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403
書  名:嬌妾(卷三)
作  者:糖蜜豆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2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陸太守調職回京,從六品一躍成為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
鹹魚翻身成為百年陸家最有前途的新一代子弟,香餑餑一樣的存在,
然而,新晉的「當朝炸子雞」不是那麼好當滴,
除了招架一波波眼紅小人的陰招,更慘的是,豬隊友太子表哥出了包,
害他被皇上「予以重任」,接手燙手山芋般的刺殺案,一個弄不好,萬事皆休!
二爺只怕,若是沒了他,貪吃貪睡又愛撒嬌的白姨娘,該怎麼辦?

帶著忐忑,白素素跟著二爺回京城,
她本以為會水深火熱的大府中生活,結果是這樣過的——
睡覺睡到自然醒,家宴狂吃前御廚美食,而且月錢還漲了,
唯一讓她搥心肝的是,二爺太吃香,狂蜂浪蝶太多,
豈料,看著她吃醋,她家二爺竟呵斥:「白姨娘,不要忘記自己的身分!」
嚓!白素素聽到心碎的聲音,這一回,她要冷戰到底!
第六十六章 夜裡忙捉蛐蛐


夜裡起了陣風,吹動著樹上的葉子沙沙作響,而這會陸家的後院裡,各院的燈火也熄滅了,兩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在後院穿梭著。
「我們這樣被人發現怎麼辦?」
「沒事,只要我們小心一點,沒人發現得了。」
「行吧,您動作快點,我給您看著。」
白素素四處看了眼,這大半夜把她從床上拉下來,兩人鬼鬼祟祟的跑到後院裡,竟是為了捉蛐蛐?她覺得自己肯定是最近睡得不好,產生了幻覺,他們英明神武、英武不凡的陸大人,怎麼會幹這種小孩子喜歡的事情?
「二爺,您這樣能行嗎?」
「肯定沒問題,妳好好看著,別被人發現了就行。」陸之遠這會正蹲在地上,撅著個屁股一動不動的盯著草叢。
「我知道了,您慢慢抓。」白素素打了個呵欠,百無聊賴的看著周圍。
這個時節正是蛐蛐出沒的時候,陸之遠晚上睡覺的時候便有些輾轉反側。
白素素以為他是為了公事煩惱,便想著幫他開解個一二,但卻不曾想他直接拉了她穿著衣服就出門了。
夏季的風吹在人身上總也不覺得涼快,帶著悶熱的氣息。
白素素光是站著就覺得渾身出了一層黏膩的汗,她其實對半夜三更捉蛐蛐一點興致也沒有,但陸之遠好像覺得異常有趣,這都蹲在地上守了大半個時辰了,可一隻也沒抓到。
第一隻逃走了,第二隻逃走了,第三隻逃走了……
白素素覺得自己有責任提醒一下,便走過去,剛要開口,蹲在地上的男人朝她招招手,一臉神秘兮兮的朝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白素素依言蹲下身,順著他的手勢看過去,微弱的燈籠亮光照在草叢中一隻烏黑發亮的蛐蛐身上,牠正抖動著兩根強有力的觸角,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模樣。
「瞧這個傢伙,一看就是不一般,一會妳幫我提著燈籠,我動手去抓。」陸之遠壓低著聲音,一臉嚴肅的指揮她。
白素素看了他一眼:「……」您確定這樣真的能抓到嗎?
「一會我們左右包抄,一定讓牠無處可逃。」陸之遠說罷,便將燈籠塞到了白素素的手上,隨即擼起袖子便朝著那蛐蛐移動了過去。
只見他一個如來拈花使出來,動作之快讓人連連驚嘆,但那蛐蛐也不同一般,凌空一躍便輕而易舉的跳到了另外一株草上,並發出了兩聲不屑的挑釁。
陸之遠哼了一聲,怒道:「小小蛐蛐竟然跟本大人做對,看我一會怎麼修理你!」
白素素:「……」這不是她家陸大人,一定是弄錯了。
首戰失利,但這並沒有打擊陸大人的積極性,他凝神細看,找準目標,再度一點一點靠近過去。
這一次他使出的招數乃是江湖上失傳已久的餓虎撲食,這招數的精妙之處便在於行動迅速,殺傷力強悍。
當然,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反噬的力道也不容小覷。
這不,陸大人便在她眼前摔了個狗吃屎,疼得齜牙咧嘴的。
白素素半天沒說話,最後走過去語重心長的道:「二爺,您剛才這一招真是精妙。」
陸之遠臉都黑透了,自己好不容易心血來潮想捉個蛐蛐,不承想竟是一連兩次都丟人了。
他默不作聲的爬了起來,臉色沉沉的,不過這會天色黑,也看不大清楚他的臉。
「白姨娘,剛才是不是妳喘氣聲太大了,嚇跑了小蛐蛐?」他轉頭說道。
白素素難以置信的望著他,真是不敢相信,這樣把屎盆子往別人頭上扣的會是她家陸大人。
「二爺,剛才我可是屏氣凝神的配合你,你別誣賴好人。」白素素辯解道。
陸之遠頗為不信的看了她一眼:「一會妳注意配合著我,別讓這傢伙再跑了。」
白素素點點頭:「我一定好好配合。」
拉倒吧,就您那兩下子,能抓到就見鬼了。
那蛐蛐依照白素素看來,肯定是一隻很有傲氣的蛐蛐,因為一連受到了兩次驚嚇,牠還能夠傲然地挺立在一株雜草上,朝著他們抖動觸角。
陸之遠臉上頗為下不來台,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連一隻小小的蛐蛐都捉不住,以後豈不是要被笑話?

這會已經是下半夜了,白素素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叫囂著睡覺,眼皮都要耷拉下來了。
可那邊陸之遠好像還玩上了癮,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模樣。
白素素試探性的問道:「二爺,您是不是抓到它,咱們就回去休息?」
陸之遠點點頭:「那是自然,抓到了咱們就回去。」
他話音剛落,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見到眼前一隻小手精準無誤的將那只蛐蛐捏在手上,朝他遞了過來:「二爺,好了,咱們回去吧!」
白素素這會真的特別的睏,她想若不是她真愛陸大人,才不會大半夜陪他幹這麼無聊的事情。
她出身農家,從小到大,蟋蟀見到不知道多少,哪用像陸之遠那樣艱難的抓?那東西只要你掌握住牠的習性,輕輕一動手便能捏住。
陸之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皮抖了抖,默不作聲的將她手上的蟋蟀放到事先準備好的竹筒裡面,而後兩個人一道回了荷風院。
這會特別晚了,白素素沒精打采的換了衣裳便一頭栽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她沒注意到看著她的陸大人,一張臉是何等變幻莫測的神色。

第二天,白素素本以為能夠睡個懶覺,卻不想一大早就被茗香叫了起來,今日是去給羅氏請安的日子。
白素素心裡儘管百般不想離開被子,但還是不得不認命的爬起來。
梳妝打扮的功夫,她都不斷地打瞌睡,等到了羅氏那邊,便聽說羅氏今日一大早就出門去了,她又急匆匆趕回了自己的小院補眠去了。
這一覺睡到了中午,趕著吃午膳起來,晚上睡得晚,白日裡總覺得身體乏累,這一天精神也不大足。
晚上,陸之遠早早地就回來了,兩人一道用了晚膳,又紅袖添香的夜讀了一會。
當然是陸之遠看書,白素素看男人。
接下來很自然的各自梳洗睡覺,躺在床上,白素素想著這樣美好的夜晚,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呢?
她伸手往旁邊移動了一下,手指觸碰到男人的身體,果然聽到那呼吸聲粗重了幾分。
白素素暗暗偷笑了一番,正準備再接再厲的時候,手腕便被握住了,她怯生生的抬頭,滿眼都是柔情的望了過去,嗓音溫柔得要滴水:「二爺︱︱」
陸之遠目光深深的看著她。
就在她即將閉上眼睛的時候,聽他道:「今晚月色宜人,我們不如出去走走?」
白素素:「……」我耳朵最近不好,您能重新說一遍嗎?

陸府大宅內,兩道黑  的影子又徘徊在後花園,最後停在昨夜他們捉蛐蛐的地方。
「呃,二爺,您還要捉蛐蛐嗎?」白素素對陸大人這奇異的愛好,有點不知道怎麼評價。
「嗯。」平平淡淡的一個字音,聽不出他的情緒。
白素素嘆了口氣,敢情這是巴巴的拉著她抓蛐蛐來了?
「二爺,您要那麼多蛐蛐幹什麼?」白素素問道。
「近來府中銀錢緊張,準備換點銀子花。」陸之遠回答得煞有其事。
白素素:「……」您能說點實話嗎?
陸之遠對捉蛐蛐謎一般的興致高,白素素做為一個合格的寵妾,這種時候自然要陪著。
不過令人無奈的是,他手法太差了,這一晚上忙碌了半天,依舊是一隻沒捉到。
白素素最後深感無奈,只好親自擼袖子上手了,只見她兩手左右翻飛,很快竹筒裡面便裝了三四隻蛐蛐。
「二爺,夠了吧,還捉嗎?」她真的很睏,哪有人大半夜不睡覺,蹲在地上玩這個?
陸之遠卻並未想就此放過她,拉著她埋頭繼續捉。
一眨眼,天空就開始泛亮,白素素驚訝的發現,他們兩個竟然這樣蹲了一宿,起來的時候腰痠得讓她半天沒敢動。

回到院子裡天已經徹底亮了,丫鬟們取了早膳回來,白素素便忍著睏意強行塞了碗粥和兩個包子。
相比她的睏意,陸之遠倒是依舊精神抖擻,除了臉上些許疲憊顯出了他一夜未睡,狀態比白素素好上不止一點。
「素素辛苦了,多吃點,晚上我們還要繼續。」陸之遠頗為體貼的給她夾了個包子放到碗裡。
白素素一口粥差點嗆到,頓時眼淚汪汪:「二爺,咱們能不能換個玩的?」
「不行,這個好玩,就玩這個。」陸之遠很是堅決。
白素素扯著嘴角,想乾笑兩聲,卻發現一宿沒睡覺面皮發緊,笑都笑不出來。
2015-12-09
蘇靜初 著  
2014-08-14
月夜 著  
2013-12-11
糖耳朵 著  
2017-05-03
粟米殼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