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104
書  名:如意花嫁(卷四)完
作  者:秦子桑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09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靖國公奉旨調任返京,帶著舊愛小三、新寵小四回歸,
自此越家後宅添了新血,又多了一齣新戲碼上演,
如意很淡定,反正不是自家事,偏偏喜從天降,她「中獎」了!
嗚,她原本還肖想著遷居後,與越洹好好享受兩人生活……
可看著相公面上的「雪融」模樣,她認賠了,
愛上一個人,心就會特別軟,
越洹這個爹娘不疼的苦娃兒呦,從此他的笑容,她來守護!
誰承想,竟有流言謠傳她肚裡的小寶貝剋親?
而風雲乍變,壽王突然造反,帶兵逼宮……
果然,就算她「心寬體胖」了,也不能期望天下太平,
但她卻不怕,因為她有個能頂天立地,護她一生的大將軍!
第一百一十一章 質疑


就在如意窩在國公府裡閒得發慌的時候,滎陽侯府裡也是一片愁雲慘霧。
許氏,如今已經快到了臨盆的日子了,肚子大得出奇,身體更是臃腫,行動很是不便。
本來,花老夫人就很是看不上許氏了,結果苦蓮庵的醜事突然爆了出來,好巧不巧的,許氏在有孕之前也曾到過苦蓮庵裡求子,只是未曾住下罷了。
不但花老夫人懷疑,就是滎陽侯看著許氏的肚子目光也不善起來。
無論許氏如何賭咒發誓,花老夫人和滎陽侯依舊懷疑許氏腹中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花家的種了。
出了這檔子事,許氏是欲哭無淚的。
她雖然生性輕浮了些,可也不是誰都能看上的啊!
再說了,滎陽侯本來就沒兒子,又不是她一個人的問題,那麼多侍妾、通房,也沒見誰給滎陽侯生個兒子出來不是?
許氏想要兒子,也不過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罷了。
有,算是錦上添花,沒有,也沒有什麼妨礙啊!許氏有許貴妃做後盾,也不怕滎陽侯寵妾滅妻來的。
所以說,許氏實在是沒什麼必要去找那些和尚頭陀借種的必要嘛!
只是,許氏知道自己清白,絕不是像那些去苦蓮庵裡住了好幾天「祈福」才能生下孩子的女人,可滎陽侯不信啊!
哪怕只是花老夫人疑心,許氏都不會當回事,可,可滎陽侯不信,許氏又該怎麼去證明自己?

「侯爺,妾身為人如何,難道你還不相信嗎?」許氏抱著肚子哀哀哭泣:「妾身知道自己身上諸多缺點,可我對侯爺的心是真的,是沒有半點摻假的!自從有了侯爺,妾身心裡、眼裡都只有侯爺了,這麼多年來難道侯爺還不知道嗎?」
許氏生得很好看,然而,此時她挺著七八個月的肚子,身材已經臃腫不堪,面上更是因不敢使用胭脂、水粉而顯得黃黃的,就連兩頰邊都生出許多的黑斑,雖然顏色並不算深,但是那一大塊地連成了片,看在滎陽侯眼裡真是說不出的厭惡。
滎陽侯記得,當年許氏懷著花明珠的時候,可沒有這樣啊!
或許,真就是她腹中的胎兒緣故?
滎陽侯越想越是覺得可疑,哪怕明知道許氏確實沒有留宿過苦蓮庵,卻是依舊覺得自己頭頂上一片綠色,那懷疑窩在心口處,上不去、下不來。
又見許氏哭得難看,滎陽侯更沒了耐心,甩開許氏就大步出去了,留下了許氏跌倒在地上,伸出手撕心裂肺喊著侯爺,卻怎麼都喊不來他一個回頭。
許氏覺得害怕極了。
這陣子,京城中裡莫名夭折的幼童和暴斃的女子難道還少嗎?
許氏瞭解滎陽侯,他唯有功利心重,在仕途前程面前他是什麼都可以犧牲的,其次便是聲名了。
許氏知道,滎陽侯最是個好名聲的人,甚至虛偽到了可笑。
這會兒,他定然是覺得她丟人,萬一他的心一發狠,她還有活路嗎?之前小江氏的例子還在眼前呢!
許氏越想越是害怕,淚如雨下的,接連派了兩人出去,一人去了宮裡請求許貴妃援手,一人就去了榮王府,只可惜,兩邊都如石沉大海一般。
許貴妃自身本來就已經有了失寵跡象,皇帝為苦蓮庵的事情大發雷霆,這個時候許貴妃怎麼敢去說些什麼?
至於榮王府,許氏派去的人更是沒見著榮王,任那丫頭說破了嘴皮子,人家都不肯讓她進去,只說榮王不在府裡,並且門房很善良的提示她:「一樣是兄弟,不如姑娘去看看隔壁壽王那裡怎麼說?」
而榮王府裡,榮王妃眼睛裡含著溫煦的笑意,正看著跪在底下,拚命對著榮王自證清白的側妃。
真真是天道有輪迴了。
這側妃,還是當年許貴妃親自塞給榮王的,說是表兄妹,青梅竹馬的情分。
這女人進門後,榮王就格外寵愛,甚至還搶在了榮王妃前頭生下庶子,還仗著許貴妃和兒子,接連作耗,暗暗在王府裡頭生事。
榮王妃恨這側妃嗎?那倒不是,然而,十幾二十年的時間裡,一直有這麼個人時不時礙眼,膈應還是有的。
當年,這側妃也曾去苦蓮庵祈福過,還曾住下,於是,如今榮王殿下也是抹著汗,陷入了戴綠帽的惶恐中。
……
許氏求助無門,很快就發現自己這次又沒有逃脫被禁足的命運,只是這次並不是小佛堂裡,而是被禁足在了侯府後院一處極為偏僻的小院子裡。
許氏心都涼了,看著門口圍著的幾個粗壯婆子,院子裡頭自己的幾個心腹人,更是懼怕起來。

對滎陽侯府的狗皮倒灶的事,如意半點不關心。
如今,她正忙著另外的事情。
靖國公已經在回京的路上了,給二老爺的來信說這兩日就會到京。
之前就有接到靖國公的信,說是會提前歸京,但如意卻沒想到竟然會這麼早,以她的估計,靖國公怎麼著都得到初秋時候才能到京裡,怎知人說到就要到了。
自從上次越嘉、越蘭因入宮的事情打了一架後,二太太就將手裡的當家鑰匙、牌子都扔退回去,不再管府裡的事情。
三房不就是很不忿她當家嗎?
那她就乾脆不當了,老娘不玩了!
三太太也是拉得下臉,來了長青園一趟,與如意哭訴府中如今寅吃卯糧不說,還要負擔各種人情往來,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此實在沒有多餘的錢給靖國公預備個像樣的接風宴。
如意大感無語,想來想去,都想不出三太太的臉皮是什麼做的,竟然很有幾分刀槍不入的高人之感。
可如意和越洹現今還住在國公府,又不能真的不管,她只好遣幾個心腹去採買,不管怎麼說,這頓飯都是要吃的。
如意還特地囑咐越洹:「相公,公公回京的時候,那接風宴你可要多吃點,我花了好多銀子呢!」
越洹深深看著如意,就見她小臉上十分糾結,好看的兩道眉毛都皺到了一處。

如意倒也沒糾結幾天,靖國公一行人就已經到了京城。
眾人在國公府大門口迎接,遠遠就看見了幾十輛馬車魚貫走在大街上。
最前面的一個人,騎著漆黑的高頭大馬,腰背筆直,身著玄色衣裳,哪怕看不出面容,但已經有剽悍之氣撲面而來了。
如意膽子小,就覺得心頭有些跳得厲害。
這樣的公公……大約不是好說話的吧?感覺手上緊了緊,如意抬頭看著越洹那雙好看眼睛裡的安撫,羞澀地笑了笑。
及至車隊到了跟前,如意就有一種感覺,這父子的血脈真的很神奇,明明在容貌上,越洹更像昭華郡主,美得耀眼,對男子而言未免偏於陰柔了,而靖國公是很典型的國字臉,自然也是非常英俊,不然當年皇帝不會為他和昭華郡主賜婚。
從形貌上來說,靖國公和越洹實在是沒什麼相似之處。
可是,無論騎馬的靖國公,還是站在門口的越洹,他們那一身殺戮凜冽之氣,卻是再也找不出第三人來了。
難道,這就是血緣的力量?
2016-11-23
如意餅 著  
2018-02-07
無牙子 著  
2015-11-11
一樹櫻桃 著  
2017-01-18
花日緋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