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2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二)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家中突遭橫禍,好不容易將父母靈柩運送回鄉安葬,
哪想到等待花家姐弟的,不是親人的安慰照顧,而是冷眼和算計。
父母屍骨未寒,幼弟就被折磨得半死,庶妹也要被賣給人做妾,
花蕊娘的心徹底寒了,這哪裡是親人?分明就是吃人的狼!
下有弟妹年幼,上有姨娘軟弱,外帶大伯一家虎視眈眈,那又如何?
花蕊娘決定另起爐灶,與極品親戚劃清界線,分家單過,
她就不信,老天爺真那麼不開眼,能餓死踏踏實實的勤快人!

正所謂,兜裡有錢心不慌!
花蕊娘既有私房錢傍身,還有一肚子發家致富的妙主意,
即使生活再艱難,只要一家人齊心,還怕沒有機會翻身嗎?
不過……那位騎馬逛縣城的小哥,老跟著她幹嘛?
說啥?十兩金子一根的腰帶?花蕊娘不禁咋舌,
她還是老老實實揣著吧!說不定,哪天就變現了呢……
第三十三章 尋死


「雲娘!」
花蕊娘嚇得肝膽俱裂,全身的血液頓時冷了下來,手腳偏偏又挪動不了半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花雲娘往那柱子直奔過去。
這事兒來得太突然,在場的人都嚇傻了眼,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個人影突然從花蕊娘身邊竄了過去,像一堵牆似的貼上了柱子。
砰!
花雲娘結結實實地碰在了那人身上,饒是如此,仍是撞得她整個人都搖晃了幾下,就要往後跌倒。
來人正是周明章,他連忙伸手將花雲娘撈住。
這時,花雲娘已經是氣昏了頭,立刻往周明章身上又踢又打,口中直嚷嚷別攔著她尋死。
商姨娘突然用勁推開了秦氏,跌跌撞撞地跑到花雲娘身邊,一把摟住她,失聲痛哭了起來。
花蕊娘只覺得心突地跳到了嗓子眼,然後就咯登一聲卡在那裡,全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空了,身子一下就軟了下來。
「姨娘,咱們不活了……他們不讓咱們活,不讓咱們活下去……」花雲娘撲倒在商姨娘身上,聲嘶力竭地哭了開來。
「奶,里正來了。」厲思良登登登的跑上院坎來,湊到吳婆婆身旁說了一句,完了又轉過來向花蕊娘道:「蕊娘別怕,啥事都有我奶在。」
一個身著藍布短衫,臉上掛著花白鬍鬚的老頭正往院坎上走。
那老頭身後跟著厲大和厲三,趙氏走在最後面,望向這邊的眼神裡,全是滿滿的關切之情。
「嗯。」花蕊娘強撐著站起身來,衝著那老頭施了一禮:「花家蕊娘見過里正大爺,請大爺為我妹妹做主。」
里正若有似無地點了個頭,往花慶餘那邊走了過去。
花蕊娘將一顆心強按回肚裡,走過去將哭成一團的花雲娘和商姨娘拉開,又伸手在花雲娘臉上抹了抹,聲音雖輕卻是斬釘截鐵的說道:「咱們不哭了,咱們就得好好活著,誰也不能叫咱們活不下去。」
花雲娘哭得抽抽噎噎的,一雙眼睛腫得只剩一條小縫,聞言怔了怔,又立刻哭倒在了花蕊娘身上。

那廂,里正走到花慶餘跟前,忽然皺了皺眉頭,十分不悅地說道:「咱們落山村人可不往柳塘村賃地種,他柳塘村的人來這幹啥?」
旁邊的王管事聽到這話,立刻哼了一聲,扭頭作勢就要往外走。
秦大急得一把將王管事拉住,口中不住的賠著笑道:「我送你,我送你……」
花慶餘臉上的肉抽了抽,半晌才低了聲氣道:「陳叔你瞧,我這跟親家商量我侄女的親事呢!」
「啥親事?論年紀,你都得管那胡家老爺叫叔!」里正下巴上的鬍子一顫一顫的,眼睛直盯著花慶餘,搖頭道:「慶餘,你這心不正啊,二郎他再有不是,這可都是你親親的侄女。」
那媒婆陳婆子站在人堆的最後頭,見圍著的人越來越多,便偷偷從後面擠了個空處,拔腿就要往外走。
「妳站住!」商姨娘突然厲聲吼了一句,惹得眾人都抬眼望過來。
商姨娘眼皮微微垂了一下,突然緊咬了嘴唇,兩步走到陳婆子身旁,向她伸出手道:「把雲娘的庚帖留下。」
從商姨娘額上散落下來的髮絲裡,透出來的那雙眼睛紅得怕人,陳婆子將身子往後縮了縮,斜著眼皮道:「喲,這花家當家主事的人還真不少。」
「妳到底拿不拿?」商姨娘緊跟著往陳婆子面前踏了一步,胳膊抖了半天,仍是沒有勇氣撲上去搶奪。
花慶餘臉色黑得像個鍋蓋一樣,秦氏剛剛張了張嘴,就讓他一胳膊肘頂了回去。
「他嬸子妳別急,」趙氏走上來拉了拉商姨娘,口中低聲勸道:「有里正大叔在這兒呢,妳要把自己急出個好歹來,可叫這幾個小的怎麼辦?」
說著,趙氏就向花蕊娘招了招手。
花蕊娘遲疑了一下,便扯著花雲娘走了過來,連拉帶勸的把商姨娘扶進了裡屋。

「他大伯終究佔著個長輩的理,當著他們幾個小的面兒,啥話也掰扯不清楚。里正大叔是個公道人,有我娘和思良他爹他們在那兒,妳們就先把這心給放下來。」趙氏將商姨娘扶坐在床上,從袖子裡抽了手絹給她揉著臉上被打傷的地方,一邊輕言細語地勸道。
花蕊娘就重重嘆了口氣,自己終究還是高看了花慶餘,以為他顧著臉面,凡事還是有個說道的餘地。
若不是趙氏他們及時趕到,只怕花雲娘這條命,今天就要斷送在了這裡。
花玉朗突然從門外探了個小腦袋進來,見花雲娘坐在床邊,便走進來拉了她的手,眼淚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
「都不哭,不哭了。」趙氏連忙轉過來往花玉朗頭上揉了揉,口中連聲勸慰道:「有你婆婆在,咱們都把心放著啊……」
「他嬸子,那胡老爺……」商姨娘抬眼看了看花雲娘,又向著趙氏遲疑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氏往商姨娘臉上看了幾眼,就忍不住嘆了口氣。
柳塘村離落山村不過三十幾里地,隔得不遠,有啥事都傳得快。
那胡家是柳塘村的一個小地主,當家主事的胡老爺子今年都五十好幾了,身上雖然沒有啥功名,姨太太卻是納了一房又一房,許是這樣掏空了身子,年紀一大,身子就一天比一天差。
按理說,這樣就該收斂著點,可前些日子不知道讓胡老爺子在哪兒碰上個遊方道人,討得幾個偏方奏了效,把他歡喜得跟什麼似的,那道人得了好處,又跟他出主意,說什麼要去除病根,還得納個少女來沖喜。
莊戶人家大多是老實人,聽到這樣的事情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偶爾有嘴碎的人拿出來說道,大家也不過是當個笑話聽。
趙氏雖然說得委婉,花蕊娘和商姨娘卻是聽了個明明白白。
花蕊娘一口氣憋到了嗓子眼,只恨不得立刻轉身出屋,去將花慶餘撕個粉碎。
商姨娘臉上的血色早已褪得一乾二淨,一隻手緊緊地攥住趙氏,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著。
「他們還是人嗎……」花蕊娘猛地站起身來,咬牙切齒地說了一句,便再也發不出聲音來。
「我得出去,我得出去看看。」商姨娘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腳下突然一晃。
趙氏剛要伸手去扶,她卻一下回轉身來,撲通一聲便跪倒在了地上。
「他嬸子我求求妳,救救我家雲娘,他們可不能害她啊,雲娘她才多大?我就這麼一個孩子……」商姨娘一手緊緊地扯著趙氏的褲腿,直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姨娘!」見狀,花雲娘也跟著跪倒在商姨娘身旁,摟住她傷心地大哭起來。
「趕緊起來,趕緊起來!」趙氏嚇了一大跳,連忙連拖帶拽的將商姨娘拉起來,又扶著她重新坐回床邊,伸手不住地替她順著氣:「妳別太著急了,這幾個孩子可都還指著妳呢!」
花蕊娘差點將一口整牙咬碎,抬頭便道:「我去跟里正說,咱們要獨立門戶,今天就得搬出去!」
「妳大伯他好臉面……」趙氏伸手將花蕊娘拉住,遲疑了一會兒才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這話妳來提,他肯定不能答應。」
「那也由不得他。」花蕊娘伸手抹了抹眼角泛出來的淚花,努力順著氣道:「今天的事兒,大家都看在眼裡,這親戚血緣,也得看對方是什麼人。我們不求他養活,只求他別再來禍害我們,那就夠了。」
「走到哪兒都脫不了個同姓……」趙氏輕輕嘆了聲,想了想又道:「妳把朗哥兒帶上,雖說朗哥兒年紀還小,到底也是你們二房的男丁,要是真的說僵了,你們這門戶硬要立,也不是立不起來。」
「謝謝嬸子!」
花蕊娘哽咽說了句,往前站了一步,衝著趙氏恭恭敬敬地彎了個腰,才招手拉著花玉朗走出門去。

這會兒,院坎上一個人都沒有了,只從堂屋那邊傳來了幾聲低低的說話聲。
花玉朗突然輕輕扯了花蕊娘一下,看見花蕊娘低下頭來,便壓低了聲音道:「姐,要不,咱們趁現在走吧?」
「走?去哪兒?」花蕊娘意外地看著他。
花玉朗的眼眶裡又湧上了一層淚花,咬了咬嘴唇,輕聲道:「我怕大伯他們賣了二姐……」
「朗哥兒不怕。」花蕊娘只覺得心頭被猛然擊中了一下,誰說小孩子不理事,可不是比誰都要看得清?
花蕊娘伸手替他揩掉眼角的淚珠子,努力扯出一絲笑來:「有婆婆和厲大叔他們在呢,沒人能賣了二姐,咱們這就去跟里正大爺說。」
花玉朗猶猶豫豫地點了個頭。
花蕊娘輕輕捏了捏他的掌心,牽著他順著院坎往堂屋走了過去。
院子外頭急匆匆地跑進來一個人,卻是肩膀上掛著大書袋子的花廣文。
原本,花廣文奔著堂屋就要衝進去,突然看見花蕊娘姐弟倆手拉著手站在院坎上面,腳步又生生地頓住了。
花蕊娘扭過頭來,目光像兩道利劍一樣,直直地刺向了花廣文。
瞧他一頭的汗水和滿臉焦急的神色,應該是知道家裡面出了事,這才著急忙慌跑過來的。
起初剛到落山村的時候,花慶餘對自己姐弟幾個的態度,起碼面上還算是過得去,為了不在外人面前落下苛待親侄的口實,他甚至不惜當著自己的面呵斥過秦氏。
後來,花玉朗生病,花慶餘雖然表現得冷漠,但也不是不管不問,雖說找來了一個神棍將花玉朗折磨得半死,但這事兒落到莊稼人眼裡,一般人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就是知曉些道理的,比如吳婆婆一家,也最多說他一句越活越糊塗。
而花雲娘這件事情卻與以往不同,哪怕花慶餘能暫時瞞過商姨娘,瞞過自己姐弟幾個,只要等到小轎一上門,便是再厚的紙也包不住這火。
是什麼原因促使花慶餘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完全不再考慮自家的名聲和別人的看法,倉促的做出將親侄女嫁給小老頭做妾,這樣令所有人不齒的舉動?
2017-06-28
如意餅 著  
2017-08-23
墨輕愁 著  
2015-05-13
糖拌飯 著  
2018-05-02
茗荷兒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