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205
書  名:鎮宅小醫女(卷五)
作  者:幕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24
大元軍營爆發瘟疫,死傷無數!
王錦錦擔心四哥,女扮男裝潛入軍營,誤打誤撞做了軍醫,
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就在她的女兒身被看穿,正要命的關鍵時刻,
已成為軍營副統領的蕭秋年,與王錦錦亂世相逢……靠山來了,呼~~
瘟疫得到控制後,突厥大敗,大元軍士班師回朝途中,晉王遭人行刺,
王錦錦、蕭秋年落入崖下,兩人共度險難,感情升溫之餘,
卻倒楣的再遇對蕭秋年一見傾心的嬌蠻郡主胡玉姣!
王錦錦也察覺到了,「好四哥」對自己,不是單純兄妹之情……

回京後,王錦錦得知王家受貪墨案牽連,心急如焚,
被封為鎮遠大將軍的蕭秋年卻拒絕為王家解困,甚至還變相「軟禁」王錦錦,
感情的窗戶紙欲破不破,在陰鷙霸道的四哥面前,她該何去何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入軍營


清晨,天邊的朝陽才露出了一點兒橘光,視線不算太清楚。
王錦錦趴在左邊的草叢裡,觀察著道路上一舉一動。
沒過多久,她果然看見一隊士兵護送著兩輛馬車往這邊奔來,塵土飛揚。
隨著一聲響亮的「吁」,領頭的將士勒住棗紅馬,高聲道:「朝廷有密函來報,速速相迎!」
門口守衛的將士卻沒有放他們進去,而是舉起長刀攔住大門,抬起下巴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領頭的將士有些不耐煩,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扔了過去,嘴裡還罵罵咧咧不高興。
王錦錦趁此機會,忙溜到隊伍最後一排,隨即放輕腳步,低頭站在那裡,老遠看去,彷彿就是護送隊的一員。
守衛看了身分令牌,這才揮手示意放行。
那領頭的將士一看就是京城來的,鼻子都快仰上天了,托他洪福,王錦錦跟在軍隊後面,竟然並沒有人看出異樣。
王錦錦這才看清楚軍營裡面的情況。
不遠處連成片的營帳,一頂挨著一頂,左邊是校場,右邊是戈壁,再正前方修著一堵看不到邊界的土泥城牆,城樓已經破敗不堪,卻又矗立在朝陽中,黃沙漠漠,不肯低頭。
兩步一哨,十步一崗,偌大的軍營裡到處都有帶刀巡邏的小隊。
王錦錦也是低估了軍營裡的把守能力,她本來打算一進軍營就去找患病的士兵,看樣子卻是不能了。
於是她只好硬著頭皮跟著馬車往營帳深處走。
到了一處四方營帳前,馬車裡的人才終於露出廬山真面目。
每個馬車裡坐了兩個人,年紀最長的六十來歲,最年輕的也有四十,年長的那個一看就與其他人身分不同,只因包括最開始趾高氣揚的那個領頭將士,都對他畢恭畢敬。
王錦錦豎起耳朵。
她聽那領頭將士對那年長的太醫道:「丁院正,這裡就是你們休息的地方,門都有守衛,你有什麼要求,直接吩咐他們就行。長途跋涉這麼久,你們先好好休息休息。」
王錦錦一聽,怪不得對這人如此恭敬,太醫院的院正呢!看來朝廷也是注意到了這事兒的嚴重性,如此就好。
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丁院正為人倒是和藹,一點兒也不跋扈,他對那領頭的說:「朱大人,請問患病的士兵在哪裡?當務之急,應該是為他們診治。」
姓朱的領頭面色遲疑,磕磕絆絆道:「這個嘛……這個嘛,那些患病的士兵因為害怕傳染到其他人,已經被薛松將軍送去了十里外的觀察營,要等屬下前去與薛松將軍請令,等薛松將軍准許了,才能前去診治,今天……今天幾位太醫怕是看不到他們了。」
丁院正有些不太樂意,他皺眉道:「將病患關在一起,這樣反而更讓他們難受,與人隔絕,也不是這個隔絕法啊!」
「特殊時期,特殊處理,薛老將軍也是沒有辦法,丁院正你也應該知道,朝廷幾年前頒布徵兵令,招募了十萬大軍,加上鳳陽關的兵力,有二十五萬人之多,可如今……」領頭的嘆了口氣:「實不相瞞,三年鏖戰,如今這邊只有十七萬人了,時疫爆發,又病死了一萬,患病四萬……哎……哎……」
王錦錦聽到這恐怖的數字,也忍不住嘆氣驚詫。
「而且每天還陸陸續續有咳嗽、發熱的士兵,都被送去了十里外的觀察營,再不把治病的藥研製出來,恐怕大元就廢了……」
「朱大人,不要亂說話。」丁院正示意他別說了。
朱首領也不再提了,他道:「丁院正你們先在營中休息,晚點薛松將軍還要召見你們。」他抬起頭四處看了看,隨手一指:「你,你,還有你兩個,你們四人負責把守幾位太醫的營帳,聽見沒有!」
王錦錦幸好沒發呆,看見朱首領朝她指來,反應極快,立刻抬頭挺胸答是。
這差事正中下懷,她也好看看這個丁院正到底有幾把刷子。

王錦錦與另外一個守衛值後半夜的崗。
她一直低著頭,壓低聲音,生怕露出馬腳。
到了後半夜換崗,王錦錦也只站在那裡,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不敢動。
旁邊的守衛似乎有些無聊,見夜深了,便想和王錦錦聊天打發時間,問道:「兄弟,你看起來挺面生啊,以前沒見過吧?」
王錦錦心頭一跳,隨即粗著嗓子說:「我面子薄,大哥你沒見過也是應該的。」
守衛「哦」了一聲,又問:「你老家哪兒人啊?」
「京城外面的一個村子。」
「那也是天子腳下啊,我這二十多年還從來沒去過京城,要不是這次可以護送丁太醫,連京城的城門長啥樣也沒見過呢!」守衛說到這裡笑了笑。
王錦錦也乾笑著作陪。
就在這時候,那守衛突然低聲道:「來人了,快,站直!」
王錦錦立刻抬頭挺胸,一動不動。
她所見的前方,果然來了一隊人馬,當頭一個年逾花甲的老者,身板挺直,一身肅殺的甲冑戎裝,其貌不揚卻又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他後面跟著幾個穿官服的人,看樣子身分都不尋常。
見老者前來,一旁的守衛忙彎腰行禮:「屬下參見薛將軍、李大人、盧軍師,宋都督。」
王錦錦忙也跟著行禮,心裡卻震驚的想,原來這老頭竟然就是主將薛松!
薛松「嗯」了一聲,讓二人免禮,又問:「丁院正已經睡下了?」
守衛答道:「屬下這就去請丁院正。」
「快去。」
說完,那守衛就掀開帳篷進去了,不一會兒,裡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帳篷裡的蠟燭亮了起來。
丁院正披著衣服,忙請薛松等人入帳。

王錦錦豎起耳朵,緊貼在外面偷聽。
幸好這帳篷不隔音,裡面說什麼,王錦錦能聽個八分清楚。
只聽丁院正道:「沒想到薛老將軍親自前來,下官受寵若驚。」
薛松道:「丁太醫太謙虛了,你我同朝為官,各司其職,沒有高下之分。白日裡太忙,傳聞這幾日突厥將會進攻,我與宋都督幾位都在商量應對之策,所以得知丁太醫前來,沒能及時趕來與你相見,這半夜叨擾,乃無奈之舉,疫情緊急,刻不容緩啊!」
丁院正嘆了口氣,說道:「這些此前朱大人也與我詳細說過,現下我軍心不穩,突厥強攻也在情理之中。救人如救火,一刻也無法耽誤啊!」
「丁太醫既然這樣想,老將也就放心了,事不宜遲,我已備好馬車,現在連夜趕往觀察營。」
王錦錦聽到這些,心頭一緊,他們走了,自己怎麼辦?她也得想辦法看到那些病患才行啊!
她正焦灼,就見薛松等人出了大帳,其他三位太醫也被叫醒了。
大家準備妥當,薛松便隨手一指王錦錦和另外一個守帳篷的守衛,道:「你二人負責駕車。」
王錦錦忙與另一個點頭答是。
她心底鬆了口氣,幸好她會駕車,不然可就露餡了。

趁著夜色,薛松和宋都督在前騎馬帶路,王錦錦所駕的馬車裡坐著丁院正和盧軍師,另外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太醫。
她一邊駕車,一邊聽到裡面的丁院正在詢問盧軍師瘟疫情況。
盧軍師所言與王錦錦在路邊聽到的傳聞相差無幾,只是更加詳細。
兩個月前,突厥和大元又在十里坡交戰了一次,那一次打仗勝利得太輕鬆,輕鬆到讓人無法想像,本來就懷疑有詐,可沒有想到突厥的陷阱,竟然是用活人的性命做為籌碼。
盧軍師說到這裡不停的嘆氣:「疫情在軍中蔓延,參與戰爭的士兵首先發病,我方蕭副統領一怒之下潛入敵營,抓了對方一個不大不小的突厥頭目,嚴刑逼供之下才得知,他們心腸歹毒讓我等無法想像!」
丁院正問:「怎說?」
「突厥人為了讓疫情傳入我軍,竟然選出五百死士,故意劃破他們皮膚,從死去腐爛的牛、馬、羊屍體上挖出汙穢膿血,讓他們攜帶病原。十里坡一戰,這些突厥士兵故意被俘虜,我軍士兵押送途中,不知不覺,就與他們過多接觸,被傳染也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盧軍師揉了揉額頭:「丁院正,你一定要想辦法研製出治療的藥方,否則後果難以想像,除了焚燒屍體,隔絕一切有可能患病的士兵,我們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至於那些得病的百姓……朝廷更是無暇顧及啊!」
丁院正心情也極為複雜,這比他在京城聽到的密旨還要嚴重。
他道:「盧軍師,方才薛將軍說突厥會選在這幾日攻打鳳陽關,我軍兵力不足,軍心不穩,又該怎麼辦?會不會……」
「不會。」盧軍師這點倒是回答的乾脆,他道:「我方有宋玉秉宋都督,還有蕭副統領坐鎮,只要他們二人不倒,就絕不會讓敵人攻破鳳陽關。」
丁院正聽到這裡也笑了起來:「這位蕭副統領我在京城就已經聽過他的赫赫威名了,每次晉王殿下送捷報來,都不忘誇讚一番此人,這次前來,我一定要看看這位蕭副統領是什麼樣的人才。」
盧軍師笑道:「的確一表人才,丁院正見後就知道了,說起蕭副統領,當初生擒突厥大將阿史那,我們薛老將軍對他可是倚重得很,這次若能大敗突厥,蕭副統領回京必是一等大功,官職再升幾階也未可知啊!」
「都是副統領了,再升可不是要做將軍。」丁院正打趣道。
盧軍師道:「別說,薛老將軍還真有這個打算,說起這蕭副統領,我可誇不完他,有勇有謀,應當如是。就拿三年前他成名的那一戰說起吧,蕭副統領他……」
王錦錦隱約聽到什麼「蕭副統領」,便想著是不是和自己的四哥有關係。
但是馬車車輪的聲音摩擦地面雜訊太大,她根本聽不清。
2017-10-25
蘇靜初 著  
2012-12-12
吱吱 著  
2018-04-18
若磐 著  
2018-04-18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