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401
書  名:嬌妾(卷一)
作  者:糖蜜豆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三月初六,宜嫁娶,安陽縣太守陸之遠納妾啦!
然,他本人完全狀況外,一回家,就被推到新姨娘房裡,
洞房花燭這一夜,更是他不堪回首的「黑歷史」……
「妳放開我,成何體統!?」小姨娘聞言,抱得更緊了,
堂堂陸大人就這麼萬分驚恐的——被「反壓」了,
呔!這白姨娘真是沒大沒小,竟敢騎在他身上,要騎也是他騎著才對!

一輛馬車,外加一個小包袱,沒有吹打奏樂,也沒有宴客,
白老爹放了一串鞭炮,小青山村的白素素就被塞進車裡拉走了。
她想,這輩子一定要好好過日子,再也不要重蹈前世覆轍……
小小姨娘有大大夢想,她決定扭轉陸家覆滅的結局,
先和陸大人培養「戰友」感情,再讓他遠小人,選對「大腿」抱,
最後嘛,給陸大人生幾個小包子一樣的娃娃,人生就圓滿啦!
第一章 小妾,白素素


三月初六,黃曆上說是個宜嫁娶的好日子。
安陽縣太守陸之遠在這一天納妾。
小青山村的白素素在這一天嫁人。
一輛馬車,一個轎夫,外加一個小包袱,她就被塞進車裡拉走了。
沒有吹吹打打,沒有迎親喜宴,只是臨行前白老爹放了一串鞭炮,算是嫁了女兒。
白素素坐在車子裡,掀開車簾,探著腦袋看了看離她越來越遠的小青山村。
她想,這輩子一定要好好過日子,再給陸大人生幾個小包子一樣的娃娃。
上輩子是哪一天嫁人的?白素素不記得了,反正她頭幾年嫁到陸家,因為鬧脾氣,整日不吃不喝,身體活生生給拖垮了,以至於後來她意識到了陸大人的好,剛過了幾年的好日子,就碰到了陸家出事。
陸大人被抓走了,出事前先把白素素偷偷送走了。白素素走到半路又回去了,在菜市口親眼看著陸大人被人砍頭的。
她默默給陸大人收了屍,回頭自己一根白綾吊死在了房梁上。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人就躺在家裡的土炕上了,身邊圍著她爹、她娘和弟弟、妹妹。

小青山村遇上了荒年,連續三年地裡不出糧食,家家戶戶都是勒緊了褲腰帶過日子的。
白老爹原本是靠山上打獵過活,白家日子倒還能好些,可不曾想幾個月前白老爹上山打獵摔斷了腿,差點沒了命。
後來請醫問藥的,把家裡的銀錢都花光了,眼看著揭不開鍋了,有人便提議著把白素素嫁了換銀子。
可嫁給誰呢?誰有錢就嫁給誰好了。
偏巧安陽太守陸之遠髮妻成親多年未有身孕,正在尋摸著給他納個妾。
白素素就這樣被抬進了陸府,以此換取了十兩銀子。
上輩子她從一上馬車就開始哭,等到了陸府,夫人羅氏見她兩眼都哭得跟核桃一樣腫,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讓人把她關在廂房裡反省。
白素素一根筋的性格,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好好的一個人,這就給人做了妾了,以後就是奴籍,要打要殺都看主母心情。
重活了一回的白素素不這樣想了,她滿心歡喜的出了門,臉上還塗了點脂粉,顯得小臉紅撲撲的,心裡頭忍不住一個勁地跳。
從她醒來到現在不到十天,這幾天就一直翹首盼著陸家來人接她。

小青山村離安陽縣,步行的話要走上四個多時辰,坐馬車快一些,那也要兩個時辰,沒過晌午出的門,一直到天快黑了才進城。
隨著陸家越來越近,白素素也越來越緊張,她不記得這個時候的陸大人是什麼樣了,不過她想著,不管是什麼樣子的,那都是她的男人,等會見面了,一定要好好瞧瞧。
如此一想,白素素忍不住咯咯笑出來。
太守府是個兩進的院子,前面是陸大人辦公事的地方,後面是內宅,也就是白素素未來幾年的家了。
她下了車子,門口已經等了個有些年紀的婦人,這人白素素認得,是府裡的莊嬤嬤。
莊嬤嬤為人嚴肅,過去她沒少被訓斥,心裡記恨了好幾年。
後來陸家大難,陸大人將她託付給了莊嬤嬤照看,路上遇到危險,莊嬤嬤挺身替她擋了一刀,就這樣丟了命。
一想起來這些事,白素素眼眶就紅了,她看著莊嬤嬤如今好生生站在面前,鼻子一陣陣的酸楚。
「白姨娘,奴婢姓莊,您可以稱呼奴婢莊嬤嬤。」莊嬤嬤冷著臉,對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十分不屑,但到底是半個主子,該有的禮數也沒落下。
上輩子的白素素對莊嬤嬤心裡很反感,可礙著她的威嚴又不敢多說什麼,總是存著些小心思,暗地裡使使壞。
白素素每次跟陸大人吹枕頭風,說莊嬤嬤懷話,都要被教訓一頓。
陸大人不止一次的說過,莊嬤嬤是個好奴婢,還說白素素小心眼。
那時候白素素心情很悲傷,覺得陸大人跟莊嬤嬤是一樣的壞,甚至心裡還暗搓搓的想過,陸大人是不是暗地裡和莊嬤嬤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要不幹嘛總偏袒她。
「嬤嬤。」白素素還了半禮回去。
莊嬤嬤見她還算識禮,臉色好看了一些,朝她點點頭,帶著她從側門進了門。

白素素是妾,不能走正門。
陸府不大,她進了垂花門走了沒多久,便到了正院。
夫人姓羅,白素素和羅氏沒見過幾次,那時候剛進門她便惹了羅氏不高興,被罰在屋裡反省。
等她反省好了,羅氏也病倒了。
白素素偷偷打量著羅氏,見她面色蒼白,神色便有些複雜。
前世的羅氏在她進門後半年病逝的,那時候她滿心都沉浸在做妾的悲傷中,也沒多加關注,只依稀記得羅氏是在一個深夜裡發病,而後就沒了的。
如今看羅氏臉色,心中好像明白了什麼,看來羅氏這個時候已經有些不好了。
「奴婢白氏見過夫人。」白素素在地上跪了下來,朝著羅氏恭恭敬敬的磕了個頭。
羅氏拿著絲帕掩唇,低低咳嗽了兩聲,這才開口:「白氏,妳既然進了陸家的門,就是二爺的人了,望妳日後好好伺候二爺,儘早為陸家開枝散葉。」
陸大人全名陸之遠,在家排行第二。
「奴婢謹遵夫人吩咐。」白素素跪伏在地上,開口說道。
羅氏見她行為舉止雖算不上多端正,但到底是個識禮的,心中有幾分滿意,朝著旁邊的丫鬟點了點頭。
那丫鬟轉身進了內室,沒一會返回來,手上拿著個錦盒。
「這裡有一對鐲子,送妳吧!」羅氏說完,那錦盒便被打開。
白素素一看裡面是一對金鐲子,臉上滿是驚訝,連連搖頭:「奴婢不能收這樣貴重的東西。」
「收下吧!」羅氏見她這副誠惶誠恐的模樣,並沒有見錢眼開,更是滿意,臉上神色也柔和了幾分:「妳既然進了門,以後就算是一家人了,穿戴齊整也是代表著二爺的面子。」
羅氏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這首飾不是給妳的,是看妳太寒酸,怕丟了陸大人的面子才給妳戴的。
她既然這樣說了,白素素也沒再拒絕,伸手接過去,又是一陣感謝。
羅氏狀況不好,說了這會話便有些疲憊,指了個丫鬟給白素素,便由丫鬟扶著進屋裡去了。
那丫鬟生得一張端端正正的臉,眼睛不大,笑起來臉上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白素素朝丫鬟笑了笑,她知道這丫鬟叫春蘭。
上輩子她們一起生活過整整十年時間。

白素素住的院子叫荷風院,聽說名字還是陸大人取的,因為離後院的荷花池很近,夏天荷花開了的時節,便有荷香味隨風飄進來,因此才得了這麼個名字,裡面的佈置也雅致。
她看著眼前的小院子,眼中有些酸澀,這裡她住了好幾年,裡面的一草一木,她都十分熟悉。
不過今生和前世到底不一樣了。
前世她進門這一日便惹了羅氏不高興,被關在廂房,後來又病了一場,這耽誤下來就是大半年。
一直到羅氏身體越來越不好,她才被人送到了這荷風院裡面住下。
院子裡是青石板鋪的路,繡花鞋踩在上面,她心中滿懷希望。

陸之遠在衙門裡忙碌了一天,晚上回到後院,一邊寬衣一邊隨口道了句:「去夫人院子裡用晚膳吧!」
朱平躬著身子回道:「夫人用了藥,已經歇下了。」
聞言,陸之遠動作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朱平,眼中有些不解:「今日怎麼歇下這麼早?」
朱平將頭垂得更低一些,回道:「夫人說,讓您今晚去白姨娘院子裡歇息。」
陸之遠聞言眉毛一挑,剛想反問白姨娘是哪個?就想起羅氏前陣子跟他提起過,要給他納妾的事情。
當時他忙於公務,只敷衍了一句,卻不想羅氏竟然真的將妾室給抬進來了。
陸之遠站在院子裡,很久才淡淡發了個音:「嗯。」
不出意外,明年他就要調回京城了,到時候陸家那些人定會拿孩子一事大做文章。
這麼一想,心裡頓時煩躁不堪。
朱平沒能理解二爺這是說去白姨娘院子還是不去,不過他擅自理解著,應該是去的。
朱平忙往前走了幾步,打著燈籠往荷風院去了。
2013-04-03
袖唐 著  
2017-01-25
花日緋 著  
2013-11-06
趙岷 著  
2017-06-21
兮知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