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7
書  名:侯府長媳(卷七)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25
價  格:$250
特  價:$188
拋開紅塵俗事,顧昀暫且辭官休養,陪謝景翕遊山玩水,
有女萬事足,顧小魚的出生,稍稍撫慰了夫妻倆歷盡滄桑的心,
京中送來大禮祝賀,同時聽聞沈貴妃亦產下四皇子,
無事獻殷勤,聖上究竟有何盤算?顧昀和謝景翕只能靜觀其變……
鍥而不捨的尋找多年,總算有了失蹤兒子安哥兒的消息,
山中偷得浮生幾年,終究是難以避免再踏入繁世,
顧昀夫妻倆決定啟程南下,與鎮守南海的盛鸞將軍會合……

懷疑當年安哥兒落入神秘勢力手中,顧昀夫妻倆從未放棄找尋,
得知神秘勢力可能紮根在呂宋島,謝景翕帶人前往島上一探究竟,
十年生死兩茫茫,與故人再度重逢,卻是人事已非,
島上危機重重,謝景翕只能步步為營,尋求全身而退之策,
隨後趕來的顧昀和盛鸞,則是直搗黃龍,與秦王的手下周旋,
豈料朝中突起變故,盛鸞被指控投敵賣國,同時又聞東洋來犯,
大陳面臨內憂外患,顧昀和謝景翕亦陷入難解的危局……

 
第二百零六章 如期而至


來年三月將至的時候,海棠花冒了頭,顧知魚如期而至。
這丫頭還在娘胎裡就異常讓人省心,生得也順暢,沒讓她親娘遭太多罪。
於是乎,顧小魚從一出生就討了她親爹一個歡心,幸運的躲過了第一次被打屁股的厄運。
顧昀一邊生疏的抱著他期盼已久的丫頭,一邊坐在床邊替媳婦擦臉上未乾的汗。
謝景翕想起生知安時候的生死一線,現在的情形幾乎就是奢望中才會有的,有顧昀一直守著,她連疼的時候都透著心滿意足。
「阿翕,咱們以後不生了,生孩子的痛苦,我算是見識過了,再來一回,我可能會先暈了。」
顧大爺現在依舊心有餘悸,生產的過程中,他一直守在謝景翕身邊寸步不離,親眼見證了她每一分、每一寸的疼。
儘管謝景翕很克制,但顧昀熟知她的一切感知,只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她是疼在了骨子裡。
謝景翕臉上還泛著白,身上也沒什麼力氣,只對著顧昀笑:「這次還好,我能受得住,這丫頭心疼我,是個會討你歡心的主兒。」比知安有福氣得多。
且這丫頭還很會哭,一生出來的時候,哭聲震天,動靜比知安那會兒大了不止一點,不知是不是得了她親爹的教誨,哭得十分大氣,十分的震耳欲聾,連顧昀抱她時都沒給面子。
不過,顧大爺嚇唬人的氣質還是很有用的,從娘胎裡帶出來的溫暖,沒多一會兒就讓親爹給凍沒了,然後顧小魚奇跡似的不哭了,但也沒像知安那會兒咯咯笑,就是吧唧吧唧嘴,直接睡過去了。
顧昀盯著女兒直樂,第一次有了當爹的新奇感。
但隨即想起那個素未蒙面的小子,顧昀心裡就有些酸,阿翕說這次的疼不算什麼,可想而知,上次她經歷了怎樣的痛苦。

顧昀把顧小魚放在謝景翕身邊。
謝景翕歪著頭看向了女兒,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她長得一點不像我,好傷心啊!」
「妳這會兒能看出她像誰?」顧昀點了點謝景翕鼻尖,笑說:「剛生出來的時候,不都一樣嗎?反正我也沒看出來像我,眼睛都沒睜開呢!那咱倆不得抱頭痛哭啊?這丫頭誰也不像。」
「就你沒心沒肺的,看不出來,多明顯的像你!知安那會兒生出來就睜了眼,那眼睛就很像我。」
「姑娘家像我,長得會不會太硬朗了點?還是像妳好。」顧昀俯身吻了謝景翕一下:「累不累,要不要睡會兒?我陪妳。」
「你還是到外頭睡吧,我剛出了一身汗,床褥還沒換呢!」
「沒事,我來換,沒妳在身邊,我睡不著。」
好在床夠大,三人躺一起也儘夠,大概是都累了,抱著心滿意足的情緒居然一直睡到了第二天。

顧小魚先醒的,用她那嚎啕的哭聲吵醒了顧昀和謝景翕兩人。
這丫頭休息夠了,開始了她折騰人的新篇章,吃喝拉撒、黏人、認人,無所不用其極,果然在肚子裡時的乖巧都是假象,生出來後才是折磨人的開始。
不過將將月餘,謝景翕已經開始懷念起安哥兒的省心。
但好在家裡有明玉跟方玳,兩個丫頭輪流照看,才算是沒讓顧小魚給折騰死,但之前悠閒的歡聲笑語再也不見了,每天都是兩個丫頭愁苦的臉,以及顧小魚特有的、折磨人的哭聲。
明玉忍不住抱怨道:「姑娘,小小姐她精神頭怎的這麼好呢?我跟方玳兩個人都抗不過她,妳知道麼?每次對上她,都會消磨一分我將來自己養個娃娃的念頭,這簡直是生了個祖宗啊!」
謝景翕笑:「得了吧妳,人家馮東家一脈單傳,妳不生,人家答應嗎?再說了,成了親後,生不生就由不得妳了。」
說起這個,明玉的臉就能紅成了猴屁股,紅就紅吧,還紅得十分不服氣,噘著個嘴哼一聲:「誰愛給他生!?」
馮冬上次得了謝景翕的提點,對明玉展開了更加明顯的強烈攻勢,無奈他遇上個不怎麼開竅的丫頭,臉都紅成這樣了,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紅的。
明玉姑娘自以為見了馮冬就忍不住來氣,殊不知,那股莫名其妙的氣性早就變了樣兒,成了口是心非的嬌嗔。
但馮冬當真有耐心,明玉糊塗,他就陪著她糊塗,喜孜孜的看她自己作,就等著哪天作到了頭,一舉拿下。
就是有點愁壞了謝景翕這個撮合加看戲的,有點機會就刺激明玉兩句,妳看話都提點到這分上,明玉姑娘還當是拿她開玩笑呢!
「姑娘說什麼嫁人呢?又找機會考驗我是吧?小小姐還這麼小,我怎麼也得等她長大嫁人啊!再說了,我可是說過不要離開妳的,家裡家外、洗衣做飯,妳沒了我,哪成啊?」
謝景翕心裡那叫一個愁啊!
顧昀坐在旁邊,就知道看熱鬧笑她。
謝景翕氣得瞪他:「笑什麼笑?你就這麼看我一個人忙活,真笑得出來啊你?」
顧昀清清嗓子,正色道:「好好,不笑了,那什麼,明玉啊,跟趙章到城裡送兩張帖子去,劉家一份,馮東家那裡一份,丫頭滿月的時候,請他們過來喝滿月酒,順便買幾隻烏雞回來,其他要什麼吃的,妳自己看著買。」
只要有吃的,讓明玉幹什麼都成,不就送張帖子麼?讓趙章去送馮東家那裡不就好了嗎?
豈料,謝景翕又道:「明玉,去把妳做的鹹肉各給兩家送些去,趙章到城裡有些事情要辦,就辛苦妳跑兩家了。」
明玉:「……」
她能改變主意嗎?好像不能,因為她不捨得放棄吃的。
於是,明玉姑娘就這麼被她家姑娘、姑爺合夥騙去了「狼窩」。

趙章得了他家爺的真傳,壞得很有眼色,幾乎不用提點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他先把明玉帶到劉家,幫著她把東西跟帖子放下,便著急忙慌的說道:「明玉姑娘,實在對不住,我真得趕緊走了,爺交代我的都是急事,不能再耽擱了,那什麼馮東家的帖子,就勞妳一人遞過去,一會兒我忙完了回來帶妳,妳就趁著這機會,甩開了腮幫子吃。」
聽上去簡直是個美得不能再美的差事,就明玉而言,能夠甩開了腮幫子,想怎麼吃就怎麼吃,連去馮記這事都不那麼勉強了。
然而,明玉沒想到她失算了,馮冬不在店裡,說什麼出去談生意了,店裡的夥計們都忙得很,匆匆跟她打個招呼就集體跑得沒影了。
明玉拎著一盒子鹹肉,不知道如何應對。
就這麼放下吧,好像不太好,姑爺囑咐她要親手把帖子送給馮冬的;在這兒等吧,她不情願,白白耽誤了她胡吃海塞的大好機會。
明玉站在店門口進退兩難,正巧此時來了個買糧的大娘,一見了她就十分熟絡:「哎呀,這不是馮記老闆娘嗎?正好,剛才我過來拿了一袋米,忘記帶銀子了,這會兒給妳送來,馮老闆不在,妳收下也是一樣的。」
「不是,我不是……」明玉趕忙推託。
卻被那大娘連珠炮似的堵了回來:「哎,我們都看得清楚呢,兩口子吵架都吵得跟鬧著玩似的,馮東家對妳什麼樣,我們都看見了,妳這不給馮東家送吃的來了麼?可見心裡還是疼自家男人的,年輕人,吵吵鬧鬧的都是感情,好得很,好得很!」
「不是,我……」
「張大娘,我都說了銀子不著急的,下回來一起算也成,還叫妳跑一趟。」馮冬忽然回來,打斷兩人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
張大娘一看馮冬回來了,更熱情了:「馮東家人就是好,我剛還跟你媳婦說呢,說你是個難得的,女人吶,嫁個好男人是福氣,你這媳婦,一看就是個有福氣的面相,挺好挺好,不說了,馮東家,我先走了,下回還過來。」
「哎,妳慢走。」
「不是……」明玉差點沒讓張大娘給憋死了:「馮冬,你幹嘛不解釋啊?這都哪跟哪啊,不是叫人誤會了嗎?」
馮冬笑笑,看向明玉手裡的食盒:「妳給我帶什麼來了,鹹肉嗎?」
「哦,對,鹹肉。」明玉終於想起來自己的正事,她這腦子不能多用,想起這件事,另一件就忘了:「還有帖子,我們家小小姐滿月,吶,都交給你了,我先走了啊!」
馮冬沒接東西:「妳去哪,一個人麼?都到飯點了,正好我也沒吃,叫人出去買點吃的回來,再炒個鹹肉,如何?」
「我,是一個人來著,趙章有事,說完了來接我,可是我……」
「那就得了,妳一個人出去,不怕叫人拐了麼?我可沒法跟妳家姑娘、姑爺交代,就這麼定了,想吃什麼,買回來也是一樣的。」
明玉有些懵,想想馮冬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馮冬打開鹹肉盒子,橫看豎看,不會捯飭,就問明玉道:「妳會做鹹肉嗎?我不太會做。」
明玉立時著急了,過去搶過了馮冬手裡的那盒鹹肉:「你快放那兒,我來吧!我好容易醃的,回頭給你糟蹋了。」
馮冬退到一邊,看著明玉忙活的身影直樂,心說,等顧小姐滿月的時候,他就順口跟顧夫人提了吧!家裡沒個主事的女人,還真怪不方便的。
關鍵是,他要不提,這丫頭一輩子都得糊塗著,嗯,就這麼定了。
此時,擺弄鹹肉的明玉還不知道,自己就快成了馮東家碗裡的那塊肉了,還是塊剛出鍋的,熱騰騰、嫩嘟嘟的粉蒸肉!
2015-08-05
蘇靜初 著  
2018-01-03
七和香 著  
2015-12-09
一枚銅錢 著  
2018-03-07
金大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