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408
書  名:春來花滿枝(卷八)完
作  者:暴走的蛋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1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宗少城偽裝成兔兒爺的計劃,宣告失敗,
宗老夫人氣得跳腳,決定使出殺手鐧,棒打鴛鴦!
她先是派人查花蕊娘的底,更打算強行給宗少城定下親事,
為了和花蕊娘長相廝守,宗少城不惜叛出家族,
此舉惹怒了宗老夫人,直接將矛頭對準了花蕊娘……
一場暗夜突襲行動,官兵重重包圍,難道花家人的惡夢要再度重演!?

花蕊娘有時在想,假如不是父母遭遇了那場禍事,
她應該會跟尋常閨秀一樣,嫁人、生子,平平靜靜的過完一生,
這一路行來,從賣豆芽的黃毛丫頭,到經營桌遊坊的大掌櫃,
說來容易,個中辛苦,唯有她自己才清楚。
就算面臨磨難,她不斷地告訴自己,要放下悲痛,
要為爹爹洗刷冤屈,要讓家人過上比從前還要好的日子……
所幸,她做到了!只是,她心心念念的良人,卻去了千里之外……
第二百二十五章 變故


花蕊娘一直在奇巧坊裡坐到天黑,直到夥計來請示了好幾次要不要落門閂,她才暈暈乎乎的出了奇巧坊,夢遊一般的往落山村走。
這事兒不能怪柯寧君,她必定是無意的,花蕊娘相信,這點識人的眼光,自己還是有的。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
花蕊娘一邊沉沉的邁著腳步,一邊用手輕輕敲打著腦門,不斷的提醒著自己要冷靜,一定要冷靜,冷靜下來才能想出法子。
現在不是責怪任何人的時候,就算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處理問題不夠冷靜,怎麼會造成現在的局面?
枉費了宗少城一片苦心,他為了自己,受了那麼多委屈……
花蕊娘使勁咬住嘴唇,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自責也沒用,最要緊的,還是想想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柯太太既然把事情說出去了,宗少城的父親肯定已經知道,宗夫人蘇氏也應該知道了,至於宗老夫人,知不知道也是遲早的事情。
得想辦法和宗少城商量商量,可是如今他雖然就在宗家祠堂,又怎麼才能盡快跟他見上一面?
讓人去給他偷偷遞個消息?讓誰去呢?李遠才又被自己派出去了……
宗家的人會是什麼反應?依著宗少城描述的宗老夫人的性格,她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拆散他們兩個……
花蕊娘不敢想,一想到這個,她就覺得心頭一陣一陣的抽疼,疼得似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花蕊娘從來沒有這麼慌過,這變故實在來得太突然。
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宗少城考中了武解元,自家的桌遊也一天比一天紅火,好像所有東西都照著安排的在發展,可是突然間,卻晴空一個霹靂……

花蕊娘腦袋裡一直暈暈沉沉的,直到腳下踏上去的地方嘎吱嘎吱響了兩聲,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到了村口。
「蕊娘……蕊娘……」
花蕊娘抬起頭來,朝左右茫然地看了兩眼,彷彿覺得有人在喚自己的名字,彷彿又覺得沒有。
「蕊娘!」周明章氣喘吁吁的從小木橋另外一頭跑了過來,見花蕊娘一副迷濛的表情,他連忙放下肩頭的柴禾,大聲道:「蕊娘,在這兒遇見妳就好了。」
「明章哥?」花蕊娘眨了眨眼,下意識地問道:「三舅公讓你出來了?」
「嗯。」周明章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我奶讓我上山去打兩捆柴禾,我爺沒說啥,謝謝妳了,蕊娘,我知道都是妳幫著我講話。」
「這有什麼?你沒事兒就好。」花蕊娘定了定神,上下打量了周明章兩眼,便遲疑道:「你的事兒,我都已經聽說了。明章哥,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
「我要跟著我師父學手藝。」周明章的眼神一下變得堅定。
他想了想,又伸手撓了撓頭皮,輕聲道:「昨晚我聽見我娘在勸我奶,我娘都跟我說了,都是問妳討的主意。」
花蕊娘微微一笑:「三舅公肯讓你出門,說明他心裡已經稍稍想通了,只不過老人嘛,抹不下這個臉面,你好生哄哄他,別非要跟他強著來。」
「可是我爺還沒鬆口吶!」周明章重重嘆了口氣:「老這麼拖著,我心裡著急,不過,只要我爺別逼著我去學堂,就啥都好說,總之要謝謝妳,蕊娘。」
「真的不用謝我。」許是情緒使然的緣故,花蕊娘心頭忽然一酸,黯然道:「我也不是為了幫你。」
周明章驚訝的張了張嘴,面上似乎有些窘色,又有些不自在,好半天才彆扭著開了口:「那個,蕊娘,有件事,我想跟妳說……」
花蕊娘吸了吸鼻子,便點頭輕笑著道:「說吧!」
「我,我,我想……」周明章囁嚅了半天,直到整張臉都已經漲得通紅,才鼓起勇氣,一口氣道:「我想娶雲娘!」
話一說完,周明章便抬起頭來,目光直直地看向花蕊娘,眼裡帶著些期待,又帶著十分的不安。

看著面前的周明章,花蕊娘的思緒一時百轉千回,心裡什麼滋味兒都有,繞來繞去,卻始終圍繞著一個苦字。
她不禁想起去年的那個大雪天,宗少城也是這樣突然出現在她家門口,用同樣堅定、同樣充滿著期待的語氣,向她描述了一個似乎可以預見、似乎伸手就能握住的未來……
花蕊娘轉過身去,用手悄悄地抹了抹眼角,深深吸了一口氣,便扭頭對著周明章道:「你跟我過來。」
周明章連扔在地上的柴禾都顧不上拿,神情忐忑的跟著花蕊娘走到了河灘邊。
不等花蕊娘開口,周明章就搶著道:「蕊娘,都是我一個人的想法,妳千萬別怪雲娘,我是真心的覺得她好,也是……」
「我知道!」花蕊娘將他打斷,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問你,你說你要娶雲娘,成家立業,可不是光靠嘴上說說就行,你有什麼打算?」
「我……」周明章愣了一下,囁嚅著答道:「等我學了手藝,我會好好幹活的,到時候掙了銀錢,就讓我爹去你們家提親。」
「等你學了手藝、掙了銀子?」花蕊娘冷笑一聲,目光凜冽的看向周明章:「先不說學手藝是不是那麼容易,就說你爺現在的態度,他能讓你去?萬一他不讓,你又能怎麼辦?這麼拖下去,要拖到什麼時候?」
聽見這話,周明章整張臉立刻漲成了豬肝色。
他張了張嘴,又想了半天,才咬著牙,點頭道:「妳說得對,是不能拖,我這就回去跟我娘說一聲,明天就走。」
「你回來!」花蕊娘跺了跺腳,頓時有些哭笑不得,見周明章一臉茫然,她只好耐著性子道:「你上次不也走過一回?結果怎麼樣?」
周明章使勁撓了撓頭皮,咬牙切齒的回道:「我爺要是再不同意,大不了我死活不回來,反正不管怎樣,我不能再這麼被拘在家裡,師傅說,我年紀不算小了,要學成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我爺要倔,我也不怕,最多讓人說一句不孝……」
「你真有這麼大的決心?學徒可不是那麼好當的。」花蕊娘眨了眨眼,面上的神情一下變得有些古怪。
「我真有!」周明章神色急切的看向花蕊娘,眼裡的目光熱切而又堅定:「我知道自己不是念書的料子,我是真喜歡做木匠活兒,也是真喜歡雲娘……不不,我最喜歡的還是雲娘,可我不能讓她跟著我吃苦,所以我得好好學手藝。蕊娘,算我求求妳,妳成全我們好不好?」
花蕊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淡淡道:「雲娘呢?她是什麼想法?」
「雲娘……」周明章臉色一變,立刻哀求的說道:「妳千萬別怪她,都是我一個人的想法。蕊娘,我知道我沒出息,全村的人都笑我,可是都跟雲娘沒關係,她哪裡曉得什麼?都是我一個人在胡思亂想……」
花蕊娘入神的想了半天,忽然重重嘆了口氣,開口將他打斷:「你能這樣想,我替雲娘高興,可是你要知道,我們家不比從前,雲娘……吃了不少苦頭,我這當姐姐的,也是真心疼她,自然不捨得她往後再過苦日子,哪怕是有這個可能性都不行。」
「不會不會,我一定不會讓她吃苦。」周明章急得連連擺手,恨不得挖心掏肺才能證明自己的心意。
他忽然反應過來,立刻欣喜道:「蕊娘,妳這意思是不反對我們倆?」
「我不反對,但現在也不贊成。」花蕊娘乾脆俐落地回道,見他面露失望,便壓低了聲音道:「你爺不喜歡我們家,這你是知道的。」
「我曉得……」周明章的眉頭頓時擰成一團,想了想,又挺起胸膛:「我爺是我爺,將來雲娘是跟我過日子,我爺要發火、要鬧脾氣,都有我頂著,萬一實在過不下去……」
周明章頓了頓,似乎在暗暗下著決心:「大不了,就分家出來單過,我不怕人家講閒話。」
「你當真這樣想?」花蕊娘驚訝地挑了挑眉毛,這確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嗯。」周明章重重地點了個頭:「我知道我沒啥大出息,也不能像思良哥那樣讀書考秀才,將來給雲娘掙個官家太太做,可是我有這雙手,我寧願自己吃苦受累,也不會讓她跟著我受委屈。」
花蕊娘眼眶一熱,心頭一時激動莫名,她沉吟了半天,便向著周明章招手道:「你過來,我跟你說……」
周明章得了一通叮囑,便千恩萬謝、一臉高興非常的去了。
花蕊娘看著周明章走遠,忍不住轉過身去,眼角流下了一滴淚,又飛快的抹去,努力平了平情緒,舉步緩緩往村西頭這邊來。
就算不能事事美滿,這世上也總該要有人稱心如意,能成全的,便盡力去成全……
花蕊娘怔怔地想著心事,不知不覺間,淚水盈滿了眼眶。
2017-12-27
酒釀團子 著  
2016-11-09
糖藕 著  
2015-10-28
顧慕 著  
2016-12-21
意遲遲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