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204
書  名:鎮宅小醫女(卷四)
作  者:幕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王錦錦與劉氏化阻力為助力,揭穿詭計,成功回到王家,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廂四房三姑娘王聽桃才與小和尚私奔,
這廂自家庶姐王聽蘭又和人私相授受,使王家蒙羞,
與此同時,劉氏無意間發現大伯母林氏的秘密,引來殺身之禍,
王錦錦暴露自己多年偷習的醫術,卻還是未能挽救母親性命,
為了追查劉氏死因,王錦錦帶著哀慟離開京城,欲拜天下第一神醫為師……

時間與距離,讓蕭秋年把對「妹妹」的思念,釀成濃烈的渴求,
他一邊拚搏著前程,一邊按照計劃以報殺父之仇,
同時還不忘暗暗籌謀著如何霸佔被他放在心尖兒上的「好妹妹」,
黑化妹控:明珠兒,這輩子妳都別想逃脫哥的手掌心~~
第八十八章 私奔了


王聽蘭這事兒傳到王錦錦耳朵裡,笑得她前仰後合,她就喜歡這種自己挖坑自己跳的角色。
看來天道好輪迴,善惡終有報,這話也有幾分道理。
原本以為,等著三月分看王聽蘭的笑話就足夠了,可沒想到,冬天還沒過,王家就發生了一件大事。
下雪的早上,天還不亮,就聽梅姨娘跪在雪裡哭天搶地:「天殺的桃姐兒,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一夜都沒有回來啊!」
王聽桃失蹤,這麼大一件事,徐氏和梅姨娘想瞞也瞞不住。
故此第二天整個王家都知道了。
老太太也不含糊,直接把和王聽桃最親近的王聽芹與王錦錦給叫到榮祿苑,挨個兒質問她們,到底知不知道王聽桃的行蹤?
王錦錦有些疑惑的反問:「老祖宗,為何妳不懷疑是有歹人進入王家,綁走了桃姐姐呢?」
一旁的嚴嬤嬤回答道:「五姑娘,妳有所不知,今晨梅姨娘和四奶奶去看三姑娘的房間,發現她櫃子裡的衣物都收拾走了,桌上還留了字條,說讓家人勿念,這可不就是有計劃的離開?」
「原來如此。」王錦錦若有所思:「那派人去找了嗎?」
老太太哼了哼,神色也十分疲倦:「當然要找,她一個小丫頭,孤身一人能怎麼辦?妳看看妳大姐、妳二姐,接二連三沒一個讓我這個老太婆省心的!」
王聽荷嫁得不如意,王聽蘭也不怎麼風光,如今王聽桃不告而別的失蹤,更是讓王家失了臉面。
老太太沉下臉,眸中含著怒氣,說:「只求把她早些找回來,免得在外又給王家丟臉!」
王錦錦知道老太太的想法沒錯,於是也不好說什麼。
「五姑娘,妳知道三姑娘到底去哪兒了嗎?」嚴嬤嬤柔聲問。
王錦錦搖了搖頭,如實答道:「我這些日子才回來,和桃姐姐也就見了兩次,沒說什麼話,她要離開……這事兒我當真不知道。」
王錦錦一臉誠懇,老太太也沒有疑心。
畢竟幾個孫女兒之中,老太太最信任的就是王錦錦,如果連她都滿口謊言,自己這個老太婆也枉活了這麼幾十年。
老太太打定主意,又看向王聽芹。
王聽芹坐在凳子上,一直不怎麼安定,神色也飄飄忽忽。
老太太心裡有了幾分猜測,便冷聲道:「妳最好是不知道,不然等我把桃姐兒找回來,連同妳一起罰!」
王錦錦看了眼王聽芹,知道老太太明面上是教訓自己,實則是為了敲山震虎,在演戲呢!
沒奈何,她只好配合的演:「老祖宗要怎麼罰呢?」
「不說實話……那就只有挨板子!」老太太板起臉,那神色別提多可怕了:「光打板子還不夠,還得去關禁閉跪祠堂,不准有人探視,每日抄寫經書三十篇!沒我的指示,永遠不准出來!」
王錦錦忙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老祖宗,孫女兒絕無半句謊言,我若是真的包庇三姐,被查出來,又怎麼能討到好處?」
老太太心下好笑,可面上依舊冷冷淡淡:「妳清楚就好。」
王聽芹在旁邊聽得如坐針氈,她正驚恐著,就聽老太太威嚴的聲音突然發問:「芹姐兒,妳知道妳三姐去哪兒了嗎?」
「我……我不知道。」王聽芹咬著唇瓣。
老太太冷哼一聲:「妳日日夜夜都跟她在一起,當真不知道她什麼打算?要知道我已經請了王大人協同追查,妳以為她一個小丫頭能跑多遠不成?」
王聽芹驚恐的嚥了嚥唾沫。
老太太看時機差不多了,重重的一拄枴杖,只聽「砰」的一聲,廳中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王聽芹更是嚇到跳起,鼻尖泌出點點汗水。
「還不快從實交代!當真要我打妳一頓板子不成!?」老太太橫眉冷對。
這一下可把王聽芹嚇得兩股戰戰,幾欲奔走。
王聽芹再也受不住了,捏住耳垂跪在地上,哭哭啼啼道:「老祖宗,孫女兒知道錯了……其實三姐她、她是有計劃離開的。」
「她去哪兒了?」
王聽芹很委屈的說:「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是出城了吧!」
「她在家好好的,四房也在給她安排親事了,怎麼要走?難道家中誰虧待了她不成?」老太太越說越氣。
王聽桃一個庶女,也虧徐氏不嫌棄,對她盡心盡力,沒想到依舊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王聽芹看了眼老太太,低聲解釋:「老祖宗,就因為給三姐安排親事,她才要走的……」
老太太皺了皺眉:「什麼意思?」
王錦錦突然想起王聽桃和南明的事兒,頓時心頭一緊,難道說,這丫頭跟南明私奔了!?
果不其然,就聽王聽芹囁嚅道:「她……她心頭有喜歡的人了,想著老祖宗和母親、姨娘都不會同意,就……就私自……跟那男的……」
「私奔」兩個字,王聽芹怎麼也說不出口。
老太太閉了閉眼,已經猜到了。
她心裡有些苦澀,又有些覺得上天捉弄,難道王家的孫女兒們,沒一個婚姻順暢的嗎?思及此,她又看了眼王錦錦和王聽芹。
老太太的語氣十分疲憊,她揉了揉太陽穴,問:「什麼時候走的?那男的是誰?家住何處?」
如果年齡相當,家境也合適,大不了就嫁了吧!
畢竟是王聽桃自己選擇的路,她這個老太婆也沒有辦法操縱。
王聽芹有些為難的看了眼王錦錦,半晌才道:「昨夜子時走的,那男的年紀比三姐年長些許,說來,母親、姨娘,還有五妹都見過的……」
「是誰?」老太太似乎沒有耐心了。
王聽芹咬著唇瓣,一字一字的往外蹦:「……南、南明,是法華寺的僧人。」
王錦錦低下頭,心情複雜。
一旁正要奉茶的嚴嬤嬤聽到這話,一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卻沒有立刻去收拾,而是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聞言一楞,隨即忍不住苦笑:「王家的好孫女啊……」
若是個普通人也就罷了,窮就窮吧,可一個寺廟裡的僧人,又算什麼玩意兒!?
傳出去,王家還要不要在京城立足了?
王錦錦終於忍不住,對老太太道:「老祖宗,那南明我以前在法華寺見過,長相清秀,因為常年伴青燈古佛,性格極寬厚溫和,三姐喜歡他也不奇怪。更何況,他既然和三姐在一起,那就說明已經不是法華寺的僧人,應是還俗了吧?如此一來,也就不算僧人,是個家境略清貧的普通人而已。」
說完,王聽芹也猛的點頭:「是啊!老祖宗,五妹說得沒錯。」
老太太扶著額頭,閉著眼,淡淡的道:「明珠兒,妳繼續說。」
王錦錦「呃」了一聲,組織了一下語言,才又道:「老祖宗,妳想想大姐,她當年喜歡一個叫賀篷君的,那賀篷君到頭來卻辜負了她,她不得已嫁去了成王府,雖說名頭響亮,堂堂的世子側妃,可說到底,不過是妾,更何況,大姐還過得不開心。」
她說到此處,語氣一頓:「二姐自己挑選的夫婿,雖然娘親和老太太都不看好,可人家高興,我們也說不得什麼,但她現在肚子裡有了,估計到時候嫁過去,肚子顯懷,眾人看見了也不光彩。」
老太太這時才看向她,問:「然後呢?」
「所以……要不就成全三姐吧?」王錦錦回答得有些小心翼翼:「妳想,三姐和南明互相喜歡,看樣子也好多年的感情了,南明雖然窮了些,不怎麼富裕,可他對三姐好,這就足夠。若是將三姐找回來困在家裡,她也……也懷了,那可怎麼是好呢?所以依我之見,不如老太太和四嬸商量一下,順水推舟,讓三姐嫁了吧?」
說完這一席話,在場所有人都沒有吭聲。
最後,還是王聽芹聲如蚊蚋的「嗯嗯」兩聲,表示贊同。
老太太讓嚴嬤嬤去叫梅姨娘和徐氏,便擺了擺手:「妳們兩個下去吧!」
王錦錦和王聽芹互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了句:「是。」便提著裙襬退下了。
兩人出了門,便一溜煙跑得飛快,生怕再被老太太叫回去問話。

待確定沒麻煩了,王聽芹才喘著粗氣對王錦錦比了個大拇指:「五妹,妳口才真好,估計三姐被抓回來也不會有什麼事了。」
「這可說不定。」王錦錦嘆了口氣:「老祖宗是在氣她私奔,不告而別,可不是因為南明。」
「妳又知道了?」
「瞎猜的。」王錦錦這時看王聽芹一眼,有些狐疑的說:「妳可千萬別學三姐,不然老祖宗非得氣死。」
王聽芹翻了個白眼,道:「我才不呢!」隨即又說:「妳看看大姐、二姐她們的下場,不聽家裡人安排,自己去胡來,結果沒幾個順坦的,我要求不高,只要以後嫁的夫君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就足夠了,反正母親又不會害我,聽她們的,總比自己碰牆好!」
王錦錦點了點頭:「妳這也算穩妥了。」
想來也是,王聽芹自幼接受的觀念便是婚姻大事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對於愛情本就沒有憧憬,再看了這麼多失敗的例子之後,又怎麼會動別的心思?
這種想法,卻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王聽芹這時候又問王錦錦:「那妳呢,妳怎麼打算的?」
王錦錦神情一楞,側過頭避開話題:「我?我還早呢,不操心。」
2018-01-03
七和香 著  
2014-06-04
七和香 著  
2017-07-19
后紫 著  
2016-07-13
沐水游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