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206
書  名:夫來運轉(卷六)
作  者:茗荷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先婚後愛,乍聽起來挺不靠譜的,
更何況,對象的還是曾經「花名在外」的周成瑾?
不過,偏偏事實勝於雄辯,
昔日紈褲搖身一變,竟成了個護妻的好男人,
他用心寵著楚晴,待她如捧在手心的珍寶,
有人慢待她,他立刻上門去擠對!
眼見姐妹們成親後,個個捧著婆家那本難念的經,
楚晴就覺得自己可謂是夫來運轉,
女子最大的福氣,不就是能嫁個「搭心」的良人?
或許,緣分說穿了真是前生債,今生還吧,
她夢中的冷硬男子,竟成了如今死皮賴臉模樣……
情漸深也沒什麼好怨尤的,那她就一輩子讓他好好賴上吧!
第二百零七章 鬧事


悠然居。
文家嫂子睜大眼睛打量著屋裡的擺設。
正中一幅潑墨山水畫,意境高遠,底下黑檀木太師桌配四把椅子,桌子上擺著定窯白瓷茶壺及茶盅。
定窯以白釉聞名,文家嫂子見過白釉剔花,卻從來沒見過白釉上金彩描花,聽說價格比白釉剔花貴上三倍不止。
靠窗有座寬大的黑檀木貴妃榻,可容四人就坐,榻前放著矮几,上面隨意擱著兩只白瓷碟子,也是金彩描花的。
這麼貴重的瓷器就這樣隨隨便便地放著,文家嫂子不由咋舌。
在她眼裡,文氏屋裡的擺設用具已是頂頂奢華,沒想到楚晴這邊更加富貴!她越打量越心驚,目光卻是越閃亮。
周家這麼有錢,文壯平白無故遭這一通罪,不光要爭一口氣,還得把看病問診的銀錢要出來,怎麼著也得一百兩銀子……一百兩太少了,最好五百兩,至少也得要上二百兩。
楚晴性子軟和,又沒經過事,先把她震住了,怎麼也好說話,她要敢不聽從,就告她個不敬不孝的罪名。
自家小姑是她的伯母,自己這邊三個人還拿捏不了一個剛出閣的小姑娘?
問秋得了楚晴吩咐,讓穀雨跟春分沏茶過來,又端上兩碟點心和兩碟果蔬,點心倒還罷了,果蔬擺的是鴨蛋大小的杏子,黃澄澄的,惹人眼饞。
俗話說「麥黃杏子熟」,這都過了季節還能找到這般大小的杏子,確實難得。
看吧,剛才在外面一通吵嚷,楚晴屁都不敢放一個,還不是得好生招待著?文家嫂子眸光更亮,朝文氏擠擠眼,毫不客氣地拈起一只大杏子塞進口中。
文氏卻是坐立難安。
文壯在大街上挨了揍,據說是周成瑾讓人打的,打得鼻腫臉青不說,兩條腿也是血肉模糊的。
文家嫂子到國公府哭訴,文氏急怒攻心,一時意氣帶著文家嫂子來了沐恩伯府,但這一會兒冷靜下來,文氏忽然意識到文壯挨揍的原因,她不免感覺心裡發怵。不管這回過來能不能討到便宜,回府之後,她受到一頓數落是免不了的,興許還會更重些……
旁邊的韓嬌只低頭坐著,瞧不出臉上的神色,彷彿置身事外,不吃也不喝。
幾人各懷心思,各有各的打算。

楚晴換了身天水碧的縐紗短襖,月白色紗裙,看著雖素淡,可髮間一對赤金點翠蝴蝶簪卻彰示出她的富貴氣度。
出了觀月軒,她瞧見尋歡在門旁等著。
他規規矩矩地行個禮,低著頭道:「回奶奶,昨天大爺看到文家小子出言不遜便教訓了他一頓……悠然居外頭有小廝伺候,到時奶奶讓人喚一聲就行。」這是在解釋文氏等人的來由,又怕她在文氏跟前吃了虧。
楚晴微微一笑,應道:「好。」
不緊不慢地進了悠然居,楚晴先朝文氏福了福,又對文家嫂子與韓嬌點點頭,含笑問道:「二伯母怎麼想起過來了,有事?」
文氏含含糊糊地沒開口,文家嫂子已經光噹一聲把茶盅頓在桌面上,那茶水漾出來,順著桌邊往下淌。
楚晴斂了笑,冷聲問道:「舅太太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文家嫂子怒視著她:「看妳嫁的好夫婿!」
楚晴莞爾一笑:「我嫁得好,讓舅太太不高興了?」面上看著仍然恭順,眼底卻是不容錯辨的冷凜。
「呸,我管妳嫁得好不好?妳這什麼態度,有這麼跟長輩說話的?」文家嫂子站起身來,用食指點著楚晴,差點戳到她腦門上。
暮夏見狀,一把撥開文家嫂子的手:「放尊重點,妳算哪門子長輩?我家奶奶婆家姓周,娘家姓楚,五服以內還真找不出妳來。」
文家嫂子氣得打跌,看著文氏道:「妳瞧瞧,主子說話,她一個下人亂插嘴,這是哪家的規矩?」
文氏心中有愧,但在楚晴面前卻是理直氣壯慣了的,便冷著臉道:「晴丫頭,不是伯母說妳,這種不懂禮數的丫鬟還是趕緊打發出去,免得連累妳的名聲。」
暮夏自知剛才失言,抿著嘴沒作聲,一雙眼卻狠狠瞪著文家嫂子。
楚晴笑盈盈地說:「我倒覺得她忠心護主,非常難得,伯母沒看見,要不是暮夏拉著,這位文太太差點就把手指戳到我眼睛裡了。」
「胡說八道。」文家嫂子尖叫:「還離著老遠呢,就是戳一下又怎麼樣?妳家大爺把壯哥兒打得起不來床,這個帳該怎麼算?」
楚晴冷笑一聲,正要開口。
忽聽院子裡傳來穀雨清脆的喊聲:「淺碧姐姐過來了。」
淺碧是大長公主貼身伺候的丫鬟,還是頭一次往這邊來,楚晴心中詫異,卻仍是微微頷首。
暮夏上前撩起簾子,請淺碧進來。
淺碧笑道:「大長公主聽說親家太太過來了,說二太太是貴客,怕輕待了客人,讓我來瞧瞧,二太太安好。」屈膝福了福。
文氏臊得臉紅,不管楚晴有沒有錯,按理她是該顧及體面,就是帶兩只西瓜來,也比這樣氣勢洶洶地空手闖門要好。再者,到了周家,合該先去拜見大長公主,再到正房院瞧瞧高氏才是正理,但她一氣之下把禮數盡都忘了,此刻只能支支吾吾地用話找補:「出門經過這裡,想著順便來看看晴丫頭……因為是臨時起意,便沒敢驚動大長公主。」
文家嫂子聽文氏這般說,顯得自家氣勢矮了不少,又見淺碧二十出頭,是個丫鬟打扮,便沒放在眼裡,仍是昂首挺胸地對著楚晴道:「我家壯哥兒平白無故挨揍,一整天沒有下炕,看病的銀子花了無數,妳總得給個說法吧?」
楚晴面色平靜地回答:「妳家兒子是不是大爺打的,那還兩說,即便是,想必也有該打的理由。」換言之,周成瑾真揍了文壯,那是因為文壯活該被揍。
文家嫂子萬想不到楚晴會是這般說法,與她設想的大相逕庭,一時兒子被揍的心疼與焦急,加上勒索銀子不能得償的失望交織在一起,當即跳腳:「這是踩到痛處了?妳能做得,別人為什麼說不得?假裝遇到劫匪?遇到劫匪能有幾個囫圇個兒脫身的?誰家未出閣的閨女會夜不歸宿,妳說,妳若不是與周大爺有了首尾,他會惦記著要娶妳?」
楚晴氣得嘴唇直哆嗦,雙腿抖得幾乎站不住,只得用力抓住暮夏的手臂,這樣的流言一出,她還有什麼臉面在京都走動?她在外過夜之事,除了國公府的人便再沒有別人知道,必定是從文氏口中傳出去的。
楚晴咬牙盯著文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晚比我更明白。」默一默,低聲道:「我累了,送客!」
暮夏冷冷地說:「幾位請吧,我家奶奶身子不舒服。」
文家嫂子怒道:「哪能就這麼走?壯哥兒還等著銀子看病呢!妳若不給個三五百銀子,這事沒完,我這就往順天府衙門擊鼓鳴冤。」
暮夏氣得揚聲道:「來人,送客。」
話音剛落,就見兩個身穿青色短衫的小廝俐落地進來,二話不說便拽著文家嫂子與文氏的胳膊就往外拖。
文家嫂子嚇傻了,她去過國公府,知道越是顯貴人家,規矩越重,小廝是不能在內院走動的,連粗活都是婆子在幹,她也是依仗這點才決定放肆地在楚晴跟前鬧一鬧,沒想到竟有小廝進來,而且看著挺精瘦的,手勁卻大,幾乎要把她的骨頭都捏碎了。
文家嫂子頓時放潑,嚎叫道:「殺人了,救命啊!」
但她剛喊兩聲,小廝不知從哪裡掏出塊布,乾脆索利地塞進她口中,屋子裡立刻消停了。
文氏自從嫁到國公府,掌管中饋十幾年,進出都被人尊敬,何曾這般被下人拉扯過?不由既悔且恨,真不該被她嫂子一攛掇就來找事,更不該口無遮攔地把國公府的事告訴她嫂子,如今滿身的體面掉了個精光不說,回去還有得受,楚老夫人絕不會輕饒了她……
文氏好歹還顧及著身分,絲毫沒掙扎,被小廝半推半拉地帶了出去。
韓嬌留在最後,神情晦澀地盯著楚晴:「既然打了文壯,怎麼不乾脆打死他?我也能就此解脫,免得過這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日子。」
楚晴冷冷地回視著她,半點沒有同情:「妳想死,有的是法子,絕食,撞牆,用剪刀抹脖子,再不濟,咬斷舌頭也能死。」
韓嬌怨恨地瞪楚晴一眼,走了。
2018-01-24
幾點濃墨 著  
2015-10-28
顧慕 著  
2017-01-25
花日緋 著  
2017-02-03
花裡尋歡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