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301
書  名:娘子且留步(卷一)
作  者:芸囈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嗯,她死了。
嗯,她又活了……
袁家長房大奶奶這一場「棺中還魂記」,鬧得人盡皆知,
更可怕的是,復生後的袁家媳婦,居然要談和離?
難道,這是鬼門關前走一圈的後遺症?她腦子壞掉了?
不不不!杜蓯蓉堅持自己思路清楚得很,
就是因為太清楚了,所以她才會如此「當機立斷」,
情愛總是醉人,但現實卻很骨感,
她沒錯認,三年後領旨抄去郡主府的,就是她的枕邊人袁巋!
她也忘不了,他平步青雲,受皇帝賜婚,即將迎娶公主!
這段姻緣如果註定無法善終,那她甘做黑臉,早早來個一拍兩散……

 
第一章 發喪


豐化十年的晚春處處透著古怪。
先是一場倒春寒將京畿百姓凍得苦不堪言,又連下十來天大雪,把回暖的河水重新封住了,來往南北的船隻全都堵在了半截道上。
京城袁府的大奶奶剛沒了幾天,屋簷下的白燈籠已經被寒風吹破了三個。
訃聞早就送往在京郊辦差的大少爺處了,卻遲遲沒有下文,袁府上下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此時已是子時初刻,袁府西北院的一間屋子依舊燈火通明。
西院二太太裴氏正在燈下看帳本,厚厚一疊冊子堆得高高的,乏得她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東院上房剛沒了當家奶奶,於是這喪事禮節、迎來送往的大事都落到了二房頭上,上回裴氏這麼操勞,還是東院娶親的時候,那時東院沒有當家主母,只能由她這個嬸子打理內院事務。
沒想到不過一年,裴氏又為同一個人辦了喪事。
雖然忙得腳不沾地,可她卻越忙活越精神。
「這老大家的媳婦竟然這麼闊綽,光陪嫁的莊子就有六千畝,還有一千多畝山頭,每年的進項就夠我們兩院嚼用好幾年了。」裴氏連連嘖聲,以為自己算錯了帳目,又再三撥弄算盤珠子確認。
炕桌邊正在寫字的二老爺袁明琛停下了手裡的筆,把帳冊拿來看了一頁,又丟了回去,道:「別忘了她娘家可是安順郡主府,若不是他們主動來求親,這樣的好姻緣怎麼會輪到咱們袁家?」
「要是將來咱們兒子也能娶這麼的就好了……啊,呸,可不能娶這麼命薄的,進門還沒一年就蹬腿了。」
袁明琛抬頭看了自家妻子一眼,正了正臉色,道:「死者為大,說話還是敬重些好,那安順郡主可不是好惹的主兒,妳不記得她得知女兒死訊後,派人把咱們府圍得水洩不通的陣仗了?現在她正遷怒咱們家呢!」
裴氏想起那天驚心動魄的情景,縮著脖子,吐了吐舌頭:「這可賴不到咱們頭上,大少奶奶沒病沒災的,日子過得愜意得很,誰料吃塊年糕就噎死了?這件事可是意外,是老天爺的意思。」
「這話千萬不能在郡主面前提起,到底是我們沒把人救回來。」袁明琛更加嚴肅了臉色說。
「知道了,我不過背地裡說說。」裴氏不耐煩地揮揮手,忽又想到一件事,壓低了聲音問:「郡主這麼強勢,會不會把嫁妝再要回去?」
「本朝律法是不允許妻族追討嫁妝的,不過……」袁明琛攏起了眉頭:「那可是安順郡主,當朝除了長公主,就沒有哪個女人能壓她一頭了,她閨女又沒有子嗣,我估計這嫁妝多少是要退回去一些的。」
「那你大哥是怎麼個意思?」裴氏又問,畢竟走的是東院大兒媳婦,這事還得東院大當家說了算。
「大哥剛沒了兒媳,正傷神著,此事容後再議,妳且先把近日出殯的事情料理清楚。」
裴氏失望地癟癟嘴,來回摩挲著帳冊頁角:「明日就是頭七了,巋小子到底回不回來?派去送信的人怎麼說?他不會連自己媳婦的喪事也不管吧?」
「再等等吧,暴雪還沒停,送信的小廝說還沒找到人,袁巋恐怕連自己媳婦沒了還不知道呢!」
「那要不等他回來再送葬?」
「郡主的意思是入土為安,不想打擾逝者的清靜。」
「這算什麼事,敢情我們是大房的管事了?他們爺兒倆倒成了甩手掌櫃。」裴氏煩躁地丟下帳本,揉了揉脖子去裡間睡了。
袁二老爺看著妻子賭氣的背影,搖搖頭,將散亂一桌的帳本重新理順。

頭七又是忙亂的一天,四十九個和尚、道士齊聚靈堂拜懺和打醮,袁府各廳人頭攢動,連穿梭的縫隙都沒有。
外廳裡,大老爺袁達璋勉強撐著精神待客,短短幾日他的鬢邊就白了一片,瞧上去生生老了幾歲,眼下的烏青也越發明顯。
安順郡主傷心過度,已經哭暈了過去,被丫頭、婆子們七手八腳抬進裡屋歇息。
她微睜著眼,有氣無力躺在床榻上,看著女兒昔日用過的物件,不免悲從中來,捂著帕子擦淚道:「當初我就看不上這袁家,若不是蓉兒求到跟前來,哪裡輪得到他們上檯面?可憐我只有這麼一個嫡親乖乖,現在棄我去了,留我一個孤獨鬼在這世上有什麼意思?」
乳娘張媽媽也紅了眼眶,彎著身子喃喃安慰:「郡主節哀,大小姐一片孝心,人皆知,月前聽聞妳身體抱恙,忙送我回去照顧妳,如今就是在九泉之下,她也會惦記著妳的。」
「我最後悔的是留妳在府裡多待了幾日,若是妳早早回到蓉兒身邊去,事事照顧妥貼,也不會叫她這般淒慘。」安順郡主抓著張媽媽的手哭訴了兩句,陡然間,又換了另一副狠厲神色:「蓉兒屋裡那幾個丫頭如何了?」
「還在空院裡跪著,已經昏了兩個。」
「用涼水灌醒了,再接著跪!」
張媽媽見了安順郡主盛怒的臉龐,恭恭敬敬立在一旁。
安順郡主捂著隱隱作痛的胸口順氣,側過頭,接著問道:「袁巋還沒回來嗎?」
張媽媽一凜神,撫著安順郡主的後背幫忙順氣道:「郡主,別動怒,姑爺可能是路上耽擱了。」
「真是好一個姑爺。」郡主冷笑,抖著手指向門口吩咐:「去把他老子叫進來!」
隨侍的小丫頭戰戰兢兢出去了。
不久,她身後就跟進來一個白鬢男子。
袁達璋握著手立在下方,啞著嗓問道:「郡主,妳找在下?」
「我只問一句,你兒子就不打算露面了是嗎?」
袁達璋低垂著頭一臉愁相,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原來你們府上就是這麼待人的?」安順郡主緊掐著手指,道:「明日出殯若是見不到人,從今往後我們兩府就勢不兩立!」

袁家大奶奶出殯這日,持續十多天的暴雪突然停了,陰霾的天空也終於放晴,天地間只剩白茫茫一片。
彷彿,連老天爺也來弔唁應景。
裴氏跟在抬棺隊伍後面,捂著帕子哭得肝腸寸斷。
她的眼神四下掃過,看到前面的安順郡主像被抽空了氣,連一滴淚也流不出來,只剩下有氣無力的哼哼,不免哭得更加用力,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送孝的隊伍一直排到了街尾,浩浩蕩蕩前往袁家祖墳。
這時,城外一騎快馬飛奔而過,震得道兩旁的冰面都裂開了。
袁巋瞇著眼頂風疾馳,耳兩旁是呼嘯而過的風聲,他緊握著韁繩猛地甩鞭,抽得馬兒嘶叫一聲,奔得比風還快。
袁家祖墳,碩大的棺材放入了墳坑裡。
棺槨內,杜蓯蓉嬌小的身子安靜地躺著,面上一片安詳之色。
和尚、道士們在做最後的儀軌,漫天黃紙紛飛,哭聲此起彼伏。
「蓋棺︱︱」寺院住持高聲唱道。
厚重的棺蓋開始緩緩移動,棺內的光線越來越暗,沒有人注意到棺槨內女子的眼皮輕輕一動。
2016-12-21
媚眼空空 著  
2017-01-04
一枚銅錢 著  
2016-02-17
花樣年華 著  
2014-02-06
簾卷朱樓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