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7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七)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1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桌遊館即將開張,花蕊娘來到麟州城坐鎮,
都說情敵相見,分外眼紅,花蕊娘卻與柯寧君一見如故,
正所謂出外靠朋友,在柯寧君的推波助瀾下,
一場熱鬧的文會登場,花蕊娘的桌遊事業順利打響第一炮!
「粉絲」慕名而來,花蕊娘接訂單已經接到手軟,
誰知開幕當天,宗少城與柯寧君這對無緣的冤家狹路相逢,
眼看心上人和「閨密」大打出手,花蕊娘頓時懵了……

桌遊館的生意蒸蒸日上,花蕊娘成了大忙人,
好不容易抽空回趟落山村,她又得操心一堆家事,
如今手頭寬裕了,正好蓋棟大宅子給家人住;
妹妹花雲娘的終身大事,也得好生琢磨、盤算,
誰叫她身為長姐,還是家中的頂梁柱呢?
哪曉得,她和宗少城原本篤定的婚事,竟又起波瀾……

第一百九十五章 疙瘩


等花蕊娘再一睜眼,天色已是大亮。
「小姐醒了?」
珠簾叮叮噹噹一陣亂響,彩玉抬著半銅盆水從外間走了進來,見花蕊娘已經睜了眼,她馬上把銅盆擱在一旁的架子上,伸手取了衣裳過來替花蕊娘穿。
彩玉的動作小心翼翼的,雖然不大熟練,卻極是輕柔,彷彿害怕一不小心就將花蕊娘弄疼了一般。
花蕊娘隨意的往彩玉臉上瞟了一眼,見她兩隻眼睛有些發紅,便驚訝道:「妳怎麼了?昨天沒有歇息好?」
「奴婢見小姐昨夜醉得厲害,怕小姐夜裡有什麼吩咐,就沒敢合眼。」彩玉給花蕊娘繫好衣裳的帶子,又蹲下身去替她穿鞋,同時輕垂了眉眼,似乎有些不安的答道。
「昨兒妳就在外頭守了一晚上?」花蕊娘愣了愣,又道:「青鳳呢?」
彩玉為花蕊娘穿好鞋子站起身來,臉上微微擠出一個笑容,垂手輕聲道:「奴婢二人商量著晚上輪流值夜,昨天正是奴婢的班。青鳳剛才進來了一趟,估摸著小姐差不多醒了,她先去廚房取早點回來。」
花蕊娘點了點頭,微笑著道:「不錯,妳二人有心,只是妳們既然跟了我,大可以自在些,往後晚上值夜的規矩就不用了。」
彩玉面上閃過一絲驚愕,瞬即垂下頭去,輕輕應了一聲:「是。」
花蕊娘站起身,走到梳妝台前坐下,彩玉立刻跟了過來,拿起台上的梳子替她梳理著頭髮。
花蕊娘滿意的瞥了彩玉一眼,又道:「我瞧妳是個知事懂禮的,可會識字?」
彩玉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意識到自己站在花蕊娘身後,便立即開口補充道:「奴婢不識字。」
「無妨,若是願意,往後空了,我教妳便是。」花蕊娘盯著鏡中的自己瞧了瞧,便拿起桌上的金鈿花別在頭上。
她滿意的轉過身來,向著彩玉道:「我是個性子散漫的人,也不喜歡拘束著妳們,在我身邊大可以隨性一點,往後時間長了,妳自然知道。妳只要記得,跟了我,一是不能有外心,二是謹守本分,其他的都好說。」
花蕊娘頓了頓,便笑著又道:「至於私心人人都有,妳且放心,我花家雖然不是什麼大門大戶,但也不會虧待了妳們。」
彩玉愣了一下,立刻誠惶誠恐的低下頭去:「奴婢謹遵小姐吩咐。」
花蕊娘「嗯」了一聲,站起身來,走到擱了銅盆的木架子前面,伸手扯過架子上洗臉的布巾子浸到水裡,頭也不抬的吩咐道:「下去吧,回頭把這些話跟青鳳說一遍,待會兒她取了早點回來讓她放在外間就行。妳去歇著,有事兒我再叫妳們。」
「是。」彩玉向花蕊娘曲了曲膝,便躡著腳步飛快的退了出去。

銅盆裡的水還是溫溫熱熱的,花蕊娘洗漱完,便又回到梳妝台前坐下。
梳妝台的桌面上擱了一大一小兩本冊子,小的是桌遊館的人事姓名冊,大的是修整桌遊館的統籌帳本。
昨天晚宴結束之前,何管事和王忠就遣人去取了過來,一併交到花蕊娘手裡。
昨天晚上多飲了幾杯酒,再加上連日勞累,花蕊娘只覺得這會兒腦門處仍是有些悶悶的疼,她伸手揉了揉眉心,便取過小的那本冊子,翻開細細的看了起來。
冊子上面倒是記錄得詳細,桌遊館由上而下所有人的姓名、職位都列得清清楚楚,看來魏管事做事還是肯用心的,只不過抱錯了大腿……
花蕊娘合上冊子,忍不住搖頭苦笑了一下。
若非逼不得已,她也不願意一上來就拿人開刀,只是手段若不凌厲一點,怎能叫這些老管事、老掌櫃心服口服?
花蕊娘將姓名冊子放回桌上,剛要拿起另一本,就聽到身後的珠簾又叮叮噹噹響了起來,她忍不住皺了眉頭,不悅道:「不是說了早點放在外間就好嗎?」
「哦?」宗少城的聲音清清亮亮從門口傳來:「花大掌櫃好大的火氣,可是小生來得不巧?」
「少城?」花蕊娘欣喜的回過頭。
只見宗少城一手負於身後,另外一隻手上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擱著一碗米粥和幾碟子小菜,正站在門口笑意吟吟的看向她。
花蕊娘立刻起身,驚喜的迎向他道:「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妳。」宗少城怕花蕊娘碰到托盤,連忙讓了一步,將托盤順手放在一旁的櫃子上,空出手來握著她的手指,聲音柔成了一汪清水:「怎麼了?是不是因為我昨天沒有及時來迎妳,所以惱了?」
「我像是那麼小氣的樣子?」花蕊娘哭笑不得的捶了他一下,接著緊張道:「你不是和諸葛大哥在府兵大營?怎麼有空出來了?」
宗少城輕輕一彎嘴角,順勢將花蕊娘摟進自己懷裡,在她額頭上響亮的親了一下,才心滿意足的嘆道:「我跟諸葛總兵告了個假,這麼久都沒有見到妳了,妳就不想我的麼?」
「想!」花蕊娘使勁點了點頭,將腦袋埋在宗少城的胸口,貪婪的感受著他身上傳來的氣息,竟忍不住鼻頭一酸,輕聲道:「我當然想你……你不知道最近我有多煩,前些日子奇巧坊開業的時候,你又不在,我手裡一大堆事情,身邊連個能說說話的人也沒有……」
「委屈妳了。」宗少城聲音沉了沉,又飛快的擠出一個笑容,扶著她的肩膀,眼睛亮亮的說道:「還有四天就開考了,此次我是志在必得。妳現在有什麼不順心的,將來十倍、百倍的還到我身上,好不好?」
花蕊娘被宗少城這話逗得噗嗤一笑,立刻又板起臉嗔道:「瞧你說的,我又沒有怪你!」
「好了好了,來,讓我瞧瞧。」宗少城呵呵一笑,拉著花蕊娘的手,走到了梳妝台前,仔細端詳了下,才道:「還好,精神氣還足,幸好沒有把我的蕊娘累脫了形,這一路辛苦了吧?」
「我哪有那麼嬌氣?」花蕊娘嘟了嘟嘴,雖是嗔怪,語氣裡卻不乏撒嬌的意味。
她凝神看著宗少城,忽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撫上他的臉頰,喃喃道:「倒是你,好像清瘦了許多。」
宗少城的下巴上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青茬,似乎好些日子沒有仔細打理過,皮膚也變得黝黑了些,一雙眼眸卻越發的清亮。
他聞言便摸了摸下巴,毫不在意的笑道:「是嗎?我倒覺得骨架子寬了許多,妳捏捏看,好像是壯實了。」
花蕊娘挑了挑眉毛,伸手便在他胳膊上使勁擰了下。
宗少城立刻誇張的「哎喲」了一聲。
見狀,花蕊娘馬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點頭道:「是的呢,有幾分大將軍的氣度了。」
「妳呀!」宗少城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忽又想起什麼,轉身將櫃子上的托盤端了過來,懊惱道:「光顧著說話,快趁熱吃了,等一下都要放涼了。」
花蕊娘禁不住心頭一暖,連忙道:「你呢?」
「我來之前吃過了。」宗少城放下托盤,伸手抬起粥碗舀了一勺送到花蕊娘嘴邊,微笑著道:「來,聽說妳昨天喝了好些酒,吃點清淡的養養胃。」
宗少城的神態和語氣都溫柔至極,瞧他這副體貼、討好的模樣,哪裡像是一位世家大少爺……
花蕊娘怔了怔,不知怎地,心頭忽又冒出了柯寧君的樣子……
「怎麼了?快吃吧,有什麼話,吃了東西再說,我今天告了半天假,可以一直在這邊陪妳。」宗少城又勸了一句。
花蕊娘連忙掩飾的笑了笑,伸手將粥碗接了過去。
看著花蕊娘用勺子舀了粥往嘴裡送,宗少城的面上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又伸手拿起托盤裡的筷子,夾了幾箸碟子裡的小菜放到她碗裡:「吃點脆肚絲,別光顧著喝粥……」
「少城,」花蕊娘吃得幾口,忽然扭過頭來,盯著他道:「來的路上,我碰見了一個人,是柯學士的女兒柯寧君。」
「柯寧君?」宗少城皺了皺眉頭,臉色馬上沉了下來,聲音裡面隱隱有了幾分怒意:「妳怎麼會遇上她?她是不是為難妳了?」
「沒有,她怎麼會為難我?」花蕊娘低下頭去喝了一小口粥,幽幽的說道:「她的馬車壞在半道上堵了路,剛好被我趕上,在那兒耽擱了半天。她人挺好的,待我沒有半分架子,性子又爽朗……」
「沒有為難妳就好。」宗少城鎖著的眉頭這才鬆開,連忙拍著花蕊娘的肩頭道:「好了,快吃東西,說她做什麼?」
花蕊娘只覺一陣心煩意亂,乾脆擱了勺子抬起頭來,抬起頭盯著宗少城道:「你之前就和她認識?」
宗少城皺著眉頭,輕聲道:「麟州城就這麼大的地方,各家常常互相走動,以前碰見過幾次……妳問這個做什麼?」
「寧君脾氣、性子樣樣都好,樣貌也是沒得說的。」花蕊娘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賭氣似的說道:「她伯父還是柯副將,聽說她也習了一身武藝,跟那些嬌滴滴的深閨小姐可不一樣……」
宗少城好笑又無奈的看著花蕊娘,忽然幽幽的接口道:「妳倒打聽得一清二楚,只是這些,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花蕊娘頓時語塞。
「蕊娘!」宗少城搖了搖頭,握著花蕊娘的手指蹲了下來,抬頭看著她道:「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只是那柯寧君再好,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再說,世上好的女子多了去,難不成我就要見一個愛一個?何況,我又不是王孫貴族,這天底下的女孩兒還能排著隊讓我挑挑揀揀?」
花蕊娘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
宗少城跟著彎了彎嘴角,接著輕聲道:「我這眼裡只看著妳一個人,心裡也只裝著妳一個,別人是好是壞,都是別人的事。再說,當初我祖母雖然想和柯家結親,那畢竟是夫人、太太們私底下議的話題,又不曾擺到明面上來,我跟那柯寧君更是半點干係也沒有,她是怎樣的,有什麼要緊?」
花蕊娘目光閃了閃,眼裡便籠上了一層霧濛濛的水氣。
她輕輕抽了抽鼻子,忽然伸手環上宗少城的脖頸,燦然笑道:「是我錯了,我不該東想西想,自己白白尋了煩惱不說,還累得你要來哄我。」
「哄得好還沒事,就怕哄不好。」宗少城刮了一下花蕊娘的鼻子,皺起眉頭,故作嚴肅道:「我跟妳說這些掏心窩的話,妳要說我油嘴滑舌,不跟妳說吧,妳又要胡思亂想。」
「是了,我這就叫做自尋煩惱。」花蕊娘俯身向前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嬌似的說道:「誰叫寧君是真的好,我雖然只跟她見了一面,可也是真心的喜歡她,一想到你從前跟她議過親事,我這心裡就有個疙瘩。我知道這樣顯得自己好沒出息,可我還是忍不住,唉!」
「誰說我的蕊娘沒出息?聽說花大掌櫃昨天可是威風得很。」宗少城貼著她的臉頰蹭了幾下,一手隨意撫弄著她的頭髮,一邊輕笑著道:「其實……妳這般在意我,我心裡高興得很,只是往後莫要再生這等悶氣,划不來。」
「我知道。」花蕊娘將腦袋靠在宗少城肩膀上,忽然想到了什麼,便扭過頭來驚訝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昨天擺威風了?」
「這個……」宗少城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一進這樓子,就有好幾撥人找我告狀來了。」
「是麼?」花蕊娘站起來在屋子裡走了個半圈,道:「讓我猜猜,應該是何管事和孫掌櫃,對不對?」
「哦?」宗少城坐直了身子,笑咪咪的看向她:「猜對了一半。」
「一半?那還有誰?」花蕊娘擰緊了眉頭,昨天在接風宴上的就那麼些人,底下的夥計她雖然見了幾個,但連話也沒說過一句。
「是門房裡的人,原來在我城外的莊子上做事,所以認得我這個少東家。」宗少城眉頭一鎖,正色道:「我剛才一來,他就求到了我面前,卻是為了魏管事說話。我想著,此等目無主家的人,妳這桌遊館實在留不得,便做了個惡人,順手替妳打發了。」
「這樣,看來魏管事倒還算有幾分經營。」花蕊娘目光閃了閃,卻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一人不事二主,妳既然做了大掌櫃,底下的人若都像這樣不知曉分寸,那還了得?該敲打的時候就得敲打。」宗少城從袖子裡摸出一柄扇子,展開了輕輕搖著,微笑道:「魏管事這件事情,妳做得好。」
「是麼?」花蕊娘由衷的露出一個笑容:「我還怕分寸拿捏得不好,你這樣說,我心裡才算徹底鬆了這口氣。」
「嗯。」宗少城略一點頭,又道:「至於孫掌櫃,妳倒是猜錯了,我進來的時候他在前面忙得很,還有丁管事,都在一塊兒挑揀人手,說妳要培訓什麼桌遊講師,就是何管事尋到我面前說了幾句話,也沒什麼打緊的,估計是讓妳給嚇到了,想在我面前露一露臉,大概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有些分量……」
宗少城既然說到桌遊館的事情,花蕊娘順勢就和他聊了起來。
畢竟桌遊館雖然是由賀掌櫃出資,賀掌櫃背後的東家,卻還是他宗少城,所以於公於私,二人只要一見了面,都是說不完的話題。

兩人就這麼坐著說了大半天的話,卻仍似說不夠一般。
直到太陽高高的掛到了半空中,宗少城扭頭往窗外看了一眼,才猛然驚覺過來,連忙站起身道:「我只告了半天的假,該回去了。」
「光顧著說話,卻忘了叫人擺飯,你餓不餓?要不讓彩玉和青鳳去拿點吃的來,墊墊肚子再走。」花蕊娘急忙跟著起身,面上大有不捨之意。
宗少城輕輕搖了搖頭,又拉起她的手,柔聲囑咐道:「大營在城東,騎馬回去得要大半個時辰,這幾天我不能再過來了,妳好好照顧自己,生意要顧,人也要顧,等武舉一完,我馬上來找妳。」
「嗯。」花蕊娘反手握住宗少城的手,用力捏了捏,便彎起嘴角笑道:「我送你出去。」
2016-03-23
冬天的柳葉 著  
2017-05-17
天神遺孤 著  
2016-06-01
梁杉 著  
2018-03-21
粟米殼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