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103
書  名:如意花嫁(卷三)
作  者:秦子桑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09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妻寶在側,如意的小日子過得美美美,
只不過,枕邊人太招桃花,她這小嬌妻也是無限煩惱啊!
林長樂「色心不改」,仍對越洹虎視眈眈,
他這廂流水無情,如意那兒便遭各方有心人的惦記,
難得偷偷出門逛大街,卻被情敵率眾攔道,還被昭華郡主當「人質」,
這這這……一邊是婆婆,一邊是夫君……
哎,如意只能三聲無奈了,小媳婦難為啊!
果然高門高風險,權貴交際簡直可謂多災多難,
一場公主壽辰,卻引發越家姐妹互毆,聽聞了國公中毒事件,
為了那麼些身外之物,機關用盡,實在太折騰了啦!
要如意說嘛,平平安安便是福,抱住夫君最要緊……

 
第七十五章 攔道


如意主僕說說笑笑間,進了街邊的布鋪。
掌櫃和夥計看她們三人模樣,便知道不是一般人家的女眷,連忙笑臉相迎。
如意四處看了幾眼,並沒有很入眼的,抱歉地對掌櫃笑了笑便又出去了。
再次上了馬車,也快到了中午,天也熱了起來,如意不打算再逛,便叫車伕直接回府去。
只是,馬車行出去還沒有多遠,忽然又停了下來。
「夫人,有人擋了路。」車伕的聲音從外頭傳來。
如意今日出來並沒有坐自己的珠纓翠蓋車,只是國公府裡一輛女眷出行時候的普通車,沒有品級的限制,故而四周是顏色稍稍深一些的紗簾,也是夏日坐車的時候舒適些的意思。
隔著紗簾,如意主僕三人也看見了,前面路上亦是一輛車,也不知道是哪家女眷乘坐的,周圍齊刷刷站著許多的勁裝護衛。
「小姐……」錦兒憂心忡忡,低聲對如意道:「我怎麼覺得,來者不善呢?」
如意點頭。
一般來說,馬車在街上走個對頭,實在是常見。
如果是窄路,一方讓一讓也就過去了。
可眼前這條街,算是京城裡比較繁華的了,足可供兩輛馬車並行,但是前頭那輛車卻是穩穩當當停在了路中間,護衛散開,擺明就是攔路啊!
如意眉尖蹙起,剛剛她去布鋪時,分明還沒有那輛車呢,難道是奔著她來的?若真是這樣,哪怕她讓開路,恐怕對方也不會罷休。
可她一個安安分分待在內宅裡的小女人,能得罪什麼人呢?
莫非……是越洹的愛慕者?
晃了晃頭,如意才拋開了這分胡思亂想,透過紗簾隱約看到了對面車上簾子被挑開,先下來一個侍女模樣的人,緊接著就是個紅色身影跟著下來。
對方一露面,如意先是吃了一驚,隨後就歎息。
對面那位衣袂翩飛的華服少女,可不正是只有一面之緣的長樂縣主嗎?現下該稱為林長樂了。
錦兒這個烏鴉嘴,對方果然是來者不善吶!

「花如意,妳給我下來!」林長樂身上流著皇室血脈,親外公是當今皇帝,靠山硬得很,從小又被榮泰公主嬌養,從來都是自認尊貴,旁人都是草芥,只是遇到了越洹之後,一顆芳心都繫在越洹身上。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越洹卻偏偏娶了如意這個侯門不上檯面的庶女,還如珠似寶地捧在手心裡,這叫林長樂如何能夠甘心?
再加上,因如意的緣故,母親被禁足,自己的爵位也丟了,成了京城裡的笑話,這就更叫林長樂將如意恨到了骨子裡。
今日上街散心,卻是冤家路窄,居然碰見了落單的如意,林長樂看著那道紗簾後俏生生的人影,心中自有新仇舊恨,雙眼幾乎能噴出火。
心下一橫,林長樂咬牙命令護衛:「去把車裡的人拉出來,我倒要看看,沒了給花如意撐腰桿子的人,她那張巧嘴還有沒用!?」
許是骨子裡遺傳了榮泰的瘋狂和悍性,林長樂說到最後,眼睛裡竟然閃爍了幾分惡毒的光,見護衛們遲遲不動,厲聲喝道:「還等什麼?我的話你們敢不聽?」
護衛無奈,紛紛上前。
錦兒、繡兒都大為吃驚,眼前這個貴女容貌極美,但氣焰卻是囂張的不行!
「小姐,怎麼辦?」
那些護衛瞧著個個都是人高馬大的,真要是過來,那該怎麼辦?就算加上車伕大叔,他們也才四個人,明顯打不過那些人呀!
不但錦繡兩個丫頭緊張了,就是外面的車伕也全身都僵硬著戒備,大聲道:「我們是靖國公府的人,車裡是我家夫人,你們不要亂來!」
其實,早在林長樂叫出花如意名字的時候,護衛們已經知道了車裡的人是誰,那是一品誥命,郁德夫人,大將軍越洹的妻子。
正因為這個,護衛們才有所猶豫。
林長樂還是縣主的時候,仗著榮泰公主,行事很是囂張。
縣主是沒有護衛的,然而林長樂時常帶著公主府的護衛在京中來去,遠遠看見榮泰公主府的馬車,行人都是急急避開,生怕遇到了林長樂,一個不小心就有血光之災。
可以說,「仗勢欺人」這四個字,被林長樂發揮得極為出色。
但她不在意如意的身分,護衛們又不能不在意,可是她下了命令,他們又不能不聽,都很是猶豫,只磨磨蹭蹭上前將如意的車圍了起來,卻不敢動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事,從來都沒少過。
林長樂見狀氣得跺腳,叫道:「把花如意給我拉下來!」
護衛們面面相覷。
街道兩側的百姓們都躲進了商家,探頭探腦地往街上看。

如意歎了口氣,覺得護衛也挺不容易,有林長樂那麼個神經病的主子,倒還不如到邊境去跟外族真刀真槍廝殺,賺軍功呢!
「打開簾子。」
錦兒、繡兒都嚇了一跳:「小姐?」
如意無奈:「反正也走不了,我倒要看看那位要幹什麼。」
林長樂有個公主娘又如何呢?說起來,如意有個郡主婆婆呢,身上又有個一品的誥命呢,那林長樂如今可是連爵位都沒了的。
靠身分去碾壓什麼的,如意簡直不能更喜歡。
錦繡無奈,只能躬身起來,先打起簾子,跳下馬車,然後扶著如意下來。
鎮遠大將軍的夫人,命數極好的侯門庶女,憑著沖喜,生生將越洹從生死邊緣拉了回來,皇上欽封為郁德夫人,就連最為受寵的榮泰公主的女兒長樂縣主,因為對她出言不遜,都被降了爵位……
圍繞在如意身上的話題,從來沒有少過。
然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個幸運的女子他們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直到如意下了車。
翠裙黃裳,亭亭玉立。
如意天水碧色的長裙上繡著荷葉,勾勒出美好的腰身,淺黃色半臂短襦露出兩條細白的藕臂,滿頭青絲並不如一般貴婦那般高高挽起,也沒有插戴過多的金玉飾物,只用了兩條與短襦同色的髮帶梳起了一條馬尾,懶懶地拖在胸前。
分明是簡單至極的裝束,卻又並不顯簡慢,相反,使得如意身上彷彿被籠上了一層清涼水氣,那張極清極艷的臉上,水杏大眼微微瞇起,似乎有笑意,又似乎帶著嘲諷。
站在腳凳上面,如意比林長樂高了許多,居高臨下看著她,淡淡地開口:「不知道林小姐為何攔我的車?」
「林小姐」三個字,刺激了林長樂,如果不是因為眼前這個花如意,她出入還要被人喚一聲縣主,哪裡就論得到被人稱她林小姐了?這三個字……簡直就是在打她的臉!
林長樂覺得如意的嘴角勾起,眼神帶著輕蔑,分明就是在戳自己的痛處取笑!
「花如意,妳別得意!」林長樂冷笑開口,眼睛死死盯在如意的臉上。
如意很是懷疑,如果目光能傷人,自己這張臉還能不能留住?
2015-09-16
清楓聆心 著  
2016-11-23
錄仙 著  
2015-11-04
一樹櫻桃 著  
2013-04-17
袖唐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