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6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六)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0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花蕊娘與半月居的合作,進行得風風火火,
她掏錢買地、開作坊,準備批量發展「桌遊」產業!
從小小食肆的東家,搖身一變成了大掌櫃,
花蕊娘努力提升自己,好足以與宗少城「匹配」,
畢竟就算兩情相悅,兩人中間仍有許多阻礙必須克服……
正當花蕊娘意氣風發,準備大展拳腳之際,
竟遭到滿懷怨憤的堂兄花廣文綁架,性命危在旦夕……

花蕊娘遇險,宗少城心急如焚,兩人的戀情「曝光」,
花家眾人雖然意外,卻都是樂觀其成,花蕊娘總算鬆了口氣,
她希望在商場上闖出一番成就,宗少城則是一心從軍,建功立業,
小倆口各自朝著目標前進,為共同的未來打拚!
因緣際會下,花蕊娘偶遇宗老夫人為宗少城相中的對象,
面對不容小覷的「情敵」,花蕊娘開始有點不淡定了……

 
第一百六十一章 籌備


花蕊娘以為還能有多日的清閒,卻不料,她只在家中安睡了一夜,第二天賀掌櫃就親自上門來了。
但凡精細的商人,一步棋制兩步敵。
早在製作樣品的時候,賀掌櫃就已經暗中留心,聯繫了幾家專事琉璃材料買賣的商戶,又經友人介紹,招攬了幾名技藝上佳的商人,是以他稍作部署,便來請花蕊娘前去商榷。
花蕊娘本就是個事事親力親為的性子,只不過與半月居這番合作,她出資源,半月居投資,自然得有個分權的過程,以免一人獨攬。
聽到是與桌遊生意有關,恐怕此去耽誤時日良久,花蕊娘便痛痛快快的收拾了換洗衣裳,同商姨娘交代了一聲,又喚回桂花嫂仔細叮嚀了一番,便與賀掌櫃一齊坐上馬車去了。

馬車上,賀掌櫃細細的與花蕊娘介紹著情況。
依照他的意思,在遊戲作坊大批投入生產之前,會有一個前期的試探和磨合過程,因此這材料供應商就不急於一時全部定下,不妨先從各家採買,等到規模擴展開之後,自然有供應商找上門來,尋求與他們來往。
「咱們頭一批生產,一是用料雜亂,二是無法準備判斷市場對於哪一種遊戲的接受度更高,所以要採買的材料更加複雜,正好本地縣城乃是通商要道,再加上地處邊陲,賦稅未經過層層關卡,價格也更為便宜。老夫已經請到了兩位匠人,雕工技藝均是上乘,有他們帶頭監督,不愁發展不起一家作坊,亦節省了大批請進高明匠人的本錢……」
花蕊娘沉吟之下,便輕輕點頭。
半月居雖是本地首屈一指的大酒樓,宗少城手下也還另有其他商鋪,都是他娘留下的嫁妝,眼下全部歸於他個人的私產,可是,突然間抽調出一大筆資金,又要不使宗家人察覺有異,自然不能動搖到根本,只能精打細算行事了。
「另外,這桌遊館的設立之處,老夫多方考量,權衡之下認為,一縣的影響力,無論如何也敵不過州府,因此……」
兩人一路討論著公事,馬車已經從角門徑直入了半月居後院。
賀掌櫃精神奕奕的下車來,又伸手向著花蕊娘邀請道:「那兩位匠人正在堂內相候,花掌櫃請,老夫這就介紹於妳。」

在半月居盤桓了半日,花蕊娘與賀掌櫃請來的那兩名工匠見了面,又見過了調撥過來負責此事的幾名管事。
接著,花蕊娘和賀掌櫃關起門來密談了許久,便敲定了初步的行動事宜。
計劃定下來,便由賀掌櫃遣人出面,去購買一應原材料,以及洽談有可能長期供貨的商家。
花蕊娘在半月居住了五六日,賀掌櫃每日領她出門一趟,見的都是些與半月居有著生意或是關係往來的商人大老爺。
花蕊娘知曉這是賀掌櫃對她的有意栽培,也算是領她入行,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前去應對。
可是,連著幾日下來,她也不禁感到有幾分吃力,但凡有點家底又有點手腕的人,哪一個不是生意場上打拚過來的人精?她一個未及笄的小丫頭,總是不免讓人看低兩眼,或是盡遭冷遇。
自從籌備工作開始,花蕊娘才知曉自己當初的想法有多麼的紙上談兵。
幸好她已有了開食肆的經驗在先,有間食肆的規模再小,那也是她一步步從無到有,漸漸摸索出來的。再加上她天性善悟,所以此刻上手規模宏大的生意,雖然吃力,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處處不得要領。
其他的事項都好定下,唯有這作坊和桌遊館的所在不好確定。
桌遊館倒是不急在此時,作坊卻是迫在眉睫之事,要設在交通便利之地,免得將來運輸成本過高,又要考慮到所選之處的地價與人工成本,開源節流才行。
花蕊娘與賀掌櫃議來議去,左右權衡,遲遲拿不定主意。

這日,花蕊娘與賀掌櫃又在書房商談。
賀掌櫃敲著桌子道:「府城租價乃是本地的兩倍往上,咱們的作坊不可圖眼前之便利,要考慮到將來大批製作,必須有一個寬敞的場所。可是這樣一來,成本必定增加不少,天長日久,又是另一筆龐大的開支。」
花蕊娘心中一動,被她擱置下去的那個想法復又重燃。
她沉吟半晌,便試探的向著賀掌櫃提起道:「若是就將作坊設在本地,賀叔認為如何?」
關於將作坊設在本地的想法,賀掌櫃先前就和花蕊娘討論過可能性,這會兒聽她把話重提,賀掌櫃便捻著鬍鬚道:「本地雖然交通還算便利,人力也不昂貴,可若是將作坊開辦在桃源縣城,老夫手下可抽調的人本來就不多,還要分出一兩個管事前去打理,只怕於管理不善。」
花蕊娘搖了搖頭,微瞇的眼睛裡露出兩道精光:「不,桃源縣乃是百年古城,租價也不便宜,咱們的作坊用地寬廣,我的意思是,就在附近找一塊無主的荒地,一次性購買下來,豈不省去了許多花銷?」
「這……」賀掌櫃凝神細想了一下,便輕輕點頭道:「妳說得不錯,老夫也不是沒考慮過自己購地,可是無主的荒地,交通上難免就要差一些,若是咱們還要使人開路修道來走車馬,豈不是得不償失?」
花蕊娘微笑了下,她提起茶壺替賀掌櫃添了一杯,笑吟吟的提醒道:「賀叔忘了,我花家有一間小小的食肆……」
「對對對!」賀掌櫃恍然大悟:「武穆峰下確是一個好地方,不僅道路通達,且四周寬敞,想來地價也不至於昂貴。只是妳花家一間小小食肆還不打緊,咱們要辦的可是作坊,會不會擾了佛門清靜之地?還有那四周一戶人家也無,若是有人想要對作坊不利,如何防範卻是個難題。」
花蕊娘愣了下,什麼擾了佛門清淨之地的顧慮,她可從來沒有考慮過。
怪不得武穆峰下空置了那麼久……她只顧著垂涎這一片地區開發成商業中心的利益,卻忘了從現下人們的角度出發。
大晉朝敬佛重道,若是真的惹來隱峰寺的不滿,那麼憑著隱峰寺與那些世家大族之間的緊密聯繫,要整治他們一個小小作坊,還不是易如反掌?
花蕊娘當即陷入了沉默,擰著眉頭冥思苦想,卻久久理不出一個相宜的法子。
武穆峰下這一片荒地,她早就有所圖謀,如今聽到賀掌櫃當面點出缺陷,便如同一個興致勃勃之人,被兜頭一盆冷水澆個透心涼。
賀掌櫃啜了口茶水,一手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忽然放下茶杯道:「其實,也不是不可為。」
「哦?」花蕊娘眼睛一亮,立刻誠懇的請教道:「賀叔請說。」
賀掌櫃捻著鬍子呵呵一笑,繼而輕咳了一聲,頗不自在的說道:「寺廟本乃香火之地,要使香火旺盛,才能傳經布道,咱們只需要與隱峰寺打好關節,捨些香油錢出去,還怕他們不多加照拂?」
花蕊娘只稍一沉吟,便將腦袋點得像小雞啄米似的。
隱峰寺本就與地方上的世家大族關係親近,若是能得到他們的照拂,還愁根基不穩麼?

賀掌櫃是個雷厲風行的性子,與花蕊娘議定了詳情,當下便著手開始準備。
花蕊娘與衙門專管土地買賣的那兩位衙差有著人情在先,便自告奮勇的將這件事情攬了下來。
還是由黃中人作保,就在半月居擺了一桌。
無主的荒地買賣,原本就是極其容易的事情,地方上的衙門也樂得有進項,三言兩語便談妥了下來。
黃中人妙舌如簧,更是將荒地壓到了四兩銀子的低價。
為防夜長夢多,第二天就在黃中人的經辦之下,將一張六十畝的地契放到了花蕊娘面前,她取出酬金謝了黃中人,便將地契疊好握在手中,去尋賀掌櫃。
「好,好!」賀掌櫃捧著地契讚嘆了兩聲:「蕊娘妳辦事俐落,老夫這就放心了。接下來修建作坊,請工匠、買木料等事也請妳一應經辦,所有銀錢往來徑直向錢管事支領,只需做好帳目既可。」
「謝賀叔,蕊娘一定不負重托。」
花蕊娘心中暗喜,原本她還擔心在跟半月居的合作過程中,自己處於弱勢方,會被全程架空權力,如今賀掌櫃對她這般信任,她自然得好好表現表現。
「慢著!」見花蕊娘轉身要走,賀掌櫃連忙將她喚住,樂呵呵的笑道:「妳有七八日沒有回家了吧?明天清明了,等一下我遣人送妳回去看看?」
「明天就是清明了?」花蕊娘愣了下,方才反應過來。
賀掌櫃眼裡籠上了一層悲涼之色:「是啊,老夫也要出去一趟,夫人的墳塚,總算是遷回了宗家,總不能叫她今年過得冷清。」
花蕊娘心頭一顫,立刻輕聲勸慰道:「夫人遺願得償,心裡必是歡喜的。」
「嗯,」賀掌櫃應了一聲,不置可否的說道:「妳先回去收拾收拾吧,等一下我安排車馬,讓陳平送妳回去。」
陳平是賀掌櫃從其他商鋪調過來的夥計,才二十出頭的年紀,待人接物卻已經很有了一套。這些日子,賀掌櫃便讓他跟在花蕊娘身邊,隨時做個聽用。
花蕊娘謝過賀掌櫃,轉身剛要往外走,又一下頓住腳,回過頭來,遲疑道:「宗大少爺明天是不是也要從山上回來?」
眼看武舉將至,宗少城如今是真的下了決心刻苦,自從上回送花蕊娘回落山村之後,這些日子就一直待在武穆峰上沒有下來過。
花蕊娘忙著籌辦初期的這些雜事,亦是沒有時間前去探望,兩人如今同在一個地方,卻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
賀掌櫃眼神一深,盯著花蕊娘看了一會兒,忽而微笑著點頭:「是啊,清明祭祀,大少爺肯定是要回來的。」
花蕊娘讓賀掌櫃那副瞭然的模樣看得有了幾分不好意思,便輕輕「哦」了一聲,矮身福了一福,便向著門外飛快的去了。
2016-01-20
阿貝貝 著  
2017-03-01
孟尋 著  
2014-04-16
蘇靜初 著  
2017-05-31
后紫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