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504
書  名:妾聞春(卷四)完
作  者:東風著意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0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姚七娘時常作一個夢,夢中漫天的飛花,陽光暖暖。
花枝之下,有一個身影卓然立著,問她——妳叫什麼名字?
而躲藏在花樹後的她「見色」便開了口——姚春。

祭天之變,陳留之困,丹朱之禍,人心之婪。
三年時光對姚七娘而言,不過眨眼間,
但對柳十一而言,卻是漫長而痛苦的折磨,
幸而百轉千迴,他的嬌嬌終於還是回到了他身邊!
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
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他長佳人十二年華,而今隔了十二度,他終於再擁她入懷……

 
第九十二章 祕密


程九疑是程家人,程宜是程九疑的侄子,那麼按照輩分算,程婉也應是程九疑的侄女了,也不知道程婉對那個叔叔有多少瞭解?
「小叔叔啊?」見姚七娘提及程九疑,程婉的面上露出笑容來:「小叔叔很小便在清微派清修,平日裡都是宿在道觀裡頭,我也難見上幾面。不過,我小時候,逢年過節小叔叔便會回家中來,還會給我們兄弟姐妹捎些奇奇怪怪的禮物。」
程婉的聲音傳來,姚七娘卻陷入了沉思,程九疑的事情,程婉應該不會清楚,程九疑身上的祕辛若是被洩露,只怕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令自己知道,是不擔心自己會洩露嗎?姚七娘又問:「那程衍,妳可識得?」
那名字卻令程婉一怔,她愣了愣神,續道:「妳問的是哪個程衍?」
難道程衍還不止一個?
「七十多年前的程衍。」姚七娘回道。
程婉面色一凝,雖不知姚七娘為何要同她打探程家的事情,但她還是開口為姚七娘解答道:「七十多年前的程衍,是厲帝的侍官,雖做著侍官之職,但程家有個祕密,而那位程衍便是揣著程家命數之人。程家每一代族中皆有男子活不過而立之年,但以早夭換來的卻是諸多的祕密……」
程婉的話到這裡便戛然而止,她看向姚七娘,攤手道:「其餘的,我也不清楚,九疑叔叔自小在道觀中清修,似乎也是因為擔了這命數。」
寧家有祕密,程家也有祕密……這一個祕密連著一個祕密,令得姚七娘越發一頭霧水:「妳方才問我,問的是哪個程衍,難道『程衍』不止一個?」她又追問。
程婉點了點頭:「我看過程家族譜,是從大商時開始記錄的,七十多年前有個喚程衍的,五百多年前的大商,也有一位喚作程衍的先輩。」
又是大商!
姚七娘想起程九疑先前同她說的話,他說大周的帝王怕都巴不得世人將大商忘得乾淨,好一併將他們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也忘了。
若是程九疑當真是帶著記憶轉世之人,五百多年前的程衍是不是也是他?
姚七娘心中思慮,眉頭已微微蹙了起來,她往日從不信鬼神,亦不信長生不老、人可與天同壽,可那蕭道衡……
這般稀罕之事,怎麼偏偏讓她姚七娘遇上了呢?
「妳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程婉關切出聲詢問,心中卻已猜到,姚七娘不光遇到事情了,而且這事情許是和自己那位小叔叔有關。
「是遇到了些事情,但是不方便同妳說。」姚七娘直言不諱,倒不是因為不信任程婉,而是自己的身世會引來那麼多的麻煩,還是不要將程婉扯下水的好。
姚七娘不說,程婉自也不追問,她從石凳上起身來,走開幾步,轉身看向姚七娘道:「我休息好了,可以跳給妳看了。」
程婉是知道姚七娘不便說此事,刻意轉移話題。
「那我拭目以待了。」姚七娘含笑道,往後坐了,準備欣賞。

沒有樂聲,沒有伴舞,只有程婉站在原地緩緩擺好一個起舞的姿態。
她緩緩抬手,做出一個請神的手勢。
花瓣從樹上搖搖曳曳落下,程婉眸中空洞,似乎靈魂被抽離了,沒有屬於自己的情緒,從起舞這一刻開始,她不是程婉,她是巫。
巫,祝也。
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
大商時的巫,以舞來溝通鬼神。
程婉開始跳了,姚七娘斂聲屏氣目不轉睛的盯著看著她。
神情肅穆莊重,舞步卻又靈動,時快時緩,綴在衣襬上的鈴鐺緩緩響起,伴隨著程婉的舞步,一下一下的在和著她的節拍。
急轉,跳躍,頓步,急轉,抬手,收袖……程婉眼波流轉,跨步往前旋轉著,舞蹈著。
似乎剎那間,雲霧中瀉下萬千流光,這一方天地之中,程婉成了最奪目的存在,便是沒有樂聲相伴,巫舞終究令人肅然起敬,讓姚七娘移不開半分視線。
「高飛兮安翔,乘清氣兮御陰陽。」程婉緩緩唱出上古時流傳下來的祭詞。
巫舞有祭詞,不同的祭詞向上天傳達的意思也不同。
祭詞,在大商之時,只有巫才能被允許唱,若是常人唱,上天會降下懲罰,並且根據巫的身分地位不同,能唱的、允許唱的祭詞也不同。
但大商滅亡已幾百年,許多祭詞已隨之亡軼,程婉唱的祭詞,是流傳下來的比較基礎的祭詞。
「吾與君兮齋速,導帝之兮九州。」跟隨著舞步,程婉朗聲唱著,少女清麗的嗓音和著肅穆莊重的情緒,好似在向上天虔誠訴說著心聲。
一步、兩步,姚七娘看著程婉的舞步緩緩失神。
三步、四步,姚七娘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一個畫面,耳畔也有樂聲響起。
鐘聲、鼓聲、舞鈴聲,少女們輕快地舞步,她們虔誠的舞蹈著,祈求著,為她們的國家、為了她們的子民。
她看到的是什麼?大商的巫女嗎?
姚七娘失神,視線已經完完全全鎖在程婉身上,無法移開半分。

許久,待程婉一舞畢,姚七娘才回過神。
姚七娘愣了愣,隨後想起要鼓掌,方才程婉那一舞實在震撼,她的眼角已經掛上了淚痕:「跳的實在是……」
好?姚七娘不知道該如何說,她覺得不能用一個好字形容。
與那些令人賞心悅目的舞蹈不同,巫舞給人是到靈魂裡的震撼,在骨子裡,腦海中振聾發聵,嗡嗡作響。
姚七娘又愣了,直到程婉走到面前,她才回過神。
「其實……」程婉見姚七娘這般震撼,不由謙遜道:「其實我跳得並不好,比不得族中的阿姐,更何況,如今這世上已經沒有真正的巫舞,我們這些都是空架子而已,真正巫舞可是用來溝通鬼神的。我沒能力請下鬼神,卻令妳震撼,也算是令我欣慰了。」
真正的巫舞?
只是空架子,便是這般令人震撼,那真正的巫舞又如何?姚七娘心中不免有幾分好奇,先前她不知大商,如今時常聽人提起那時候的事情,不免有了幾分好奇。當真有那麼神奇的時代存在?
於是,姚七娘又想起蕭道衡,長生有,不老不傷亦有,那麼,其餘的東西許是也有的吧……
「妳跳得很好。」姚七娘忍不住握著程婉的手道,雖是不能輕眼見著那祭壇之上的巫舞,如今看程婉為她跳了這一曲,她沒有什麼不滿的了。
程婉謙虛一笑,調侃道:「妳這般誇獎我,我可是要沾沾自喜的。」
姚七娘也是一笑:「我沒見過別人跳過,也不知道別人跳得如何,但在我眼中,妳跳得很好。」她誠懇道,她覺得好的,便是覺得好的,別人覺得如何,和她沒有關係。

姚七娘又同程婉聊些一會,想著程婉練習巫舞委實辛苦,便不再叨擾。
腦海中,方才程婉的舞姿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連帶著姚七娘走在路上時的腳步都帶了幾分那舞步的味道。
只是姚七娘走到遊廊轉折處,好巧不巧便撞上一人。
她抬了眼,少年人面如冠玉的臉龐映入眼中︱︱是寧文昭。
「文……」姚七娘剛想出聲,又覺不妥,她向四周瞥了幾眼,見四下無人,至才完整道:「文昭小郎。」
雖只有半年多的時日,卻是少年長身體的時候,他如今已是比她高上不少,須得垂首才能對上她的眼。
雖是他依舊如玉的面龐,但卻少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沉穩。
他垂首看著她的眼,她還是和初見時那般,眸子清澈得好似能將他的樣子完整的映出來一樣。
「昨日的事情……我很抱歉。」他緩緩出聲,嗓音沉沉。
姚七娘怎麼會在意呢?她明白他的難處,所以全然不在意,搖了搖頭,回道:「這有什麼好道歉的?我昨日不也同樣沒有喚你嗎?既這樣,那我也得同你道歉。」
寧文昭的臉上露出笑容來:「我知道。」他忽然開口說了三個字。
姚七娘不得不抬眼看他︱︱他知道,知道什麼?知道她明白他的難處?
不等姚七娘細想,寧文昭又道:「雖不能同妳細說,但目前寧家不敢動妳了。」
「因為柳十一?」姚七娘歪著腦袋探詢出聲。
寧文昭抿唇,回道:「算是如此。」
其實,還有很多複雜原因,但是他不能同姚七娘說。
族中的意思,兄長也不會告訴他太多,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眼下所知道的、所能說的告訴她。
「其實,這些話昨日你阿兄同我說過一遍。」姚七娘雖知道寧文昭的好意,但還是如實回答。
寧文昭又是一笑:「我知道。」他又道,垂首看她:「只是……」
只是什麼?姚七娘不解。
「只是同妳說一遍,我才覺得安心。」只是,他想同她說話而已。
寧文昭其實是看著姚七娘去尋程婉的,然後便在這遊廊拐角處等著姚七娘,不是偶遇,是他想見她而已。
寧家子弟不能有軟肋,但只是稍許說些話,應該也無傷大雅。
就只是這樣而已。
「嗯,那多謝文昭小郎了。」姚七娘連忙道謝,視線卻又瞥向寧文昭先前受傷的肩頭:「先頭你受的傷,如今如何了?」
見姚七娘詢問,寧文昭下意識的按住肩頭,看向她:「早已經好了。」說著,還輕輕拍了兩下,示意不疼了。
姚七娘知道寧文昭這是在安慰自己,便咧出笑容:「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已經報過了。」寧文昭含笑,目光眺向遠處煙雲繚繞的鍾山之上:「先前妳唱的那首歌很好聽,我一直記著。」
一首歌哪能抵得上救命之恩?姚七娘心中想著,視線又落在寧文昭的臉上,卻見他朝著遠處眺望,便回過身朝他視線遠眺的方向看去。
「上古以來,鍾山便是祭天之地。」寧文昭的聲音響起:「寧家在大商之時便有四字箴言傳下,而這四字箴言也是先輩在鍾山所求得的。」
「哪……」姚七娘剛想開口問是哪四字箴言,但想著或許涉及寧家祕辛,便又合上了嘴。
寧文昭卻是微微側過頭,視線落在她小巧的耳垂之上,又別過視線:「怎麼不問是哪四字箴言?」
「涉及寧家祕辛,我還是別問的好。」姚七娘挑了挑眉。
寧文昭又是一笑:「妳也是寧家的人。」他低道,聲音有些溫柔得過分。
這句話,令姚七娘噗嗤笑出聲:「可以確定嗎?」她問道。
寧文昭點了點頭,隨後道:「其實,先前在殿上,阿姐那般態度,便已經可以確定了,雖族中不將此事具體告訴我,但寧家確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錯。」
「這樣啊……」姚七娘輕歎一聲,不知是無奈或悵然:「只是,到現在我仍是有幾分不信,既然我是寧家的人,寧家為何要置我於死地呢?是因為十七年我母親做了什麼對不起寧家的事情,還是因為我的生父?」
姚七娘微微抬手,天邊煙霞灑落,曦光穿過指縫落在她嬌俏的臉上,像是剛剛盛開在枝頭最是艷麗的海棠花。
十七年前,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母親離開寧家?因為她?還是因為她生父?
見姚七娘皺眉思忖,寧文昭想要說些安慰的話,只是話語到了嘴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看著姚七娘的側臉,忽然身形一動。
姚七娘原本遠眺著,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腰已被攬住,她訝異出聲:「文昭……」
「有人。」寧文昭低低出聲,隨後攬著姚七娘躲到了拐角處的古樹後。
他的身手極快,令姚七娘愣了愣。
但愣完之後,她頓覺自己和寧文昭根本沒有躲避的必要,正欲從樹後走出,但視線瞥見來人,步伐就又頓住了。
是姜姒……以及程九疑。
程九疑和姜姒一前一後走來,在古樹前的小亭中頓住了步子。
這二人怎麼會牽扯到一起?雖程九疑此人陰晴不定,心思詭譎莫辨,但他到底在寧家對姚七娘下殺手之時,護過她性命。
無論是什麼原因,他到底救了她的性命。
她原以為程九疑是柳十一這邊的人,如今卻又和姜姒牽扯在一起?
姚七娘心中疑惑,但又覺得自己不能這般快下定論,她便駐步,聽那程九疑和姜姒的動靜。

「九疑道長。」姜姒含笑出聲。
她剛剛開口,程九疑便很快接口道:「妳便是姜姒?哪個姜?」
程九疑將姜姒的話打斷,語氣也有些不客氣,但姜姒面上仍是掛著笑,回道:「孟姜女的姜。」
聽到這話,程九疑舒了一口氣,手中拂塵一掃,斜睨她一眼:「幸而是這個姜。」
姜姒面上笑意更濃,悠悠回道:「不然,九疑道長以為會是哪個姜,陳留江家的江嗎?」
陳留江家。
聽見這四字的,程九疑面上笑意立刻散去,朝姜姒投去極冷的目光。
「陳留江家的江字,也是妳配用的嗎?」程九疑向來喜怒不形於色,便是惱怒面上也掛著笑意,如今他冷語相向,面色凜然如霜,倒是極為難得。
「為何不能?」姜姒從程九疑身旁擦肩而過,玄黑色長裙逶迤在地上,更襯得她膚白如雪,氣質清冷。
「姜氏一族對陳留江家神往已久,既然世上已無陳留江家,姜氏一族,為何不能成為第二個陳留江家?」姜姒的聲音響起。
姚七娘聽著,脊背不由冒上一陣冷意。
陳留江家……她略一思索,便想起了在哪裡聽過這四字。
陳留江家是大周的開國世家之一,︽明經律典︾一書是陳留江家所著,雖是陳留江家已不知所蹤,但此書一直流傳下來,孕育大周諸多人才。
「妳未免太過猖狂。」程九疑的聲音又傳來,語氣已變成了不屑和輕蔑:「妳憑什麼以為自己能代替陳留江家,憑那一手拙劣的香術?便是妳手中有︽明經律典︾丹朱篇的殘本又如何?次品終究是次品,還想代替陳留江家?委實可笑至極。」
「現在不行,不代表以後不行。」姜姒面上仍掛著笑容,沒有半分被程九疑的話激到,走了幾步便又頓住步子。
躲著偷聽的姚七娘鬆了一口氣。
因為過於專注聽著程九疑與姜姒的對話,她全然沒有注意到,寧文昭的手臂仍在攬著她的腰。
2017-07-19
后紫 著  
2017-08-16
墨輕愁 著  
2017-08-16
墨輕愁 著  
2018-03-14
白衣素雪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