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4
書  名:侯府長媳(卷四)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科場舞弊案圓滿落幕,顧昀立了大功,
給謝景翕掙了個二品誥命,她也算是妻憑夫貴,
如今顧昀是皇帝跟前的大紅人,謝景翕人氣亦水漲船高,
謝景翕進宮謝恩,這才發現,貴族圈子著實不好混,
太子失勢被廢,沈貴妃膝下的二皇子聲勢日隆,
周旋在皇后與沈貴妃之間,她想低調度日,怎就那麼難!?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聖上任命顧昀為欽差,由盛鸞將軍陪同,前往荊州府賑災,
此去凶險,無奈皇命難違,謝景翕只能咬牙為夫君收拾行裝。
依依不捨將顧昀送出門,謝景翕回頭還得打理後宅瑣事,
看似平靜的日子,在顧家四少爺回歸之後,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位混世魔王,明顯對顧昀充滿敵意,背後究竟有何隱情?
眼看顧昀歸期將至,謝景翕盼著夫君回來解開謎團,
不料,她等到的卻是官船沉沒、顧昀落水失蹤的噩耗……
第一百零三章 進宮謝恩


謝景翕得封誥命後,是要去宮內給各位貴人謝恩的。
這天一大早,謝景翕便起身準備,按照品級大妝裝扮是相當繁瑣的,別的不說,反正是比大婚那會兒更麻煩便是了。
大婚的時候,有顧昀這麼個「大陳第一賢夫」在,謝景翕少受的罪不止一星半點,可是這按照品級裝扮卻沒有給她單獨另做的道理,大家皆是這樣過來的,好不好受的都得受著,那是賞她的榮耀不是?
顧昀見謝景翕興致不高,特意趕在上朝前過來跟她說說話:「阿翕穿上品級大妝,可真是好看呢!瞧瞧,一股王者的氣勢。」說著俯身在她臉上啄了下,眉頭一皺:「哎呀,一嘴粉。」
謝景翕氣樂了,伸手把顧昀推到一邊:「你以為我想糊一臉粉吶?去去,別待在這兒氣我!」
顧昀死皮賴臉的從後面圈住謝景翕:「妳儘管放心去,等我忙得差不多了,便去接妳,應當不會留妳吃飯的,回頭我帶妳去吃好的。」
「嗯,我沒事的。」謝景翕回頭在他臉上點了一下,又成功的給他添了一個大唇印,然後咯咯笑起來:「還挺好看的。」
「妳要這麼說,我可就不擦了,出去就說是媳婦弄的,妳可別害羞。」
「不行,快擦了!」真要這樣,她就不用出門見人了。
顧昀壞笑:「擦可以,晚上阿翕可得從了我。」
說起這個,謝景翕一張臉噌的就紅了。
最近顧昀不知道從哪弄了一套自稱是強身健體的房中術,讓謝景翕沒事多看看,她只瞧了一眼就想把它扔了,雖說是於她有益的法子,但到底是不好意思,更別說實際運用,想想都羞得想鑽地縫。
「你先擦了再說,別趁機訛我。」謝景翕到底摁著給顧昀擦了臉上的印,然後把人推出去:「趕緊走吧!要遲了。」

顧昀走後,方玳才猶豫著進了屋來。
看他們大少爺一大早就洋溢著不懷好意的笑,方玳心裡直發毛,想著進來不會看見什麼不該看的吧?
「夫人,時辰還早呢,吃過早飯再去也是來得及的。」
「嗯,那也好,院子裡沒甚事吧?」
自從昨兒許氏來鬧過,謝景翕一直沒露面,許氏去了一趟謝景琪的院子後就走了,也沒再過來大房這邊鬧。
方玳回道:「昨兒謝家太太罰了方姨娘打掃院子,聽聞方姨娘一直掃到天黑,二少爺回來撞上,當晚就與方姨娘圓了房,今兒一早,方姨娘照例去了太太屋外候著。」
謝景翕不由嘆口氣,人比人,的確是能氣死人。
許氏來鬧一場,自以為替謝景琪拿捏了姨娘,卻是再次觸了顧恆的逆鱗,倒是便宜了方姨娘,那方姨娘也很會審時度勢、伏低做小,竟是趁機玩了一手好牌。
一想到顧恆的立場,估計身為謝家女的謝景琪,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
「妳私下裡多照應些二少奶奶屋裡罷了。」
方玳心領神會:「我知道了,夫人。」

謝景翕進宮謝恩,以皇后與沈貴妃為首的各宮嬪妃烏泱泱站滿了大殿,謝景翕一看就愣住了,心說宮裡的貴人這都是閒的麼?怎麼有點事就都來湊熱鬧呢?
倒不是她們閒,實在是因為顧昀近來成了聖上跟前新晉的紅人,夫人又是個遠近聞名的嫻淑人兒,但凡夫人們聚在一起,十個裡頭有八個都是要聊一聊這位顧夫人的,所以,聽聞謝景翕得封誥命進宮謝恩,見過的、沒見過的都好奇想來瞧一眼,看熱鬧的人自然就多了。
皇后端坐在上,絲毫看不出太子一事對她有什麼影響,還是一派祥和的跟旁邊的沈貴妃說話:「顧夫人穿這衣裳倒是好看。」
「我正想說呢,見了這麼多誥命,還真就她穿著好看,關鍵是也沒她這樣年輕的不是?」
看起來,朝堂上的腥風血雨一點都沒有要颳進後宮的跡象,這群婦人依舊其樂融融、爭奇鬥艷,謝景翕叩頭一一行禮。
皇后喊她起來:「罷了,意思意思便好,我是沒那樣講究的,總歸是想趁機叫妳們進宮說說話罷了。」
謝景翕可沒那麼大的心,太子接連兩次出事,都與顧昀有所牽扯,皇后心裡不記恨就怪了!可後宮就是這麼個奇特的地方,哪怕妳恨不得眼前這女人立時去死了,面上也是和樂得跟親姐妹似的。
沈貴妃這會兒應該是最愜意的,太子倒了,她的二皇子是最有機會的,明面上看不出來,暗地裡必是不少人親近、巴結她。
是以,沈貴妃說話也見輕鬆,並不像皇后那樣刻意。
就聽得皇后道:「只可惜今兒晉王妃不得空,她不在,倒沒人取樂了。」
「晉王妃的福氣可是羨慕不來的。」沈貴妃笑言:「咱們大陳有幾個不納妾的王爺?王妃雖是厲害,可晉王也寵著,妳們上哪說理去,啊?」
眾嬪妃跟著笑起來,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謝景翕。
說起不納妾又疼媳婦的,可不止晉王一個,若說晉王妃那種境界層面是許多人可望不可即的,謝景翕這種就是所有女子羨慕不已的。
夫君得聖寵,自己身上又有誥命,雖然跟母家關係不大親近,但架不住夫君寵得厲害,誰家閨女不想嫁一個這樣的?
謝景翕有了上次在宮裡的不愉快經歷,總之是秉承少說話的原則,不問不答,絕不抖機靈、多說話,跟這些貴人們沾上一點口角,煩都能煩死妳。
謝景翕心裡只盼望著她們打趣完了,趕緊放她回家,只是今兒不知為何,皇后就是不鬆口,眼看著就要晌午,難不成還要留飯嗎?
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謝景翕正想到要留飯呢,聖上突然過來了。
各位嬪妃顯然也是措手不及,沒想到來湊熱鬧的功夫還能見到聖上,實在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
「臣妾見過聖上。」皇后帶頭行禮,大家都紛紛附和。
聖上應了一聲,逕自坐到上首:「都免禮吧!」
皇后問:「聖上怎麼有空過來的?」
「朕是跟著玄塵一起過來的,今兒留了他跟盛鸞議事,事畢後,玄塵便說要來接他夫人回家,朕實在是覺得他疼媳婦疼過了頭,便想來瞧一眼是個什麼樣的女子,竟是如此得其心?」
沈貴妃噗哧一聲:「敢情聖上是為著顧夫人才過來的,白讓我們高興了呢!」
謝景翕越發老實的站在殿中。
聖上打量了謝景翕一眼:「謝閣老之女,果真是有幾分氣韻。」
聖上這時候提起謝岑,謝景翕頓時就有種不祥的預感,忙正色道:「聖上謬讚,臣婦不及家父半分罷了。」
聖上意味深長的笑笑:「爾父現在仍在牢中,妳不趁此與他求個恩典麼?沒準朕會看在妳的面子上網開一面。」
大殿裡頓時就沒了聲響,誰也不知道聖上怎麼就忽然提起這個。
謝景翕只覺得來自上位者的壓迫之力瞬間籠罩全身,手腳都涼得沒了知覺,她強自鎮定道:「臣婦一介婦人,不該過問政事,家父戴罪與否,聖上自有裁決,臣婦並無求情之理。」
謝景翕說完話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人說話,整個大殿充斥著沉悶的氣息,謝景翕的後背已經浸滿冷汗,凌遲一般煎熬。
聖上一直盯著謝景翕。
謝景翕絲毫沒有要下跪的意思,儀態端莊,堅韌的站著,看上去真的不會下跪求情的樣子。
半晌,聖上忽然大笑:「謝閣老養了個好閨女啊!今兒既然玄塵與盛鸞也在,晌午便在宮中用飯吧,妳們也都留下,便去湖中大船上罷了。」
聖上這樣一說,嬪妃們這才重新笑語晏晏,妳一言、我一語的簇擁著聖上說話。
謝景翕緊繃的心一鬆,差點蹲在地上,心說這皇宮她是再也不想來了的,來一次,少活多少年啊!
2017-12-27
長溝落月 著  
2016-02-24
七和香 著  
2014-05-07
抽煙的兔子 著  
2014-12-03
一枚銅錢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