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603
書  名:宅門賢妻桃花多(卷三)
作  者:洛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木婉晴不明白,徐梓卿另有所愛,幹嘛不放過她?
從一開始裝陌生少年賣萌,到身分暴露後的霸道糾纏,
她都快要相信他是真的愛她愛到「卡慘死」了。

眼見娘子態度鬆動,徐梓卿打鐵趁熱,來個「酒後吐真言」,
才發現前世的悲劇,全是小人的挑撥、離間,他們明明是相愛的兩人啊!
和娘子解開誤會後,徐梓卿得到愛情力量的加持,決定闖西域去救岳丈,
一心祈禱父親和心上人能平安回來的木婉晴,卻被排進秀女名單,
為了落選,她與母親決定走皇宮後門,
未料,在有心人的設計下,木婉晴和太子趙瑾被鎖花房,
最後更是陰差陽錯的通過了選秀第一輪……

 
第七十章 翻舊帳


木婉晴送走了慕容鈺,抱著他送來的匣子到書房清點數目,準備寫一張借條給他,不料剛關上門,便被人從身後摟住了腰。
「誰!?」木婉晴渾身汗毛直豎的,轉手就要給那人一耳光,卻被人抓住了手:「連我妳都感覺不出來?」
木婉晴回頭,看著是徐梓卿,愕然的張大了嘴,彷彿見了鬼似的:「你神經病啊,我怎麼可能從這種動作就能察覺得到是誰?」
這叫什麼事兒啊?
要不來都不來,要來的話就趕著堆兒一樣的,幸好慕容鈺走了,要不然讓徐梓卿撞見,肯定又生事端。
「慕容鈺的東西,不許妳留。」徐梓卿黑著臉說道,還不等木婉晴反應過來,便伸手去拿那盒子。
木婉晴激靈一下,卻是趕緊連手帶盒子的都抱在了懷裡:「你想要做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叫私闖民宅?」
他竟然看到了?
木婉晴聽著徐梓卿這醋意十足的話,當下就覺得不妙,只怕他又要多想。
「我就是私闖民宅了,怎麼?不服氣妳大可叫啊!」徐梓卿涼涼的說道,動了動手,示意她注意自己的動作:「只要妳不怕別人看到,我是無所謂。」
「你……」木婉晴順著他的目光往下看,這才意識到兩人的動作有多不妥,頓時紅了臉,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趁著他因痛縮起來的時候,抱著匣子跳開:「你到我這裡來做什麼?還鬼鬼祟祟的不走正門。」
「要不是我心血來潮的逛過來,還不知道你們早就背地裡勾搭成奸了。」徐梓卿目光冰冷的瞪著被她護在懷裡的東西,用命令的語氣說道:「把他的東西還回去,妳缺錢,我給。」
「我跟你非親非故的,我要你的錢做什麼?」木婉晴聽著徐梓卿這話,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這會兒竟然一個、兩個的趕著上來送錢。
「妳跟他也非親非故,他的錢妳不是收得也很高興麼?」徐梓卿凶巴巴的瞪著她:「要不是我派人把他叫走,妳是不是還要留他吃飯?」
「他家跟我家是世交,他跟我從小一起長大,對我如兄長一般,如今我父親不在,他照拂我是人之常情,借給我錢是應有之意,你憑什麼跟他比?」木婉晴怒氣沖沖的說道。
「妳非要在我面前提起你們是青梅竹馬是不是?妳是不是覺得,他去漠北還不夠遠?」徐梓卿聽著她這話,惱怒的一拍手邊的几子,那張梨花木做成的小几應聲而裂。
「你……」木婉晴聽著他這話,先是一愣,然後卻是猛然咂摸到一點味道了:「他去漠北,是你設計的?」
「妳也太高看我了。」徐梓卿仰著頭,並不怎麼承認這話:「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
「你對著他一直有莫名其妙的惡意……」木婉晴卻不信他的否認,自己在那裡走來走去:「你知道的,上輩子根本沒有和親這一事,也沒有匈奴公主來求親,事情不會無緣無故的發生變化,你跟我是唯一知道未來,並且可以利用未來的人。既然雍州的民亂都能被你利用,那麼現在……」她轉過了頭,睜大眼睛的瞪著他:「你到底做了什麼?」
「還不算笨得太徹底嘛!」徐梓卿見著她猜出來了,也沒有繼續否認,點了點頭承認道:「我只是提出了建議而已,至於具體的操作,我可是什麼都沒做。畫師願意把慕容鈺畫得出色點,匈奴公主喜歡他這種樣貌的男人,一切,都是很難說的。」
「你究竟想做什麼?你非得把我身邊的人都趕走,讓我孤苦無依才開心麼?」聽這蠻橫不講理的話,木婉晴只覺得一陣膽寒,忍不住又想起上輩子他趕走自己身邊所有陪嫁的僕役,隔絕自己跟娘家的關係,讓自己孤零零的,幾乎被逼瘋的事情,只覺得憤怒地快要暈倒。
「妳為什麼可以依靠任何人,就是不願意依靠我?」徐梓卿看著她,眼裡頭有著明顯的惱怒:「上輩子妳寧可自己解決問題都不來求我,妳寧可接受慕容鈺的幫助都不來詢問我,妳寧可被人冤枉陷害都不來跟我辯解,妳不覺得我這個丈夫當得很可笑麼?明明我才是跟妳過一輩子的人,可我卻是被妳排斥到最遠地方的人,妳的所有事情,我都是最後一個知道!」
木婉晴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些話,當下就愣住了。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樣錯誤的想法?
依靠?她也想啊!
可是他永遠站在她想接近都不能接近的地方,他叫她怎麼靠?
她的那些懇求和吶喊,難道他一句都沒聽到?
「上次如果不是我把慕容鈺弄到嶺南去,妳是不是就跟他一起跑了?」徐梓卿瞪著她:「我不想再做一次老婆跟人私奔,自己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所以,我老早就把他打發到一邊去,掐斷妳的念想,這樣咱們的面上也都好看些。」
「妳說我對他的惡意莫名其妙,我倒是想問妳,對於一個數次企圖拐帶我妻子的人,哪個男人能如同我一般大度,還留著他一條命?」徐梓卿怒瞪著她,咬牙切齒的說道:「每次看到他在我眼前晃悠,我都覺得我的自制力真心好得堪比聖人了。」
「私奔?」木婉晴從發呆中回過神來,聽到這話本能的反駁道:「我什麼時候跟他私奔過了?」
「我不想跟妳翻舊帳,既然當年我都忍下去了,這次我也就裝作看不見,但是我提醒妳,這是最後一次,我不許妳,跟著他再有一絲一毫的瓜葛。」徐梓卿一字一句的說道,然後從袖袋裡掏出一個信封塞到她手裡:「這是十萬兩銀子,應該夠妳用了,如果不夠的話我再想辦法,現在,妳去把慕容鈺的錢還給他,要不然……」
「哼!」他冷笑了一聲,不客氣的說道:「我絕對叫他比上輩子死得更早。」
「等等,咱們把話說清楚。」木婉晴捏著那信封有些頭暈,他這算是在吃醋嗎?他這是在嫉妒?
算了,隨便他什麼情緒,她可沒有義務承擔那些不清不楚的罪名。
木婉晴有些頭疼的抓住他的手:「你把話說清楚,什麼私奔?我上輩子被你罵得還不夠慘麼?至於現在你還往我身上潑髒水?」
「承平四年十二月七日。」徐梓卿咬著牙瞪著他,眼睛快冒出火了:「妳派人送信給他,說是三日後我去遼東,與他約定在角門見面,一同出海。信件跟傳信的人是我親手抓到的,全部供認不諱,慕容鈺那時的確正要出使扶桑,也頻頻來府裡頭要求見妳,更是與妳有過私會,對於這些,妳想說什麼?」
「我……」木婉晴被這消息衝擊得站不穩,過了好半天才勉強扶著桌子站穩,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徐梓卿:「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你當初連問我都沒有問,直接判我有罪?」
「妳叫我問妳什麼?叫我聽妳告訴我,妳是如何渴切的從我這裡逃脫出去?叫我聽妳告訴我,妳是如何喜歡另外一個男人?」徐梓卿瞪著她,目光晦澀,簡直讓人難以分辨其中的情緒:「別人扇了我一耳光不夠,還等著妳在我另一邊臉上來一個?」
木婉晴從來不知道,他竟然是如此看待自己的。
所謂的私奔,她全然不知,她所能感受的,無非是他那些天來莫名其妙的暴怒,但是他常常發怒,她都對他的脾氣習以為常,所以根本沒有在意。
她從來不曾知道,在宅院的另外一邊,竟然發生過這種事情。
「枉你聰明一世,如何連這個道理都想不通?闔府上下都是你們的人,我身邊除了毀容的抱琴,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是如何能買通人傳遞消息給慕容鈺的?若我真能買通人傳信,我為何不給父親,而是給他?」木婉晴沉默了許久,才緩緩的張口:「這其中的破綻,真是比篩子都大,你若非早就先入為主,如何信得?」
木婉晴看著徐梓卿呆若木雞的樣子,忍不住嘆了聲氣:「你家裡的人,從來都不曾喜歡過我,而在府中除了我之外,能調動人手的人,有許多。」
言盡於此,卻是不必要多說了,若非從開始起就沒有一絲的信任,何至於後面會如此脆弱?
2016-01-13
阿貝貝 著  
2016-02-17
花樣年華 著  
2014-07-02
糖耳朵 著  
2017-06-21
兮知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