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3
書  名:侯府長媳(卷三)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接下侯府的掌家大權,謝景翕早料到是樁苦差事,
她勞心勞力,只為夫唱婦隨,盡量不扯顧昀的後腿。
二房大姐兒的周歲宴,謝景翕身為當家主母,自得費心操持,
哪曉得飛來橫禍,大姐兒中毒猝死,好好的喜事變喪事,
混亂中,謝景翕竟被至親指認為殺人凶手,她該向誰喊冤!?

侯府這場變故鬧得人心惶惶,卻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此時,宮中傳來了兵部火藥庫爆炸、顧昀失蹤的消息,
一夕間,顧昀成了謀反的嫌疑犯,侯府被重兵包圍,
謝景翕心急如焚,四處打探顧昀的下落,一路尋到晉王府上,
沒想到,她看見的卻是一個昏迷不醒的「血人」……
顧昀被炸得遍體麟傷,一齣「苦肉計」,壞了太子好事,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顧昀被皇帝欽點為刑部尚書,
新官上任,顧昀忙得分身乏術,謝景翕就專心做他的賢內助,
突發一樁科場舞弊案,顧昀終於找到大顯身手的機會……
第六十九章 山雨欲來


晉王府離安奉侯府不算近,晉王是個圖享樂的人,才不會離皇城根太近。
權力中心裡住的都是汲汲營營的政客,晉王覺得自己跟他們氣場不投,住在附近會影響自己享樂放鬆的心情,所以放著聖上賜的偌大宅院唱空城計,搬到了有些偏遠的民宅區。
遠遠看過去,低矮寧靜的小民院裡最扎眼的,那就是晉王府了。
顧昀過來的時候,晉王府不知在辦什麼宴,裡外燈火通明的熱鬧。
其實,晉王府一個月裡能有二十天是這樣子,也不知晉王哪裡來的那些狐朋狗友?每日杯酒換盞的,很是擾民。
「呦,這不是顧家大少嗎?有一段日子沒見你,聽聞你娶了位美嬌娘,都捨不得出門了吧?」
顧昀甫一進門,就被一個粉頭白面的男子拉住,便正是鳳棲樓的頭牌,戲唱得頂好,只是賣藝不賣身,多少權貴做夢都想上台拉他一把小手,也只是乾想沒轍,誰承想顧昀能有這樣大的面子,一時受寵若驚。
「鳳離兄,你可仔細了,被你這樣拉一回,回頭我就能召來一車的白眼,信不信?」顧昀笑道。
鳳離咯咯一笑,吊嗓子似的尖銳:「顧大少還是這樣風趣、可人疼,只可惜我不是個女子,不然也是要非你不嫁的。」
「那敢情好,我估計這輩子也進不得晉王府的大門了。」
「你放什麼屁呢?」晉王歪嘴歪舌的說道:「我對我們家王妃可是忠貞不二的,你少來汙蔑本王,信不信我趕明兒就把你賣了,叫你也回家跪搓衣板去?」
晉王歪在座椅上,詐屍似的來了一句,舌頭都要捋不直了,一看就知道沒少喝。
聽見這話,顧昀呵呵一笑:「那還得跟王妃借搓衣板,能跟晉王跪同一塊,我也認了。」
「去你個狡猾的傢伙!」晉王甩了個酒壺過來,被顧昀側身一閃躲開了:「我喝成這樣,還不都是你鬧的?巴巴等了你一下午,他們不見著你人就不走,都趕來灌我了,我說顧玄塵那混蛋現在就是個媳婦迷,早不知道把你們拋到哪個犄角旮旯裡了,也甭羨慕,都趕緊找個媳婦去,省得一天到晚跑來禍害本王,本王可是有家室的人,有本事,你們禍害顧玄塵去!」
那還真沒有人敢,一大幫子人見晉王醉得不輕,知道晉王妃的厲害,恐怕再鬧下去,下回就真別想進門,紛紛跟顧昀打過招呼,就各自散了。
「你說你也不悠著點,回回喝成這樣,故意的吧?」顧昀過去扶著晉王,賊兮兮地小聲道。
「死一邊去,就不能裝不知道嗎?」
晉王就只有這時候喝酒,晉王妃不能說他,但也絕對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老早就關了房門,這是要一宿不讓進門的意思。

「王妃歇下了嗎?」
走到後院,晉王也不用人攙扶了,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喝多了。
晉王妃跟前的丫頭回道:「還沒呢,已經叫人在書房給王爺鋪好了床鋪,王妃說請王爺今晚就在那兒歇著吧!」
「瞧瞧,王妃多麼賢慧,還知道給本王鋪床,那什麼,囑咐王妃別老睡得那麼早,對身體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那丫頭憋著笑:「是,王爺。」
顧昀掩著嘴失笑,把個依依不捨的晉王拉去了書房:「瞧你這出息真是大得很,睡個書房高興成這樣。」
「那要我如何?你瞧著吧,過不了幾年,你也就跟我差不多了,都是命。」晉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疲累的揉揉腦門:「盛鸞要回來了。」
晉王收了玩笑的模樣,開口說起了正事。
顧昀臉色一正:「我猜也是這事,怎麼,是有什麼情況麼?」
「太子要對盛鸞下手,刑部那邊已經羅列好了他的罪名,只等人一回京就會有人上折子彈劾。」
刑部、大理寺都是太子的人,人只要一落罪,那就是死路一條,顧昀知道情況不妙,卻沒想到這麼急,太子那人可不會只玩這樣正大光明的手段,萬一來個半路下手,盛鸞都別想活著進京。
「我知曉了。」
顧昀行事果決穩妥,晉王知曉他的手段,對他一向很放心:「你也小心些,你如今不同往日,行事別那麼不管不顧。」
對不起顧昀媳婦這話,晉王最後沒能說出口,因為知道說了也不過是句廢話,只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吧!

顧昀從晉王那裡回來,已將近子時。
屋裡,謝景翕已經先睡下了,顧昀逕自在外面的淨房洗漱過後,才輕手輕腳的走進了房間。
謝景翕今兒累了一天,倒是比往常好睡,顧昀輕輕吻了她一下,沒忍心吵醒她,上床把人抱在懷裡,便是一腦門子事。
「你回來了,吃過飯了麼?」謝景翕睡覺輕,到底還是被他弄醒。
顧昀索性抱得更緊些:「我現在只想吃妳,其他的都不是很想吃。」
「沒正經!」
「乖,趕緊睡,我明兒要上職,妳又睡不成了。」顧昀摸著謝景翕的頭髮,哄娃娃似的,生怕她又想三想四的睡不著。
不管外頭的事兒多麼艱難,他的阿翕才是最重要的。
好容易把謝景翕哄睡著,顧昀自己又沒了睡意,直到後半夜瞇了一會,一大早就又趕著上職去了。
謝景翕難得睡得沉,沒聽見顧昀走,起來便一陣眼皮狂跳,喊來明玉問道:「什麼時辰了?大少爺什麼時候走的?」
「不著急的,才將卯時,姑爺前腳剛走,姑娘可是要去前院請安?」
今兒正巧十五,是該去給曾氏請安。
侯府不講究天天請安,但初一、十五是不能落下的,謝景翕匆忙穿戴好了,早飯也沒顧上吃,就去了曾氏的屋裡。

正巧顧恆和謝景琪在曾氏屋裡,聽聲音,連大姐兒都抱來了。
謝景翕進去的時候,曾氏正抱著大姐兒逗樂。
大哥兒沒了後,大姐兒就成了眼下府裡的獨苗,得到了開始沒有的待遇,連曾氏看她也寶貝不少。
謝景翕方想起來,大姐兒就要周歲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到底是掌家的少奶奶,架子就是大,都這會兒了才到,連我們大姐兒都起來好半天了。」謝景琪冷言冷語的,實在叫謝景翕下不了台。
曾氏抱著大姐兒看了謝景琪一眼,淡淡道:「遲會兒便遲會兒吧,大爺要上職,她總得伺候著人走了,才能來。」
「叫母親久等了。」謝景翕沒有接謝景琪的話,也坐到曾氏跟前逗弄了大姐兒一番:「長得可真快,眼見著就要周歲了吧?」
「正是呢,侯爺昨兒還跟我說要給大姐兒辦個抓周宴,請些人來熱鬧熱鬧,咱們大姐兒馬上就要長大了是不是,嗯?」曾氏逗弄著大姐兒。
大姐兒小手抓著曾氏腕上的玉鐲子,咿咿呀呀的。
「我們大姐兒可聰明了,前兒我抱著她,她就一直抓著我手上的玉鐲子不撒手,想來往後也是個富貴命,淨挑好東西抓。」
謝景琪再不懂事,也都有一般母親的通病,覺得自家孩子怎樣都好。
顧恆卻道:「這麼小,哪裡看得出來?也別太嬌慣了,我看抓周宴就減省些,請相熟的親戚朋友來吃頓飯便是。」
也有一些說法是,小孩子不能富貴太過,恐怕壓不住,本來走了一個大哥兒,大家就都提心吊膽的,但這話謝景琪就不大愛聽。
「你這叫什麼話?咱們又不是那些養不起的人家,有什麼好東西,還不是都緊著孩子?再說,哪家姐兒不是要嬌養的,抓周宴這樣的大事,怎麼能減省?母親,妳說是吧?」
「恆兒說得不是沒道理,但也不用過於減省,至於具體怎麼操辦,還是要問問老大媳婦,我現在是無事一身輕,不操心這個,就只想著含飴弄孫,這些費心思的事,就交給你們操心去吧!」
曾氏踢皮球似的把話繞到謝景翕頭上。
顧恆為難的看了謝景翕一眼。
謝景翕笑言:「父親既然說要辦,那咱們就好好辦,具體有什麼要求,還得要看二姐的意思,只要妳開口,我就盡量辦,總是不能委屈了大姐兒。」
謝景翕把侯爺搬出來做擋箭牌,誰也不好說什麼。
難得謝景琪對她說的滿意一回,沒有說什麼諷刺的話:「那可就得勞煩三妹妹了,妳辛苦些,我心裡也記著妳呢!」
顧恆在後面接道:「嫂子掌家時日不久,宴席的事又比較繁瑣,恐怕有跟以前府上不一樣的地方,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派人來找我,咱們莊子上牛、羊、魚肉都不缺,要多少我會派人提前送來,務必不能短了、缺了,廚子家裡有現成的,有要外頭師傅做的,也需提前定。」
顧恆說得事無鉅細,生怕謝景翕不熟,亂了方寸,只是話裡、話外難免透了那麼點關心則亂的熱絡。
謝景琪沒心沒肺的,聽不出什麼來,曾氏卻是聽得眉頭一皺,似乎覺察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謝景翕趕忙接話:「小叔嘴上說要減省,看來都不是心裡話呢,可見到底是自家的姐兒,巴不得要給最好的,生怕我這麼個生手來操辦得不盡如人意,委屈了咱們大姐兒,就衝小叔對大姐兒的這份心,我也得好好操辦不是?」
好歹是把話兒遮掩了過去,謝景翕心說,可真是差點被顧恆坑死!
2016-11-30
意遲遲 著  
2017-05-03
天神遺孤 著  
2017-06-07
后紫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