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6
書  名:侯府長媳(卷六)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1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朝中局勢不明,晉王選擇韜光養晦,靜待時機,
顧昀身為晉王的左右手,亦不可避免的捲進這場亂鬥中,
擔心殃及池魚,顧昀打算先把臨盆在即的謝景翕送走,
接著他再稱病辭官,追隨愛妻的腳步,遠離朝堂,暫避風頭,
奈何計畫趕不上變化,謝景翕乘船離京,途中竟遭遇追殺,
船上一番劇烈打鬥,身懷六甲的謝景翕意外落水,
當顧昀接獲消息趕到,茫茫海上,伊人已不見芳蹤……

果真是禍不單行!謝景翕流落漁村,差點被傻子搶去當媳婦,
所幸昔日好友沈渙之及時出現,有驚無險的救下了她,
逃亡過程中,謝景翕冒死生下她和顧昀的孩子,
可惜造化弄人,她還是被迫和初生的孩兒骨肉分離……
歷經了種種磨難,謝景翕終於重回顧昀的身邊,
兩人相互扶持,好不容易才接受親生兒子失蹤這個事實,
表面平靜的生活,卻在發現顧昀母親的筆記之後,再度掀起波瀾……

 
第一百七十一章 坊間巧遇


明玉藏不住事,心裡有了主意,話就少,反而更容易叫人看出來,虧得人家馮冬通人情,知曉了也不點破。
「柳娘子,恕我多句嘴,方才那個工頭所言,可是與妳那位失蹤的老鄉有關?妳一定是想著代他報官吧,可是妳知道報官要怎麼報嗎?」
明玉低著頭,她從未接觸過這些事,官府門朝哪開,進去了找誰,找到人又怎麼說,她完全沒有章程。
馮冬瞭然的看她一眼:「柳娘子,妳若是信得過在下,就先去找宋會長,官府要摻和,也得等宋會長一起進去摻和,方能事半功倍,若是現在就讓官府的人冒然搜船,恐怕搜不到點子上。」
從某種意義上說,宋延辰的臉要比當地官府好使,也比官府的眼力好,這整個碼頭上看起來熱火朝天、人頭攢動,但這裡頭一共分了幾方勢力,那一撥人是替誰賣命,幹的又是什麼勾當,沒準人家宋延辰瞧一眼就能分辨得清楚,下手也有的放矢,若是叫官兵胡亂搜一氣,機靈點兒的,早就跑了。
官府的作用,不過就是打著朝廷搜查反賊的名義嚇唬人,但真正的人,他們是抓不住的,再逼得人家挾持人質,得不償失。
明玉垂頭喪氣的,連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都比她明白,自己真是沒用!
馮冬見她這模樣,便勸道:「柳娘子,此時水上並沒有宋會長的船,我們不如先進鎮子上吃些東西投家店,沒準就有意外收穫呢?妳放心,宋會長的船我認得,我會替妳留意的。」
也只能如此了!明玉感激的看著馮冬:「馮公子,這一路多虧你了,等我找到了人,一定會報答你的。」
馮冬笑而不語,領著明玉往鎮子裡面去。

這鎮子不大,但因為靠近河岸,所以很是繁華,來往人也不少。
馮冬來過幾次,熟門熟路的找了家吃飯落腳的地兒,明玉也沒抬頭瞧,不知道這裡是此地最為有名的一家,當然她就是看了也不知道,糊裡糊塗的就跟著他進去了。
裡面人不少,馮冬尋了位子坐下,簡單的點了飯菜,打量著這裡頭有沒有熟人,好順道打聽幾句。
明玉趴在桌上,一雙眼睛直勾勾盯著桌面上的坑,沒注意到不遠處的角落裡,有個人正盯著她瞧。
馮冬卻是覺察到了,只他一時不能確定那人是衝誰而來。
角落裡那人起身走過來,在明玉面前站定:「可是明玉姑娘?」
明玉的魂兒還不知道在哪飄著呢,乍然有人喚她明玉,她還沒反應過來叫的是自己,連人到跟前了都不知道。
馮冬警惕的看著來人,見他一身素衣,乾淨儒雅,不像是壞人,就沒有開口說話。
原來,她叫做明玉麼?
明玉慢半拍的抬起頭,愣了一會,驚喜道:「是方……」
「正是方某,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
明玉現在的這副模樣,人不人、鬼不鬼,難為方子清眼神好,居然還能認出來,方子清看看對面的馮冬,客氣問:「不知可否容在下同桌?」
「你隨意。」馮冬擺了擺手,又朝明玉道:「柳娘子,我去定兩間房,一會兒飯菜上來,二位先用便是。」
馮冬很有眼色的迴避,方子清目送他離開,這才問:「明玉姑娘,妳這個樣子,可是遇上什麼事了麼?妳是一個人出來的,還是……」
明玉見了方子清就跟見了親人沒甚區別,激動得險些熱淚盈眶:「方大……方公子,不瞞你說,我是隨我們家姑娘出門的,可是我們在船上遇上了,遇上了賊,我們姑娘被他們帶走了,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能不能幫幫我們家姑娘!?」
方子清眉頭一蹙,聽聞謝景翕出事,心裡亦十分著急,但明玉說得含糊,這賊聽起來也不像普通的賊,難不成還有甚牽扯?
「明玉姑娘,妳先莫慌,我與妳家姑娘朋友一場,她出了事,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妳忘了我曾經給妳留過一塊玉佩嗎?出了事,完全可以來找我的,也是巧,在此遇上,妳不妨慢慢與我說,遇上不便開口的,就在桌子上比劃一下。」
對對,明玉想起來了,自己可不是收了人家一塊玉嗎?合該天無絕人之路,於是明玉連比劃帶口述,終於把事情跟他說清楚了。
方子清聽懂了,他鎖著眉頭,思量了一會兒:「明玉姑娘,妳現在做得很對,官府暫時不要驚動,還是先找到那個宋會長,有他幫忙,人就容易找些,至於官府那邊,還是由我出面比較好,妳放心,妳家姑娘一定會沒事的。」
明玉點頭,有方子清給她吃顆定心丸,她就有底多了,心裡有了底,這才想起來還沒問人家方不方便,沒準人家來到這裡是有事的呢,耽誤人可怎麼辦?
「方公子,會不會太麻煩你了?還沒問你是不是有要事在身呢?」
方子清淡笑:「沒有麻煩,家父日前過世,已經辦妥了。」

因為在路上耽擱了,沈渙之來得有些遲,他聽聞宋延辰要派人過來接顧夫人,正巧他順道,就自告奮勇的來了。
沈渙之站在甲板上遙望河岸,見有一艘客船泊在岸邊,心想,謝景翕不會是早早下了船,沒等到人就先走了吧?
沈渙之催促著船靠岸,上岸就派人去打聽那艘客船是何時到的。
宋延辰手下聚集不少能人,生意做久了,認的人臉也多,不多時就打聽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沈渙之這才知道船上進了賊,船被迫停靠在此,一時不敢上路。
除此之外,馮冬聽到的或是沒聽到的那些消息,一股腦都傳進沈渙之的耳朵裡,不多時,就拼湊出了事情的大概。
唯一不能確定的,就是對方的身分。
謝景翕能冒險給不認識的人留線索求救,事情一定很是棘手,且沈渙之知曉她膽大心細,很有可能留的線索不只這一個。
「來人,去把客船上的管事叫來,我要進船一看。」

沈渙之一聲吩咐,不過盞茶的功夫,船家就被帶到了他跟前,那船家顯然驚魂未定,提起這事來還腿肚子直抖。
「沈老闆,我也不知是得罪了那路神仙,倒楣,真是倒楣,剛出了天津,我們整條船的人都中了迷藥,我們幾個開船的卻是一早就被他們給制住,揚言敢不聽話就讓船沉底,整天戰戰兢兢的,只管開船,哪裡有心思管他們是哪路人?想著大概就是水賊求財罷了,但後來發現,船上並沒有人失財,也沒有人受傷,反正糊裡糊塗的。」
沈渙之心裡大概有了計較,見問不出什麼有用的,就進船艙搜了一遍,不出意外的也發現了謝景翕留在木板牆面上的刻字。
沈渙之喊來李掌櫃:「李叔,勞煩你親自出面,瞧瞧這一片可有咱們要打招呼的人物,若是恰好瞧見什麼,欠個人情,打聽清楚了。」
李掌櫃不敢耽擱,親自下去打點。
沈渙之看著已經落下水面的夕陽,臉色諱莫如深。

方鈺等身上的藥效過了,不費什麼力氣的就解了身上的捆綁,輕手輕腳的靠近船艙門,聽著外面的聲音,她估摸著時辰,猜測此刻天應該已經黑了,外面看守的兩個人到了飯點,正替換著輪流吃飯。
剛吃過飯回來的那位不滿的嘀咕:「這飯食真是越來越差,還不如給那娘們送的好,都沒吃飽。」
「得了,有的吃就不錯了!快快,我要餓死了,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守的?吃了藥又被捆得嚴嚴實實,我就不信她有通天的本事,外面十幾個兄弟望風呢,怕她個娘們家家的?」
另外一個罵罵咧咧的走了。
方鈺躲在門後,拿手捂著嘴,甕聲甕氣道:「來人,來人吶,我要小解。」
外頭那人顯然還沉浸在沒填飽肚子的惱怒中,沒好氣道:「哪這麼講究?想尿就尿,自己解決。」
「這位大哥行行好,我一個姑娘家,往後可怎麼見人吶!我給你銀子成嗎?我身上有銀子,想拿多少隨你。」
有銀子?那這事就好辦了,還能親自去摸,真是賺大了!
外面那位四下裡瞧了瞧,見沒人注意這邊,搓著手,一臉興奮的開門,卻不想門打開的一瞬間,脖子就被人狠狠捏住,速度之快,力氣之大,連一聲悶哼的機會都沒有,眨眼就見了閻王。
方鈺一臉凶色,迅速扒了他的衣裳,然後如法炮製的將他綁在自己原來所在的那個位置,反正黑燈瞎火的,根本認不出來誰是誰,她換上那人的衣服,輕手輕腳的出了艙門,隨手將艙門鎖上,趁人不備的時候溜了出去。
幸而是天黑,方鈺正大光明的四下觀望,此處離他們下船的地方並不近,周圍全是連夜勞作的人,她一時不能確認哪些是他們的人,所以不敢開口問,只默默觀察每一艘船,有光亮的船上就有人,但夫人一定跟她情況一樣,被關押在沒有光的船艙。
附近這樣的船艙大約有三四個,但船艙外守著人的卻只有兩個,方鈺鎖定其中一個,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意。
2017-10-25
蘇靜初 著  
2015-05-06
糖拌飯 著  
2012-11-28
醉酒微酣 著  
2012-07-05
逍遙紅塵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