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5
書  名:侯府長媳(卷五)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人生的際遇多變,誰也說不準。
顧昀幾次大難不死,謝景翕更加珍惜與他相處的時光,
夫妻倆同心協力,攜手面對朝堂與內宅的繁雜事,
安頓好了侯府後宅,謝景翕出門辦事,意外診出有孕,
喜從天降,顧昀卻是如臨大敵,將謝景翕侍奉得無微不至。
聽說,懷孕的女人最是敏感多疑,謝景翕亦不例外,
先是發現丫頭方鈺對顧昀有意,又冒出個鄒靈對他心生愛慕,
看來自家夫君很搶手啊!這下謝景翕可不能淡定了……

二皇子大婚,竟在拜堂之時,突然病發暈倒,
聖上找上顧昀,意圖請出他背後的「神醫」嵇老頭,
嵇老頭醫術高超,儼然是個香餑餑, 一現身就成為各方爭奪的對象,
好容易出了皇宮這個狼窩,嵇老頭隨即又被不明人士擄走,
沒人能坦然面對與至親分離,顧昀和謝景翕慌了手腳,
為今之計,他們唯有將這灘水攪得更渾,誓要讓敵人付出代價!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百感交集


顧恆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被謝景琪說得無地自容。
那些在顧恆看來可有可無的女人,真要叫他送走的話,好像也不大可能,不是要送走誰的問題,而是謝景琪在故意為難他,她是鐵了心要走,就算他把家拆了,她大概也不會留下來。
所以說,這個他沒費過一絲心神的女人,也從來沒把心放在他身上過。
大家看似很公平,但真要到了決裂的時候,顧恆才發現,自己拿不出一丁點可以挽留謝景琪的籌碼,那也就意味著,謝家那邊又是一場風波。
不消說,最先發作的一定是許氏,只是在她找上門來之前,謝岑已經先一步出面把顧恆與謝景琪單獨叫到家裡談話。
看著眼前的女兒和姑爺,謝岑才覺得自己之前在這個二女兒身上用的心思極少,她不討他歡喜是真的,但是看著她現在的樣子,心裡又有一絲不忍。
「你們兩口子的日子,我便只問你們,去別院是誰的主意?」
謝景琪道:「是女兒執意要去的。」
謝岑瞥了眼旁邊默不作聲的顧恆:「你也贊同她的想法?」
「岳父大人,是我沒照顧好她,讓她受了不少委屈,雖然我並不同意,但是我尊重她自己的意見。」
「所以,這是你的意思?」
謝岑這一句問的既是顧恆個人的意思,也是問他做為將來侯府一家之主的意思。
這簡簡單單兩個問題,便問足了顧恆所有的立場以及態度,不愧是謝閣老,平靜裡透著壓迫,卻比別人胡攪蠻纏十句來得有用。
誠如侯爺對顧恆的評價,說他還不足以擔起大局,但是謝景琪的問題卻將他推到了一個大局抉擇的問題上。
跟謝景琪夫妻關係的維繫,或者乾脆說是對謝家關係的維繫,通通在他這一句話上,只要他決定了,將來所有的問題都得由他來承擔。
直到現在,顧恆才發現,所有的事情,他都想得太簡單了。
他覺得,這只是一個姨娘、庶子的問題,只是謝景琪要去、要留的問題,最多謝家會有不高興,但也不過如此罷了,反正是謝景琪自己要求的。
可到頭來,他才發現,這些問題,他一個也解決不了。
「是,這是我的意思,我尊重景琪的想法,她想去別院,我不會攔著,若想要回來,我也歡迎,並非我不想爭取,而是我覺得留人不留心,徒增怨憤罷了!但是,侯府二少奶奶的位子永遠是她的,她便是去了別院,我也不會虧待她,她想去哪兒,我同樣不會攔著。」
顧恆總算是在謝岑跟前說了一句真心話,這是他考慮過後周全大家的結果。
因為從前的事實證明,家族之間的捆綁並不足以解決他們之間的矛盾,能這樣平心靜氣的解決,已經是再好不過。
謝岑點點頭:「顧恆,你先出去,我有幾句話想對景琪說。」
顧恆看了謝景琪一眼,轉身出了書房。

房門關上之後,謝岑看著謝景琪,問道:「妳心裡可是有什麼冤屈,為何不來與妳母親商量?」
在謝岑心裡,許氏是最疼謝景琪的,覺得這母女倆應當是知無不言才是。
而且,謝景琪能做出移居別院的決定,這件事也很叫謝岑意外,雖然他不怎麼喜歡這個女兒,但事關她的後半生,他還是很怕她不成熟,一時賭氣,做出叫自己也後悔的事來。
「父親,我心裡並不是有什麼冤屈,而是絕望,或者是叫做看透,所以我並非是一時賭氣,我覺得母親大概不會理解,所以便自己做了決定,我知道家裡人應該都不大喜歡我,我從小到大也沒幫過家裡什麼,反倒添了許多麻煩,如此你們便只當沒生過我這個女兒吧!」
謝岑蹙眉看著謝景琪,不知是不是被每一個女兒的變化震驚,或者說因為自己的不瞭解而愧疚,三丫頭是一個,二丫頭又是一個。
但謝閣老畢竟是謝閣老,過多耽溺於兒女私情,向來不是他的做派,所以不過一瞬,他便點點頭:「既然妳決定了,我便不多說什麼,但是往後的人生就只能靠妳自己了。」
該放手的時候,他從來不會猶豫不決,即便這個人是他的至親骨肉。
謝景琪深深的給父親磕了三個頭,轉身出了書房。

提早出來的顧恆,此時卻是不大好過,他被已經失去理智的許氏攔住,潑婦罵街似的罵了半天,若不是謝景怡勸著,一準拿茶碗砸臉上了。
但是顧恆不閃不避,也不解釋,似乎打定主意要認下所有的罪。
許氏連珠炮似的罵道:「你們侯府到底什麼意思,這種缺八輩子德的事也幹得出來?我好好的一個閨女嫁給你,才幾年的功夫,就給攆到別院去,你們這是安的什麼心?當我們謝家人都死絕了嗎!?你們今兒誰也別攔著我,他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別想踏出謝家的大門!」
謝景怡勸道:「母親,妳罵妹夫也沒用不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如坐下來好好商量,總歸還沒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商量?妳瞧他這模樣是要商量的意思嗎?他這態度明擺著就是不聞不問,心裡不定怎麼樂呢?咱們二姐兒走了,不是正好給他那寶貝姨娘騰地方,還有什麼好商量的,妳以為他會留啊?咱們二姐兒就算是自己要走,也是被他給活活逼的,在家裡還不定受了多少委屈呢!嗚嗚,我命苦的二姐兒啊……」
許氏雖然無理取鬧,但說的話基本上是沒有錯的,若不是受了委屈,心裡不平,誰會好好的想要去那麼個地方了此餘生?
往常許氏最看重的就是這個二女婿,從一個叫她引以為傲的姑爺變成一個讓她沒臉又難堪的姑爺,這種心理落差,也難怪許氏無法接受。
所以顧恆沒話反駁,也沒有立場反駁。
他能在侯爺跟前嗆聲,能關起門來跟謝景琪吵,卻唯獨在謝家人跟前不能說話,因為說什麼都是錯,只要人留不住,這個鍋他就得背。
「大姐,妳不用替我說話,岳母有氣也難免,我無話可說。」
「妳……妳瞧瞧他這個態度……」許氏氣得手直哆嗦。

隨後出來的謝景琪瞧見這個場面後,只是撲通一聲,在許氏跟前跪下來。
「母親,妳莫氣壞了自己身子,都是女兒不爭氣,我都跟父親說清楚了,妳就當沒生過我這個女兒吧!我心意已決,不會再留在侯府了,往後是死是活,都是女兒自己的命,妳就別再說什麼了。」
直到這時,顧恆才心情複雜的看著謝景琪,一時心裡百感交集,為什麼就走到了今天這步田地了呢?
許氏因為謝景琪的這個態度,最後的理智徹底崩塌,將一腔的憤怒都撒在了她身上,毫不猶豫的一巴掌糊上去。
謝景琪一下就被許氏打倒在地。
顧恆腳下一動,似乎是想要上前扶起謝景琪,但最終還是沒有動。
許氏指著謝景琪的鼻子,氣得說不出話:「我,我怎麼會生養了妳這麼個不爭氣的東西!?哪有自己把正妻位子讓出來的道理,去別院?妳這個德行,在那裡過得下去嗎?別三天兩頭的回來哭鬧,到時候我才不會管妳!」
謝景琪從地上站起來,一邊臉頰隱約有些紅腫。
這張臉先前讓謝景怡打了一巴掌,如今許氏又打了一巴掌,就算是還給她們這些年的照顧,所以她一個字也不會再說了,只是給許氏與謝景怡深深鞠了一躬,然後轉身離去。
顧恆見狀,也給許氏與謝景怡拱手作揖,而後跟著離去。
許氏指著兩人的背影,一個字也吐不出來,腦袋一歪,直接暈了過去。

而後,謝景怡過來侯府,跟謝景翕說起謝府裡發生的事。
謝景怡忍不住感嘆一聲:「我從沒想過,二姐兒她有一天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總覺得她任性也好,不通世故也罷,總歸是有咱們這些娘家人看顧著,再怎樣也不會叫她落進泥裡,可是有一點,咱們都忘了,那就是她自己的本性與意願!當年若非家裡一廂情願,替她做主這門親事,大概也不會有今天的結局,既然現在她自己想通了,便由她去吧!」
「我也是這樣想的,二姐姐現在鐵了心要走,越勸,越火上澆油,便先讓她過去別院住幾天,沒準等事態平息了,大家也能坐下來好好商議。母親那邊,就要靠大姐多照應了,二姐姐去別院,我也會派人好好照顧著,不會叫她受委屈的。」
姐妹倆商議定了,這就過去給謝景琪收拾東西,準備一同將她送至別院。

時隔兩世,謝景翕再度走進侯府別院。
重回到此地,難免想起前世種種,這是她度過半生的地方,每個角落裡都能散發出她彌留在前世的氣息。
而今,她卻是以旁觀者的姿態再次進來,不免種種唏噓。
「這裡倒也清靜。」謝景怡打量著這個不大不小的院落,沒有世家貴族的繁華迷亂,有的只是尋常人家的平靜。
然而,只有住進去的人才會發現裡面日復一日散發出來的怨恨與寂寥,那所謂的清靜日子總會經歷一個不那麼尋常的過程,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會的。
這處別院,其實是侯府用來安放犯了錯的婦人居住的地方。
世家貴族大抵都有這麼一處地方,一些寡居、圖清靜之人也會自己要求過來,但是通常進來後就意味著已經被家族放棄,或者自我放棄。
進過別院的女子,即便將來出去,臉上也大都無光,就如同經過了牢獄之災後放出來的人,一進一出,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所以,在謝景琪要求來別院的時候,大家反應才會如此強烈,即便曾氏說什麼清靜幾天再回去,那也不過是說說罷了,進來了就沒有出去的道理。
「這裡挺好的,大姐、三妹,妳們就回去吧!」謝景琪在將要進門的時候轉身:「這裡就不請妳們進去了,往後若還能想起我,就過來看一眼。」
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
謝景翕與謝景怡對視一眼:「大姐,便送到這兒吧,二姐姐我會照看的。」
2015-09-09
清楓聆心 著  
2018-02-12
無牙子 著  
2015-12-02
端木景晨 著  
2015-12-09
一枚銅錢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