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5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五)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0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居然是個兔兒爺!?
得知這個消息,花蕊娘的第一反應,是險些笑破肚皮。
宗少城和少年欲行「苟且」之事,當眾叫人撞破,
鬧出這般驚世駭俗的「醜聞」,從今往後,別說議親,
只怕人人都會當宗少城是茅坑裡的石頭,遠遠見到都要繞著走。
他竟是拚著家世、名聲都不要了,堅決實現對她許下的承諾……
看在眼裡,花蕊娘的心一下就熱了!

花蕊娘很清楚,自己肩膀上的擔子有多沉,
她不僅要拉扯大弟妹,還得洗刷爹娘的冤屈,重新振作門庭,
如今又多了一樣——為她和宗少城的美好未來努力!
豆芽和食肆只是小試身手,想賺大錢,她得拿出新的妙計良方,
靈光一現,改良式的「桌遊」在她腦中逐漸成形……
花蕊娘豪情萬丈:宗少城,等這單成了,姑娘我來娶你就是!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臉皮


「北地軍中?」聽到宗少城說要前往北地從軍歷練,花蕊娘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慌:「那不是很遠?」
「不光很遠,還會很久。」宗少城突然收斂了神色,認認真真地說道:「等我靠著自己的拳腳搏出一席之地,就可以脫離宗家的束縛,到那時,旁人便不能再來干涉妳我,蕊娘,妳願意嗎?」
花蕊娘注視著宗少城的眼睛,那目光裡面,除了滿滿的堅定,便是一望不到邊際的專注神情。
「我……」花蕊娘張了張嘴,剛要回答,便聽到院子裡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趙氏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蕊娘,妳在屋子裡嗎?」
花蕊娘頓時著了慌,一時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宗少城似乎也有些手足無措,他在屋子裡面環視了一圈,然後用眼神示意著花蕊娘,似乎在問她:怎麼辦?
屋子裡就這麼丁點兒大的地方,櫃子裡面又藏不住人。
花蕊娘急得團團轉,她眼珠子忽然一轉,便走過去推了宗少城一把,低聲道:「快,躲起來!」
宗少城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面上頓時變得愕然。
「床底下……妳確定?」宗少城腳下遲疑了一步,不情不願地問向花蕊娘。
「快點!」聽著腳步聲就快要到近前,花蕊娘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宗少城一張臉拉成了苦瓜樣,卻仍是十分順從地走到床前,掀開被單,貓著腰鑽了進去。

「蕊娘,妳在屋子裡沒有?我進來啦!」
趙氏的聲音已經來到門前,花蕊娘連忙伸手理了理被單,又不放心地打量了幾眼,才裝出一副睡意朦朧的聲音,轉頭向著外頭應道:「嬸子?」
花蕊娘拍了拍手,朝左右四周看過,確定沒有什麼明顯的痕跡,才走過去給趙氏開了門。
「妳在睡覺吶?」趙氏手上捧著一個罐子,伸腿便邁進了屋來。
作賊心虛,花蕊娘連忙搖了搖頭,有些慌亂地答道:「沒,屋子裡太熱了,我打了個盹。」
「外頭都下雪了,也不知道晚些妳姨娘他們回來,路上還走不走得了車……」趙氏斂了面上的笑容,抬手便覆上花蕊娘的額頭,著急地問道:「妳是不是發燒了?怎地臉這麼紅?」
「啊……」花蕊娘愣了下,立刻欲蓋彌彰地笑道:「肯定是剛才離火盆太近給烤的,對了,嬸子,這是什麼?」
「我自己泡的藥酒,早上碰見妳姨娘,說妳昨天摔著了。」趙氏將罐子往桌上一放,又拉過花蕊娘,仔細往她額頭上看了看,關切地說道:「沒事兒了吧?來坐著,我給妳揉揉,我們家這藥酒好得很,只要揉一揉,過兩天就消腫了。」
花蕊娘心頭一暖,可眼下明顯不是什麼揉藥酒的時候……
她往床邊瞥了一眼,故作鎮定地笑著道:「謝謝嬸子,昨天張嬸子也給送了藥酒來,姨娘出門的時候給我擦過了,妳先放著吧,晚些時候等姨娘回來再弄。」
「行!」趙氏乾脆地應著,又笑著向花蕊娘道:「妳做事小心著點,這臉上摔腫了還不打緊,萬一破皮、留了疤,那可是一輩子的事兒。」
「我知道的,嬸子,不礙多大事兒。」花蕊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頭卻是一陣暖烘烘的。
「妳姨娘說,讓妳屋子裡頭歇著,妳還不願。妳這孩子,啥時候都這麼招人心疼!」趙氏嘆了句,又拍著花蕊娘的手道:「你們家多虧了妳一個,妳別說,瞧著妳這麼能幹,連阿良都跟著變懂事了,以前下學回來,是啥也不幹,現在也知道幫著他爹拾掇拾掇。」
花蕊娘心急如焚,哪裡還有心思和趙氏閒聊?又不好明著表現出來,便只得「嗯嗯啊啊」地應著。
趙氏走到火盆邊替花蕊娘撥了撥炭火,便直起腰來笑道:「那妳再歇會兒,要是疼得厲害就去床上躺著,有啥事兒妳叫我一聲,我聽見就上來,啊?」
幸好趙氏蹲下去的時候是背對著床,花蕊娘一顆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面上卻還要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
聽見趙氏這麼說,花蕊娘立馬道:「嗯,我真沒事的,嬸子。」
趙氏向著花蕊娘笑了笑,便轉身往門外走。
花蕊娘剛要鬆口氣,趙氏又回過頭來,指著桌上的藥酒道:「記得拿藥酒揉揉,好用得很,過兩天就好了。」
花蕊娘心頭暗暗叫苦,面上卻仍是做出乖巧的模樣,向著趙氏點頭答應。
「對了,蕊娘……」趙氏前腳剛邁出屋子,忽然又扭過頭來。
花蕊娘連忙緊張萬分地直起身子,生怕被她瞧出什麼端倪。
「中午妳就別自己弄飯了,我給妳蒸蛋羹上來,妳躺床上歇會兒去。」
換做平時,花蕊娘肯定要與趙氏客氣幾句,可這會兒花蕊娘哪裡有心思想別的?說什麼都只是敷衍地應著。

看著趙氏走下院子,往著菜園子那邊去了,花蕊娘這才鬆了一口氣,連忙輕輕掩上門,轉過身來,伸手撫著狂跳不已的胸口。
花蕊娘長長吐出一口氣,又扭頭從窗戶口往外看了看,見確實沒人了,才回過頭來,向著床這邊輕聲叫道:「宗少城?出來。」
床邊這頭卻是安安靜靜的,什麼聲音也沒有。
花蕊娘疑惑地眨了眨眼,便往床榻走了兩步,繼續壓低了聲音叫道:「宗少城?你快點出來。」
「妳轉過身去。」
「什麼?」花蕊娘面上一愣,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宗少城又悶聲悶氣地說了一句:「叫妳轉過去。」
花蕊娘怔了怔,便立時明白過來,忍不住噗哧笑了一聲,仍是聽話地乖乖轉過了身去。
身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花蕊娘扭過頭來,只見宗少城蹭了一頭、一身的灰,正用手上下拍打著。
見花蕊娘盯著自己瞧,宗少城便有些懊惱地說道:「小偷尚且能稱作梁上君子,我卻要委身床底。」
花蕊娘忍俊不禁:「床底下積的灰多,正好幫我家打掃了。」說罷,她還向宗少城吐了吐舌頭。
宗少城無可奈何地摸著眉毛,向著她連連搖頭道:「要是讓諸葛遙那小子知道了,肯定會把他肚皮笑破。」
「我又不會告訴他!」花蕊娘笑著走到桌前,將趙氏拿來的藥酒擱到架子上,邊向著宗少城道:「我誰也不告訴,你知、我知。」
宗少城若有所思地瞧了花蕊娘一眼,便走到她身旁輕聲道:「為什麼?」
「哪有啥為什麼?」花蕊娘飛快地抬起頭來看著宗少城,有些不以為然地說道:「我幹嘛要讓別人來笑話你?」
宗少城嘴角微微往上一挑,立刻捉住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面前,目光深深地看著她問道:「為什麼?」
花蕊娘連忙將手抽開,走到窗前,心有餘悸地往外看了看,才轉過頭來嗔怪地說道:「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你問這些問題怪不怪?」
宗少城微微一笑,一邊用手指頭揉著眉頭,一邊向著花蕊娘似笑非笑地說道:「妳答我便是了。」
「我就不……」
話一出口,花蕊娘自己都愣了下,不知道為何,在宗少城面前,自己總是這般喜好爭強鬥口,活脫脫一副小女兒姿態。
宗少城笑得眼睛都輕輕瞇了起來,他走過來拉著花蕊娘到火盆邊坐下,一手撥著她額上的碎髮,一邊柔聲道:「因為妳喜歡我,對不?」
「我……」花蕊娘面上一窘,立刻將頭扭開去,輕聲囁嚅道:「你這人臉皮怎地這麼厚?」
「也不知道是誰的臉皮厚?」宗少城抄手抱了胳膊,抬起下巴,向著她揶揄地說道:「是誰給我寫信,宗少城,我想……」
「宗少城!」花蕊娘伸手擰著他的胳膊,恨恨地瞪著他道:「你敢笑話我?」
宗少城誇張地叫了一聲,齜牙咧嘴地擺手道:「我不敢,蕊娘我錯了……」
「這還差不多,放過你了。」花蕊娘輕哼了一聲,這才將手拿開。
「謝蕊娘大恩!」宗少城一邊揉著胳膊,一邊忍著笑道:「果然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明明自己說過的話,還不承認!妳現在就待我這麼凶,將來我豈不是悲慘得很?」
「說什麼將來……」花蕊娘輕輕囁嚅了一句。
「妳還沒說呢!」宗少城一下湊到她的面前,目光灼灼地看著她道:「蕊娘,妳答不答應我?」
2017-05-03
粟米殼 著  
2016-07-27
聽芳 著  
2017-12-06
長慕不得訴 著  
2018-06-20
蘭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