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302
書  名:娘子且留步(卷二)
作  者:芸囈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有娘的孩子像個寶!重生一回的杜蓯蓉,深有同感,
此番她和離,返回郡主府,就是要實施「護母大作戰」,
嫂子汪氏用心險惡,但她有郡主娘親做依靠,
為了珍視的親人,她絕不退縮,要堅定鬥爭到底!
只不過,那個未來將要負心的前夫——袁巋,
緣何總如此陰魂不散呢?在她眼前,在她夢中,在她心裡……
可這世上因緣是命,再深的愛恨情緣,怕也抵不過老天安排吧?
昭敏公主對袁巋志在必得,周旻對杜蓯蓉糾纏不清,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杜蓯蓉覺得,或許她與袁巋早註定再無破鏡重圓可能,
但他的堅定卻令她戰勝了膽怯,終於和好:「我們,重來一回吧!」

 
第三十八章 指責


蓯蓉到了中院,廚房已經送來飯菜,等她落坐,香氣四溢的菜便被端上桌。
白淨的定窯刻花葵瓣碗裡盛著晶瑩剔透的飯粒,她用筷子夾了一小撮飯,放在鼻間聞了聞:「今日的飯好香。」
「是今年新收上來的米,今兒才新磨的。」張媽媽又端來一只小金甕子,掀開金蓋,裡面是一只青花碗,盛著黃瑩瑩的湯。
蓯蓉拿起小匙舀了一勺送進嘴裡,咂了咂嘴,奇道:「我怎麼吃不出來這是什麼湯呢?」又舀一勺嘗了,依然搖搖頭。
「是烏雞鱉魚湯,放了玫瑰醬和紅糖薑,最是養顏的。」張媽媽把另一只金甕放到安順郡主面前,輕輕揭開蓋子。
安順郡主聞了聞味道便揮手讓人把湯端下去,只吃著面前碟子裡的幾樣小菜。
今天這桌飯菜做得極用心,蓯蓉開了胃,多吃了幾口。
安順郡主看她吃得香,自己也多進了半碗。
飯畢,蓯蓉母女靠在一起說體己話,正說到中秋節俗禮的事情,就聽見隔壁院傳來一聲尖叫,屋裡兩人均是一愣。
「發生什麼事了?」安順郡主鎮定地問。
外面匆匆跑進來一個小丫頭,白著臉結結巴巴道:「是,是大奶奶院的香河姑娘,見紅了……」
郡主聽了神色一凜,忙對著張媽媽使個眼色。
張媽媽會意,快步走出了門。
安順郡主也迅速走了出去。
只有蓯蓉手腳冰涼,在原地驚慌了片刻,深吸兩口氣跟了過去。

當蓯蓉來到大哥院裡時,大夫已經趕來了,正和安順郡主在一邊悄聲說話。
大夫不時搖著頭,而安順郡主的臉色也十分凝重。
屋裡床榻上,香河臉色慘白地躺著,正流淚。
杜綸也急得團團轉,一把握住了香河的手安慰:「不論這孩子能不能生下來,我都抬妳做姨娘,快別傷心了。」
安順郡主和大夫說完話,輕步走到床邊,重重歎了一口氣:「先吃兩劑安胎藥,看能不能保住吧!」雖這麼說,眼裡卻不見一絲希冀。
蓯蓉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禁抱住胳膊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兒還好好的呢,怎麼突然就……」
「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安順郡主眼裡閃過一絲精光,對屋子裡的幾個丫頭發作道:「我早就吩咐過了,香河的飯菜要單燒一個爐灶做,怎麼今日就跟我們吃一鍋了?那鱉湯和紅花月餅是她能吃的嗎?」
小丫頭們嚇得發抖,撲通跪了下來哭泣道:「奴婢們並不知道這些,都是廚房送來什麼,姑娘就吃什麼,那鱉湯味兒熬得濃,並不能辨出來……」
安順郡主氣得發狠,把廚房裡的人都拘起來,一時間遍地哀號,求饒不斷,可她眉頭都沒皺一下,直接把幾個主事婆子扣了。
杜綸院裡直鬧了大半宿才漸漸平息下來,蓯蓉也是一夜未眠,此時她心裡愧疚不已,這樣的事情她早該察覺的,但最近忙亂不已,才把香河的事情疏忽了。
可在自責的同時,蓯蓉又覺得這事有些蹊蹺,怎麼偏偏是汪氏離開之後,她獨當一面的時候,就突然出了這樣差錯?
安順郡主見女兒失魂落魄的樣子,便讓人把碧紗櫥後的床榻收拾出來,讓她在這裡歇一晚。

至天快亮時,汪氏才「急匆匆」趕了回來,一進家門就拿帕子抹眼淚,哭哭啼啼直奔安順郡主屋裡,連一眾丫頭都攔不住。
「母親,我那可憐的兒,怎這般沒緣分啊?」汪氏大哭,淚流不止,重重拍著胸口道:「我不過才離家幾日,就出這樣的變故?大妹妹啊,我可是把身家性命都託付給妳了啊!」
蓯蓉白著臉坐起身,心想:果然來了。
昨兒晚上蓯蓉就把前後都梳理了一遍,越發覺得這是個圈套,就等著要給自己定罪了,今日果然應驗了!
安順郡主冷著臉坐起身,披上衣服走下床,怒斥道:「鬼哭狼嚎做什麼?哪裡還有一點大家奶奶的氣度?」
「母親,我那孩兒還不足三個月,可憐那麼小小一個人兒就沒了,這是生生剜了我心口的肉啊!」汪氏哭得肝腸寸斷,彷彿真是從自己身上掉了一塊肉。
安順郡主冷笑一聲,回過身不再看汪氏,對著丫頭們道:「去伺候姑娘起床。」
蓯蓉低頭下床,一聲不吭,任由丫頭擺布。
汪氏還在外間哭訴,言詞中雖沒有明顯的指責,卻句句都把責任往蓯蓉身上丟,引人遐想:「這事都怪我,要是我把松濤家的留下,就不會出這樣的事了,大妹妹沒懷過孩子,不知道這裡頭的門道……」
蓯蓉閉了閉眼,一言不發地走到了汪氏的面前,直直地看著她。
汪氏也收起了眼淚,面無表情地回望著蓯蓉。
「都打扮妥當了?」安順郡主又親自替蓯蓉檢查妝容,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點點頭:「一起去妳大哥院裡看看。」再斜斜瞥了一眼汪氏,帶著蓯蓉離開了。
汪氏見狀,立即跟了過去。

杜綸院裡鴉雀無聲,忙了一宿的小丫頭們都靠在柱子上打瞌睡,聽見院裡傳來聲音,一個個打了激靈,驚醒過來。
「怎麼樣了?」安順郡主徑直往屋裡走去,對外面的丫頭問道。
「方才香河姑娘已經吃過藥歇了,大爺倒是還沒睡。」小丫頭唯唯諾諾地說。
安順郡主嗯了一聲,在堂屋門口遇上了正在徘徊的杜綸。
「母親。」杜綸苦著臉喚道,通紅的雙眼布滿血絲。
「你守了一宿,去歇歇吧!」
「我睡不著,我一想到這可憐的孩子,我就……」杜綸哽咽了,閉上眼痛苦地搖了搖頭。
汪氏走到他身邊,捂著帕子抽了抽鼻子,勸道:「現在想這些也無用了,是咱們跟這個孩子沒緣分,大爺好好保重身子,孩子以後還會有的。」
「老大媳婦。」安順郡主看著汪氏,似笑非笑說:「是誰告訴妳……孩子沒了?」
話音剛落,杜綸、蓯蓉驚訝地瞪大了眼,汪氏更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只有安順郡主神色平靜,她涼涼地盯著汪氏,嘴邊的弧度變得越來越大。
「孩子還在?」杜綸激動地往前跨出兩步,抖著聲音問:「可大夫不是說……」
「大夫只是說不容樂觀,可沒說保不住。」安順郡主答道,眼神意味深長地瞥過汪氏,扯了扯唇角:「老大媳婦,妳回來只顧著去我院裡鬧,還沒看過香河吧?快進去瞧瞧,畢竟妳們主僕情深。」意味深長地咬重了「主僕情深」四個字。
汪氏訕訕笑了,迅速低下頭揪住衣襬,再抬起來時眼眶裡蓄滿了淚:「老天保佑,幸好是虛驚一場,既然香河剛歇下,我便不去吵她了,還是讓松濤家的吩咐廚房做幾樣可口的吃食備著。」
「不必了,以後香河的吃喝,都由張媽媽看管。」安順郡主轉過身來,眼神犀利地盯著汪氏。
汪氏眼皮一跳,勉強笑道:「我也生養過的,母親難道還信不過我嗎?」
「香河這次見紅來得蹊蹺,我定會追查到底,在這之前,任何人都不得經手她的吃食與熏香。」
「母親是在懷疑我?天地良心,我若有半點壞心,就遭天打雷劈!」汪氏指天發誓,眼中是一片決絕,在安順郡主強大的壓力下依然面不改色,甚至隱隱有些反逼氣勢:「這孩子是我院裡的人,我與他母親又是主僕一場,我犯不著連這小人兒也容不下!」
安順郡主扯過帕子替汪氏抹抹眼淚,語重心長道:「老大媳婦,妳這是做什麼?我何嘗說過什麼了?只不過家裡大大小小事都仰仗妳,我是心疼妳辛苦,才讓張媽媽替妳分憂,妳怎麼想歪了?」
汪氏又立即收了淚,轉悲為喜道:「有母親看顧著,自然再好不過了。」
2014-10-15
柳暗花溟 著  
2017-10-11
莫惜紅衣 著  
2018-05-30
醉後漁歌 著  
2018-09-12
風光霽月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