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602
書  名:宅門賢妻桃花多(卷二)
作  者:洛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1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重生,不是萬能的……起碼治不好眼殘。
木婉晴再次深刻體會什麼叫「識人不清」,任雙和徐梓卿,竟是同一人?
面對這個從前世來的「原裝渣夫」強勢宣告:妳是我的!
木婉晴花容失色,大呼惹不起,只想和他切八段!

然而,人與人果然是不同的,
徐梓卿能用重來一遭,證明什麼叫「天才的誕生」,
木婉晴同樣提早知道會發生的一切,卻仍舊難以應付奪產的族人,
為了保護母親與弟弟,她不得不與虎謀皮,與已是太子黨的徐梓卿合作,
站在太子的旗下,接收父親的舊部與商路,打理龐大生意,
從此踏上與前世閨閣小姐完全不同的道路……

第三十八章 刺史府


徐梓卿的手段不錯,木婉晴到了刺史府的時候,竟然是刺史夫人攜女兒親自在門前迎接,並且等著她們入內室。
之後,刺史夫人母女兩人竟然還隨身侍奉,態度之卑微,幾乎趕得上家生子了。
木婉晴見著沒什麼表情的徐梓卿,在心裡頭苦笑了一下,沒有說任何話。
這些人這樣對她,自然不是因為父親或者木家了,自己可沒有讓這一州的土皇帝低頭的本事,他們敬的是徐梓卿。
相對於他們的惴惴不安,徐梓卿要淡定太多了,那種表情彷彿這些人跪在地上他也毫不意外似的。
不過還是個孩童的年紀,就讓這些人忌諱至此,他到底身負著什麼使命?
木婉晴微微的皺了眉頭,沒有問出聲來。
刺史府的待遇自然比之前在木家好多了,刺史一家人甚至讓出了正屋給他們居住,木婉晴見狀固辭,最後還是讓刺史家換了一處清靜的房子。
別人客氣,不代表她要猖狂。
現在的一點一滴都是欠著別人的情,在確定自己能償還得起之前,她竭力的避免欠太多。

玉釧頭幾天精神不大好,也沒察覺到這些。
住了三五天,等她緩過氣來之後,跟女兒說閒話時,說起徐梓卿與雍州刺史的客氣以待,也深深的有著疑惑。
她雖然太過心善,但並非完全沒有心機,尤其是這種來自於陌生人的示好,總是令人心中不大穩當。
趁著有精神的時候,她細細的問了木婉晴,從陳州過來一路上,跟徐梓卿相處的情景。
木婉晴不能把上輩子的糾葛說出來,於是就揀了一些行路的過程跟母親講,讓玉釧的迷惑越發深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玉釧自言自語道,然後搖了搖頭,看著木婉晴:「咱們說不定是剛出狼窩,又入虎穴了,只是不知道他們要的究竟是什麼,還價也心裡沒底兒。」
「不管是狼也好,虎也罷,誰對著咱們好,就先應著哪邊,慢慢拖著看,總是會圖窮匕見的。」木婉晴拍拍母親的手,有些僥倖的說道:「至少這幫子人不會要咱們的命,卻是比木家那邊強多了。」
她也不相信只是為了折騰自己的這個執念,徐梓卿能花費這麼大的功夫。
「是啊!」玉釧想著,若不是女兒及時趕來,自己肚子裡的孩子恐怕沒這麼容易出生,便不由得點了點頭:「這麼想來,若是能保住咱們娘兒幾個的命,他們要什麼東西,給便是了,什麼都沒有命值錢啊!」
「那是。」木婉晴拍拍母親的手,讓母親寬心著,掩飾著自己心裡頭的惶然。

照顧母親休息之後,木婉晴退出屋子,一個人站在院中發呆。
她想著正值春日,要不然出去走走……卻見到一個伶俐的小丫鬟跑來,對著她一屈膝行禮道:「木姑娘,我們家大小姐請妳一同去怡園賞花,不知姑娘是否賞臉?」
大小姐?
木婉晴愣了一下,對這邀約有些莫名其妙。
雍州刺史姓劉,膝下有三子二女。
因為男女有別,所以劉公子們她沒見到,但是兩位小姐倒是有數面之緣,看上去二人的性格大為不同。
劉刺史的大女兒叫秋容,今年十四,比木婉晴大四歲,已經快到了出閣的年紀,溫文爾雅,極其和藹,常隨著劉夫人來一同探望自己母女倆。
二女兒叫玉容,今年十一,比木婉晴大一歲,長相頗為討喜,但是脾氣卻瞧著不怎麼樣,看人時總有些眼高於頂的架勢。
木婉晴初來刺史府時,劉玉容隨著父母、長姐在門口迎接。
第二天她和劉夫人來探望木婉晴的時候也露過一次面,滿臉妳在我們家白吃白住,是我們對妳的恩德的樣子,極其令人不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後來劉玉容便再也沒有出現過,每次只有劉夫人和大小姐過來,木婉晴跟劉玉容見面的次數並不多。
若是二小姐邀約,木婉晴少不了就要推託的。
可既然是大小姐,寄人籬下,既然主人有心對自己示好,木婉晴也不能太不給面子,便欣然應約了。

約的是怡園,但是彎彎曲曲的穿過一道道拱門之後,走過一排花架,赫然出現的卻是個院子。
「這……」木婉晴看著院中站著的小女孩兒身影,皺了皺眉,卻是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是劉玉容而非劉秋容,很顯然是劉家二小姐假借她大姐的名義,將自己約到這裡來的。
不管這位驕縱的小姐到底想要做什麼,肯定沒安好心,自己沒必要跟著瞎折騰。
「慢著!」
劉玉容本來想要做出高人一等的樣子,等著木婉晴來問她騙人前來的原因,可誰知道木婉晴的反應是扭頭就走?
於是她一下子就怒了,在後面大聲的喝道:「妳給我站住!」
木婉晴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壯實女僕,無奈的默默轉身。
這是人家的地盤,人家有心算計,自己卻是怎麼都防不過的。
所以說,木婉晴討厭住在別人家裡。
「哼!」劉玉容趾高氣揚的走過來,繞著木婉晴打量了兩圈,目光中滿是不屑。
木婉晴垂首立在那裡,一語不發,面上既無恐懼也無緊張,淡然得彷彿尊佛像。
劉玉容不過是十來歲的女孩子,木婉晴上輩子經歷過的對她示威的女人,恐怕比這女孩子所能想像的還多,所以這陣仗實在是嚇不倒她。
「妳知不知道,小侯爺為什麼對妳們母女倆那麼好?」
對峙了半天,倒是劉玉容自己忍不住了,甕聲甕氣的先張口,不過說到最後的時候,話音裡卻帶了些得意,彷彿知道了什麼了不起的秘密。
木婉晴有些意外,感興趣的看了劉玉容一眼。
那眼神被劉玉容誤會,還以為她在意,頓時跟個驕傲的小母雞一樣說道:「他想利用妳!」
「就這樣?」木婉晴做出一副意興闌珊之態,不過心裡頭卻十分好奇。
這小姑娘既然跑來找她說這話,自然應該是知道些什麼。
「他才不喜歡妳呢!妳爹已經死了,妳娘又是個奴婢,別以為妳出身木家就高貴到哪裡去,想要配上他,妳做夢去吧!」劉玉容將木婉晴臉上的蕭索當成了不相信,遂出言挖苦。
這些話木婉晴聽過不止一次,自怨自艾的年紀早就過去,她已經看開了,這種程度的打擊根本不算一回事,況且她也早對那個人死心。
看著劉玉容嫉妒怨恨的目光,木婉晴忍不住笑了。
她太熟悉這種眼神了。
他不過十二歲而已,就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的巴著他了嗎?
到底是權位動人心,世家女子們都這般,在還未懂得愛是什麼之前,就開始挑選誰的家世、身分足以與自己匹配了,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2018-01-24
幾點濃墨 著  
2017-04-05
董無淵 著  
2017-05-17
天神遺孤 著  
2014-05-21
糖拌飯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