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205
書  名:夫來運轉(卷五)
作  者:茗荷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轉眼間,楚晴出落成大姑娘啦,
但樣樣條件俱佳的她,偏偏親事很不順啊,
原來……不是月老獨獨漏了她姻緣,而是「小人作祟」!
不過,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這位闊別已久的周成瑾,似乎正經了不少,
不但立下軍功歸來,還成了個守身如玉的……
然而,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前腳他誠心來求親,後腳卻又和別的姑娘舉止親密,
楚晴覺得,自己跟花心男實在很難兩情相悅,
誰知,她的無動於衷,並沒有讓周成瑾知難而退,
反而讓他改了初衷,決定先下手為強!
先把她強娶進門,再用一輩子「日久生情」……

 
第一百七十三章 相救


周琳藉口更衣,拉了楚晴出去,貼近她耳畔悄聲道:「這次馬球比賽不但要給皇子選妃,也是給兩位公主選婿,銀平好像看中我家大哥了。」
這應該算是好事吧?周成瑾如果尚了公主,就可以住在公主府,這樣周成瑜就順理成章地接受沐恩伯府。
否則,大長公主明擺著偏心周成瑾,而沐恩伯更傾向自己嫡生的兒子,禮部左右為難,至今都沒確立沐恩伯世子。
再者,周成瑾名聲那麼差,即便不尚主,也未必能娶到好人家的姑娘。
可別人的家事,楚晴不好多嘴,只隨口問道:「是真是假?」
「差不多七八成準。」周琳惆悵道:「要不銀平怎麼早早就過來我家這邊?這事我娘樂意,可祖母就難說了。其實,我大哥……尚主是最好的出路,可遊手好閒,什麼事情都不用幹。不過,我大哥的事情,我娘說了不算,她倒是想好生替我二哥說個聰明能幹的嫂子……真的,我二哥從小就知書達禮,又會心疼體貼人,誰要嫁給我二哥,那才是有福氣。」
平白無故地說起這些幹什麼?楚晴隱約想到了什麼,紅著臉岔開話題:「妳呢?妳的親事可定下了?」
「沒有。」周琳無奈地說:「那邊還有兩位公主呢,我是不急的,可我娘急得要命,上個月又出去相看了兩家,正左右為難呢!」
「都是哪家?」楚晴頓時來了興趣。
「一家是太常寺嚴寺卿的長孫,另一家是真定府知府的嫡子。」
楚晴思量片刻道:「家世都還可以,不過,周夫人肯定不想妳嫁到京外。」
「我娘是捨不得,但嚴寺卿是個老學究,聽說他家規矩大,媳婦從早到晚都要在婆婆跟前伺候,早起奉茶,午休打扇,有時候夜裡還得在榻前伺候。」
楚晴驚訝地張大了嘴:「他家是不是沒有使喚的丫頭?」
周琳苦笑:「就是說嘛!這樣的人家再好,咱們也不能嫁,搞不好兩三個月就被折騰得去了半條命。」
楚晴咯咯地笑:「哪裡就這麼嚴重了?」可到底認同周琳的話,這種不把媳婦當人的府邸,還是遠著點好。

楚晴和周琳正竊竊私語,忽聽看台上傳來驚呼聲。
卻是楚昊一手拉著韁繩,身子斜在馬側,正彎腰帶球,二皇子的馬不知何故突然發了瘋,沒頭蒼蠅般迎面朝著楚昊所騎的馬撞過去。
楚昊猝不及防,一時失手滾在地上,眼看就要葬身馬蹄之下。
突然,旁邊憑空飛來一根長鞭,堪堪捲住他的左腿,生生將他拖出半尺,而二皇子的馬踩著他的髮髻衝了出去。
楚晴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不由朝明氏看過去,就見明氏癱坐在看台上,臉白得半點血色都沒有,人事不知似的。
楚晴驚慌失措,三步併做兩步走到明氏身邊,急切地喚:「伯母,伯母。」
「是驚著了,快去請個太醫來。」沐恩伯夫人高氏拍拍胸脯,一臉後怕:「嚇死我了,差點掉了魂。」
楚晴顧不得安撫她,高聲叫道:「太醫,太醫!」
少頃,有宮女引了太醫過來。
太醫翻了翻明氏眼皮,拇指用力在明氏人中處掐了幾下。
明氏悠悠醒來,看到楚晴,眼淚嘩地流下來:「昊哥兒呢?昊哥兒怎麼樣了?」
「二哥沒事,伯母等著,我這就叫他過來。」楚晴安撫住明氏,提著裙子往球場跑。

球場上亂糟糟的,二皇子的馬仍未被制住,依舊狂暴地上躥下跳,二皇子好幾次差點被甩在馬下。
有馴馬師舉著繩圈跟在驚馬後面跑,又有三四位太醫提著藥箱滿地亂轉。
其餘眾人,有的跟著二皇子跑,有的七嘴八舌地出主意。
楚晴放眼望去,只見好幾個身穿同樣衣衫的人,一時竟分辨不出哪個是楚昊。
正著急著,有人攔住她問道:「妳來這裡幹什麼?」
楚晴顧不得細看,本能地回答:「我找二哥,我二哥呢?」
「他在那邊讓太醫診脈,妳先回去,當心被驚馬衝撞了,有什麼事情,我對妳二哥說。」
「是伯母,伯母受了驚嚇,想見見二哥。」楚晴這才認出面前之人,怔了一下,屈膝福了福:「多謝周大爺。」
周成瑾望著她驚慌失措的小臉,柔聲道:「妳二哥沒事,妳回去吧,這裡危險,我這就去告訴他。」
楚晴再不敢多在馬球場停留,極快地挪動著碎步,上了看台。
明氏見她隻身回來,期待的眼光明顯黯然了幾分。
好在,不過幾句話功夫,楚昊已大步走來,跪在明氏身邊道:「娘,我沒事。」
明氏的淚忽地就流了滿臉,死命拉住他的手:「傷著哪兒了?」
「哪兒都沒傷。」楚昊咧著嘴站起身,讓明氏打量。
他滿頭滿身都是塵土,先前包著的黑襆頭早已不見,髮髻也散開了,胡亂地披在肩頭,非常狼狽。
可除去他臉頰蹭出幾道血絲外,並無其他傷處。
想起適才驚險之處,楚昊也有些後怕。
他躺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馬蹄正踏向自己面門,無論向左,還是向右翻滾,都躲避不開。
他認命地合上眼,以為這下完了。
即使他勉強能保住一命,恐怕也會落得殘疾……誰知,腳下傳來一股大力,硬生生將他拖開半尺。
聽到馬蹄聲馳走,他睜開眼睛,正瞧見周成瑾收起馬鞭。
「多虧周家大爺出手相救,否則兒子……不過娘放心,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往後兒子必定會順順利利的。」楚昊端起面前茶盅,覺得水正溫著,細心地遞到明氏唇邊:「娘喝兩口壓壓驚。」
看到兒子平安無事,又聽見素來口拙的他說出這一番安慰的話,明氏的面色和緩了許多。
喝過兩口茶,明氏指著旁邊的高氏道:「那位便是周夫人。」
楚昊急忙跪下:「小侄見過周夫人。」
高氏連聲道:「快起,快起,哪好行這麼大禮?」
楚昊仍是結結實實地磕了三個頭才起來。
明氏感激地望著高氏道:「妳家大爺救了我兒子的命,再大的禮妳也受得。回頭讓世子爺備禮,親自往貴府道謝。」

剛才馬球場上一片混亂,高氏並沒看清是怎麼回事。
此時,聽說周成瑾救了楚昊,高氏又是高興,又是失望,幾種情緒混雜在一起,倒說不清該悲,還是該喜?
高興的是,可以藉此與衛國公府打好關係。
高氏原本就看上了楚晴的人才,想說給周成瑜當媳婦兒,有這層關係,格外多了幾分把握。
失望的是,為什麼偏偏周成瑾救了楚昊的命,要是換成周成瑜豈不更好?
高氏與周成瑾向來不對付,不過是維持著面上的平和而已,衛國公府既是感謝救命之恩,也是感謝周成瑾為多。
再者,先前周成瑾已託人向楚晴提過親,要是他再提,難保楚家不會應。
這樣想著,高氏竟是坐不住,笑著對明氏道:「這會兒妳可安了心,我就不耽擱你們娘兒倆敘話……出了這種事,也不知馬球還打不打了?那邊阿琳她們還在,我先過去看看。」
「好,周夫人先過去,過幾天我下帖子請周夫人跟姑娘、少爺們到我們府玩玩。」明氏熱情地寒暄幾句,才放高氏離開。

楚晴站在旁邊將幾人的談話聽得清清楚楚。
雖她不相信那個紈褲風流品行低下的周成瑾仗義救人,可楚昊說得明明白白,她也不得不信。
她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球場。
此時,驚馬速度明顯比先前慢了許多。
馴馬師順勢甩出條繩索套在馬頸上,止住馬的去勢,許是驚馬體力耗費過度,停住步子的同時,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經過小半個時辰的顛簸,二皇子也是筋疲力盡,抽身不及,結果半條腿被馬壓在了身下。
幾位太醫驚呼著撲了過去。
旁邊,周成瑾與五皇子、六皇子在一處說著什麼,臉上是罕見的冷肅與凝重,似乎有寒意從他高大魁梧的身軀裡絲絲縷縷散發出來。
這還是生平頭一次,楚晴見到周成瑾這般正經的時候。
那一瞬間,楚晴莫名地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他一般。
而分明又是不可能。
除去兩年之前在沐恩伯府挹翠齋那次,其餘他們幾次交集,都是周成瑾混不懍地沒事找事。
可為何她會有這樣的感覺?
周成瑾敏銳地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猛地回頭,正對上她有些茫然的目光,那散布周身的寒意頓時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春風般和煦,唇角也帶出一抹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溫柔。
2016-11-23
如意餅 著  
2016-12-21
媚眼空空) 著  
2017-01-18
李息隱 著  
2014-04-30
蘇靜初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