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3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三)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3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小小的豆芽能生花,花蕊娘怎麼也想不到,
之前還舉步維艱的一家人,轉眼就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
只是,日子過得紅火,難免會招來「小人」眼熱,
沾親帶故的叫一聲表舅,就敢把算盤打到他們碗裡來!?
用強不成,竟使毒計,好在花蕊娘不怕,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既然決心要守護一家人,管他什麼牛鬼蛇神,統統趕出去!
可是……偏偏有那趕也趕不走的,這算怎麼回事?
發現越來越難自控的臉紅心跳,花蕊娘恍然大悟……糟了!

堂堂宗家大少爺,要見個小姑娘,還得找各種藉口,
宗少城真是有臉做、沒臉說,但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見花蕊娘有困難,他明裡、暗裡總要出手幫一把,
看她面對其他男子「毫不設防」,他莫名生起悶氣——
不是說冰雪聰明,怎麼點也點不醒?急死大少爺我了……
第六十三章 齊心


秋日早上的陽光是溫和的,花蕊娘坐在院子裡,手上慢慢打著絡子,只覺得渾身暖意洋洋,竟是很久都沒有這麼輕鬆過了。
趙氏和商姨娘抱了針線簍子,坐到裡間的床上,裁布料給幾個孩子做衣裳。
外頭,花玉朗和花雲娘兩個則啃著昨天買回來的醬雞翅,在院子裡嘰嘰喳喳地跑來跑去。
這時光實在好混,眨眼就到了晌午,花蕊娘摸了摸肚皮,便走進屋子裡去問商姨娘她們想吃點什麼。
「我來做吧,妳小心別燙著。」商姨娘連忙扔了衣料下床,又回頭問過趙氏的意見,便往灶間裡去。
「天天跟你們在一塊兒,我都被養成一張叼嘴了。」莊戶人家沒有一日吃三餐的習慣,趙氏自嘲地說了一句。
花蕊娘咧了咧嘴,自己和花玉朗、花雲娘都是長身體的時候,每天早晚兩頓飯確實不夠。之前的那段時間,常常在下午的時候就餓得發慌,如今有了條件,首要的自然是將肚子餵飽。
和趙氏打了個招呼,花蕊娘也跟著往灶間這邊來。

商姨娘眼角掃到花蕊娘進門,便輕聲問道:「拿昨天的排骨湯燙個飯,再炒個土豆絲,蕊娘妳看行不?」
「行!」一想到排骨湯的香味,花蕊娘忍不住就嚥了下口水。見商姨娘忙得團團轉,她便走上去幫忙抱柴禾。
「別,我來吧,妳小心刮了手。」商姨娘連忙將花蕊娘攔住,又將她輕輕往門外推了推,笑道:「妳出去坐會兒,等一下就能吃了。」
這兩日,商姨娘臉上的笑容可是越來越多了。
花蕊娘雖然沒再堅持,但也沒有往門外走。
商姨娘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便輕聲問了句:「怎麼了,蕊娘?」
「姨娘,我跟妳商量件事兒。」花蕊娘微微一笑,往她身旁又湊了一步。
商姨娘受寵若驚地抬起頭來,往花蕊娘身上打量了幾眼,面上一時就露出了幾分惶恐的神情。
「昨兒賣豆芽的錢,除了買那些東西之外,還剩下二兩三錢,之前咱們手頭上的那筆銀子,也還有……」花蕊娘扳著手指頭跟商姨娘細細算帳,末了,又抬起頭來,眼睛亮亮地說道:「姨娘,咱們現在能掙錢了,我想送朗哥兒去學堂念書,妳覺得怎麼樣?」
「好,當然好……」商姨娘突然就激動了起來,一把抓住花蕊娘的手,顫聲道:「老爺去得冤枉,讓朗哥兒好好念書,將來,將來咱們……」
花蕊娘的眼睛立刻溼潤了,沒想到一直悶聲不作響的商姨娘,竟然在這上面和她想到了一塊兒去。
商姨娘平了平氣,有些不好意思地放開花蕊娘的手,扭過頭去道:「我就是沒想到,咱們的轉變能這麼快……」
「放心吧,姨娘,往後只能越來越好。」花蕊娘吸了吸鼻子,探過頭去笑道:「等再過上幾年,咱們家肯定大變樣!」
商姨娘蹲下來往灶坑裡添了一把柴禾,抬頭看著花蕊娘溫溫地笑了。
「那等下次咱們賣豆芽回來,就讓朗哥兒跟思良哥他們一塊兒上學去。」花蕊娘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咱們這心思就別跟朗哥兒提了,省得他小小年紀的,還要操心過甚。」
商姨娘低頭盯著灶坑裡的火苗看了一會兒,突然輕聲開了口:「蕊娘,昨天妳大伯娘那事兒……」
「嗯?怎麼了姨娘?」花蕊娘不知道商姨娘為什麼突然提起這茬,立刻跟著蹲了下來,拿眼認真地看著她。
「都怪我沒用,盡讓你們受委屈……我明明知道她是故意欺負咱們,可我就是,就是……」商姨娘緊緊地絞著十根手指頭,垂著頭細聲細氣地說道:「她大伯娘那人,可不就是欺軟怕硬嗎?這事兒,我不如妳,連雲娘都不如。」
「姨娘,咱們是一家人,說什麼不如你我的?」商姨娘總算想明白了這層道理,花蕊娘欣慰地笑了笑,便溫聲勸道:「妳也有妳能做的事兒,這灶間裡頭和針線上的活兒,哪一樣不是妳在操持?一家人就得這樣,互相扶持著,不分什麼你行、我行,那才叫真心呢!」
這些話,在花蕊娘心裡盤旋了許久,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說出來。
其實這些日子,她心裡頭一直有些犯嘀咕。
商姨娘畢竟只是個妾,與她和花玉朗也完全沒有血緣上的瓜葛,能不能和他們同心?還真是未可知的事情。
尤其是那次商姨娘帶著花雲娘回娘家被拒之後,大家嘴上雖然不提,但在心裡面卻一直都是根刺。
所以,商姨娘不願意接手管銀錢,花蕊娘也不和她推辭,其實說到底就是存了一絲不信任。

聽到花蕊娘這樣說,商姨娘的眼眶就微微有些紅了。
好半天,商姨娘才開口道:「妳知道,我是個沒主意的人,如今妳能當得起這個家,我也沒啥二話,先前的那些事兒……我做得不對,往後,還照著這樣,有妳頂著咱們這個家,我知足。」
花蕊娘壓根沒有想到,商姨娘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愣了好一會兒,花蕊娘才回道:「姨娘,妳放心吧,往後我肯定不能再讓你們受委屈!」
商姨娘眼裡淚光閃閃的,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就看見花雲娘帶著花玉朗,踢踢踏踏地跑了進來。
花雲娘衝著這邊撒嬌地喊了一聲:「姨娘,飯好了沒?我快餓死了!」
她和花玉朗在院子裡玩了半天的陀螺,兩個人的手上、臉上都蹭得花兮兮的。
商姨娘笑了笑,便伸手將他們往外趕,一邊道:「髒成這樣,讓你們姐帶去洗個臉,回來就能吃了。」
花雲娘瞇眼笑著「哎」了一聲,便拖了花蕊娘的手往外走。
商姨娘以前可不會用這樣親暱的語氣說話……在縣城的時候,她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在外人面前表露什麼情緒。
她這是真的敞開防備,從心底裡接受自己幾個是一家人了?
花蕊娘暗笑了一下,心裡面那塊大石頭,彷彿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轉眼又到了給半月居送豆芽的日子,這次賀掌櫃親自接待了花蕊娘他們,並且告訴了花蕊娘兩個好消息。
一是半月居要增加對豆芽的購買量,從每次一百斤,增長到每次三百斤。
這就表示花蕊娘她們的收益就能從每三天五兩銀子,變成每三天十五兩,一下就翻了三倍。
花蕊娘欣喜的同時,在心裡默默估算了,三百斤豆芽的產量,以現有的人手完全應付得過來,便爽快地點頭應下。
突然之間要這麼多豆芽,光靠著半月居一個酒樓,肯定消化不完。
賀掌櫃不愧是生意場的老手,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將銷售豆芽的管道擴展開了,花蕊娘看向他的目光裡,禁不住多了幾分佩服。
她原來也不是沒有想過,自己親自來做豆芽的銷售,可是仔細思慮了一下,實際操作起來卻是困難重重。
豆芽的亮點是新奇,除了放在酒樓裡賣,能增加吸引力之外,最大的客戶群體肯定是那些捨得在吃食上花費的大戶人家。
若是能夠與幾戶這樣的人家簽下供應豆芽的契約,那收入自然不會低。
但光憑著她一個毫無人脈的小姑娘,不說完全賣不出去,起碼在短時間之內,肯定沒法做到這樣。

對面的賀掌櫃似乎知道花蕊娘在想什麼,只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便接著說起了第二件事情。
瑜棠鎮往落山村方向走上二十來里的武穆峰上,有一座遠近聞名的隱峰寺。
再過幾天,也就是下個月初二,隱峰寺裡將會辦上半個月的祈福道場,賀掌櫃讓花蕊娘從初二那天起,每天送二十斤的豆芽到寺廟裡面去。
武穆峰離落山村不遠,出了村子走過去,也就小半個時辰。
可花蕊娘仍然覺得有些奇怪,讓她親自送豆芽過去,那半月居不就不能賺取中間的差價了?
一天二十斤的豆芽,連著送上半個月,也是不小的一筆生意。
賀掌櫃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便笑著解釋道:「辦道場的主家與我頗有交情,若是由半月居出面送豆芽,人家還得記上一份人情,所以只好勞累妳。」
既然頗有交情,那半月居出面送的豆芽,必然就不好意思收取銀錢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不過是每天跑一趟,便可以多收入一兩銀子,花蕊娘乾脆地一併答應了下來。
突然之間增加了這麼多收入,花蕊娘心下感激賀掌櫃,便拐著彎的提醒了他一句,豆芽的製作工藝簡單,恐怕保密不易,若是想從中謀取更多的利益,必須得抓緊這一冬的黃金時間才行。
賀掌櫃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點頭笑著謝過花蕊娘的提醒,與她結算清了銀錢,又使人將他們送到門口來。

走出半月居,花蕊娘便和趙氏夫婦兵分兩路。
花蕊娘去給花玉朗買文房四寶,趙氏和厲大則推了板車,到鎮子西頭去尋厲二和厲三兄弟。
上次賣了豆芽回去,商姨娘就不經意的提過,家裡面連個架子都沒有,放置衣物什麼的不方便。
花雲娘也跟花蕊娘說過好幾回,說是想要一個衣櫃。
花玉朗要上學,那書桌、椅子亦是必須置辦的。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生活配置,以前沒錢的時候必須樣樣要將就,如今手頭上鬆快了,自然要盡量滿足一家人的需求。
之前,花蕊娘沒打算在這些木器上花幾個錢,畢竟收入有限,得計劃著來。
結果今天往半月居這一趟下來,她又改了主意,囑咐趙氏見了厲三以後,請他幫忙買幾塊好點的木料,不求名貴,但求結實。
至於木匠,還是打算請原來厲三認識的那個,那人的手藝之前在做床和桌子的時候,他們都已經見識過了,也算是放心。
花蕊娘尋到一家賣筆墨紙硯的書香齋,挑選了還算過得去的文房四寶一套,又買了許多的棉紙,那宣紙實在是太貴,花蕊娘想了又想,還是沒捨得下手。
以前在縣城的時候,花蕊娘可是日常用宣紙來描字的,現在花的銀錢都必須自個兒去掙,自然再不能像過去那樣大手大腳、毫無顧忌。
人還真是彈性十足的一種動物,想想過去樣樣都得要別人伺候,如今卻是吃上一頓排骨,都覺得心滿意足。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人就是該時時滿足,老是緬懷過去,怨天尤人,那樣的日子又有什麼意思?
2017-06-07
后紫 著  
2017-09-06
后紫 著  
2018-03-14
白衣素雪 著  
2018-03-21
粟米殼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