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501
書  名:御定佳偶(卷一)
作  者:醒時夢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08-0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照過來,照過來!京都最新八卦——
新婚之夜,郡主親自闖上花樓,鬧郡馬「洞房」!

御定的金玉良緣,砸成了人人茶餘飯後的奇聞,
身為當事人的懷真郡主——甄真,其實也很無奈啊!
她和賈謙自來八字不合,八竿子湊不成「好」的兩個人,
哪知天外飛來橫禍,如今他們竟然要擠同張床?
聖意不可違,甄真認命上了花轎,
可這並不代表她會忍氣吞聲,放任自家郡馬打她的臉,
既然無法和離,那她更加不能夠低聲下氣,滅自己威風,
夫君不可靠,夫家糟事一籮筐,人妻只好當自強!
寧為「攪家精」,她也絕不當憋屈的賢妻……
第一章 冤家


紅燭搖曳,鴛鴦暖帳,滿室旖旎。
本應在新房的郡馬賈謙,此時卻在萬花樓裡頭偷香,只見他眸色含春,面色微紅,衣衫半敞,身上跨坐一嬌媚女子。
那女子雖長裙及踝,上衫卻僅餘一件香妃色鴛鴦戲水肚兜,紅唇微張,媚眼如絲:「爺,你今兒真的要歇在畫眉這兒?可就不怕你府裡頭那位新進門的郡主?」
喚作畫眉的女子聲音嬌滴滴的,隱隱含著幾分春意,塗著蔻丹的纖纖細指戳在賈謙微露的胸膛上,叫人心中一片酥麻。
整個京都誰人不曉得?上年冬月,文帝一道聖旨,將那位惡名在外的懷真郡主,賜婚給了威北侯府色名在外的二公子賈謙,便是婚期,也是欽天監算好了,一同在聖旨上頒下來的。
婚期就是今兒!
白日裡,多少人圍觀了這場婚事,郡主出嫁,十里紅妝,侯府迎親那也是風光大辦,光流水席就得辦上三天三夜的。
可誰能想到?那位惡名在外的郡主才進了侯府,這位色名在外的二公子卻連喜服都來不及脫,便上了這京城有名的萬花樓。
畫眉心中嗤笑一聲,那位便是郡主之尊又如何?連個男人都拴不住。
賈謙將畫眉的柔荑握在手裡,在她滿是脂粉的面頰上吧唧香一口:「怎的,爺今兒寵幸妳,妳怕了不成?」
此時此刻,他心裡眼裡都是這位滿臉媚色的美嬌娘,哪裡還記得新房裡頭的懷真郡主?
這門親事本就是強買強賣,他同甄真自小到大都不對付,見面不打架也是要吵上幾百回合的,哪裡做得成夫妻?偏偏如今她還佔著自個兒正妻的位子,日後就是死了也要同他一塊埋進祖墳裡頭。
想到這個,賈謙就覺得晦氣,也不曉得自家那個當了皇后的姑姑到底怎麼想的?文帝糊塗,難道她也跟著糊塗不成?
畫眉嬌嬌一笑,衝賈謙拋出了一個媚眼:「爺說哪裡的話,等會兒是誰怕誰還說不定呢!」
說著,她便欺身上前,將身前一對柔軟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笑得越發嫵媚。
賈謙吞了吞口水,子孫根也跟著起了反應,男人這些事兒不消人教的,他雖是第一回,卻也曉得手要往哪摸,東西要往哪進。
他將畫眉按在身下,都快揉出水來了,可偏偏他褻褲還未來得及褪,就被人給攪了這番好事。
雕花門從外頭被踹開來,門板還晃蕩幾下,發出巨大的聲響,賈謙從溫柔鄉裡抬起頭來,正要怒斥一句,可待看清楚來人,整個人便炸了起來。
「妳……」他猛的從畫眉身上爬起來,提著剛鬆了腰帶的褲子,指著那人,卻堵得一口氣都上不來。
那人一身真絲紅金繡龍鳳呈祥嫁衣,裙襬綴著指甲蓋大小的東珠,原本頂在頭上重達幾斤的鳳冠已經取下,散落的青絲隨著動作隨意的落在肩上。
她面上妝容十分精緻,長眉微挑,杏眸圓瞪,紅唇勾起露出一抹冷笑,隱隱透出幾絲寒意。
這人也不是別的,正是今日同賈謙成親的懷真郡主,甄真!

甄真手裡捏著一柄長鞭,自然的垂落在地,那雙水汪汪的杏眸上下將賈謙打量一回,最後才停在他褲襠那兒,嗤笑一聲:「本郡主還以為郡馬有疾,不能人道,這才從侯府逃脫出來的。」
說著,她又將目光落在那衣衫半褪的畫眉身上,打量半晌,這才不屑的道:「想來是沒有成事的,看來還真是有隱疾。」
任哪個男人都忍受不了這種屈辱,更何況一向色名在外的賈謙,他氣得臉紅脖子粗,盯著甄真,恨不能將她生吞活剝了:「爺有沒有隱疾,妳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爺的根是要留給女人用的,而妳……」
賈謙氣極,冷笑一聲也將甄真上下打量個遍:「而妳便是岔開腿,在爺眼裡也不過是個男人。」
他這話說得極齷齪,可甄真似是聽得多了,也不惱,大紅的鳳頭鞋踩在木地板上隱隱有咯吱聲響。
她停在他跟前,望著他那雙因怒火而激得發紅的眸子:「一個有隱疾的人也算不得男人吧!」說著,她咯咯一笑:「你放心,你就是岔開腿在本郡主跟前求著,本郡主也是不屑多看一眼的,還不如養幾個聽話的面首呢!」
賈謙嘴角抽了又抽,被甄真噎得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她這是說要給自個兒戴綠帽?又說自個兒還不如面首,還是幾個面首!
甄真陰惻惻的笑,越過賈謙,側眸看了床榻衣衫不整的女子,突然就問道:「妳叫什麼?」
「回郡主,奴家叫畫眉。」畫眉恭恭敬敬的回答,可眉眼裡卻藏著得意與譏諷,就算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又如何?這還是新婚夜呢,卻穿著喜服上花樓來同個花娘搶男人!
她以為甄真看不懂自個兒眼裡的情緒,卻不想甄真自來是一個忍不得的,手腕一轉,抬手便是一鞭子下去。
眾人都還未反應過來前,甄真便已經抽得畫眉的胳膊皮開肉綻了,嘴裡卻同賈謙說:「本郡主不要的,也容不得別的撿了去。」
畫眉被這一鞭子抽得驚叫一聲,疼得冷汗直冒,水汪汪的眼睛含著滿滿委屈,靜靜的看著賈謙,好不可憐。
甄真見著這狐媚樣便不喜,再要抬手卻被賈謙一把捏住長鞭。
他眉頭蹙起,面色黑得猶如鍋底灰一般,怒斥道:「妳這樣子跟個潑婦似的,到底有完沒完?」
甄真手裡的長鞭被賈謙扯住,也不掙扎,只冷冷的道:「如今曉得本郡主是潑婦,當初又為何不抗旨拒婚?」
她的聲音涼涼的,沒有一絲情緒,卻透著幾分不甘:「既沒有本事抗旨拒婚,卻有本事在大婚之日如此作踐我,還真當自個兒是個男人了?」
她說的每一句都直戳賈謙的心窩,將他身為男子的自尊都踩在爛泥裡。
「不過一個賣肉的女子,也敢來嘲笑本郡主?當真覺得本郡主是一個好欺負的了?本郡主今日就是打死這個賤人又如何?」
甄真是氣的。
這門親事便是兩人再不願,可好歹也給她留些體面,日後井水不犯河水,那也是極好的,可賈謙這般作踐自個兒,那還需要什麼體面?她便索性破罐子破摔。
他不叫她好過,她也定然不叫他有好日子。

「妳敢,爺還沒死呢!」
賈謙赤紅著眸子,他未必就真的在乎畫眉的性命,不過覺得被甄真連罵帶打的,實在沒有男子氣概,且又是在這等煙花之地,被人傳出去,只怕一輩子抬不起頭。
「有什麼是本郡主不敢的?」甄真可不是什麼弱女子,這門親事,便是她心中再不喜,她也嫁過來了,雖她服了軟,卻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負了去。
今日他賈謙敢穿著喜服就上花樓,給她難堪,那她不討回點什麼,實在對不住自個兒這個郡主的封號。
怒火從心底燒起來,甄真勾唇冷笑一聲,用力從賈謙手裡抽回長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落在他身上。
那鞭子跟淬了毒似的落在他身上,立馬便見了紅。
「甄真,妳真當爺不打女人!?」那鞭子恰巧落在賈謙的肩頭連著胸膛那塊,雖傷得不深,卻也疼得他涼氣直抽,他壓根沒想到甄真突然就對自個兒動起手來,頓時氣得一雙桃花眼越發紅通通的。
一旁哭哭啼啼的畫眉也被這陣仗嚇了一跳,往日裡只聽說過這位郡主的惡名,從未見識過,如今而見了,卻是真的擔得起這番惡名的。
也不知畫眉究竟存了什麼心思,偏生這個時候還要添柴加火,面上掛著淚,好不可憐的顫聲道:「爺,你消消氣,都是奴家不好,惹了郡主不快,今兒總歸是爺跟郡主的大喜日子,莫要為了奴家傷了和氣。」
「賤婢,什麼時候輪到妳說話了?」甄真最是不喜這等矯揉造作之人,且這人存心不良,更加惹得她不快。
鞭子一揚,她便又落一鞭子在畫眉白皙的後背之上。
只聞得畫眉一聲慘叫:「爺,救救奴家……」
「甄真,今兒爺不好好教訓妳,爺就不姓賈。」賈謙氣得失了理智,被畫眉這麼一說,本就覺得沒面子,又見甄真越發不把自個兒當回事,更是怒火滔天,眼裡帶著火氣,也不管甄真究竟是不是女子了。
賈家乃是武將出身,如今雖貴為公侯之家,可賈家子弟沒有一個不是自小開始學武的。
賈謙動起真格來,甄真一點便宜都佔不到,兩廂不過行得數十招,她便已經敗下陣來,被他抵在牆壁上動彈不得。
「別給臉不要臉,真當妳是個郡主,爺就怕了不成?」賈謙輕佻的一笑:「莫不是覺得爺今兒沒跟妳洞房,妳心裡不平衡?」
他自來放浪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伸手就挑她那大紅喜服的領子,隱隱看到藏在喜服下好看的鎖骨:「妳若想,爺今兒就在這裡成全妳好了。」
受了奇恥大辱的甄真,既沒大哭,也沒大鬧,只勾唇冷冷一笑,眉眼裡俱是殺氣,手上掙扎一回,抬腿便往賈謙的子孫根那處踢去,絲毫不留情。
賈謙如何料到會有此一劫?丁點都不曾避開,叫她踢得滿襠,簡直痛不欲生。
甄真冷眼看他捂著那處上躥下跳,拾起自個兒的長鞭,瞥了畫眉一眼,冷聲道:「此番若是不和離,我定要你跪下給姑奶奶我磕頭賠罪。」
賈謙痛得冷汗涔涔,怒火燒心的指著甄真:「妳這毒婦,爺要不休了妳,就給妳當孫子。」
2016-11-23
錄仙 著  
2015-09-23
朱砂 著  
2015-10-21
顧慕 著  
2015-11-04
一樹櫻桃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