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604
書  名:宅門賢妻桃花多(卷四)
作  者:洛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徐梓卿還在西域,吉凶未卜,
木婉晴人卻在後宮,身陷選秀生死鬥……
老天爺!她只想落選,給她一雙翅膀,她能立刻逃離這裡!
但天不從人願,小小的儲秀宮暗流湧動,
木婉晴只能無奈成為宸妃手中與德妃角力的那身不由己的棋子……

為了打聽徐梓卿的安危與現況,木婉晴常與太子私下來往,
意外發現他的地位岌岌可危,既然徐梓卿的「好基友」有難,
懷著「愛屋及烏」的好心腸,她打算幫太子站穩腳跟,
卻收到來自國師容若的警告,讓她別多管閒事——
「我們都是局外人,可是入了這紅塵,有誰,能跳得出局?」
第一百零五章 出宮去


這輪選秀,皇帝只是路過,又不是專門當評判,所以略微掃了幾眼之後便離開了。
等著其他人恭送完皇帝之後,木婉晴這組總算是了事,被命令著魚貫而出了。
出了宮門後,秋屏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對木婉晴說道:「真是太險了,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皇帝。晴兒,妳真是福星,我爹都沒見過皇帝呢!」
木婉晴已經見過一次,對皇帝始終沒什麼興趣,也很難生得起熱情,當下只是語氣平平的說道:「不過就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的,有那麼值得稀奇嗎?」
「那當然了。」聽著木婉晴這麼說,秋屏驚訝的看著她,旋即又笑了:「妳真是寵辱不驚,我瞧著咱們這批還沒有哪個能比得上妳的心性了,要不是看妳坦然的跟那些貴人們說話,我也不會這麼平靜,肯定一張口就哭了。」
「妳不是那種人。」木婉晴知道秋屏是剛毅的人。
秋屏一開始回話時也帶著顫音,不過後來她越說就越流利,這才是真正超出了一個孩子所能達到的程度。
自己是多了一輩子的經驗,實在算不得什麼。
木婉晴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看著秋屏生動的眉眼,隨口問道:「除了陛下,妳看著其他兩個人,難道沒有點其他的感覺?」
比起年紀可以做她們爹的皇帝,顯然太子跟天師這種十七八歲的少年更吸引年輕女孩子的注意力吧!
「妳是說太子?」秋屏想了一下,有些神往的說道:「太子殿下跟皇帝除了眉眼外,其他地方竟然不是很相似,我剛才一眼瞄到時還很是吃驚了一番呢,不過也很好看就是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人物。」
「據說太子殿下長得比較像故去的皇后娘娘。」木婉晴以前聽過徐梓卿說過太子的長相,皇帝有一部分不喜歡太子,也是因他長得不像自己。
「那另外一個呢?」
比起太子的貴氣逼人,像是容若那種仙氣飄飄的少年,應該也是很得女孩子青睞的吧!
「什麼另外一個?」秋屏有些莫名其妙:「皇上身邊還有其他人?」
「對啊,就是那個穿白衣服,衣襬上有鶴紋的少年。」木婉晴描述著,想著容若那出塵的容姿,他那種長相應該看了一眼之後就不會忘記的吧?
「有那麼一個人嗎?」秋屏想了想,然後卻是搖頭:「我不記得了。」
啊,木婉晴怔在了原地,忽然記起上次與容若偶遇時,母親似乎也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容若的存在。
可是那一次,容若明明是不容忽略的主角啊!
這次也是一樣,普通人只要見過他一面想忘記也難,可為什麼絕大多數人竟然都對他「視而不見」?

不過這個問題沒有困擾木婉晴太久,與秋屏邊走邊聊,很快就到了宮門口。
因為是分批次出去的緣故,人要比來時少多了,一出門口就看到木家的馬車等在外頭了。
「母親。」木婉晴拉著秋屏上了車。
玉釧看著這陌生的小姑娘頗有些錯愕,木婉晴大大方方的解釋:「這是我在宮裡頭認識的朋友,想邀她去咱們家住,可以嗎?」
「當然好啊!」玉釧笑著應道,問了秋屏姓什麼、叫什麼,是哪裡人?然後又欣慰的說道:「我這女兒向來不愛與人親近,難得妳肯陪她玩,我可要好好的感謝妳了。」
「夫人言重了,晴兒很好,我很喜歡。」秋屏望了木婉晴一眼,衝著她甜甜一笑,很是活潑的跟玉釧問答了起來。

因為有外人在,木婉晴倒也沒有跟玉釧說起宮中的事情,只是等著到家,飯罷,才找了個機會母女兩人散步。
在花園裡,木婉晴低聲說道:「我在儲秀閣的時候遇到了惠妃娘娘身邊的丹翠,她說是去幫忙,但我瞧著不像這麼簡單,難道惠妃娘娘事先答應咱們的事出了問題?」
「有點小麻煩,不是大問題。」玉釧搖了搖頭,看著木婉晴不贊同的看著她,只能說出了實情:「妳不在的這些日子,娘娘派人來說了一聲,有些語焉不詳,但我聽那意思,大約是自打上次見了妳之後,德妃便一直記掛在心裡頭,這次可能想要拿妳作筏子給太子好看,娘娘放心不下,這才讓丹翠去守著妳。」
「怎麼不告訴我?」木婉晴聽著,擰起了眉頭,怪不得在太后面前,德妃專門把她挑了出來。
「還不是怕妳年紀小不懂事,說了反而影響妳,所以才繞了這麼大個圈子告訴我?不過我知道妳懂得輕重,過幾天還要入宮,心裡有數到底要好些。」玉釧看著木婉晴,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德妃八成是以為惠妃想讓妳中選,所以她添亂也未必是壞事,由她作梗,把妳刷下來也更自然些。」
「那倒是。」木婉晴應了一聲,慢慢的走著,想著母親說的那些話,過了半天忽然出聲:「那娘娘身邊的流蘇,難道是被德妃買通的?」
惠妃既然開始防德妃,那就應該是查出當時的事情了。
「其實也不是買通,只是德妃身邊有個丫頭,跟流蘇是同鄉,悄悄給流蘇下了個套,要她那天誤打誤撞的將妳送去,流蘇就中招了。」玉釧說到這裡,顯然是後來惠妃查清楚後,為了避免她心生嫌隙,給她透了底兒:「德妃盯著惠妃許久了,所以惠妃難得見外人,她便留上了心。」
「那她真是吃飽撐著了,惠妃沒有子嗣,不會牽扯到奪嫡大戰,她平白無故給惠妃使絆子做什麼?」木婉晴有些鬱悶的說道,心中無奈的想,她這還沒入宮門呢!就被劃了道兒。
「可不是吃飽撐著沒事幹做什麼?」玉釧也啐了一口,不過,過了會兒卻也一嘆:「可也不能說全然無關,惠妃雖然沒有兒子,但是她卻與另外幾位貴妃娘娘都交好,那幾位的兒子,卻是也不比雍王殿下差呢!」
「哦!」木婉晴應了一聲,原來如此,這樣倒也說得過去了。
這皇宮中,誰都不是獨立存在的。
沒有兒子固然可以不牽扯到奪嗣之戰,但是將來卻沒有依靠,所以關鍵時候就要結盟。
這麼算來,惠妃跟德妃天然就是敵人,也難怪惠妃敢屢屢不給德妃臉。
「德妃主要是算計太子,誰被牽扯進去,她無所謂。」玉釧對著德妃這做法也是無奈:「我們又不可能跟她辯,於是只能小心了。」
「可也不至於這麼不依不饒啊?」木婉晴聽到母親的話,有些鬱悶的說道:「上次是意外,那這次就是奔我去了。」
「這也沒辦法,這麼多年惠妃在宮中一直地位超群,德妃拿她無可奈何,卻又有些恨得牙癢癢,所以難得有機會可以發作她,便上了心。」玉釧看著女兒的樣子,耐心的勸著她:「幸好咱們不打算進宮,所以也只是被為難為難而已,熬過這一陣就好了。」
「是。」木婉晴想到這些也稍微好受了些,乖巧的點了點頭。
玉釧看到她這樣子卻是又想起一件事:「今天妳帶回來的那個叫秋屏的,我瞧著她姿色出眾,妳與她多親近親近,想辦法讓德妃把注意力轉移到她那裡去,也就沒咱們什麼事了。」
「我沒想過利用她。」木婉晴聽著母親這樣說,搖了搖頭:「我與她相交,只是看她是個熱心人,能幫一把便幫一把,她沒有身家背景,若進宮只是當個小小的女官還好,要真是捲進這些爭鬥中,怕是屍骨也無存了。」

德妃怒氣沖沖的回了懿德宮,坐下來臉色鐵青的罵道:「好個妖道,本宮給他幾分面子,他竟然還拿喬了起來,竟然半點都不肯透露誰會入主鳳儀宮!」
鳳儀宮位於整個後宮的中心,在交泰殿後,是皇后的寢宮。
歷代皇后都是在鳳儀宮起居,在交泰殿處理後宮事務,不過本朝皇后早薨,所以鳳儀宮閒置已久。
德妃這問話一語雙關,問的既是現在的主人,也是將來的主人。
按照律法,若是皇子被立為太子,其母當晉升為后,所以若國師暗示她會入主鳳儀宮,那就表示她的兒子被立為太子的機率很大。
若是國師不方便暗示現在,透露將來的皇后人選也行,德妃打定主意堅決搶到有皇后命格的女孩子做兒媳婦。
這天命一說,不可不信。
若是天師七老八十,她也不會大膽的去詢問了。
可是當今國師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德妃不免就起了輕視之心,以為自己親自蒞臨,那小子多少會給自己點面子。
可是誰知道他根本不買帳,直接一句「天機不可洩露」就將她打發了回來,完全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娘娘。」身邊服侍她的女官看德妃發脾氣有些心驚肉跳,小聲的勸諫道:「娘娘,妳先消消氣,據說,據說那天師有通天徹地之能,若是他聽到妳在屋裡頭罵他,這,這怕是要……」
「閉嘴!」德妃沒好氣的訓斥道。
不過她顯然也把這話放在了心裡,抿著嘴沒有再罵,只是不甘心的捶了兩下桌子,然後靜靜的坐在那裡等著。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室內又響起了細碎的腳步聲。
一個穿白色道袍的女子走到了德妃面前,面露喜色的對她一拜:「娘娘,奴婢打探出來了,天師對著表小姐的評價是,貴不可言。」
「貴不可言?」德妃聽著這話面色一喜,激動的直接就站了起來:「當真如此?」
「是,宸妃娘娘親自去問計,天師大人親口對她所言,還說表小姐勢不可擋,要宸妃不要做無用功。」那女子點了點頭,全皇宮唯一穿著這種道袍的女子,也就只有松鶴殿的侍女了。
2017-12-27
酒釀團子 著  
2016-12-07
秋李子 著  
2014-08-14
月夜 著  
2016-01-20
花日緋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