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1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一)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趕上穿越大潮的花蕊娘,原本覺得自己這輩子真是賺到了!
身為官家小姐,衣食住行有人伺候,日子愜意快活,
父母開明,雖說不是獨女,也是被捧在手心裡寵著、疼著,
門第雖不高,相比鐘鳴鼎食之家,卻少了許多深宅後院的紛爭。
誰知變故驟起,父親被誣陷貪墨而慘死,母親悲痛殉夫,
家產悉數被沒收,父母屍首棄在義莊,姐弟幾人流落街頭……

好端端的家,一夕間風雨飄搖,幾近破碎。
花蕊娘做為長姐,一肩扛起照顧弟妹的責任,
千辛萬苦護送父母靈柩回鄉,本以為已嘗盡人間百味,
豈料人心難測,看似溫和純良的大伯一家,其實包藏禍心,
所謂的親情,褪去面紗,只餘下最陰險惡毒的算計。
花蕊娘唯有咬牙嚥下血淚,守住手邊的餘銀,伺機分家,
就算拚盡性命,她也要護家人一個周全!

 
第一章 官家


桃源縣地處西南,氣候常年溫潤,是以冬夏短暫,而春秋綿長。中秋剛過,日頭便一天比一天溫吞了。
縣衙後宅,西院最角落的一間屋子裡,十二歲的花蕊娘正對著銅鏡左右端詳著,她右邊額角上生了一粒小小的鼓包,看著紅紅腫腫的,在那張粉嫩白皙的小臉上顯得有些突兀。
花蕊娘嫩嫩的小嘴微微嘟起,兩根蔥白似的手指在那鼓包周圍游移了片刻,又極不情願地垂了下去。
這該死的痘痘……
花蕊娘賭氣似的踢了踢銅鏡下面的架子,抬眼看向敞開的屋門外。
取個銀耳湯怎地去了那麼久?花蕊娘煩躁地嘆了一大口氣,回過頭來又看了那銅鏡一眼。
鏡面雖然模模糊糊的,仍然可以瞧見裡面映出來的小人兒臉頰粉嫩,一雙烏溜溜的眼珠又黑又亮,確實是個美人胚子。
花蕊娘嘴角微微往上翹了一下,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戀了?
也是,哪個女子不愛美?想想前世為了那張從青春期開始就飽受痘痘摧殘的臉蛋,幾千塊一套的護膚品都不知道抹了多少?
都怪那會兒年紀小的時候,什麼都不懂,長了痘痘就恨不得把它擠掉,後來就算知道了什麼叫保養,卻再救不回那滿臉的痘印、痘坑。
花蕊娘抬起手指輕輕觸了一下額上那顆有些紅腫的痘痘,忽又趕緊放了下來。
不行,一定要忍住……

西院的角門嘎吱響了一聲,一個身穿湖綠色裌衣的小丫鬟腳步匆匆地走了進來,她手上橫挎著一個橡木食盒,進到屋子裡,先衝著花蕊娘福了一禮。
「去得有些久了,這幾日天涼,廚房沒有備著冰好的銀耳羹,所以我先拿到井邊去冰鎮了一會兒。」
這丫鬟一邊笑著解釋,一邊將手上的食盒擱到旁邊的圓木桌上,從食盒裡先取出一個紫砂盅,又接著端出了一盤切得薄薄的黃瓜片。
「怕是有些太涼了……」丫鬟將手背貼在紫砂盅上試了試,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這才轉向花蕊娘,輕笑道:「要不,大小姐等它擱一會兒再吃?我先把這黃瓜片給妳敷上。」
「涼的才順口呢!」花蕊娘抿笑著搖了搖頭。
丫鬟趕緊將紫砂盅上的蓋子揭開與她遞過來。
花蕊娘取過一旁的瓷勺舀起銀耳羹吃了一口,忽又抬起頭來對著丫鬟道:「去太太屋裡找找有沒有素色的絲料,給我拿一幅過來,碎料也行。」
那丫鬟應著,轉身出去了。
接著,花蕊娘將那紫砂盅裡熬得爛爛的銀耳撈出來吃了。
瞧了瞧剩下的大半盅銀耳湯,她便擱下了瓷勺,伸手取過一旁的黃瓜片,對著銅鏡細細地貼在長痘的地方。
盤子裡剩的黃瓜片還多,花蕊娘索性在眼睛周圍挨著貼了一圈,如今這年代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護膚保養品,也只有靠這天然的法子。
貼完以後,花蕊娘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子,慢慢移到靠窗的軟榻上躺了下來。
這樣的日子還真是舒坦啊!
吃喝穿戴都有人伺候著,想要做點什麼,只消吩咐一聲。
父母還算是開明,雖說她不是獨女,也是寵著、疼著,門第雖然不算太高,但起碼也是官宦之家,在這小小的桃源縣,算得上是頭一份了。
花蕊娘胡亂的想著,面上禁不住露出一絲笑來。
就這麼不知不覺的過去十一年了,回想起自己剛來的時候,又驚又怕的……如今過得這樣好,真是想都想不到。
那一世……罷了吧,也太糟了些!
花蕊娘稍微側了個身,那會兒夜裡常常睡不著,就胡思亂想著自己能重活一遭,上天竟像有安排似的,定是這樣。

等到花蕊娘臉上的黃瓜片乾了些,那丫鬟已經取了小半幅蠶絲尺頭回來。
花蕊娘讓丫鬟伺候著洗了臉,將那尺頭蓋在臉上比好尺寸,取了剪子,仔細地剪出一張面膜的樣子。
花蕊娘依稀記得,熬得濃濃的銀耳汁可以用作面膜,直接用在臉上怕吸收不完,最好的法子就是泡紙膜。
如今這年代沒有紙膜,絲綢卻是上好的替代品,只是每次用完都要清洗晾乾,否則也太過浪費了些。
不過,這清洗的活計,自然輪不著自己動手,花蕊娘低頭看了看自己養得嫩生生的一雙小手,露出一臉知足的神情。
「蕊娘這是在做什麼呢?」
然而,美中總有不足……
花蕊娘臉上的笑容一滯,頓了頓,才轉過頭來,朝著門口發出聲音的方向淡淡一笑:「商姨娘過來了,有事嗎?」
門口站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身上穿著一件桃紅纏金絲的緞子,眉眼間仍舊存著七八分顏色,薄薄地掃了一層粉黛,倒也有幾分清麗之姿。
聽到花蕊娘開口,商姨娘抿笑著走進屋來,伸手揀起桌上剩下的小半截尺頭,搖頭溫聲道:「好生生的料子,剪成這樣是要做什麼呢?」
花蕊娘並不答商姨娘的話,衝著一旁的小丫鬟使了個眼色。
那丫鬟趕緊上來將剩下的尺頭收走。
商姨娘竟未覺得尷尬,面上仍是笑吟吟的,也不用人招呼,逕自挨著花蕊娘便坐了下來。
「姨娘有事?」花蕊娘不自在地移了移身子。
平心而論,商姨娘這人並不討厭,雖說這些年父親身邊只得她這麼一個妾,也算是規規矩矩的,沒有什麼出格的行為。
只是,對於一個與自己母親分寵的女人,花蕊娘卻是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老爺和太太去了州府,怕是還有幾日才能回轉,」商姨娘打量著花蕊娘的神色,看似隨意地開口道:「太太不在,近秋了,蕊娘妳是知道的,宅子裡秋衣的定製,妳得幫著拿個主意。」
「還照著從前的例子,父親和母親不在,姨娘幫著選選樣兒。我這頭和朗哥兒那邊回頭看好了給姨娘送過去,還有雲娘那兒,看看她喜歡什麼,姨娘在旁參考參考。」花蕊娘心思轉了幾轉,三言兩語便定了下來。
商姨娘含笑答應著,卻不動身。
花蕊娘疑惑地瞧了她一眼,見她面上似是有些為難,才恍然道:「要花多少銀錢,姨娘去丁嬸那兒支就是,待會兒我讓人去給她說一聲。」
「哎!」商姨娘爽快地應著,站起身來,轉身走了一步,又回頭道:「蕊娘中飯是在屋裡吃,還是擺在朗哥兒那邊?」
「啊……」花蕊娘愣了下。
商姨娘見她不答話,臉上的笑又深了些,顯得越發的殷勤。
花蕊娘心中頓時瞭然,亦有了一絲不忍,便擺擺手道:「我待會兒去瞧朗哥兒,雲娘不用過來了,陪著姨娘歇一歇吧!」
商姨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才轉身走了出去。
花蕊娘別過頭來,輕輕嘆了口氣,心中一時五味雜陳的。

「姐!」
忽然,一聲帶著絲絲奶味的童音在門口響起,隨即有個身穿藏藍綢袍的八九歲小男孩跑了進來。
他頭上梳著一個抓髻,身子圓滾滾的,肚子微微向前腆著,肉乎乎的小臉上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格外有神,眉目間長得與花蕊娘有七八分相似,正是花蕊娘嫡親的弟弟,花玉朗。
「姐,姨娘是不是又找妳要東西了?妳可別理她。」花玉朗往花蕊娘身邊一湊,腦袋稍稍垂下來挨著花蕊娘。
花蕊娘瞧他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樣,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額上點了點,故作嚴肅地逗了句:「又偷懶,字帖習完了?」
「習完啦,我還背了一篇詞呢!」
花玉朗倏地昂起頭,下巴抬得高高的,逗得花蕊娘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花玉朗嘿嘿的笑了兩聲,將小腦袋扎進花蕊娘懷裡蹭了蹭,忽又抬起頭,噘嘴道:「姨娘是不是又要支銀子給雲娘買東西啦?」
「什麼雲娘?要叫二姐!」花蕊娘抬手捏了捏他圓乎乎的臉蛋,嚴肅道:「姨娘是姨娘,可不能因為姨娘就疏遠了姐弟的情分。再說了,你二姐是姨娘生的,姨娘多疼她一些也是常理,你現在還不明白這些,等你長大就懂了。」
「我知道,就像娘親疼姐和我一樣。」
說著,花玉朗的眼睛眨巴了幾下,他這副模樣實在討喜,花蕊娘忍不住輕輕在他臉上揪了一下。
花玉朗對自家姐姐的這種疼愛方式早就習慣了,抬起肉肉的小手在臉上撫摸了兩下,竟像個小大人一般的嘆了口氣。
「娘親和爹爹什麼時候回來呀?」
「快了吧,今天都十八了,送完中秋拜禮,他們就該往回走了。」花蕊娘在心裡默默地計算著日子。
京城派了巡查刺史下來,父親身為桃源縣的縣丞,依著章程去府城呈報。
父親出門多數時候都會帶上母親交遊,雖說家中養有妾室,但在對待正妻的態度方面,父親還是放得很端正的。
「我有些想娘親了……」花玉朗見花蕊娘想得入神,便輕輕晃著她的胳膊。
花蕊娘心中微微一酸,可不是麼?自己也有些想了呢!
花玉朗眼神亮了亮:「爹爹還答應要給我帶一副九連環回來呢!」
「美得你……」花蕊娘揉了揉花玉朗的髮頂。
忽然,門外砰的一聲巨響,似是有人大力撞上了什麼東西,隨即一個尖利的女人聲音傳來:「不好啦,大小姐,不好啦……」
與花蕊娘對視了一眼,花玉朗拔腳便往門外跑。
花蕊娘見花玉朗圓乎乎的身子跑起來一搖一晃的,急忙站起來,跟在他後頭,一路跑出了屋子。

花蕊娘姐弟倆出門一瞧,只見院子邊上的角門掉下來了一半,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倒在那裡,正拉著垮下來的半扇門努力想站起身來。
這婦人皮膚生得黝黑,雖然瞧不出來面色,但她雙腿顫抖得厲害,似是受了極大的驚嚇。
「姐……」花玉朗回身拉了拉花蕊娘的袖子,眼神裡有些怯怯的。
花蕊娘眉頭微微一蹙,連忙開口向那婦人問道:「怎麼了,慌張成這樣?」
「不好了,不好了,天塌了呀!這是……」那婦人半天爬不起來,索性癱坐在地上,兩手一捶腿,連聲哭嚎起來。
2016-11-23
錄仙 著  
2013-04-30
吱吱 著  
2016-02-24
時鏡 著  
2017-08-02
蘇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