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204
書  名:夫來運轉(卷四)
作  者:茗荷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0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感情果然是相欠債,念著、怨著久了便再割捨不下……
受到太子醜事的牽連,周成瑾的名聲再創「新低」,
虛名不過浮雲,他倒是無所謂,
但見楚晴如此不待見自己,他卻難以淡定了,
好嘛,他就是要定她了,怎樣?
「六姑娘……我喜歡妳,想娶妳。」
只可惜,郎雖有心,妹子千百個不願意啊!

冤家變親家,追妻之路,談何容易?
強扭的瓜不甜,為了讓楚晴能夠心甘情願嫁進門,
周成瑾決定奮發向上,改變自己在她心中的壞印象,
還要「使陰招」讓她不能早早嫁了,好給他洗心革面的時間……

 
第一百三十章 事發


最近的京都是波詭雲譎,風雲激盪。
先是順天府衙門追查盜賊,無意中撞破猥褻女童致死案件。
據知情者指證,用來調教女童的宅子春滿園,乃忠勤伯府孫月庭名下私產,孫月庭與太子時常出入其中。
太子自然絕口否認,不料三皇子卻出來作證,事發當天,親眼看到太子自春滿園出來,並指明魏明俊也碰到過。
太子急中生智,聲稱是那天是到宅子裡找周成瑾,將髒水潑在了周成瑾頭上。
周成瑾本來名聲就不好,此言一出,相信者不在少數。
誰知,又蹦出個曾經在春滿園待過一陣的女孩來,不但詳細描述了宅子的擺設和布置,還將其中看管女童的諸人相貌也說得清楚明白,並且指出被青衣人稱為「主子」的那人耳旁有顆米粒大小的肉瘤子。
因此,再度將太子推到了風口浪尖。
關鍵時刻,太子的忠實後盾忠勤伯府保持了罕見的沉默。
三皇子也不再是一貫的隱忍,又出大招,竟列出一份太子收受朝臣賄賂的名單,上面所列行賄者姓名、地點,以及所送物品的價值,寫得清清楚楚。
緊接著,彈劾太子貪墨的帖子如雪片般飛到了順德帝的案前。
順德帝大怒,令人徹查東宮以及幾名密切相關的朝臣。
不管是皇子還是朝臣,有誰能真正禁得起徹查?
往常太子過生辰或者舉辦宴會,前去送禮的不知幾何,而且送得都是能拿得出手的珍貴物品,種類之多、之全,雖不比內庫,但著實有幾樣連內庫都沒有。
更讓太子處境雪上加霜的是,太子妃竟然吞金自盡,死前留下絕筆一封,稱自己礙於太子淫威,做過不少泯滅良心之事,願以死謝罪。
順德帝盛怒之下削去太子封號,囚禁於西山,終生不得解禁。
太子從此勢敗。

與太子同枝相連的承恩伯府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再無顏面在世家貴族中走動。
胡姨娘便動了心思,想退掉楚曈的親事,就求到明氏面前。
明氏根本不沾手,淡淡地說:「這門親事是三姑娘尋死覓活地求的,又奉了貴妃娘娘口諭才做成的,我作不了主,不如姨娘問問世子爺?」
胡姨娘在楚溥面前剛提個話頭,楚溥就拍了桌子:「妳還有臉退親,怎麼不出去打聽打聽外頭都怎麼傳的?妳整天閒著沒事,不知道給主母做鞋、做襪,盡到處搬弄是非。」
胡姨娘當即就落了淚,嬌嬌滴滴地說:「妾每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怎知道外頭傳了什麼瞎話?只不過是想著曈兒是國公府的姑娘,哪能嫁到那種人家去?再者對將軍的臉面也不好看。」
要說幾年前胡姨娘姿色猶存時,這麼梨花帶雨地哭,還是別有動人之處的,可她小產之後,憔悴了許多,再者心思太重,顯露在面色上就越發黃瘦。這般姿容配上眼淚卻是半點美感都沒有,只讓人覺得厭煩。
「曈兒不是夫人生的,夫人不管,可她畢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往火坑裡掉。」胡姨娘又拈著帕子抹了兩把眼淚。
若非楚溥從不願跟女人動手,而且胡姨娘還是侍候過自己的女人,他真想一腳踢開她的腦殼,看看她到底怎麼想的?
既然知道承恩伯府已經勢落,怎麼會不知道緣何勢落?
有三皇子的指證在前,又有太子妃的遺言在後,好事者已經扳著指頭細數那些曾經被太子妃邀請進宮的姑娘了。
現在只不過礙於衛國公府的勢,沒人敢在楚家人面前說什麼,可背後,誰知道會怎樣講?
這個關頭,本當像承恩伯府那樣忍氣吞聲地等著風聲平息,反正兩家尚未商定婚期,過上一兩年再悄沒聲地把親事退掉就罷了,非得上桿子在這個熱鬧的時候給別人增加茶餘飯後的閒話?
真不知道自己當初怎麼就覺得胡氏溫柔大方、懂事知禮,把總兵府一應事務都交給她來處置?
楚溥重重地歎了口氣。

經過楚溥一通斥責後,胡姨娘終於想明白怎麼回事,忙不迭跑到飄絮閣去問。
胡姨娘剛開口,楚曈就捂住耳朵,連聲地道:「不要問,我不想說,不想說!」
楚晞也嚇得變了臉色:「姨娘……別問。」
她們這樣的反應,還用繼續問嗎?胡姨娘呆了,看一眼以淚洗面的楚曈,又看眼尚帶幾分懵懂的楚晞,心一個勁往下沉,好容易鎮定下來,顫著聲問:「晞兒,太子妃請妳們去東宮,真是彈琴、畫畫嗎?」
琴是彈了的,太子親手彈,她脫光衣物只披一縷薄紗起舞。
畫也畫了,都是那些男女糾纏在一起的畫。
開始,太子還顧及著衛國公府的臉面,給楚晞留著清白,可沒幾次之後,他就藉著酒勁得了手。
那天,楚晞疼得差點死去。
太子應允,只要她聽話,再等兩年就親自到國公府求娶,納她為側妃,以後他登基,她就是妥妥的貴妃娘娘。
楚晞信了,再往後便不那麼排斥,盡心盡力地伺候太子。
誰知道,不到兩年太子就對她厭了,指著牆上掛著的一幅幅畫威脅她:「只要妳傳出去半點風聲,這些畫就立馬送到百媚閣。」
楚晞有苦不能言,只能諾諾地應著。
楚曈卻是失身給方平的。
當初方靜與孫月娥算計楚晚未能成功,這次太子索性把主意打在楚曈的身上,楚曈失了身,不嫁給方平,又能嫁給誰?
只要兩家結成姻親,楚溥就不會置身事外。
孫月庭是不同意的,以前兩次的經驗來看,這樣的做法只會激怒衛國公府,並無裨益。
可太子被迷了心竅,而方平又是精蟲上腦,兩人籌謀著成了事。
藉此,孫月庭看出太子只會靠利用、算計女人,這樣的人怎可能當上一國之君?就暗地裡開始尋找後路,故而與三皇子接上了頭。
2013-06-11
清楓聆心 著  
2016-02-05
八月薇妮 著  
2016-02-24
時鏡 著  
2017-04-05
深藍不語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