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702
書  名:我家首輔不好惹(卷二)
作  者:墨湯湯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張安夷一路高升,順利入了內閣,成為最年輕閣老!
阮慕陽如願以償,妻憑夫貴,受封三品誥命夫人,
朝堂上局勢越來越動蕩,她雖順利助娘家躲過了前世浩劫,
但改立太子的呼聲與夫君猜不透的心思和態度,卻讓她憂心,
於是,她只好「私下了事」,瞞著枕邊人暗中謀劃,
可,意料之外的事情卻不斷發生……
偶遇的登徒子入朝為官,認出了阮慕陽,
婚後她一直沒「好消息」,鄭家表妹進京,後院起風波,
所幸,張安夷始終不為所動,待她如初,
然而,他的溫柔,讓阮慕陽受寵若驚也惶恐不已,
他說想要一個孩子,更讓她內心愧疚又煎熬,
他還不知曉吧,她一直喝著湯藥避子……
第四十章 思念


終於回到了京城!一到張府,阮慕陽去拜見了老夫人,將李氏身體好起來的事情告訴了她,然後又像徵性地去看了看王氏。
已經有身孕三個月了,王氏的肚子已經顯了出來。
阮慕陽也得到了個好消息,張安夷由洛階舉薦給了聖上,擔任了︽光華崇帝實錄︾的纂修。能為先帝纂修實錄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他的︽光華崇帝實錄︾將傳閱後世,做為史料。
兩個多月未見,再次見到張安夷,瞧著他溫和地對自己笑著,阮慕陽覺得心中發軟:「還未恭喜二爺。」
一別兩個多月,夫妻之間自然是繾綣極了。
張安夷撫摸著她的側臉,笑道:「夫人像是瘦了些,路上可還順利?」他並沒有問起李氏的病情,想來是知道李氏的身子好了,她才回來的。
感受著臉頰處輕柔的癢意,阮慕陽道:「自然是順利的!最近,二爺在宮中可還一切順利?」
「自然。」
阮慕陽垂了垂眼。
很快一場波瀾即將被掀起,如今朝堂上的寧靜,只是最後的寧靜了。
「不知夫人在擔心什麼?」張安夷不知有心還是無意問著。
對上他那雙被笑意遮著,望不到眼底的眼睛,阮慕陽笑得越發動人:「沒什麼,就是去京州前眼皮總是跳,心裡不放心罷了。」
「夫人可曾想我?」已是到了歇息的時候,昏黃的燭火讓房中氣氛旖旎了起來。
感覺到他慢慢靠近,手撫上了她的腰間,阮慕陽的身子緊繃了起來,有幾分羞赧地逃著他越來越熱的視線:「自然是想的。」
大約是真的分別了太久,心中思念著他,在他的溫存之下,她的心防像是暫時卸了下來,柔軟得一塌糊塗,她鼓起了勇氣問:「二爺可曾想我?」
「可以讓夫人知道一下我有多想。」張安夷低低笑了一聲,隨後將她推倒在床上,俯身吻了下來。
唇齒交融,他極有耐心地逗弄著她的小舌,一雙手則在她身上一會兒重、一會兒輕地揉著,讓她的身體慢慢回憶起往日的溫存,在他掌中熱起來。
直到阮慕陽在他手中顫抖起來,渾身潮紅,隱忍了許久的張安夷才扶著她的腰,將她徹底貫穿。
想來他真的是想極了她,像是要她切身體會那種思念,弄得她哭了好幾回。

第二日,張安夷神清氣爽地起來進宮纂修︽光華崇帝實錄︾,而阮慕陽則渾身痠痛地看著自己身上的痕跡,氣了良久,才起身吩咐琺瑯與點翠將從京州帶回來的特產分給各個院子。
跟老夫人提過之後,阮慕陽分別也給洛府與朱府送了一些。
因為洛鈺隨著母親去了城外的寺中不在,阮慕陽只派人送去,而朱夫人那裡,阮慕陽親自去了趟朱府。
沒想到阮慕陽去了趟京州,帶了些東西回來還想著自己,朱夫人心中自然是高興極了,覺得阮慕陽不但知曉分寸,處理起事情來井井有條,心也寬,是個值得深交的人,原先還在心底的一些成見便徹底沒有了,兩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張修撰前些日子擔任了︽光華崇帝錄︾的纂修……聽說,那些入了內閣的閣老們原先在翰林的時候也都做過纂修,以後妳的日子要好來了。」朱夫人笑道。
阮慕陽笑了笑。
是的,而且張安夷進入翰林不到半年便做了纂修,旁人基本上都要將近一年才有機會。
朱夫人又問:「我聽我家老爺說,兩淮一帶前些日子一直在下雨,差點淹了,妳路上好走嗎?」
「是碰上了大雨,走得有些艱難。」
「妳也不容易,一個侍郎家的小姐,以前沒出過京城吧?」
阮慕陽點了點頭,問:「想來朱夫人去過的地方應該多一些。」
「我們不是京城人,自然是在京城外住過的,但那也是從前的事了,自從我家老爺進了都察院,便每日忙忙碌碌,沒個消停的。」朱夫人說起便有些感歎。
「哦?朱大人最近很忙嗎?」阮慕陽試探地問。
朱夫人性格潑辣,卻是個沒心機的:「是啊,尤其是這幾日,不知在於其他御史忙什麼,整日早出晚歸的。」
阮慕陽的心提了起來。
看到,御史們要有動靜了。
從朱府回來後,老夫人稍微問了問情況,又對阮慕陽說:「妳這趟去京州,一去就是兩個多月,妳爹娘怕也是記掛,回去看看吧!」
通常女子出嫁後,若是無事,是很少能往娘家跑的,跑多了婆家的人會介意。
阮慕陽本就打算著找個藉口回去娘家,如今老夫人這樣一說,她得到允許,便能回去了,心下有幾分感慨,她看著老夫人的目光也越來越親了,老夫人真就像她祖母一般慈祥:「多謝祖母。」

阮慕陽挑在了阮中令休沐在家那日回了阮家。
趙氏見了她,差點心疼得抹眼淚。
女兒嬌養在家,長這麼大連京城都沒出過,卻一下子獨自去了京州,怎麼能叫當母親的不心疼?
阮慕陽安慰道:「我這不是好好回來了嗎?」
「看著都瘦了……京州這麼遠,那陣子還下雨,不知道妳吃了多少苦……」趙氏問:「妳過去之後,妳婆婆對妳怎麼樣?她的病好些了嗎?」
趙氏知道侍疾是有多累人的。
阮慕陽不想讓母親擔心,便道:「我到的時候,婆婆的身子已經開始好轉了,還有旁人在幫襯著,我就每日早起去照顧,還算輕鬆。」若是讓母親知道,李氏還給她安排了個鄭姝要帶回來,母親怕是要更加擔心了。
李氏歎了口氣道:「還好妳公婆長年在京州,你們相處的時間少,見面總是會客氣些的。」
客氣?阮慕陽不知道,李氏若是不跟她客氣,會不會不經過她同意,直接把鄭姝送來京城?
「是啊,娘,我都回來了,妳就別擔心了。」阮慕陽安慰了趙氏好一陣,才問:「父親此時可在書房?我有些事找他。」
趙氏看了看她,知道阮慕陽心中想法多,便沒問原因,只是道:「應該是在的,妳去吧!」
果然,阮中令是在書房的。
「父親。」
「前些日子去京州可還順利?」阮中令照例問了阮慕陽去京州的事情,心中有些疑惑她單獨來找他。
阮家的子女,只有兩個兒子是他帶在身邊教的,女兒們都是由趙氏約束著,他只是偶爾過問一下,是以他們平時話很少。
大約說了京州的事情後,阮慕陽猶豫了一下,小心著措詞,低聲道:「父親,前幾天我去了趟朱府,從朱夫人口中聽說……最近朱大人他們似乎在忙著什麼,要檢舉六部的人。」
阮中令身為戶部右侍郎,與六部脫不開干係,聞言立即皺起了眉:「哦?可有說什麼事?」
「不是特別清楚,不過隱約聽朱夫人提起了齊有光這個名字。」
齊有光是戶部侍郎。
聽到這個名字,阮中令似乎立即想起了什麼,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書房透著一股嚴肅的氛圍。
2015-03-25
蘇小涼 著  
2017-10-25
蘇靜初 著  
2016-10-05
灼茶肆酒 著  
2013-03-27
意千重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