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206
書  名:鎮宅小醫女(卷六)完
作  者:幕心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王錦錦發現,林氏是毒殺劉氏的凶手,一樁陳年舊案隨之揭露——
原來大伯是被四叔害死,老祖宗卻包庇凶手,造成林氏對王家懷恨在心,
為了報仇,林氏讓蕭秋年從小加入紫音九堂,受盡磨難,
還好他有王錦錦這「治癒系」的情妹妹,給他解毒又「秀秀」,算是苦盡甘來……

老皇帝病逝,蕭秋年輔佐晉王逼宮登基,成為新皇心腹,
新皇為了完全掌控蕭秋年,命他迎娶郡主胡玉姣,
王錦錦驚聞聖旨,又獲悉四哥為了與她在一起,使用不少陰暗手段,
大受打擊之下,決定收拾起包袱,「抱球」遠走……
蕭秋年拒絕賜婚,更不想再被鉗制,以鐵血手段除新皇,扶幼帝,成為攝政王。
多年後,王錦錦看著身邊的丈夫,總算明白一個道理——
她親愛的四哥喲!其實只想把她圈在身邊當媳婦兒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被算計


胡玉姣跌跌撞撞上了郡主府的馬車。
聽著轆轆車輪聲,她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方才所看到的一切。
她原本已經離開了將軍府,可半途總想著蕭秋年拒絕她的話。
蕭秋年說,他心中有了別的女子,已經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她不肯相信。
這麼久以來,她何曾見過蕭秋年看過別的女子一眼?若真喜歡到這種地步,又怎會數月不見呢?
直到她身邊的侍女多嘴說:「蕭將軍這個藉口也太敷衍了,他身邊出現過的女子,除了郡主,就只有他那個妹妹,哪兒還有別的姑娘啊?」
這句話,倒是讓胡玉姣突然醍醐灌頂。
是了,這麼久以來,蕭秋年只跟王錦錦走得最近。
雖然王錦錦是他的妹妹,可沒有血緣關係。
胡玉姣也知道自己這個猜測很荒唐,然而陷入單戀的女子,思維總是與旁人不同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求證一下。
想到方才出來的時候,王錦錦正去找蕭秋年,那她是不是可以去偷聽一下他們說什麼?
就算被發現了,她是郡主的身分,想來這兩人也不會怪罪於她的。
然後……透過窗戶的縫隙,隔著朦朧的珠簾,她看到了這輩子都不願意看到的畫面。
蕭秋年一手摟著王錦錦腰肢,兩人忘情的深吻,隨即便雙雙倒在床榻上,做些難以啟齒的動作。
王錦錦沒有反抗,蕭秋年也沒有停止,他們就像是一對深愛的人,而不是世人所知的兄妹!
「不要臉!」胡玉姣痛恨地砸了一下身邊的案几。
她一直在心底喜歡的男人,竟然和他妹妹做出這等有悖人倫之事!
想到之前在崖底的相遇,胡玉姣越想越不對頭。
當時他們見面,王錦錦和蕭秋年的相處方式就怪怪的,以及王錦錦脖子上那觸目驚心的瘀青……
若胡玉姣今日沒有撞見便罷了,可她已親眼目睹到蕭秋年所吻過的地方,都留下了和那日一樣的「傷痕」。
這兩人,明明已經私相授受,可還在她面前裝模作樣!
胡玉姣一陣犯噁心,忍不住罵:「下賤!無恥!」
「郡主,息怒。」身邊的侍女低聲勸慰:「郡主,要不妳去給晉王殿下說一說?讓他處罰那蕭秋年,也好平息妳心中的怒氣。」
胡玉姣罵完了,心裡卻十分難過。
到底是長了這麼大,唯一喜歡過的男人,她始終對蕭秋年放不下,心中的怨懟全部加在王錦錦頭上,覺得一定是王錦錦故意勾引,不然以蕭秋年那樣的性子,怎麼會跟自己的妹妹做這種事?
於是,胡玉姣搖了搖頭:「姨丈現在無心管我,更何況蕭秋年是他的得力部下,他不會輕易處罰。」
再則,若被人知道蕭秋年和王錦錦……蕭秋年在朝中地位一定會受到打擊。
還是再等一等。
說不定蕭秋年會回心轉意呢?
胡玉姣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蕭秋年如此包容?可她心裡就是喜歡他,即便目睹了這些,也不願蕭秋年出什麼事。
至於王錦錦……胡玉姣眼中閃過一抹恨意,遲早會讓她付出代價。

入秋,天氣越來越冷。
整日陰雨綿綿,不見太陽。
王錦錦自打和蕭秋年互相敞開心扉,一下就覺得沒有了負擔,在將軍府吃吃喝喝睡睡,日子別提多悠閒。
蕭秋年天不亮即入宮巡防,暮時歸。
只要他回來,就必定先來找王錦錦,與她說話解悶,又或是帶來王家的新消息。
這天飄著毛毛細雨,王錦錦正和王聽桃在屋中下棋。
門口傳來丫鬟的行禮聲,兩人回頭一看,卻是蕭秋年提著食盒走進來。
王錦錦見他衣衫溼了,忙站起身嘟噥:「你來怎麼也不撐傘?如今痼疾痊癒了,反倒不在意自己的身體,萬一傷風、感冒,我還懶得給你抓藥呢!」
她邊說邊接過蕭秋年手中的食盒,又讓丫鬟去拿乾毛巾。
蕭秋年微微一笑,道:「淋點雨罷了,不會有事。」
一旁的王聽桃,放下手裡的棋子,垂眸不語。
王錦錦揭開食盒,頓時香氣撲鼻,裡面裝著八件小點心,梅子八寶酥、荷花蓮藕糕、水晶粉糖……每一樣都精緻極了。
她又拿起食盒的蓋子看了看,朱漆雕刻,明黃色金絲掐邊,做工不凡。
「這東西可不是在外面能買得到的啊!」
蕭秋年笑道:「不錯,這是皇上今日賞賜的貢品,記得妳愛吃這些點心,便帶回來了。嘗嘗看,味道如何?」
王錦錦捻起一塊梅子八寶酥,咬了一口,點點頭:「入口即化,香而不膩。」她下意識將咬過的點心送到蕭秋年嘴邊:「四哥,你也嘗嘗。」
蕭秋年本不愛吃這些東西,但看王錦錦剛才咬過的地方,心下一動,便就著她手吃了。
王錦錦手指傳來酥麻,卻是蕭秋年的嘴唇故意吻到她的指尖。
她瞪他一眼,滿是無奈好笑。
王錦錦提起食盒,走到王聽桃跟前,道:「桃姐姐,這糕點很不錯,妳也吃。」
王聽桃露出一個微笑,說:「對了,錦錦,我記得妳剛才說要做什麼藥膳,這會兒可熬好了?」
「藥膳?啊!」王錦錦拍了拍腦門兒:「妳不提醒我都忘了!」
蕭秋年問:「什麼東西?」
王錦錦轉過身,對他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專門給你寫了個調理的食療方子,一方面可以輔助清除你體內的餘毒,另一方面還能強身健體。四哥,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我去廚房給你端過來。」
「外面在下雨,妳讓丫鬟去吧!」
「不行,這藥膳後面還要放幾味藥材,我怕她們弄不來,那這藥效就大打折扣了。」王錦錦說完,便忙撐傘出了門,急匆匆消失在院子裡。

屋子裡霎時便安靜下來。
只有王聽桃擺弄棋子的聲音。
蕭秋年坐在椅子上,距她三步開外,臉色一如以往的冰冷陰鷙。
到底是王聽桃先坐不住了,她將手裡的棋子「啪」的一下拍在棋盤上,冷笑了一聲,道:「蕭秋年,你如今可滿意了?」
蕭秋年不語。
王聽桃又自嘲道:「你怎會不滿意?用盡手段,耍盡心機,不就是想要這個結果嗎?」
「說完了?」蕭秋年隨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把玩。
王聽桃狠狠的瞪著他,如果眼神有殺傷力,蕭秋年已經被她瞪出兩個窟窿。
她一字字質問:「我丈夫、孩子,他們現在在哪兒!?」
蕭秋年淡淡的開口,回答:「他們很好。」
「你讓我幫你說服錦錦,我已經說服她了!她現在對你這麼好,你還想利用我什麼?把我丈夫和孩子還給我,不然……不然我就對錦錦說出真相!」王聽桃語氣一頓:「若我告訴她,是你抓了南明和我兒子,威脅我替你說好話,什麼你替王家的事情奔波,什麼你積極追查林氏的下落……其實都是假的!你所作所為,全是為了得到她!你說她會怎樣?她還會對你這麼死心塌地的好嗎?」
蕭秋年冷笑:「本來我還想今日便放了南明和妳兒子,可妳這樣說,我又不敢放了,萬一我把他們放走,妳轉頭又對錦錦說我威脅妳,豈不是對我不利?」
「那你到底想怎樣?」
王聽桃「刷」的站起身,因為憤怒,胸口起伏不定。
蕭秋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道:「時機成熟後,我會把他們放了,只是我希望妳記住,我讓妳做的事、說的話,永遠不能讓錦錦知道,否則……」
「否則什麼?」
「沒什麼。」蕭秋年勾了勾嘴角:「我在南明和妳兒子身上下了綠石花,這種毒,只要不碰到紅藍葉,就不會對身體有影響,反之,兩種藥交匯便是劇毒,無藥可解。」
王聽桃一直在隱忍,可當她聽到這句話時,再也忍不住了。
她抄起裝棋子的棋盒朝蕭秋年狠狠砸去,然而蕭秋年輕輕一側頭,便躲避開。
棋盒滾落在地,裡面的棋子也撒得到處都是。
王聽桃握拳罵道:「蕭秋年,你真陰險!王家就不該收養你這卑鄙無恥之徒!」
蕭秋年掃了眼地面,冷笑道:「王家?當年王家人欺辱我的時候還少了麼?冬天推我下水,夏天往我屋中放蛇……要不是妳對我還有價值,我早就將妳殺了!」
王聽桃心裡一寒,她下意識的退後兩步,沒想到……沒想到蕭秋年什麼都記得!
她無力的爭辯說:「我、我小時候不懂事,就是覺得好玩兒,才跟王聽裕他們一起……你如今提起這些又是什麼意思?」
「無他,只是想到王家被收監在刑部,心裡暢快罷了。」
「不期望你雪中送炭,也不必落井下石吧!蕭秋年,你不要連良知都沒有了!」
蕭秋年聞言,陰冷的視線忽地落在王聽桃臉上。
他面容冷然,道:「我本就沒有良知,妳現在才明白麼?」
他承認得如此利落,倒讓王聽桃頓時語塞。
看著面前英俊且危險的男子,王聽桃才想起,是了,從小到大,這人連心都沒有,何況良知?
他一直都是冷漠殘酷的,在王家格格不入。
小時候雖然對他不瞭解,可也知道不要去招惹,因為他的眼睛裡,始終都沉積著化不開的狠辣。
就像這一次。
誰會想到,他為了得到王錦錦而不擇手段,竟用南明和兒子的性命來要挾她?
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像王錦錦那樣俘獲他的心。
但王聽桃並不羨慕,她甚至為王錦錦悲哀,被這危險且陰鷙的人喜歡、算計,是福是禍?尚未可知。
「要怎樣你才肯放了他們?」王聽桃無力的滑坐在椅子上。
蕭秋年道:「繼續幫我。」
王聽桃勾了勾嘴角冷笑:「繼續幫你騙錦錦?你想對她做什麼?」
「我只是想讓她做我妻子。」蕭秋年認真的回答:「至少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會傷害她。」
王聽桃長吁一口氣,道:「我明白了。」
只要她等到蕭秋年迎娶王錦錦的時候,就是她們家人團聚之時。
千錯萬錯,她不該在京城被蕭秋年發現,不然……現在也不必昧著良心在王錦錦面前演戲了。
這件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蕭秋年是真心實意的對王錦錦好,若他只是玩弄感情,王聽桃會更自責。
2014-05-07
抽煙的兔子 著  
2016-08-17
梁杉 著  
2015-06-10
鬼鬼夢遊 著  
2012-10-31
意千重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