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207
書  名:夫來運轉(卷七)完
作  者:茗荷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喜從天降,簡直讓楚晴驚得懵了,
她,他……她有喜了?他周成瑾要當爹了?
只不過,他們小倆口的好事,落在別人眼中可不太美滿,
瞧,那位虛有其名的婆婆,藉著侍疾的名頭,就想折騰人呢!
孝字在前,楚晴也沒啥煩惱,見招拆招唄,
反正會拿石頭砸自己腳的,可不是她這個柔弱的小媳婦,
虧啊,她可不吃,便宜送上門,不接怎麼好意思?
況且她身後又有個好夫君,宅內事,宅外事,總不讓她擔憂!
細想來,她孩子的爹,能為了她安好而豁出一切,
而為了他們兩人平安白頭到老,她又怎能不動點小手腳?
如果注定要對誰心懷愧疚,至少,她不願捨了周成瑾……
情深不悔,若是還有下輩子,下下輩子,他們都要再做夫妻!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求親


沐恩伯想得頭都大了。
拋開這煩人的家事不說,外頭的事情更讓人糟心,聽說二皇子被關進了宗人府,安國公闔府大門緊閉,教人打探消息也無從探起。
本來以為除掉太子這塊攔路石,二皇子的儲君之位就是板上釘釘了,沒想到竟出了這種事。
他打算得好,早早跟隨二皇子混個從龍之功,等順德帝駕崩,新帝即位,為周成瑜謀個好前程。
大長公主再能,還能有幾年活頭,到時候周成瑾沒了撐腰的,自己勢必要好好收拾收拾他,好教他知道誰是老子!
可人算不如天算,二皇子怎麼就沉不住氣呢?如果二皇子落馬,那麼誰最有可能出頭?三皇子是絕對不可能,應該是四皇子或者五皇子。
五皇子跟那個畜生交情可不淺。
高氏見沐恩伯沉默不語,柔聲道:「妾身明白伯爺難為,上頭母親有點糊塗,下面孩子又忤逆不孝,伯爺夾在中間兩頭受氣……妾身愚鈍,就想著既然母親不顧兒孫,連爵位都能推出去,伯爺何不學學母親,為什麼非要弄個不成器的兒子在跟前晃悠?看著就讓人來氣。」
所謂上行下效,大長公主做得了初一,他們就能做十五,乾脆豁出去,面子、裡子都別要,把周成瑾趕出周府,起碼這個府邸能完全落在他們手上,而且,觀月軒裡的陳設瓷器,凡是公中的都不能帶走。
大長公主再偏心,也是個婦人,不能干涉老子教訓兒子。
眼前的事就是個很好的契機,周成瑾越過沐恩伯發落下人,眼裡還有長輩嗎?
再者動不動就打打殺殺,鮮血淋漓的小廝抬出去好幾個,這不是敗壞沐恩伯府的名聲?
更有,昨晚那些官兵可是口口聲聲來觀月軒搜查的,保不准周成瑾牽連在其中,正好藉機把沐恩伯府切割出來,先落個自身清白為好。
聽著高氏列數一條、兩條、三條,沐恩伯頗為心動,他在府裡總覺得施展不開手腳,完全因為周成瑾在,要真能把他趕出去,大長公主已經老了,獨木難支,以後就在樂安居好生養老就成。
高氏看在眼裡,心頭竊喜,聲音放得更柔,纖纖素手撫在沐恩伯眉心:「已經夜了,伯爺先歇息,等養足了精神,明天再好生考慮。」
沐恩伯點點頭,拔腳就往外走,高氏一把拉住他,低聲道:「外面風高月黑的,伯爺當心扭到了腳。前幾天我看管燈燭的小月挺懂事,在外頭當差不知道個輕重,就要在屋子裡打算提拔她。這幾天我身子不好,還得勞煩伯爺費心指點一二。」
沐恩伯臉上露出笑,溫聲道:「妳既病著就好生歇息,我進去了。」剛走兩步又停住:「還是夫人體貼,也教那些下人瞧著什麼才是賢慧。」

半夜下了細雨,至天明仍未停,淅淅瀝瀝地敲打著窗下的石階。
這樣的天氣最適合蒙著被子睡懶覺。
楚晴被周成瑾撩撥直到半夜才睡,雖是醒了卻懶得起床。
周成瑾難得的也沒出去打拳,赤著上身,手指捲一縷楚晴的秀髮,纏繞在指腹,少頃又散開,又纏上,玩得不亦樂乎。
楚晴抬眸瞧了他臉上的傷,過了一夜之後,越發青紫腫脹,不由又是氣、又是恨:「這張臉是沒法見人了。」
周成瑾嘿嘿一笑:「今天不當值,在家陪妳。」
楚晴被他笑得心裡發麻,紅著臉轉過身去。
周成瑾不容她躲,扳過她的肩膀,對牢她雙眸,輕笑著問:「要是妳有了身子,我就這般侍奉妳,好不好?」
「我起了,不是說待會兒去祖母那邊?」楚晴推開他,坐起來,白色中衣鬆垮垮地,透過領口,能清楚地看到她身上斑斑紅痕,幾乎可與周成瑾的臉色媲美。
周成瑾眸色一暗,問道:「疼不疼?以後我輕點。」
楚晴臉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她根本沒感到疼好不好,反而有種浮上雲端的感覺,飄飄悠悠的不知道雲裡霧裡,有時候,甚至希望他能再用點力氣,讓她感受到他的疼愛,可這話怎麼能說出口?
楚晴板著臉,一本正經地穿好衣裳下了床。
暮夏聽到聲音進來服侍,悄聲回稟:「冬樂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昨晚一夜沒回。」
楚晴頓一下,道:「找個僻靜的地方給她燒幾張紙吧!」
她沒問過最後怎麼處理冬樂的,可既然連暮夏都不知道,想必周成瑾早已處置妥當了。
暮夏嚇了一跳,礙於周成瑾在跟前,不敢多問,慌忙應著了。
周成瑾卻揚聲道:「這幾天讓尋歡找人牙子來,好生挑幾個。」
調教上一年,等楚晴生產就可以放在院子使喚了。

暮夏找尋歡說了周成瑾的吩咐,不免問起冬樂。
尋歡漫不經心地回答:「餵了狗了。」
「啊?」暮夏只覺得腹中一陣翻湧,張嘴就吐。
尋歡被吐了一身,皺著鼻子道:「沒餵狗,已經拖出去埋了……那種不忠不義之人能有什麼好下場?」伸手拍拍暮夏後背:「就那麼一說,別當真,妳先別動,我給妳找點熱水來。」
暮夏拉住他,問道:「不用,你說真話,怎麼了?」
尋歡指了西邊:「院牆外面小樹林,完完整整地埋了,她是背叛主子,妳別學她。」
暮夏有氣無力地說:「我哪會學她?就是覺得相處四五年了……以前一起當差的,語秋先離開,然後徐嬤嬤出府,再就冬歡死了,現在冬樂又……」
尋歡問道:「妳什麼打算,也想出府嫁人?」
暮夏瞧他直勾勾盯著自己,臉一紅,失去的力氣驟然又回來,沒好氣地說:「憑什麼告訴你?」
尋歡正色道:「妳要是想出府,我就留在大爺身邊,妳要是留下來,我就到外面鋪子謀個差事。府裡規矩,兩口子不能都當管事。」
「你。」暮夏語塞,一時不知道該氣還是急,匆匆道:「還沒成親,說什麼兩口子?」
話一出口,已覺得不妥當。
尋歡大喜,順竿兒往上爬:「我這就給奶奶磕頭,請她選個成親的好日子。」跟著就要往觀月軒去。
暮夏恨道:「就這個樣子去?怎麼也得先換了衣裳。」

楚晴萬萬沒想到,暮夏不過出去傳了個話兒,尋歡就來求親了。可因為之前問秋提起過,倒沒太驚訝,只笑著問暮夏:「妳是怎麼想的?」
暮夏難得地露出女兒家的羞怯,低聲道:「我嘴太快,當管事怕給奶奶惹禍,以後幫著奶奶調教小丫頭,或者打掃院子都成。」
這就是說她是放棄管事這個位子而成全尋歡了。
楚晴笑道:「讓妳掃院子豈不大材小用了?要不成親之後就出府幫徐嬤嬤打理鋪子吧!徐嬤嬤那邊一直缺人手。」
尋歡喜出望外,跪在地上追問道:「那定在哪天成親?還求奶奶擇個好日子。」
下人們成親沒太大講究,常常合過八字就請期,楚晴不想怠慢了暮夏,便道:「不著急,總得三聘六禮都過了再說。」
尋歡大失所望。
周成瑾斥道:「跟爺這麼多年還是一副豬腦子,應該問九月裡哪天是個好日子。」
2016-11-16
糖藕 著  
2017-01-11
一枚銅錢 著  
2016-06-01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7-08-02
蘇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