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202
書  名:鎮宅小醫女(卷二)
作  者:幕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09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三房黃姨娘小產,牽扯到三房主母李氏,王家後宅陷入重重的懷疑、誤會,
王錦錦與她的好四哥卻因此打破了隔閡,
意外得知蕭秋年身有痼疾,王錦錦在機智化解危機之後,
更加努力學習醫術,對蕭秋年體貼關懷,無微不至,
「小棉襖」之力全開,成功與傲嬌的四哥重歸於好~~

法華寺至寶「蓮燈舍利」被盜,矛頭直指王錦錦的生母——劉氏!
王錦錦自然要為娘親洗刷冤屈,與蕭秋年合計捉拿真凶,發現與成王世子有關。
恰在此時,法華寺慧明大師突然遇刺身亡,引出神秘的殺手組織「紫音九堂」,
暗潮湧動下,蕭秋年卻表現得十分耐人尋味……
從法華寺回到京城後,王錦錦又聽聞一個驚天消息——
父親養了十幾年的外室,要帶著女兒王聽瑤認祖歸宗!?
第三十一章 冷少年


王錦錦一直沒有睡,內心忐忑著,不知自己的計策能否奏效?
聽到鳳梧來了,她連忙只披了一件撒石榴花的紅斗篷,便匆匆趕了過去。
榮祿苑裡,老太太坐在上首,面沉如水,看著堂下的王聽風兄弟倆,一臉不樂。
見王錦錦來了,老太太才發問:「明珠兒,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王錦錦裝作不解:「二哥、三哥是又犯了什麼錯嗎?」
「哼!」老太太冷哼一聲:「他們犯的錯多了,但這件事情最可惡!原來當初摔碎佛像的是他二人,明珠兒,妳又為何來頂包?」
王錦錦一臉驚訝地說:「原來老祖宗妳都知道了?」
她語氣一頓,低下頭,小聲的回答:「其實孫女兒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打碎了佛像,可為了我們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和睦,便……便主動認了這責罰……還請老祖宗不要怪罪。」
「妳倒是處處為他們著想!」老太太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可他們誰為妳想過?若不是他倆今日良心發現,跑來主動承認錯誤,妳就還得替他們兩個背黑鍋。」
王錦錦默不作聲,半晌才好言道:「老祖宗,既然二位哥哥主動承認了錯誤,妳就不要追究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妳就別為他們說好話了!」
老太太打斷王錦錦的求情,厲目一掃,直接宣佈二人的處罰,莫不是比王錦錦當初受的責罰重好幾倍。
但王聽風、王聽裕兩人什麼都不敢說,只能認下。
老太太又問兩個:「你二人為何突然來我這裡坦白了?」
王聽裕、王聽風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還沒開口,一旁的王錦錦便搶著回答:「當然是因為老祖宗妳教導有方,二位哥哥長久以來,良心不安,如今跟妳坦白了,也能睡一個好覺!」
老太太聽了這話,臉上的神情才緩和一些。
便在此時,李氏、劉氏也聞訊而來,聽了前因後果皆十分吃驚,但老太太已經下了責罰,這事兒是板上釘釘,無法變更,她們也不能再說些什麼,各自領回孩子發落,此事便告終。
王錦錦折騰了一宿,也有些累了,可她還要看棋譜。
藍煙進屋,俯身在王錦錦耳邊耳語了幾句,王錦錦頓時笑了起來,說:「到底做了虧心事,不經嚇!」
藍煙笑了笑,隨即問:「可五姑娘,奴婢還有一事不解,就算這般嚇唬二位少爺,他們也不該直接認罪了啊!」
王錦錦道:「這玄機就出在琥珀觀音像上,我在那致幻的藥水裡浸泡了七天,說明還是有些作用的,至於他們為什麼這麼快承認?我想是恐怖故事的心理暗示功勞。」
藍煙抓了抓頭髮,沒怎麼聽懂。
王錦錦卻也不給她解釋,只笑了笑:「替我保密便可,別的不用深究。」
「是……」
藍煙只能服從,畢竟這個主子,現在太讓人捉摸不透了。

王聽風和王聽裕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王家,免不了許多丫鬟、婆子又在背後嚼舌根。
李氏當晚回去就把王聽裕給罵得狗血淋頭。
她其實早就猜到了當初打碎觀音佛像的,絕對有她兒子的一份兒事,可不懂他為什麼主動出來承認錯誤,就跟中了邪似的。
「你說你,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跟王聽風兩個跑去老祖宗那兒了?」李氏用食指戳著王聽裕的腦門兒問他。
王聽裕撓撓頭髮,很無辜的回答道:「兒子也不知怎麼了,這幾夜總是睡不好覺,昨晚還看見,那……那琥珀觀音像對我說話,讓我主動去老祖宗那兒承認錯誤,否則的話就……就,就要殺了我……兒子害怕,於是連夜趕去榮祿苑給老祖宗坦白,沒想到過了一會兒,三弟他也過來了,這……這不是菩薩的旨意,又是什麼呢?」
「簡直荒謬!」李氏覺得他說的話完全在放屁:「把那小觀音佛像拿給我看看!」
「喔……」
王聽裕忙從脖子上解下,遞給她。
李氏拿過那小觀音佛像仔細看了看,沒發現什麼不對,想必一定是自己兒子做了虧心事,心虛罷了。
她冷哼一聲,不再多說。

摔碎佛像的事兒總算真相大白,王錦錦也可以不用再講恐怖故事了。
次日一早,她便揣著一兜糖炒栗子,還有一盒好吃的桂花糕,往西小院去。
這些時日沒有去找過蕭秋年,也不知他一個人窩在院子裡幹什麼?
已經是初夏的天了,今兒卻格外涼爽,烏雲在天邊輕輕翻捲,暮靄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一般。
西小院破舊的門緊閉著,看起來荒蕪而又偏僻。
自從上次離開,算了算日子,王錦錦已經快半個月沒踏足這裡了,因此這大半個月,也沒誰來清理雜草,這地方又恢復了以前的荒涼。
王錦錦嘆了口氣,提著裙襬進入小院兒,揚聲道:「四哥,你在屋裡嗎?」
然而,屋子裡靜悄悄的,並沒有誰來回答她。
院子裡又多了許多木樁子,卻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
王錦錦又喊了幾聲,沒有人回應。
藍煙見狀,說:「五姑娘,要不我們先回去吧,說不定四公子他並沒有在院子裡,去寶堂齋找大奶奶去了……」
王錦錦皺了皺眉,說:「不可能,四哥他不在自己的院子又會去哪兒呢?」
她不甘心的上前,抬手「砰砰砰」的拍門:「四哥!四哥!你到底在裡面沒有?你快出來啊,我給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東西,糖炒栗子、桂花糕……四哥,你在不在?」
嚷嚷了半天,卻依舊沒有誰來給她開門。
藍煙搖了搖頭,正要開口勸王錦錦回去,王錦錦卻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不要說話。
王錦錦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一聽,卻聽裡面傳來細微的聲響。
房門沒有閂上,她便讓藍煙用胳膊肘一撞,直接闖了進去。

光線湧入陰暗的房屋中,蕭秋年穿著一身灰黑色的衫袍,坐在椅子上,頭髮凌亂,臉色蒼白,看起來身體狀況很不好。
王錦錦驚訝道:「四哥,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連忙上前,正要伸手去攙扶蕭秋年,卻被對方冷漠的一把推開。
「妳來做什麼?」
王錦錦一臉驚愕:「我當然是來找你啊!」
蕭秋年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嘲諷:「不用。」
他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王錦錦看得心抽疼,可她隨即反應過來,露出一絲笑意:「四哥,你該不會吃王聽風他們的醋了吧?」
蕭秋年眉頭一蹙,一張臉冷若冰霜:「妳想多了。」
王錦錦在他旁邊的椅子坐下,笑道:「四哥,其實我這幾日去找他們是為了……」她欲言又止:「算了,你這麼聰明,以後一定能猜到,我現在不能跟你解釋……」
「不用解釋。」蕭秋年冷冷的看了眼門外,他抬手一指:「妳走吧!」
王錦錦有些不可置信,她不知道為什麼蕭秋年又對她這個態度了?這才多少天沒有見面,怎麼又變成以前的樣子?
「四哥……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我還要找你學習、練字,要跟你一起看書……」王錦錦委屈巴巴的說。
蕭秋年的臉依舊緊繃著,面色沒有什麼變化,他並沒有看王錦錦一眼,對她說的話也是無動於衷。
「四哥……」
王錦錦依舊不屈不撓,她不希望自己這麼久的堅持,功虧一簣,可蕭秋年的神色,如同冰冷的石像,根本不能給予她半分溫度。
王錦錦心裡第一次覺得如此無力,這種無力從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難受得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蕭秋年這個人怎麼就跟一條蛇一樣,冰涼冷酷,近乎無情。
哪怕她之前一直在對他好,稍微緩和了兩分二人之間的關係,可一段時間不見面,他又恢復了原本的冷血,彷彿他的心永遠也焐不熱。
王錦錦想著想著,便覺得有些心酸。
她看了眼蕭秋年冷酷的模樣,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無濟於事。
「四哥……我看你好像有點兒不太舒服,你一定要去找大夫,一定要讓大伯母知道……你既然不願意跟我說話,不想理我,那,那我就先回去了。」
王錦錦想等蕭秋年冷靜一些,她再過來找他,那時候,想必一切都會好說一些。
轉念一想,蕭秋年對她生悶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說起來,這表示他的心底有她的地位。
所以這件事情並不著急,王錦錦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們一定又會和好。

回到院子裡,王錦錦便拿著棋譜翻看,可這棋譜看起來的確無聊,她又將醫書拿出來。
上次多虧了醫書上的法子,才讓她能夠配製出致幻的藥水,令王聽風兩人心底的愧疚引發,不然這件事情還沒有這麼容易成功。
王錦錦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小觀音佛像,想到蕭秋年還沒有佛像呢!
馬上就要入夏了,蚊蟲鼠蟻頗多,不如配一副驅蚊蟲的方子,將這小觀音佛像浸泡在裡面,等沾染了藥效再拿去送給蕭秋年。
王錦錦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可行,於是便讓藍煙又去悄悄抓藥,將藥熬了,把小觀音佛像浸泡在罐子裡,又讓秀柳將藥渣給處理掉,不要讓別的人發現。
2016-11-02
安瑾萱 著  
2015-08-05
蘇靜初 著  
2018-09-26
沈青鯉 著  
2018-09-26
風光霽月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