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701
書  名:我家首輔不好惹(卷一)
作  者:墨湯湯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前世貴為永安王妃,卻被渣男誤終生,
這輩子阮慕陽不願重蹈覆轍,元宵燈會扯人落水,搶個姻緣!
於是,後來高中狀元的張安夷,成為她的新郎……
原本以為能就此擺脫「前夫」永安王的禍害,
哪知她的避之唯恐不及,反而招來對方一連串糾纏,
哎哎哎……她只想要復仇,並不打算跟仇人再續孽緣啊!
相較於永安王的放肆,自家夫君倒是很守規矩,
因為「不金榜題名不成家」的誓言,張安夷堅定向「柳下惠」看齊,
暫守空閨的她,企盼著他未來金榜題名,步步高升,
如此她才有機會「妻仗夫勢」,一雪前恨!
然而,人妻生活卻不簡單:公婆偏心、兄嫂嫉妒、庶妹覬覦……
更糟的是,她那光風霽月的夫君啊,竟有一位紅粉知己?
第一章 大婚


阮慕陽在喜娘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走向喜堂。
明明來觀禮的客人不少,可是道喜的聲音卻不多。
賓客們臉上或帶著看熱鬧、或帶著尷尬的神情,就連堂上坐著的張家的兩位長輩臉上亦無真心的笑容。
阮慕陽雖看不到,卻也能猜到是什麼情景。紅蓋頭下,她抿了抿唇,脊背挺得筆直,彷彿旁人越是想看她笑話,她腳下的步伐就越穩。
連上一世,這是她第二次成親了。
驀地,耳邊此起彼伏的呼喊聲讓她渾身僵直。
「參見王爺,王爺親臨真是折煞張家了。」
「老尚書不必惶恐,阮四小姐是本王的遠房表妹,這禮本王還是觀得的。不要因為本王耽誤了吉時,都起來了吧!」
這聲音,阮慕陽永遠不會聽錯︱︱永安王謝昭,當今聖上三子。
上一世,他是她的夫君,這一世,她差點與他成了親。
謝昭入座後,在喜娘的提醒下,阮慕陽繼續走向喜堂,這一次,她如履薄冰,每走一步都更加煎熬,因為她可以確定謝昭正看著她。
謝昭的確在看阮慕陽,他是阮慕陽的表哥,按理說應當是在阮家觀禮,可是他就是這樣不顧旁人眼光,堂而皇之地來了張家,要看看印象中古板無趣卻敢在與他婚事有眉目的時,嫁給旁人,讓他丟盡顏面,的四表妹到底有多大的膽子!
看到阮慕陽步子微不可見地亂了,謝昭勾起了唇,眼中閃過興味,原來他這個表妹還是知道怕的。
感覺謝昭的目光遲遲不移開,阮慕陽緊張得手心滲出了冷汗。
這時,謝昭忽然站了起來:「表妹成親,本王這個做哥哥的沒有送嫁,為了彌補,便由本王牽著表妹走到喜堂吧!」說著,不顧別人驚訝的目光,走向了阮慕陽。
哪有在臨近拜堂的時候,新娘子被別的男子牽著的道理?明擺著是給新郎戴綠帽子啊!這是欺老尚書致仕後,張家無人?
喜娘想攔,卻礙著謝昭的身分不敢攔。
阮慕陽雖然看不見,卻聽得清楚,她又是緊張又是恨,渾身發抖。若是這時候讓謝昭碰了,她以後在張家還怎麼抬得起頭?
就在謝昭的手即將碰上阮慕陽的嫁衣的時候,一隻手攔在了他前面,直接抓住阮慕陽的手腕:「不勞王爺費心了,學生妻,學生自己牽便可。」
溫和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阮慕陽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這是她這一世的夫婿,老尚書的孫子、張家二公子張安夷。
謝昭沒有動怒,收回了手,似笑非笑地說:「張解元以後就是本王的妹夫了。」他尤其加重了「解元」二字。
世人都知,張老尚書的孫子張安夷從小就是個神童,十五歲便奪了鄉試頭名,成為解元。大家都盼著他成為本朝第一個不到二十歲便三元及第的人,卻不想三年後的會試他直接落了榜,一度成了笑柄。
如今叫他一聲「張解元」,就成了嘲笑。
張家人臉色都變了,只有張安夷不為所動,溫潤無害的樣子彷彿一團棉花,軟綿綿的,什麼力道都能化去,竟還真叫了謝昭一聲「兄長」。
謝昭猝不及防,一時沒接上話。
這種情況下,阮慕陽竟然想笑,不知是不是巧合,張安夷所站的位置剛剛好替她擋住了謝昭的視線,感受著手腕處傳來的熱度,她的心漸漸安定了下來。
與張安夷的這一門親事,是她處心積慮設計來的,不是因為她喜歡他,而是因為她不想再次嫁給謝昭。
上一世,阮慕陽高嫁入永安王府,成了永安王妃,人人都羨慕她。可是她並不得謝昭喜歡,他嫌她古板無趣,從不來她房中,卻與她房中的陪嫁丫頭好了起來,還封了丫頭側妃,讓她被京城的夫人們恥笑。
後來,有人誣陷阮家與五皇子同流合汙、意圖不軌,阮慕陽低聲下氣地去求謝昭在聖上面前說兩句好話,卻被他一腳踢開。
阮家滿門受到了牽連,阮慕陽被幽禁,家破人亡。
直到被謝昭的人勒死的那一刻,阮慕陽才想明白,誣陷阮家的人就是謝昭。
她恨謝昭。
這一世,她是來報仇的,她要謝昭死。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送入洞房。」
一波三折,終於到了揭開蓋頭這一刻。
眼前乍然出現的光亮,讓阮慕陽不適應地瞇了瞇眼睛,待完全適應,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的是一張俊美的臉。
這張臉的五官很立體,硬朗高挺得不像是一個書生,偏偏又長了一雙彎彎的眉毛中和了這股凌厲之氣,看起來有幾分和善,尤其是那雙幽深眼睛裡出現笑意的時候,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塊被磨去了稜角,圓潤、泛著光澤的美玉。
忽然聽到一聲輕笑,對上張安夷的眼睛,阮慕陽才意識到自己盯著他看了太久,紅著臉移開目光,後知後覺地發現這新房裡的氣氛透著一絲尷尬,明明來鬧新房的人不少,卻沒有一個人說話。
就在這時,雜亂的腳步聲打破了安靜。
「本王特意來鬧洞房,走到門口卻聽不見動靜,不知可是發生了什麼事,委屈了本王的四表妹?」竟是謝昭帶著幾個京城子弟出現在了門口。
眾人紛紛朝謝昭見禮。
一個反應還算快的婦人賠著笑說:「王爺說得哪裡的話?我們喜歡二弟妹還來不及呢!」
「那就好。」謝昭在眾人的目光下走到了新人面前,先是看了看張安夷,最後目光落在了阮慕陽身上︱︱雖她低著頭,看不清神色,卻也因為這樣完全露出了側臉,喜燭下,她臉上的肌膚白皙細膩,不知是不是因為穿著大紅的嫁衣,她低眉順眼的樣子完全沒有他印象裡的古板,反而看起來嬌羞極了。
謝昭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意味難明。
這時,張安夷站了起來,客套地朝謝昭笑了笑:「王爺多慮了,慕陽既然嫁進了張家,成了我的妻,自然會被我捧在心尖上疼的,還請王爺放心把慕陽交給我。」
這一番直白的話,換來旁人一陣乾咳,幾個已婚的婦人都聽得紅了臉,跟著謝昭來的幾個年輕人則鬨笑了起來。
阮慕陽意外地抬起頭去看張安夷,入眼的卻是他坦然的背影和大紅喜服。
一個人舉著酒壺和酒杯走到了張安夷面前,笑著說:「張二,咱們是來鬧洞房的。廢話不多說,是爺們先跟我們喝一杯。」
阮慕陽認得此人,謝昭的走狗,成日喝酒胡混。
張安夷他一個書生,怎麼可能喝得過他們?擺明就是來為難他,讓他出洋相的。
「我來喝。」
輕柔的聲音響起,眾人驚訝地看向阮慕陽,只見她站起身,從那人的手中拿過酒杯,一飲而盡。
謝昭瞇起了眼睛,他今日是來找張二難堪的,準備了烈酒,卻不想讓阮慕陽搶過去喝了!這酒,男子喝了都覺得辣,她竟然只是微微皺了皺眉,哪裡像侍郎府養在深閨的小姐?
「還有誰要喝?」
阮慕陽端起第二杯酒,一隻手攔住了她,隨後,張安夷溫和的聲音響起:「各位來喝喜酒,自然是要盡興的,前廳準備了酒席,還請移步,張二奉陪到底。」
他這番話主要是對謝昭說的,也只有謝昭看到他看似帶著笑意的眼裡有些冷。
眼看著氣氛越來越僵,謝昭和張安夷像是在暗中較勁,張家派去請救兵的人終於回來了:「二少爺,老太爺和老爺叫你出去敬酒了。」
2015-12-02
端木景晨 著  
2017-07-12
半袖妖妖 著  
2014-10-15
柳暗花溟 著  
2014-11-12
八月薇妮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