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7909
書  名:錦堂歸燕(卷九)完
作  者:風光霽月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逢梟這樣的鐵漢,真動了心,便是甘願付出一切,乃至於生命。
他抗旨離京,就算面臨天子的雷霆震怒,也要尋回秦宜寧!
經過生死考驗,秦宜寧才明白,逢梟果真待她情比金堅,
如今,她只要全心信任他,等著他們愛情的結晶降生便是。
誰知夫妻倆剛回到京城,迎面就是周帝謀劃已久的一張大網,
九項大罪劈頭砸來,要將她夫君和她未出世的孩子都送下地獄……

未到手的寶藏成了周帝的心病,偏生京城流言四起,
傳言寶藏已被運到大周,更有故人「天機子」送上批算,
一句「九月九,金光現」,就讓周帝心生猜忌,軟禁百官,
只是誰也想不到,九月初九,等待他們的不是金光,而是火光!
秦宜寧看破天機子的圈套,可終究晚了一步。
難道他們的努力,只能換來「天人永隔」的結局!?

第二百五十七章 道義


地窖之中,秦宜寧、陸衡和哈爾巴拉聽著遠去的腳步聲,漸漸的鬆了一口氣,但是他們絲毫不敢輕舉妄動,依舊撐著洞口,不敢露出絲毫的破綻。
查干巴拉在外頭擰著眉頭,一臉肉疼的表情送搜查的官兵離開,被搜查不說,還無緣無故就被砸了一口缸,他們這樣的小人物不敢有絲毫的怨言,以免招惹來更大的事端。
可一口大缸對於他們來說,是很珍貴的東西。
官兵們見查干巴拉這副慫樣,心裡就更加的爽了,彷彿得到了極大的成就感。
待到這些人都走遠了,查干巴拉也不敢去後院,而是到了前廳之中,與族人擠在一起取暖,並且暗中叮囑這些人,千萬不要洩露了秘密。
地窖中,秦宜寧低聲問陸衡:「剛才外頭他們在說什麼?」
因為空間很大,又有通風的洞口,深秋即將入冬的天氣,在地處北方的韃靼,地窖裡竟然要比外面暖和得多。
陸衡在黑暗中看不清秦宜寧的模樣,但依舊摸索著靠近了她一些,在她耳邊低聲將他聽見的說了一遍。
秦宜寧專注的聽完,擰眉道:「我覺得事情這樣還沒完,以思勤的謹慎和狡詐,他很有可能已經在外頭佈置好了天羅地網,這一次沒有搜到,是他們沒有想到彌諾部還有地窖,等思勤逼得急了,他們也就該動作了。」
「我也是這麼覺得,只是現在貿然離開地窖,很有可能被他們留下的眼線看到,查干巴拉也不好去觀察搜查之人到底是否撤退了。」
秦宜寧道:「那咱們就先在這裡等一等,待到夜深人靜時,再想辦法出去。」
陸衡贊同的頷首。
哈爾巴拉聽不大懂他們兩人在說什麼,陸衡便又低聲與他解釋了一邊,最後道:「我們不能在繼續留在這裡了,若是再不想辦法離開,很有可能會被思勤抓到,到時彌諾部就危險了。」
哈爾巴拉聞言,緊張的咬著指甲,似乎是在掙扎的下著什麼決定。
過了許久,哈爾巴拉才道:「到了夜裡,咱們想辦法繞出去,離開大都。」
「你們也要離開大都?」陸衡擔憂的道:「你們彌諾部還有那麼多的族眾,你們也要好生保護他們,與狡詐如狐的思勤作對,以他的心狠手辣,恐怕將來根本就是死路一條。我勸你們還是謹慎為上,先要保證大家的性命才是要緊。」
哈爾巴拉聞言感動一笑,開懷的道:「我就知道沒有救錯人,我知道你們兩人都是正派的人,不會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就不管我們了。」
陸衡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逗樂子?若不是你們出手相助,我們早就被抓去了,這段日子朝夕相處,彼此都是血脈弟兄了,我們若是做出對不起彌諾部的事,還能算人嗎?」
哈爾巴拉被說得極為動容,感動的吸了吸鼻子。
其實真正說來,他與陸衡和秦宜寧相識的時間真的不長,他剛才有那麼一瞬在被追兵搜查時產生了後悔情緒。
他甚至是覺得,若真的搜到他們頭上,陸衡二人一定會想辦法先逃走,到時就不管彌諾部的死活了。
可現實卻是陸衡二人仍舊在堅守道義。
他們韃靼在常年與大周做生意時,就對大周人產生了一些不好的印象,覺得大周人奸詐狡猾,都是不可深交之人。
現在他真的是徹底的看透了,大周也有實誠人,韃靼也有思勤那樣的小人。

秦宜寧、陸衡和哈爾巴拉就縮在地窖裡,靜靜的聽外頭的動靜,低聲的交談著,秦宜寧與哈爾巴拉語言不通,陸衡便在中間充當翻譯,也是一派祥和模樣。
如此很快便到深夜。
就在秦宜寧和陸衡思考著到底要不要鑽出去時,外頭就忽然聽見查干巴拉壓低的聲音。
「沒事了,你們快出來吧,周圍巡邏的人已經走了。」
三人聞言立即蹲著身子挪到洞口,將缸底等物挪開,一個個灰頭土臉的爬上地面,呼吸著空氣中帶著潮溼的泥土冷硬的氣息。
秦宜寧被寒冷的夜風吹得打了個寒噤。
查干巴拉就拉著他們快步進了屋內。
幾人圍著火堆坐下,又有族中之人給他們端來熱騰騰的米湯和乾餅子。
秦宜寧就著熱米湯吃了幾口餅子,便低聲道:「如今城中戒嚴不知道是否還那麼嚴格,若是稍有放鬆了,咱們便趁機趕緊出城吧!一切都可以等出了城再從長計議。」
陸衡點頭,將秦宜寧的話說給周圍的人聽。
彌諾部的族人們聞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尤其是哈爾巴拉和查干巴拉。
當初誰能報復仇誰就做彌諾部的族長,這是已經在祖宗牌位跟前發誓的。
他們兄弟自然都不是怕死的孬種,雖然如今是要認兩個大周人為族長,心裡到底有點彆扭,可是相處這一段時間下來,他們對陸衡的脾性、手段已經有了很深入的瞭解,對其人品也真正信任了。
如果將來彌諾部由這樣聰明又見多識廣的人來做族長,縱然他們的部族不會再如同從前時候那樣人口昌盛,擁有一大片水草豐美的草原,可是他們活下來的這些族人們,應該都能過上好日子。
「陸二爺,我也與你說過,我們彌諾部的人吐口吐沫是個釘,絕不會反悔,如今陸二爺和王妃就是我們部族的族長,往後一切都託付給你們了!」
哈爾巴拉和查干巴拉也只有在這一瞬才最為和睦,沒有彼此瞧不上對方的性格,只想著報答秦宜寧和陸衡殺掉阿娜日,給他們父母報仇的恩情。
陸衡聞言推辭道:「我明白你們的好意,也感受到了你的一片真誠之心,但我們畢竟是大周人,我們若是做了彌諾部的族長,豈非等於彌諾部都成了大周的?我們是朋友,也是弟兄,這樣的事我不能對彌諾部做。我們可以是世世代代的好友,可以相互扶持,但你們兄弟兩人才是彌諾部的主人,我相信這樣的決定,你們的父母在天上也會認可的。」
這番話說得眾人都十分動容。
哈爾巴拉和查干巴拉想起慘死的父母,也都不禁溼了眼眶。
可是既然做了決定,他們就不能反悔,這是臉面,也是道義。
秦宜寧在一旁聽著他們語如濺珠,更加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若是語速慢一些,她還能聽懂簡單的詞彙,猜測一番。
陸衡便與秦宜寧解釋了一下,秦宜寧想了想,也贊同陸衡的決定,他們畢竟是外族,而且她吸取青天盟的教訓,現在是不敢隨意接手任何組織了,因為帶來利益的同時,或許背後還藏著更大的危機。
「現在不是討論這件事的時機,我們要想的是怎麼才能逃出去?今天已經有追兵來搜查了,就說明思勤已經騰出空來了。若再來一次全城搜捕,咱們恐怕沒那麼容易逃脫,到時候彌諾部也會被牽累。再可怕一些的,萬一彌諾部被盯上了,後果不堪設想。」
陸衡也皺著眉點頭:「妳說得是,問題是要逃出城,也是會面對追兵的,從此處通往大周與韃靼邊境的大路,恐怕不方便走。」
秦宜寧抿著唇,低聲道:「難道咱們要再進一次沙漠?」
陸衡一想來時一路受的那些苦,不由得渾身打了個寒顫。
可是仔細分析,若真的逃出城,以思勤的智謀和天機子的測算,肯定不可能一點痕跡都不露,他們必定是會出動大批的追兵來搜捕的。
若走大路,很容易就被追上了。
但若走沙漠,他們只要準備充分,逃脫的希望就很大。
天氣漸漸寒了,沙漠裡越發的不好走,他們要做的準備需要更加的全面。
陸衡抿著唇,將這個決定與查干巴拉他們兄弟商議。
兩人聽得直皺眉,可是仔細聽了陸衡的分析,也覺得若能出城,沙漠的確能夠幫助他們擺脫追捕。
「既然這樣,我們就準備起來吧!我明天出城去,悄悄地聯絡在城外的族眾,詢問他們是不是願意跟著我們遷徙?離開大都,到了邊境上,那裡地廣人稀,總能找到生存的空間,要進入沙漠,我們必須要做充足的準備。」查干巴拉道。
哈爾巴拉擰著眉頭:「這倒是容易,只是怎麼才能悄無聲息的將你們帶出去?」
秦宜寧抿著蒼白的唇,片刻才道:「調虎離山。」
陸衡微笑點頭:「英雄所見略同。」

2017-04-19
董無淵 著  
2016-03-16
冬天的柳葉 著  
2014-05-21
糖拌飯 著  
2017-10-03
莫惜紅衣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