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308
書  名:侯府長媳(卷八)完
作  者:淮西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2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呂宋島一番激戰,以秦王為號召的神秘勢力終於瓦解,
那廂,朝中皇權更迭,晉王離那至高無上的寶座只差一步!
乍聞侯夫人病危、謝閣老意欲辭官歸鄉的消息,
即使再不情願,顧昀與謝景翕清楚,是時候返回京城了。
謝景翕早知回京難免攤上一堆糟心事,但情況卻比她想像中棘手,
二姐謝景琪離奇死在侯府別院,重蹈謝景翕前世的命運,
歷經兩世,幕後黑手終於浮上檯面,竟是她意料之外的人……

秦王餘孽、廢太子餘黨各立山頭,目標直指那把龍椅,
正所謂,權力迷人眼!晉王接受禪位,遲遲未能登基稱帝,
為全兄弟情義,顧昀決定暫留京城,助晉王一臂之力,
謝景翕成了挾制顧昀的籌碼,被有心人劫持,顧昀唯有拚死相救……
驚天一爆,隨著安奉侯府的覆滅,廢太子一黨徹底成為過往,
然京城的爭奪戰還在繼續,晉王與秦王,終要決出一個天意來!
經歷一場生死,謝景翕方知心之所托,不過是夫君、親兒罷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潭死水


京城的緊張局勢,在還未進京城之前就已經感受到了,謝景翕一行原本想在通州下船,但只到了天津港就被迫停船檢查。
居然已經到了要驗明身分才許進京的地步?這樣嚴防死守,搞得人心惶惶,端的不是明智之舉。
顧昀冷哼一聲:「這是自己挖坑往裡跳,遲早把自己埋了。」
嚴防死守的不是晉王,是兵部的人。
「提早下船也好,盛楦身體不舒服,坐馬車可能會好一點。」
謝景翕並沒有太過擔心,她畢竟是謝家女,兵部這點面子還是能給的,倒是顧莞不可暴露盛家人的身分,他們首先要防的大概就是盛家人。
顧莞一路抱著還在昏睡的盛楦,累得沒了脾氣:「早知道一個也不帶他們回來了,簡直給自己找罪受。」
謝景翕從顧莞手裡接過盛楦:「小孩子總是這樣的,帶他回來看看也好,老人家總是比較希望看見娃娃的。」
看在娃娃的分上,有些疙瘩便好解得多,盛楦沒能盡職盡責的保護他娘,回來給她娘當個和事佬也是可以的。
「唉,這些我都懂,其實妳不用開解我,我早就想開了,孩子都這麼大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總歸喊她一聲娘,又能有多大仇怨?」
的確沒有什麼仇怨,只是顧莞跟那個環境永遠有著不可調和的隔閡,這大概是一輩子無法解開的疙瘩,誰也不能真正明白誰罷了。
只是,謝景翕他們此刻還不曾知道,侯夫人早已纏綿病榻多年,潛意識裡,等的大概也是見這一面。

在天津港露了身分,等謝景翕一行要進京的時候,侯府已經有人來接。
侯爺派了趙管家過來,甫一見面,幾乎要老淚縱橫起來。
十幾年的光陰,當年守護侯府內外的趙管家,兩鬢也不可避免的染上了霜白,老態明顯,見了三姑娘跟大少爺、大少奶奶,激動得不能自已。
「大少爺、大少奶奶、三姑娘,你們可算回來了!」
這久違的稱呼,一下就把謝景翕幾人帶入了侯府的宅門內院,心情也隨之變得閉塞起來,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是啊,他們回來了,身不由己的回來了。
謝景翕首先開口:「趙管家還是老樣子,家裡可都還好?」
趙管家嘆口氣:「大少奶奶,都還好,就是夫人不太中用了,你們回來得也算是時候吧,再遲點,大概就見不上了。」
因為這個消息,大家本來就有些愁悶的心情乾脆沉到了谷底,更加不知道該用個什麼姿態與侯府兩老相見。
從劍拔弩張直接轉換到生離死別,即便隔了十幾年,仍舊叫人措手不及。
不中用了啊……
顧莞撇撇嘴角,人啊,真是太脆弱了!
明明前一刻還叫囂著染指她的人生,那麼的不容調和,早知道會如此,何必要互相傷害?這樣見面,不會太尷尬麼?
不過想想也好,吵不動了,意味著和平,顧莞過了十幾年太平日子,委實不想再劍拔弩張了。

不過,即使謝景翕他們都做好了放低姿態、和平相見的準備,但見到曾氏的那一刻,還是有些心驚︱︱躺在床上的那個已經蒼老、孱弱得辨不清模樣的貴婦人,真的還是當初的那個曾氏麼?
謝景翕看了一眼就離開了。
因為曾氏已經不怎麼認得人,以她們的關係,需要的時候,表面上可以維持個婆媳和睦的假象,不需要再維持的時候,也就算是個路人罷了,曾氏已經沒有餘力費心跟謝景翕說話。
倒是方姨娘還一如既往的服侍在曾氏跟前,見了他們,只是依著禮數客套幾句,沒有刻意熱情,也沒有刻意冷淡。
整個侯府就如同一潭死水,大家都失去了能夠較勁的人,生活也變得沒了目標,十年如一日的維持著現狀,不冷不熱,沒有波瀾。
方玳甫一回來,就去侯府內院轉了一圈。
等謝景翕從曾氏屋裡出來,方玳便跟她隨口匯報幾句:「是方姨娘一直管著家,除了二少爺不常回府,一切都很平常。」
方晚晴還是姨娘,那就意味著顧恆一直遵守承諾,沒有立新的二少奶奶,府裡的格局一成不變,所以才激不起任何波瀾。
方晚晴如願以償的接手管理侯府,當著某種意義上的女主人,她想要的都得到了,但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也難怪她會變得如此沉默、平靜,那應該是種心如死灰的認命。
就如同換了一種形式的出家避世,跟方晚晴上一世的結局殊途同歸。
不過,侯府是個什麼樣,並不在謝景翕的關心範圍內,原本這個地方就跟她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謝景翕吩咐方玳:「侯府的事就不要多問了,把院子收拾一下,咱們還在自己的院子裡暫住。」
本來謝景翕沒打算住在侯府,但瞧曾氏這個樣子,顧莞大概一時也走不開,總不能把她一人扔在這裡,所以便暫時住下。
至於謝景翕和顧昀原來的小院子,因為幾乎沒留什麼人在這兒,所以稍微有些荒廢,且要打掃一陣子才能住人。
稍早,趙章已經提前過來打掃了。
趙章的腿還微微有些跛,不知道是當時下刀的時候有偏差,還是單純的沒恢復好,總之每次看見趙章,謝景翕心裡都有深深的歉意,他的人生都在為顧昀付出,不能叫他這般結局。
還是讓裴子汐過來瞧瞧吧,趙章一身的功夫,跛腳太可惜了。

顧昀回來後,屁股還沒坐穩,便被晉王召進宮。
而謝景翕兩隻腳剛踏進自家院門,就聽說侯爺讓人來請,說要見她,她只好過去正院瞧瞧。
臨走之前,謝景翕囑咐方玳、趙章,沒事不要去其他地方轉悠,免得大家都以為他們是別有目的才回來的,反而又要尷尬。
但侯爺卻很希望他們是別有目的才回來,只可惜,他們回來的時候沒有帶上顧小魚,侯爺自然有點失望,因為這意味著,他們根本沒打算長住,只鑒於上次顧昀把話說得那麼絕,他已經不好再干預。
「去見過妳母親了吧?」
謝景翕回說:「見過了,只是沒想到如此嚴重。」
侯爺嘆了口氣,道:「妳能把莞兒勸回來,已經很好了,她們母女總是要見一面的,見過了,才能了無心願。」
真的能夠了無心願麼?恐怕不止吧,曾氏心底最大的結應該是顧青才對,大概注定無法圓滿了。
曾氏這個人爭強好勝了一輩子,卻是這場局裡最可憐的存在,最關鍵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局中,被人利用了一輩子而不自知。
「知魚她,長高了不少吧?」
侯爺欲言又止的問了這麼一句,自覺挺尷尬,轉眼就是四五年,能不高麼?他是想問為什麼不帶她回來,但知道問了也是白問。
「嗯,的確是長高不少,大姑娘了。」
「那就好啊,你們既然回來一趟,就多待幾天吧,妳娘家那邊,抽空過去瞧瞧,妳父親要致仕,遲早也會離京。」
「是,父親。」
跟侯爺說了一會子話,謝景翕便感覺到他有些消極。
消極的原因很多,生無可戀,或者前途無望,再或者就是明知自己所求無望,卻又硬撐著不肯放,無力又不能改變現狀,侯爺大概是後者。
因為晉王上位,安奉侯想要延續,便只有讓顧昀接手,但顧昀明擺著不肯接,所以對於安奉侯府的前途,侯爺其實已經不抱什麼希望。
然即便不抱什麼希望,侯爺還是想要搏一搏,至於怎麼搏,謝景翕沒有琢磨透,因為侯爺跟顧恆,大概還各有底牌。
不過眼下首要的,還是謝家的去留,她畢竟還記掛著一個謝景昱。
2014-08-20
端木景晨 著  
2015-06-03
鬼鬼夢遊 著  
2017-12-13
蘇合香油 著  
2018-03-07
粟米殼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