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502
書  名:妾聞春(卷二)
作  者:東風著意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0-3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臨川太守一案似是真相大白,姚七娘與柳十一卻是剪不斷,理還亂!
分明已是「最親密關係」,可兩人的心卻天各一方……
姚七娘雖貪慕榮華富貴,可她最想要的卻是自由,
荷衣是誰,柳十一的過往又是如何?
紙醉金迷的建康,地位尊崇的柳家,與她姚七娘何干?
柳十一許她為妾,許她無憂,許她榮華,許她半生,那又怎樣?

前往建康城的馬車緩緩駛動,姚七娘的心裏只剩下一個念頭——
她要逃!逃得越遠越好!
「七娘,妳在害怕。」
「柳十一,只要你退一步,你我便自由了,你卻為何不肯放手呢?」
 
第三十二章 感慨


臨川太守一案,姜姒是凶手一事,已是證據確鑿。
三日後,柳十一奉命將姜姒押解進建康。
「七娘,當真不去看妳的父親嗎?」柳十一出聲詢問正坐在馬車裡頭的姚七娘。
姚七娘搖了搖頭:「我父親需要的是大夫,我去沒有半分用處,更何況,你不是已經喚姚潯大夫去瞧他了嗎?大夫有了,藥費有了,姚書又不是什麼逆子,自是會好好照顧父親的,我去不去也不那麼重要了。」
「話雖如此,可是七娘……妳這般神情,令我心中很是不安。」柳十一蹙了眉。
姚七娘卻是笑了出來:「不安什麼?我姚七娘不孝不仁不義,我以為你早就清楚。」她笑著說著貶低自己的話語,似乎沒有絲毫的在意,她心中也有所打量,若是把自己最令人厭惡的一面呈現給柳十一,令他早早厭棄了她,她便省了諸多逃跑的算計。
「我並不在意妳是個什麼樣的人。」柳十一緩緩道。
他那一雙眼平靜無波,卻無端的令得姚七娘覺得自己被看穿了心思。
「既是妳已無什麼留戀,那我們便啟程去建康,若妳還有什麼要辦的事情,最好現在說清楚。」
姚七娘低頭想了一會兒,父親那裡已有大夫,先前在柳十一這裡得了的銀錢,她託蘭嬸代為轉交,她在這丹陽城沒有什麼可留戀的。逃跑的計劃,她這些日子依舊有所盤算,丹陽自是不會回來,建康也不會去,先前同春杏商量了幾日,打算一同回春杏的老家江夏。
「沒有了。」姚七娘回答,臨川與建康千里之遙,柳十一自是不可能連日趕到,中途應該有所休息,既是休息,那便有所鬆懈,而趁著這鬆懈的時候逃跑,是她的目標。
「七娘。」柳十一將身子湊近,拉住了姚七娘的手:「日後我會好生照顧妳。」
「嗯,多謝郎君。」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姚七娘有些機械的回答。
柳十一卻是勾了勾唇,似乎全然沒有在意姚七娘的漠然,而是道:「日後,便不要喚郎君了。」
「那喚什麼?」姚七娘疑惑看他。
「喚夫主。」他輕笑,隨後用手中的摺扇挑起了她的下巴。
姚七娘抿唇,然後順從的喚道:「夫主。」
柳十一雖是喜歡她那般凜然叛逆的模樣,但是她乖順起來,也是別有幾分味道,正欲欺身上前同她親暱一番,卻聽門外紅蕉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郎君,程小郎君想要見你。」程宜現在貴為太守,按照禮節,紅蕉應該喚他一聲太守大人才是,但往日那程宜還是柳十一的學生時,紅蕉喚慣了他程小郎君,故而也懶得改。
「妳且回了,告訴他我這便就去了。」柳十一應道。
「嗯。」紅蕉道,隨即便走開。
柳十一理了理衣衫便掀了車簾出了門。
姚七娘舒了一口氣,緩緩倒下身子靠在車廂裡頭,抬頭瞧著馬車內頂那雕得栩栩如生的青鸞,一時間神思恍惚,她有些累,想要快些逃開……

待柳十一回來,押送姜姒的車隊自然已啟程。
姚七娘坐在馬車裡頭,隨意的揀了車裡小案上放著的書看。
柳十一進來,便笑道:「七娘喜歡看︽明經律典︾?」
姚七娘原是隨意翻翻,未曾看得仔細,故而未曾注意書名,這書裡頭內容又晦澀難懂,她翻幾頁便想棄了,此時柳十一剛好掀了簾子進來,便以為她在看。
姚七娘聽見柳十一的聲音,便將書往案上一扔:「這書晦澀得厲害,你這裡有什麼話本不曾?路途這般長,我好解解悶。」
柳十一點了點頭,深以為然道:「這路程頗長,若是一直同我做那事,七娘也容易疲乏。」
和柳十一相處了那麼多時間,姚七娘自也是知道這柳十一說的「那事」是什麼意思,故而好笑回道:「你倒是為我考慮!這建康與丹陽千里之遙,若是日日與你做那事,怕是先撐不住的是你。」她倒是不明白他了,若他想要女人,身邊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為何就偏偏纏著她不放?
柳十一微瞇了眼,道:「七娘是以為我不行?」
姚七娘立刻嬌笑道:「夫主自然偉岸,只是縱欲傷身,妾以為,夫主應當以身子為重才是。」
「七娘。」他忽然垂眸看她:「妳同我說話時,一直都是笑著的,可我卻從來不知道,這笑是不是及妳眼底……」
他這話轉折得忽然,倒令得姚七娘一愣,他方才那般說話,只是為了令她開懷嗎?這般沉穩的人,卻時而會在她面前露出孩子氣的姿態,她原以為他的性子本就如此,可如今看來,他或許是在逗她開懷。
他這般伏低做小的姿態,倒令姚七娘心中湧起了幾分愧疚,可是……
「夫主多慮了,七娘這般性子,若是笑了,那便是真正開懷的。」姚七娘笑著掩飾道,她不想走到柳十一心裡頭,也不想讓他走到她心裡頭。
「妳不願說也罷,待回了建康……」柳十一這句話未曾說得完整,又轉而道:「待會兒路途中看到什麼書店,我喚紅蕉為妳置些話本子來。」
「嗯,多謝夫主。」姚七娘含笑以應。

車隊一行未曾行進半刻鐘,便停了下來。
藍田前來通報,說是那宋晁攔了姜姒的囚車。
姚七娘聽了,便是一愣,對柳十一道:「宋晁這般大膽,便不怕被人發現他與姜氏的關係嗎?」
柳十一蹙眉,手中的摺扇一合,道:「他是篤定我無憑無據。」
「七娘,妳同我下車去。」柳十一吩咐,隨後掀了簾子去了外頭。
姚七娘自然也要跟上。
姜姒雖為重犯,但到底是姜家的人,此刻雖坐在囚車裡頭,但沿路百姓也沒人敢對她指指點點,扔爛菜、餿蛋,這種平日常見的事情,自然也無人敢做。
只是,百姓揣著看熱鬧的心態,竊竊私語自然是不少的。
而姜姒坐在囚車裡頭,面容平靜,更勝以往。
宋晁騎馬在囚車前,柳十一拿了一侍衛的馬,騎馬攔在前頭。
「阿晁,這般是何意?」柳十一騎馬,側身擋在宋晁面前。
宋晁微微勾了勾唇:「宋某聽說了姜氏之事,故來送她一程,柳兄是要阻攔?」
「阿晁美意,我先替姜氏謝過,可阿晁此舉委實不妥。」
這廂,柳十一同宋晁對峙著,那廂,姚七娘已經到了姜姒的囚車前。
姜姒見姚七娘前來,忽的露出了笑意,道:「妳看,他還是在意我的。」
姚七娘看看囚車,又看看囚車裡頭的姜姒,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會兒才道:「妳為他淪落至此,難道不後悔嗎?」
姜姒搖了搖頭:「我不後悔,我只恨沒有早些遇著他。」
真是蠢極了!姚七娘不由想,這般被利用,姜姒卻沒有半分後悔,這世上還有比這姜姒更蠢的人嗎?她很不理解姜姒的想法。

待宋晁被柳十一請走之後,姚七娘和柳十一回了馬車裡,她輕歎了一口氣。
柳十一見她這般,心中自是立刻有了猜測,出聲詢問道:「妳同情他們?」
姚七娘搖頭,這宋晁對姜姒是什麼心思,她不清楚,但姜姒為他淪落至此,想來是算計多了些……如果姜姒不是前臨川太守的夫人,能夠早些遇到這宋晁,便不會是這樣子。
「只是對姜氏的話有幾分感慨罷了,若是他們能夠早些遇到,姜氏許是便不會這般結局。」姚七娘低低道。
「早些遇見便不會是這般結局嗎……」柳十一似乎也陷入思慮中,不過,隨後他道:「但有些人還是晚些遇著才會有緣分。」
「例如誰?」姚七娘不明白柳十一的意思。
柳十一沒有回答,含笑不語。
不過,說到姜姒,姚七娘便立刻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
「夫主,我的賣身契……」她雖是心中著急,但說出的話卻是極為溫柔婉轉,彷彿在同他撒嬌似的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
「七娘,還惦記著賣身契呢?」柳十一頷首看她。
姚七娘討好般的露出笑容來,隨後跪下身子,趴在他的大腿上,像隻貓兒一般慵懶道:「那賣身契在,妾便是個賤籍,夫主,你想,哪有人希望自己是賤籍的呀?夫主若是希望七娘歡喜,便將那契子給了妾,而且先頭你說過了,待臨川太守一案結束,便將那契子給妾的,夫主可不能食言而肥……」
柳十一見姚七娘這般乖巧又嬌俏模樣,笑意立刻浮上嘴角,他伸手摸了摸她靠在他膝上的小腦袋:「嗯,妳說得沒錯,我不能食言而肥,待會兒到了落腳處,便喚藍田將那契子給妳。」
「多謝夫主。」姚七娘心中喜不自勝,頓時笑彎了眉眼。
「不必謝。」柳十一又摸了摸姚七娘的頭:「這本就是妳應得的。」
2017-02-03
花裡尋歡 著  
2016-06-01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6-08-24
梁杉 著  
2016-09-27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