的真相是嗎?」
「妳不要怕,我會保妳周全的,不過那時候我們已經破鏡重圓了也不一定。」
蕭槿冷笑兩聲,轉身便走。
衛啟渢語聲不絕:「若我登上衛啟濯前世的位置,自然有法子將他壓在腳底下,我倒要瞧瞧妳屆時會如何?」
蕭槿忽地轉身:「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你難道沒發現,運道在他這邊嗎?他無論怎樣都會登上前世的位置。」
衛啟渢淡聲道:「我不信命。」
蕭槿神色越冷:「那好,咱們走著瞧。」
衛啟渢看著她走遠,默立原地,又想起了溫錦……若非溫錦,說不得前世後來他可以跟蕭槿做一對正常夫妻。
衛啟渢攥起拳頭。

衛啟濯讓父親衛承勉先歇著,起身往祠堂去。
才走到祠堂門口,衛啟濯就瞧見衛啟泓歪歪斜斜地跪坐在蒲團上,上去就狠狠踹了衛啟泓一腳,讓他跪端正些。
衛啟泓此刻已經完全酒醒,想要跳起來揍衛啟濯,奈何才被他打一頓,根本起不來,只能冷笑道:「弟弟打兄長,反了你了?方才的帳我還沒跟你算!」
衛啟濯聲音冷沉:「禽獸不如的東西,有什麼資格跟我說綱常倫理?」
衛啟泓認為衛啟濯是要拿方才的事威脅他,心頭一震,旋又道:「你若聰明的話,就好生與我處著,這爵位遲早是我的,將來一旦長輩去世,各自分家,我們就各憑本事了,屆時我即便官位不高,也是國公爺,你又能爬到什麼位置?」
衛啟泓見衛啟濯盯著他半晌不語,以為衛啟濯是被震懾到了,心中正得意,誰知迎頭又被衛啟濯給揪住,踢打了一頓。
「果然是禽獸不如的東西,根本就毫無悔意!」衛啟濯俯看著地上被揍個半死的衛啟泓:「大哥不要想當然,各人命途這種事很難說的。」言罷,囑咐小廝盯著衛啟泓老實跪著,拂袖而去。
二月的夜風透著凜冽,但走在夜風裡的衛啟濯神色更冷。
原本他只是純粹想要往高處爬而已,但今日之事,讓他忽然覺得,他要麼登臨高處,不然就是落入深淵。
父親前世的死就像是一把懸著的刀,不知何時會落下來,衛啟渢也一直卯著勁兒要壓制他,說不得從未放棄將蕭槿拉回來的念頭。
他的對手有很多,袁家、衛啟渢,甚至他大哥,還有隱藏的對手︱︱他要保他父親,也要保蕭槿,還要提防著袁家勢大後彈壓衛家,他需要強大起來。
蕭槿說,他前世是個很厲害的人,那麼,他就再攀上前世的位置便是。
另外,衛啟濯還要跟衛啟渢算一算帳,上回衛啟渢作梗,拖延他跟蕭槿婚期的帳還沒了結。

夜深就寢時,蕭槿見衛啟濯仍舊不豫,出言安慰了他好一通。
衛啟濯盯她半晌,忽然將她壓倒在床上。
一陣索吻後,他喘聲道:「有妳真好。」
蕭槿抱住衛啟濯,在他肩頭蹭了蹭:「放心,公爹這一世一定會長命百歲的,不過你要小心袁家,袁家一直跟衛家槓,袁泰不會看著你順風順水的。」
衛啟濯深以為然。
他這回是出了風頭,但想來也招了妒恨。
袁泰一直都想趁著如今當權,為自家侄孫牟利,袁泰從前大約沒把他當回事,這次之後,興許會開始想法子打壓他。
但那又如何?沒有什麼可以阻礙他。
蕭槿則是在心裡由衷感慨,衛啟濯如今已經可以告別萌新狀態,進入高速進階狀態了!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