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404
書  名:嬌妾(卷四)
作  者:糖蜜豆兒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7-2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在陸二爺的辛勤耕耘下,白素素這塊好良田,終於「發芽」了,
喜訊確認未久,白素素就身中毒物百日紅,「陸小寶」性命受到威脅,
涉事丫鬟離奇暴斃,這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不甘小妾先她有孕的主母羅氏?還是視陸二爺為眼中釘的繼婆婆喬氏?
陸二爺震怒,不管是哪個「牛鬼蛇神」,他絕不放過!

白素素被寫進話本子《白狐害人記》,成為吸食主母元氣的妖狐?
她捧著鏡子,捏著肉包臉,得意的說:「書上說我是隻美艷的狐狸精。」
看著將臨盆的圓滾滾小女人,陸二爺心道:可真會安慰自己……
未料,京城裡「陸大人寵妾滅妻」的傳聞漸盛,皇帝下令他回家思過,
原來策劃這起風波的,竟是陸之遠的妻族羅家,
陸二爺要如何自這處心積慮的惡意攻訐裡脫身?
為保白素素母子平安,他又會出何奇招?
第九十八章 關鍵人物死亡


蘇姑姑將白素素的衣物翻找出來,一一檢查,果真就發現了幾件被月霖香薰過的衣裳。
這幾件衣裳說來也巧合,竟然都是那日蘇姑姑離府出門之際,繡房送來的那幾件。因為是新送來的,白素素這幾日便一直穿著。
有了線索自然好查,順著線便查到了繡房一個叫素珍的繡娘身上,白素素的幾件衣裳都是出自她手。
蘇姑姑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疼,陸之遠沒說她什麼,可她自己覺得丟人,枉她在宮裡混了一輩子,什麼手段沒見過?那宮牆之內,才是這世上最黑的、最冷的,看不到盡頭的地方。
見過了大風大浪,如今她竟然栽在了這麼個小小院子裡,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耍了手段,這無疑是狠狠地打了她的臉。
素珍是個繡娘,據她交待,那日她突然鬧了肚子,便將衣物交給了一個叫翠兒的小丫鬟送去。
蘇姑姑便又派人去捉翠兒,幾乎將陸府都找遍了,但就是找不到這個人。
三天後,天降大雪。
雪停下之後,下人們清掃積雪,不小心有個丫鬟在後院一口廢棄的井裡發現了一具屍體,弄出來一看,正是失蹤多日的翠兒。
她是送衣物去的丫鬟,這件事很關鍵的一個人卻突然死了,等於找了一半的線索突然斷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想起來,翠兒跟沁芳院的塗嬤嬤有關係,翠兒是塗嬤嬤硬塞到繡房打雜的。
這事扯到了塗嬤嬤,自然跟羅氏逃不開干係,蘇姑姑目光深了深,羅氏是主母,白姨娘是妾室,妾室先主母而有孕,主母想除之後快也說得過去。
她不敢自己擅自猜測,匆匆回去將此事回稟了陸之遠。
「查!」
陸之遠只給了一個字的回覆,蘇姑姑應了聲,轉身領著人去了沁芳院。

羅氏這段時間深居簡出的養病,一來確實有些撐不住,她這個身體一到冬季便會比平時虛弱不少,加上今年天又格外冷一些,所以入了冬以來,她幾乎是連屋子都沒出去過。
早晨剛起來,還沒等用膳,那邊塗嬤嬤就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開始抹眼淚:「夫人,您要給奴婢做主。」
羅氏嚇了一跳,伸手虛扶了一把:「嬤嬤有事起來說,這是怎麼了?」
塗嬤嬤一邊抹眼淚,一邊將翠兒的事情說了。
翠兒原本是打雜的粗使丫頭,有一次塗嬤嬤摔傷了腰,翠兒幫著沒少幹活,塗嬤嬤病好後,心感她是個實誠丫頭,想著她也算機靈,便給塞進了繡房去,讓她學點手藝。
可誰知道現在翠兒牽扯到了下毒謀害白姨娘這事情當中,而且現在她還死了。
塗嬤嬤收到消息立刻就慌張了,人是她弄到繡房去的,這時候出了事,肯定會懷疑上她的,她左思右想了半天也沒個好辦法,只能去找羅氏求助了。
羅氏聽完了她的話,眉頭深深皺起來:「說了妳多少次,妳總是不聽我的。」
塗嬤嬤這個人喜歡認乾女兒,她自己一輩子沒有生養,就很喜歡年紀小的丫頭,遇到順眼的就認個乾女兒。
羅氏為此說了塗嬤嬤幾次,但想著也不算個大事,最後都由得她去了,沒成想這回就出了事情。
「我能有什麼辦法?妳的好女兒幹的事情。」羅氏沒好氣的說道。
「奴婢知道錯了,您這次一定要救救奴婢,他們肯定以為翠兒是受奴婢指使的。」塗嬤嬤老淚縱橫,哭得十分的可憐。
羅氏看著心有不忍,最終軟了語氣:「妳跟我老實說,這事情是不是妳做的?」
塗嬤嬤低著頭擦了把眼淚:「不是,奴婢對天發誓,此事不是奴婢做的。」
羅氏點點頭:「起來吧,若真不是妳做的,沒人動得了妳。」
塗嬤嬤這才從地上起來,與此同時有丫鬟進門,說是荷風院的蘇姑姑來了,奉命帶塗嬤嬤去問幾句話。
羅氏自然不會應允,她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的打量著蘇姑姑:「有什麼話就在這裡問吧,我身子不好,離不開塗嬤嬤的照顧。」
蘇姑姑聞言,目光又深了深,羅氏這是要護著塗嬤嬤了,她垂首應道:「那奴婢便在這裡問了,要是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夫人不要見怪。」
翠兒的事情既然查到了塗嬤嬤身上,自然沒有不問的道理,蘇姑姑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遍,方才開口:「翠兒可是塗嬤嬤妳讓人送到繡房裡面去的?」
塗嬤嬤有了羅氏在身邊,底氣足了不少:「是我讓人送去的,但她做什麼事跟我沒關係,我只是看那丫頭可憐,年紀不大還要整日做粗活,這才讓她去繡房學點手藝。」
蘇姑姑點點頭:「那翠兒的死,塗嬤嬤想必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塗嬤嬤怒道:「當然不知道,她死不死的跟我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我害的。」
蘇姑姑又繼續問了幾個問題,把塗嬤嬤問得面紅耳赤,她氣急敗壞的道:「這要是我下毒謀害二爺的子嗣,讓我天打雷劈。」
一聲清脆的瓷器碰撞聲響起,打斷了塗嬤嬤的話,蘇姑姑轉頭便看到端著茶盞的丫鬟一臉驚慌失措的站在門口。
見眾人目光看去,丫鬟忙垂首賠罪:「奴婢剛才一時不小心,打翻了茶盞,請夫人恕罪。」
「整天毛毛躁躁的,去換了新茶。」羅氏皺了皺眉,擺手道。
蘇姑姑問題問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辭而去,雖然懷疑此事和塗嬤嬤有關係,但如今沒有確鑿的證據,也不能就憑著翠兒是塗嬤嬤引薦的,就拿她處置了。
等人走了以後,塗嬤嬤還有點餘怒未消的模樣,罵罵咧咧了好幾句,見羅氏面有不豫,這才收了話頭。
青莓重新換了新茶回來,擺好正要退下去,那邊羅氏的聲音響起來:「妳剛才怎麼了?」
青莓一愣,面上有片刻的慌張,很快開口道:「奴婢剛才一時手抽筋,所以沒拿得住茶盤。」
羅氏又看了她一眼,坐了這麼久,身子也有些乏累,擺了擺手道:「下去吧!」

那邊蘇姑姑去了陸之遠的書房,將事情一一回稟了一番。
「蘇姑姑覺得此事和塗嬤嬤有沒有關係?」陸之遠沉默許久之後問道。
若是和塗嬤嬤有關係,勢必羅氏也擇不開,現在證據還沒有,蘇姑姑自然不會亂推測。
「奴婢還需要點時間才能查出來。」
陸之遠點點頭:「去吧!」
從書房出來,蘇姑姑又緊接著去了一趟陸老太太的院子。
府中出現了毒物百日紅,而且直接便是想要謀害陸之遠的子嗣,如今涉事丫鬟又突然死了,鬧成這樣,自然驚動了陸老太太。
蘇姑姑去稟報了一番,這番下來日頭已經西斜,她才回到了荷風院。

白素素在床上躺了一天,服了藥,顯然精神好了不少,她現在有孕,藥物不能隨便用,也是杜御醫見多識廣,在保胎藥中加了味性平溫和的藥草,既能起到安神的作用,又不傷害腹中孩兒。
但即使如此藥的劑量也不能加大,只能慢慢服用,以調理為主。
白素素睡了會,夢裡還是隱隱有點不安,醒來一睜開眼睛,便看到坐在床邊看著她的男人。
這會夕陽的暖黃透過窗戶紙灑在屋子裡,有暖暖的柔光照在臉上,陸之遠目光柔和,五官俊美,見她醒了,唇邊勾出淡淡笑意:「餓不餓?」
白素素淺淺笑了笑:「餓了。」
陸之遠伸手扶著她坐起來,彎腰取了鞋子,給她套在腳上。
白素素心中有點點暖意緩緩淌過心頭,那感覺彷彿蜻蜓點水般,撓得她的心頭癢癢的。
晚上陸之遠和她睡在一起,許是擔憂她夜裡又夢魘,他故意睡得晚了一些,等旁邊女人勻緩的呼吸聲響起來,他才慢慢合上了眼睛。

蘇姑姑最近很煩惱,翠兒死了之後,線索直接斷了,塗嬤嬤那邊,蘇姑姑試探了幾次都是無功而返。
「姑姑,昨夜有人在後院那口廢井邊上燒過冥紙。」丫鬟在蘇姑姑身邊回稟道。
蘇姑姑眼中一動:「是什麼人,可有看到?」
那丫鬟搖了搖頭:「早晨清掃的婆子發現的,想必是半夜偷偷過去的,並沒有人看到是何人所為。」
蘇姑姑點點頭,過了片刻終於笑了起來:「既然魚兒露了頭,那我們就設計讓魚兒上鉤。」
陸府後院鬧了鬼,這消息不知道是何人所傳,一傳十,十傳百,很快下人們之間便流傳著這個消息,傳得煞有介事。
據說有個婆子起夜去解手,路過那口廢井的時候,看到一個白衣女子坐在井口哭泣,她以為是哪裡的小丫鬟受了委屈,便過去查看一番,誰成想,剛一靠近,就發現那女子沒有腳。
據傳言,人死了若是有怨氣不散,則會化為厲鬼,而厲鬼沒有腳。
下人們都在傳,自然也傳到了羅氏院子裡面,青莓一邊默默收拾著茶具,一邊聽著幾個小丫頭在那裡說話。
「你聽說了沒有?聽說那女鬼昨晚還在井口唱歌,怪嚇人的呢!」
「聽說了,前幾天還有人聽到哭來著,聽說是怨氣不散,想來找害她的人報復呢!」
「聽說是女鬼回來索命的,不知道是誰害那個翠兒的?」
「別說了別說了,怪嚇人的。」
啪!
一聲脆響,茶杯掉落在地,四分五裂的碎瓷片散了一地,滾燙的茶水濺落在女子裙邊,染出一圈層層疊疊的圖案來。
2015-09-16
清楓聆心 著  
2013-10-23
柳暗花溟 著  
2014-07-30
一樹櫻桃 著  
2017-07-26
半袖妖妖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