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303
書  名:娘子且留步(卷三)完
作  者:芸囈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1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長公主勢大,周旻蠻橫,
沾上那對母子,簡直是未來「家破人亡」的節奏啊!
偏偏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逃離了前世的紅顏薄命,這輩子卻被逼著二嫁,
杜蓯蓉簡直無語問天,為何她會攤上這個爛桃花?
情勢比人強,她……認啦,娘親閉府不見客,她就閉門習《試毒》,
一技在手,多一份自保,來日說不定還能立下大功!
怎料一封血書卻打亂了杜蓯蓉所有鎮定與盤算,
那廂袁巋生死不明,這廂她竟被帶著「私奔」離京……
哎,愛就是一條不歸路啊,她沒想過,有日她會成了奮不顧身的飛蛾,
為了心上之人,甘願跳入火坑,僅僅為了換取他平安的可能……
第七十五章 執念


外間的周旻一見了蓯蓉,立即湊過來對她綻開笑臉道:「如何,我母親有沒有提到今年四月就把事情辦了?」
「四月?」
周旻極力點了點頭:「不錯,今年三月是大比之年,母親要忙著朝廷科舉的事,等過了這一陣子,就可以著手操辦我們的事情了,她不喜歡拖拉做事,凡事都講究速戰速決,四月十六是個好日子,天氣也暖和了。」
連日子都算好了……
蓯蓉心中殘存的一絲希望破滅,只剩下區區幾個月的時間,看來這次她是真的躲不過了,如果她真嫁給了周旻,那將來長公主倒台時,她也會被當成罪臣家眷流放到邊疆。
此時,蓯蓉的內心是崩潰的,她看向周旻的眼神多了一絲懇求,問道:「如果我現在求你,還管用嗎?」
「別不識好歹。」周旻冷了冷表情,用食指輕輕撫上了她的臉頰,緩緩流連。
蓯蓉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但強忍著沒有躲開。
和周旻相處這麼久了,她也算知道他的性子,如果此時拒絕的話,只會越發激起他征服的欲望。
「這就對了,不要試圖反抗我,乖一些,日子會好過許多。」
周旻手上的力道漸漸加重,順著蓯蓉的臉頰滑下,捏住她的下巴抬了起來,微合著雙眼緩緩靠近。
蓯蓉垂在身側的手握成了拳頭,使出全身力量控制自己不要逃避,周旻的臉離她越來越近,她甚至能聞見他身上濃烈的男性氣息。
周旻的鼻尖靠上了她的,親暱地蹭了蹭。
他的嘴唇在離她一寸遠的地方停住,微瞇著眼,戲謔地勾起唇角,似乎很欣賞她現在的表情。

堂屋的另一端,把自己當成了死人的杜綸,此時正一臉便祕的表情偷覷著周旻和蓯蓉兩人,心裡又是焦急、又是害怕,還隱隱約約有些期待?
「杜兄!」
谷蘭匆匆跑進來,一腳跨進門檻裡,看見了周旻和蓯蓉的動作,臉色蒼白了一瞬,一動不動地定在了原地。
杜綸被這一聲叫回了魂,忙對著谷蘭擠眉弄眼,一把拉過他的手腕往門外拽去。
谷蘭不願離開,扭著身子似乎下一瞬間就要撲過來,卻被杜綸一通生拉硬扯的拽走了。
周旻有些得意的朝蓯蓉道:「妳看,他們也不過如此,什麼招婿?呵呵,在我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以後妳跟了我,自然也是這般高於人上,滿朝文武都沒有人敢招惹妳!」
恐怕到時候被人踩死都沒人收屍!
蓯蓉在心裡惡毒的想,神情亦變得冷漠。
周旻感到她周身的涼意,眉頭一皺,眼神似乎有一瞬間……受傷?
他一把攬過她的腰貼到自己身前,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迅速撞了一下。
他這一下有些用力過猛,蓯蓉只感到牙齒被撞得生疼,她沒有把這樣的動作歸類為親吻,倒更像是一種懦弱的發洩。
周旻黝黑的面龐可疑地變得更黑了。
蓯蓉後知後覺地發現,他這是在……臉紅?

周旻偷吻成功,近在咫尺的臉上露出了倔強又無措的神情,卻仍僵著脖子,像看仇人似的盯著蓯蓉。
蓯蓉凝望他的眼神漸漸變為可憐。
一個不懂情為何物的傻子,把自己的執念當成了情愛,自以為佔有就是幸福,卻不知強迫是最愚蠢的方式,只會帶來無盡的空虛和傷害。
「妳為何這麼看我?」周旻對蓯蓉的目光感到不適,鬆開了鉗住她的手,輕輕往後退了一步。
蓯蓉笑笑,收回目光,緩緩搖了搖頭:「我在想你以前究竟經歷過什麼,才變成這副死樣子?」
周旻見蓯蓉還有心調侃,想來方才的一幕並沒有對她產生多大影響,不禁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陣挫敗感襲來,他的自尊有些受傷。
周旻微瞇著眼死死的盯著蓯蓉,不太確定地問道:「我剛剛那樣對妳,妳就不歡喜嗎?也不……生氣?」
「想聽實話嗎?我覺得除了尷尬,沒其他感覺。」蓯蓉歪著頭無所謂地說。
這句大實話把周旻氣了個仰倒,他本想在蓯蓉面前耍耍威風,沒想到卻被她雲淡風輕的態度擊敗了。
這下,他倒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了,這丫頭軟滑滑的,像個麵糰子,一掌捏下去什麼都抓不到。
「那妳跟……袁家那小子相處時,是什麼感覺?」周旻有些彆扭地皺起了眉。
蓯蓉看了周旻一眼,背著手,盯著自己的腳尖道:「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為什麼?難道我還不如他?笑話!」
「他是探花郎,你是嗎?」
「……」
「他擅長吟詩作對、風花雪月,你會嗎?」
「……」
「他風流倜儻,溫文爾雅,你是這樣的嗎?」
「……」
周旻急了,嘖了一聲,不可置信地說:「妳怎麼盡說這些膚淺的東西?」
「我就是喜歡他這些啊,他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歡。」
「那我也是個將軍,會帶兵打仗且神武有力呢!」
「所以你就只是你,不是我喜歡的那個人。」蓯蓉又一次氣死人不償命地說。
周旻被氣得在屋子裡轉圈,苦思冥想半天,終於找了一個藉口道:「是不是因為我之前把妳關起來,所以妳才討厭我?」
他實在不願承認自己天生就是個討人厭的傢伙,尤其在心愛的姑娘面前,被討厭是一件萬箭穿心的事情。
「是,但又不盡是。」蓯蓉走到門邊,倚靠在門框上,悠然地看著天空雲捲雲舒,輕歎一口氣,回過頭望著他道:「你還想繼續聽下去嗎?我可以說出一百個不喜歡你的理由。」
「算了,不用說了,無論妳說什麼,我也不會改變主意的,妳不用費盡心思使激將法了。」
周旻臉色有些深沉。
每次和蓯蓉相處,他都會生出一肚子氣,偏偏她這副愛理不理的樣子,總是讓他放不下,撓得他心癢難熬,他甚至覺得,只要她稍稍和顏悅色一點,自己就會高興半天。
若說這輩子他做過什麼最後悔的事,那就是曾經喪失理智,用對待敵人的方式囚禁了她。
他想要彌補,可她卻不肯給他機會了。
袁巋那個混蛋還勾引她,兩人眉來眼去,簡直把他當成了個死人!
他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只要是他看上的東西,就算是皇帝老兒私庫裡的寶貝,他都能弄成自己的,何況區區一個女人?
想到此,周旻備受打擊的信心又回來了些。
他抱著胳膊,欣賞著蓯蓉憑欄遠眺的背影,斜翹起嘴角道:「妳就安心等著做新娘子吧!」

長公主爽朗的笑聲從裡間傳出來,她頻頻回頭對著安順郡主道:「別送了,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客套。」
長公主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蓯蓉,臉上的笑意卻並未及眼底,對上自己兒子的目光時,表情才稍稍有了些變化:「這下你該心滿意足了,答應我的事情可別再出么蛾子了,明日起就去兵部當差。」
周旻彷彿連眉毛都飛揚起來,對著長公主一揖到底,再直起身時,一掃先前的頹喪,高昂著頭,整個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
安順郡主的眼中滿是愧疚,她甚至不敢看自己的女兒。
蓯蓉卻沒有苛責母親的意思,她近乎平靜的看著長公主一行揚長而去。
2017-05-24
子醉今迷 著  
2016-04-27
女王不在家 著  
2014-11-26
一枚銅錢 著  
2016-09-21
面北眉南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