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601
書  名:宅門賢妻桃花多(卷一)
出版日期:2018-11-1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一見鍾情,就是劫數的開始——
木婉晴不擇手段嫁入靖王府,換來的是靖王徐梓卿的厭棄,與家破人亡的下場。
徐梓卿拿出她的嫁妝單子,成為坐實她父母貪汙罪名的「證據」,
為求能出王府收殮被問斬棄市的雙親,她直闖夫君與小妾的「啪啪現場」,
卻被狠心夫君抽袖一推,倒地身亡……木婉晴憋屈啊!

莫名其妙重生回九歲那年,木婉晴當然要換條人生路走,
她可以救回前世胎死腹中的弟弟,提早擺脫謀奪家產的族人,
避開與徐梓卿相遇、相識,徹底改變自己與家人的命運……
很多事情因此發生了變化,她救起一個神秘少年任雙,幫他治好傷,
在這位俊俏心善又愛助人的少年幫助下,開始她的「百里尋母」計畫……

 
第一章 海棠艷


六月的時候,石榴花開得正好,明晃晃一片映得青色窗紗都有些發紅。
木婉晴坐在窗邊,看著那熙熙攘攘的花朵,有些恍惚的想到,這窗紗還是前頭母親送過來的呢!
說是喚做軟煙羅,一共有四樣顏色,一樣雨過天青色,一樣秋香色,一樣松綠色,一樣銀紅色。
因嫌那秋香色老氣,給了老太太;銀紅色太跳,給了府中年歲還小的姑娘們;松綠色略顯清冷,送到孤傲的表小姐那廂,只專門留了大方有餘,卻又不顯得單調的天青色掛在她這裡。
留影閣中大大小小數百扇窗戶全部用的是這紗,又亮堂又好看,晴日裡往外一望,影影綽綽恍若一陣青霧,配著滿院子紅艷艷的海棠、石榴、芭蕉,美到可以入畫。
母親總是細心到小心的人,家裡送東西來,這府裡頭每人都不落下,總希冀著這些人看在東西的分上對她好點。
可是啊,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一切只能證明她們母女有多天真。
看著灼灼的石榴花,木婉晴忍不住動了動有些痠的脖頸,憶起這樹也是出嫁時父親送來的,說是三十年的樹齡,討個「多子多福」的彩頭。
石榴的位置是最好的風水先生算的,據說是再好沒有的福地。
隨著樹還陪嫁了個園丁,專門澆水捉蟲。
所以即便是半路移植過來的,長勢也極好,每年夏天都開滿半院子的花,燦爛得如雲似霞。
想到父親、母親,木婉晴忍不住動了動唇角,有些僵硬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只是她太久沒笑過了,那笑容恍若是木頭樁子上刻的,不見半分美麗,而且還有些磣人。
「小,小姐,咱們還是回去吧!」站在她身後的抱琴低低的叫了一聲,聲音中帶著點哭腔。
抱琴是隨著木婉晴嫁進來的陪嫁丫鬟,二十多年了,還仍然改不了老習慣,擔心時總喊她小姐,好像她仍然是那個溫良恭順的木府九小姐,而不是靖王府的王妃。
她知道這丫鬟是好心,想用這些錯覺讓她好過點。
真是個傻丫頭,過去的日子怎麼能返回來呢?
水不可以倒流,時光不能倒走,自己從木頭小姐到木頭夫人,倒也成真木頭了。
「不礙事。」她張了張口,發現自己還能說話,只是嗓音有些沙啞,輕聲安慰了抱琴一句,想了想才說:「這事兒我得等出個結果來,不管,不管要……」
她的每個字都說得很吃力,沉默了太久,陡然需要張口時,發現似乎連話都不會說了,一字一句,都要想很久。
她今年才二十三,頭髮仍然烏黑,皮膚也仍然光滑,心卻感覺到自己像是個垂垂暮年的老婦人,經常說話說著說著會忘記,一發呆就是半天。
「可是,可是。」抱琴聽著她這句話,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下,哽咽的說:「可是他們這也太欺負人了,那些賤蹄子,一個個的……」
「不。」木婉晴剛想說不礙事,卻聽到一聲高亢婉轉的嚶嚀響起。
然後是膩得有些誇張的求饒聲:「哎呀,王爺,別,別,人家快被你弄死啦!」

這是叫給她聽的。
木婉晴靜靜的想著,但目光根本沒有往旁邊移動。
她坐在一張繡凳上,黃梨花木的凳架,水墨大理石的凳面,繡罩子上是喜鵲報春圖。
這凳子是一套,分別是喜鵲報春、蓮魚戲夏、杜鵑啼秋、紅梅映雪,一個放在這床這頭,一個放在床那頭,另外兩個卻是擺在梳妝台前。
帳內的男人沒有出聲,只是努力的耕耘著,肉體啪啪的撞擊聲,臊得端冰塊的丫鬟們面紅耳赤。
而木婉晴卻仍然面無表情,端莊得可以做為淑女儀範教科書。
她這做派是宮中的嬤嬤親自教養出來的,比著公主都不差,只可惜,就算如此也不能掩蓋出她出身的卑微。
她父親是商人,母親是賤婢,縱然最後憑著手段嫁入了靖王府,可終究也入不了世人的眼。
成親七載,他一句都沒有罵過她,可是婆婆那句「他不罵妳,是覺得妳低賤到跟妳說一句話都是失了身分」,已經將她的心挖了出來。
臉上的水珠一顆顆滑落,不知道是汗還是淚,她腦中一片空白的想。
這蘇式的古香緞好是好,就是有點太厚了,褻衣、小衣、裡衣、外衣、褙子,一層層穿上來,真像只裹得嚴嚴實實的粽子,汗水都流了不知幾盆了。
屋子裡頭密不透風,雖然上了十幾盆雕成花草鳥獸盆景模樣的冰,但是卻也解不了暑。

「啊!」隨著那長長的呻吟,床幔被扯掉了一大半,一隻雪白小巧的玉足探了出來,露出鳳仙花汁染得紅艷艷的五個趾頭。
「爺啊,人家不小心把這簾子撕破了,你說該怎麼辦?」像是示威似的,那隻腳隨著聲音在外面一晃一晃的,腳趾夾著的將另外半邊簾子也扯開了。
「這破東西撕就撕了,我正好想換新的。」男人的聲音冷冰冰的響起,刺啦一聲,整個床幔整個扯了下來,在床前落成了一團,
錦緞碎裂時的那種特有脆音,將木婉晴的注意力稍微的拉了過去一下,她扭轉了僵硬的脖子,看著地上那團「破東西」,無意識的眨了眨她的眼睛。
這也是她的嫁妝,湘繡的簾子,一共十二幅,分四季時節的滿滿裝了三個大箱子,父親驕傲的說,可以用三五十年,可沒想到連二十年都沒撐到。
不僅僅是簾子,那床也是她的嫁妝。
紅木的拔步床,專門請蘇州匠人來做的,花了好幾年的時間,為此家裡頭還專門闢了個院子給那些打造家裡姑娘們嫁妝的工人住,整天就聽著鑿子、鋸子呼啦啦做響。
姐姐、妹妹們都知道這些人是來打嫁妝的,一個個口上說著不在乎,可還是會偷偷摸摸的爬到閣樓上去看這些人做了什麼,然後臉紅紅的互相取笑,說什麼「這是小五跟她相公睡覺的地方」、「這是二姐姐跟二姐夫坐著說悄悄話的凳子」……
寓意吉祥的花鳥樹木、精巧細緻的綾羅綢緞、美輪美奐的家俱箱籠,夜裡姐妹們說悄悄話時,談到這些總是會害羞的蒙上被子,每一樣都寄託了她們少女時代最純真美好的幻想。
可是,如今的木婉晴麻木的眼神往上移動,看著那白花花交纏在一起的妖精打架,她恍惚的想著,當初應該沒有人會猜到,這些東西有天會被這麼糟蹋吧?
出嫁時的十里紅妝,是父親給她最大的祝福。
可誰能想到,多年以後,那竟然變成木家奢逸的證據呢?長長的嫁妝單子,成了最後的索命工具。
她木著臉看著眼前的一切,失去了那遮羞布,床上兩個人讓她看得真切,白花花閃動的肉團,讓她覺得像是正午時分直視太陽般,刺眼得厲害。
可她不能閉眼。
「相公。」她叫了一聲,聲音乾澀,自己聽著都陌生。
木家九小姐,當年可是以善歌聞名的。
沒有回音,男人精壯的身軀匍匐在另外一個女人白皙的身上,長長的頭髮垂下來遮住了眼,只看到俊逸得有些過分的下巴。
木婉晴看著那個女人享受到扭曲的臉,這人她認得的,也說過話,可是忘了是哪家送來的,據說調教得最好,最是懂男人心,所以被他睡得多些。
不過府裡頭這種女人太多,她早就懶得記了。
家裡頭的侍妾很多,請安時水靈靈的站了一排,各種聲音嘰嘰喳喳鬧得她頭暈。
至於開臉的小妾、通房的丫頭更是數不勝數,算起來,女人裡頭大約就只有抱琴沒被他睡了。
可是那代價,是抱琴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疤,把一個好端端的丫頭變成了一個夜叉。
她這輩子,欠別人的不多,欠這個丫頭的卻太多了。
2014-05-21
糖拌飯 著  
2014-07-30
端木景晨 著  
2015-02-04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8-05-09
茗荷兒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