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4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四)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3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比別人多活一回,花蕊娘覺得,自己算是豁達的,
銀子有了,鋪子有了,弟弟、妹妹們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按理說,日子過得如此順當,做夢都該笑醒了才是!
哪知她向來敬重的人,突然對她冷嘲暗諷,態度更是陰陽怪氣……
獲悉真相,花蕊娘無從辯解,反正她從沒想過要當灰姑娘,
旁人既認為她心存覬覦,她索性遠遠地躲開便是!
不做豆芽生意,她就買地、開食肆,還怕養不活家人嗎!?

然而,躲得過旁人目光,又怎能躲得開自己的真心?
如今害她被誤會的「罪魁禍首」宗少城走了,正好眼不見為淨!
哪曉得,轉頭他又回來了,還一臉無辜的出現在她面前……
你待我真心,我便還你真意。花蕊娘想,自己是越活越回去了,
但能這樣順心而為,她覺得挺好,還有啥比得上——
你心儀的那個人,剛好心裡也有著你,更讓人歡喜呢?
 
第九十三章 動工


到了開挖地基這一日,花蕊娘一家人都特意起了個大早,花玉朗還向學堂裡面告了假,到了工地上,花蕊娘接過厲大遞來的火石將鞭炮點著,劈里啪啦的一陣放了之後,就算是正式開始動工。
除了厲三帶來的工匠之外,還另外請了三四個村人幫忙挖土石。
花蕊娘過去跟他們打了招呼,謝過他們前來幫忙,又特意跟周明章的爹周大多說了幾句話。
自從他們開始修房子之後,遠近的好些人家都來看過,花蕊娘也不避諱,有人相問,就大大方方的說自家是準備修來開食肆,過得一小段時間,左右的村莊便紛紛傳開了,大家都知道了武穆峰山腳下將會開一間食肆。
當然,說什麼的人都有,不管是當面嘲笑他們異想天開,還是背地裡使眼子,花蕊娘都是一概微笑不計。
宗少城和諸葛遙也下山來看過兩回。
不過,每次花蕊娘都沒顧得上好好和他們說話,畢竟要忙活的事情太多,除了要分心顧著豆芽的買賣之外,還得操心著木料夠不夠用,桌椅、板凳得按著什麼尺寸打,蓋屋頂的瓦片又要現請人牽頭去瓦窯裡面買……
幸好是厲三帶來的人,監工上面,自然有他幫忙盯著。
商姨娘和花雲娘也包圓了一天送兩頓飯的活計,花蕊娘才不至於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這天,花蕊娘正在房場上和請來的木工比劃著打櫃台的要求,突然就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達達達的馬蹄聲,她抬眼看去,只見一頭瞧著高高大大的黑騾子,拖著一輛板車往這邊轟隆隆地衝過來。
「姐……」
花雲娘在板車上衝著花蕊娘使勁地招手,聲音裡全是壓抑不住的興奮。
花蕊娘微微一笑,和身旁的木工交代了兩句,便衝著那邊迎了過去。
到了房場前面,厲大「吁」的一聲將騾車停下,花雲娘一張小臉激動得紅撲撲的,不等車停穩,她就砰的一聲跳下板車,撒開腿撲到花蕊娘跟前。
花蕊娘連忙將她接住。
花雲娘嘿嘿一笑,轉頭指向身後的大黑騾子,歡喜地大聲說道:「姐,咱們家這騾子威風不?」
厲大也是一臉的神氣,他向著花蕊娘揚了揚手中的槐樹枝,跟著問道:「蕊娘,妳瞧這騾子怎麼樣?」
「好,這板車也不錯,咱們用著正好方便。」花蕊娘走到騾子前面,剛伸手想摸,那騾子突然仰起頭,長長地打了個響鼻,嚇得她又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哈哈,姐妳瞧,我都不怕。」花雲娘抬手放在騾子的背上,衝著花蕊娘得意地笑道:「牠可乖了,一點兒都不凶。」
花蕊娘抿嘴一笑,認認真真地打量了起來。
只見這騾子生得骨架勻稱,腿肚子看起來也是渾壯有力,再加上方才跑過來的那模樣,便知道厲大的眼光極好。
自從開始修房子以來,需要往鎮上跑的次數就越來越多,買牲口拉車的必要性也飛快地凸顯了出來。
花蕊娘實在是抽不出這個時間,再加上她完全不懂如何辨別牲口好壞,便只好又麻煩厲大,請他費心將這件事情辦了。
原本花蕊娘是想買頭牛的,除了拉車之外,春耕的時候,還可以賃出去換幾個口糧錢,可後來從厲大那兒得知,牛不僅比騾子貴,用來拉車還不如騾子好使,她就改變了主意。
「對了,蕊娘,」厲大突然想起,便從袖子裡摳出一個藍布錢袋遞還給花蕊娘,邊向她細細地匯報道:「騾子花了六兩銀子,板車是我請熟悉的人打的,收了八百文,剩下的錢都在這兒。」
「謝謝厲大叔,辛苦你了。」花蕊娘接過錢袋,含笑滿意地點了個頭,七兩銀子不到,就置辦了這麼一輛大車,她覺得非常值。
「辛苦啥?大部分好處還不都是偏著我?」厲大搖了搖手,一臉實在地說道。
「可惜不是大廂車,這要是下雨天,不一樣沒法坐?」花雲娘興奮勁頭過了,又輕輕撇了撇嘴,看來她這心裡頭,是還記掛著田玉娘的那輛大車呢!
厲大將掛在脖子上的氈帽取下,操手按在了花雲娘頭上,笑著道:「有啥不能坐的?這樣不能就坐了?」
「嘿嘿……」花雲娘伸手將帽子往上抬了抬,又拉著花蕊娘的衣袖道:「姐,妳上來坐坐?」
「好。」花蕊娘咧嘴一笑,走到板車前面,雙手撐著用力爬了上去,又將花雲娘拉上來坐好。
厲大扯了扯韁繩,一揚手中的樹枝,騾車便掉頭朝著來時的方向跑了去。
「厲大叔真厲害,趕車比老把式還好!」花雲娘歡喜得拍手大叫,一雙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
「妳穩著點,小心摔下去了。」花蕊娘伸手扶了她一把,面上也是藏不住的笑意。
「厲大叔,我也想學趕車。」花雲娘手腳並用地往板車前面爬了兩步,湊到厲大身旁,笑嘻嘻地說道。
「這騾子還認生,等過段時間趕熟了,我再教妳。」厲大倒也不推卻,大大咧咧的就答應了。
「厲大叔真好!」花雲娘大叫一聲,接著搖頭晃腦地哼起了不成曲的小調。
「美得妳……」花蕊娘逗了她一句,便舉起手來,大大地伸了個懶腰,一下躺倒在板車上,大聲嘆道:「真美啊,有車有房,咱們家現在也算是奔小康了。」
花雲娘雖然聽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但仍是跟著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花蕊娘瞇眼看了看天色,便又一下坐起來,向著前面的厲大喊道:「厲大叔,咱們去接思良哥他們下學吧!」
「好啊!」厲大估計也高興得厲害,只不過礙於在兩個孩子面前不好表現,聽到花蕊娘這麼說,他立刻一揚樹枝,趕著騾子飛快地朝前跑了去。

花玉朗他們幾個從學堂出來,看見騾子大車自然又是一番興奮和叫鬧。
從宗家祠堂到落山村沒有多少距離,跑了一段,大家還覺得不過癮,又叫厲大再往武穆峰這邊趕。
厲思良和周明章看得心癢癢,紛紛搶上前去,爭著要駕車,花玉朗也跟著想往上湊,花蕊娘生怕他摔了,連忙拉住他勸了幾句。
從落山村口往武穆峰跑了個來回,大家才算是勉強過足了癮。
村子裡的小道走不了大板車,厲大便叫花蕊娘他們在村口下了,他自己趕著車從後山那邊繞回去。
厲大比幾個孩子還先回到家,花蕊娘他們進院子的時候,厲大正拿著個大錘子,在院子角落打木樁,準備用來拴騾子。
商姨娘和趙氏坐在院子裡面,喜氣洋洋地議論著新買的這輛騾車,面上都是掩不住的歡喜。
「姨娘,我們給騾子起名字了,叫大黑!」花雲娘一把撲到商姨娘懷裡,抬起頭來,乖巧地說道。
「好,大黑這名字好。」商姨娘抿嘴一笑,向著花玉朗和花蕊娘道:「都餓了吧?飯做好了,趕緊去洗手來吃,待會兒還得給房場那邊送去。」
「等一下咱們趕騾子車去送飯啊!」花雲娘眼睛一亮,立刻撒嬌地說道。
「妳還沒瘋夠呢?」花蕊娘走過來輕輕揪了一下花雲娘的臉頰,便拿了木盆招呼他們跟著去打水洗手。
商姨娘擺好飯桌,走到菜園子裡面去叫了吳婆婆一聲。
兩家人湊在一塊兒吃了晚飯,厲大又趕起騾車,帶著幾個小的往武穆峰這邊來。

工匠們吃了送來的晚飯,便收拾東西準備往家走。
花蕊娘一邊收揀著送飯用的食盒,一邊回答身旁兩個小的不斷冒出來的問題。
花玉朗和花雲娘一到這邊,就繞著房場撒歡似的跑了好幾圈,又扯著花蕊娘不住的問東問西,都是一副迫不及待想早早看到房子修好的模樣。
「對了,姐,怎麼這段時間都沒看見宗少爺他們?」花雲娘眨巴眼睛,好奇問道。
「我怎麼知道?」花蕊娘輕笑著嗔了她一句,又將盛米飯的木桶遞到她手裡:「人家是大少爺,自然有自家的事情要忙,哪有那個閒功夫天天往咱們這邊跑?」
「對噢!」花雲娘吐了吐舌頭,便提著木桶,招呼花玉朗爬上了板車。
花蕊娘忍不住回頭朝武穆峰頂上的方向看了看,怔了好一會兒,才轉過身來,跟著上了板車。
厲大囑咐他們坐穩,便揚起鞭子,往落山村回去了。
2017-01-04
一枚銅錢 著  
2014-05-07
抽煙的兔子 著  
2014-07-16
一樹櫻桃 著  
2017-07-12
后紫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